青日 红日(连载10)

第十章:行动代号“伊特城堡”(上)

        学园舰上,青日学院和红日高中的管理层和学生会因为这场意外乱成一团,双方的战车道队伍自然也不例外。

        “我们的队伍有没有人受伤?”塔娜一走进办公室,尹小蕾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塔娜眉头紧锁,她把受伤以及疏散人员的名单递给尹小蕾,说道:“1005号车的驾驶员和1002号车的车长在避难过程中受了轻伤,还在医院进行治疗,其他人没有受伤的通报,目前已经在警方的引导下返回了学园舰,只是……”

        “只是什么?!”尹小蕾心里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

         “岛田兰她被那伙劫匪击伤后劫持走了。”塔娜的声音在颤抖。刚从警方哪里得到通报时,她很希望是警方搞错了,但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岛田兰和那伙劫匪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尹小蕾手中的名单滑落到地上,她大退两步,瘫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许久,她用颤抖的声音问道:“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吗?”

       “都知道了,”塔娜的声音很低,但很坚决,“大家都在等待你的命令。”

          “什么命令?”尹小蕾有些意外。

         “利用我们手里的战车,和警方一起加入搜索队伍!”塔娜的语气很坚定,“找到那伙劫匪,营救自己的同志!”

       “胡闹!”尹小蕾气的使劲一拍桌子,“对方是全副武装的匪徒,不是比赛的队伍!我是队长,要对全体队员负责,我们的队伍不能再出现新的伤亡了!”

        “那我们就放着岛田不管吗?!弃自己的队友于不顾?”

        尹小蕾不想在这种时候和塔娜起争执,她也能理解大家想要营救同伴的迫切心情。但同时,作为队长,在这种特殊时期,她不能拿着队员的生命进行这场疯狂的赌博。小蕾队长深呼吸几下,用尽量平静的语气下达了命令:“所有人,服从警方和共管会的安排,严禁单独行动!一切离开学园舰的行动必须由我亲自批示!”

        “是!”塔娜见尹小蕾没有改口的余地,只得敬礼后退出办公室。

        此时, 一街之隔的青日学院也好不到哪去。不仅樱井受了重伤,还有三名队员也因为卷入了混乱的人群而受伤治疗,其中就包括队长亚纪子,虽然不是重伤,但因为警方对道路的封锁,她们无法返回学园舰,只能在医院的窗口看着窗外警车拉着警笛四处奔波。武部里莎临时接替了队长的职务,负责管理学园舰上的队伍和战车。在电话中,亚纪子叮嘱武部里莎管理好队员,任何离舰行为都要进行严格管控。

       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良子。


        在亚纪子打电话叮嘱武部里莎时,良子也在同一所医院里。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良子在走廊里踱着步,看着自己身上的血污,心中五味杂陈:担心、难过、烦恼以及仇恨交织在一起,让她觉得每一分钟都很难熬。

       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良子走到楼梯转角,下意识掏出烟盒叼了一支烟在嘴里。就在她想要摸出火机点火的时候,一只手按住了她的手。

       “魔女小姐,医院里可是禁烟的。”良子抬头,发现鹿岛大介出现在她的身边。看得出来,他来的很匆忙,连领带都没打。鹿岛先生身边的两个,应该就是“德岛联队”的心腹吧。

         “抱歉,鹿岛先生,我也没想到……”樱井是在自己眼前被枪击的,良子为自己没能保护好自己的朋友而感到自责。

        “没关系,这件事不是你的责任,”鹿岛大介的声音虽然还算平静,但他紧紧捏住的拳头足以说明一切,“这帮混蛋……”

        这时,手术室的灯灭了,樱井被护士推出了手术室,她脸色苍白、双目紧闭,仍然在昏迷。良子和鹿默默地跟在护士身后,目送护士把她推进病房。询问医生后,鹿岛和良子心里凉了半截:因为重房康夫的手枪使用的是劣质子弹,弹头在体内碎裂,有可能需要进行二次手术才能尽可能干净的取出弹头残片。

        “鹿岛先生,樱井看到了重房康夫的脸,现在对方在暗,我们在明……”良子把鹿岛大介叫到病房外,低声提醒道。

        “我知道了,我会安排得力的人手守在病房外,”鹿岛大介心领神会,“这里有警察保护,谅他们也不敢这么猖狂。”

          “黑崎良子小姐,鹿岛大介先生,你们果然在这。”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在两人身后的走廊里响起。良子回过头,看到一个身穿警服的中年警官和三名青年员警走了过来。他胸前的金色樱花胸章表明了他的官阶:警视正,警察队伍中的高级官员。

       那名中年警官走上前,朝两个人敬了个礼,说道:“我是警视厅刑事部的内海义人,也是负责系列武装抢劫案的直接警官。”

       “你好,内海警视正,很高兴你能负责这个案子,”良子似乎早就认识内海义人,她指指他身后的那个警官问道,“请问,这位警视是……”

        那名警官敬了个礼,说道:“我是大阪府警刑事部的四宫警视,是受到委派负责配合当地警员和内海警视正进行调查的。”

        “所以,你们不待在警察署指挥部,跑到这里做什么呢?”良子并没有因为对方的身份而嘴软,“待在这里可是抓不到那伙混蛋的。”

        四宫警视对良子的态度有些不满,但内海警视正拦住了他。他走上前对两人说道:“我到这里来是为了提醒两位:这起案件已经交由警方全权处理,所以,我希望两位能够……”

          “相信警方的办案能力,不要采取任何其他行动对吧,”良子走到内海警视正面前摘下帽子,指着自己脸上的伤疤说道,“抱歉,从十年前开始我就不相信这些屁话了!”

          “你……”四宫警视再次想发作。

        “好了,我们回去吧,提醒的义务已经尽到了。”内海警视正拍拍四宫警视的肩膀,说道。

        “希望樱田门下的浮华没有让你忘记十年前的老部下。”内海警视正走到良子身边时,良子看着窗外西斜的太阳,说道。

        内海警视正停了下来,他目视前方,说道:“那件事,我忘不了。”


        看着内海警视正一行人消失在走廊转角,鹿岛有些疑惑地看着良子,他很好奇良子为什么会认识警视厅的高官。在他得到的调查报告里可没有提到这件事。

       “这件事告诉你也无妨,”良子叹了口气,“我的父亲黑崎拓也,十年前曾经是内海的同事。如果他还在的话,现在那枚金色的樱花胸章就要戴在他的身上了。”

        “这样的吗……”鹿岛大介看着窗外沉默些许,随后说道,“良子小姐,我们之间的交易可能要做一些改变了。”

         “什么改变?”

         “这次我不再需要任何条件,你需要什么我都会全部提供……”

        “为什么?”良子有些意外,“你不是说……”

        “不!这次不一样,”鹿岛大介坐着拳头靠在走廊的柱子上,“我们已然被卷进来了,如果不做些什么的话,我对不起我的兄弟,也对不起樱井。”

         “那我也只能说谢谢了,鹿岛大介先生,”良子走到鹿岛大介身边,“不过,我说到的东西一定会给到的,谢谢。”

         “不用说谢谢,良子小姐,”鹿岛大介很钦佩眼前这个满脸疤痕的少女,“还有,叫我宋大哥就好了。”


        学园舰在傍晚时分驶离了德岛码头,停泊在伊纪水道南端的外海上,在事件没有解决之前,所有的人员和车辆进出学园舰只能通过学园舰警署管理的渡轮。

        一整天,塔娜始终心烦意乱。她知道带队救人的风险极大,但就这样什么都不做更让人内心煎熬。伴随着“咔嚓”一声,第三支走珠笔被捏碎了,黑色的墨水包裹着走珠笔的碎片掉在地上,滴滴答答,黑了一片。电视里的新闻播报着案件的最新进展:匪徒摆脱了警察的追捕,消失在了津田町附近,而且,更糟糕的是,这伙匪徒竟然拥有战车,在坦克的掩护下,匪徒冲破了警方的包围圈,逃之夭夭。

         “什么啊?!竟然用战车做出这样的事!”塔娜狠狠地将破碎的笔摔进垃圾桶。她不能再坐视不管了。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岛田兰生还的机会也越来越渺茫,塔娜并不认为那伙用战车压扁警车的匪徒会放过无辜的岛田。她得做些什么。

        主街对面的青日,战车库中值班武部里莎同样也在电视机中看到了匪徒用坦克碾压警车的画面。本该作为团队一份子的战车沦为匪徒杀戮的工具,里莎同样忿忿不平。

       “这就是战车的本来面目,狰狞,而且血*腥。”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里莎身后响起,把她吓了一跳。

       里莎回过头,她看到良子站在了她的身后。火红的夕阳映照着她的脸,让良子看上去像是地狱回来的恶魔。

       “队长她们怎么样?”里莎站起身关上电视,问道。

        “队长和另外两人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受了些皮外伤,”良子叹了口气,“至于樱井,晚上还需要二次手术。”

        里莎走出值班室,看着战车库中的一排战车,转身问道:“是那些人做的,对吧。”

         “起码可以肯定有那些人参与,不过,似乎不止。”良子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因为以她得到的情报,“本州奇兵”的全体人员只有抢劫珠宝行的那些人,至于那两辆坦克的驾驶似乎另有其人。内海警视正临走时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看来有必要向他了解一下这背后的缘由。

        “那你来这里是……”武部里莎马上明白了良子来这里的目的。

       “是啊,”良子走到自己的T-70战车边,“不然,我也没必要花钱买这个。”

        “那个,良子,”里莎走上前,叫住正在清点炮弹的良子,深呼吸几下后,说,“我们,和你一起去。”

        良子哼了一声,没有理会,继续把一箱45㎜炮弹抱起,托到履带上面的护板上。

        “我说的是认真的,我们要和你一起去。大家是一个整体,不是吗?我虽然不知道你和那伙人有什么恩怨,但她伤害了我们的队长和同伴……”里莎走上前,语气十分坚定。

         “整体?团队?这可不是战车道的比赛,”良子撑起身子,坐在护板上,“你们也看到了,那些家伙可不是什么善茬,菜鸟去是会送命的。”

         “我们没有开玩笑,”里莎朝着值班室后面的树丛喊到,“出来吧,各位,你们的隐蔽课目统统不及格!”

       一个,两个,三个……良子看到青日的队员们一个个从树丛后走出来,自动站成一列。本来,她已经做好了独自应战的准备,也没打算把相处时间不长的其他队员卷入这起事件。可是,看到眼前的情景和队员坚定的眼神,一向独来独往的良子对“团队”的意思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各个战车车组的车长到值班室集合!”里莎下了命令,“其他人,检查战车,做好出发准备!”

        很快,所有人员集中在了这个不大的办公室里。正当良子准备开始说明情况时,一名队员急匆匆地跑了进来说道:“对……对面的塔娜副队长带着几个车长来了,她……她说要来找良子。”

        “来找麻烦吗?”里莎对塔娜可没什么好印象,对于塔娜的突然来访,她很警觉。

        “让她进来吧,”良子拦住了要把塔娜赶走的里莎,她早料到塔娜会来找她,“这次,她是来帮我们的。”


         门开了,塔娜、雅美、黑子和另外几名车长走了进来。看着一屋子的绿军服,身穿卡其色军服的塔娜没有说什么,而是带着其他的车长列队站在了对面。

      “事先说好,这次我们最大的目的是救出……”塔娜发话了。

        “救出岛田兰对吗?”良子接了她的话,“这件事我了解了,就算你不来,我也会去找你的。”

        “好了,闲话少讲,良子,说一下你的计划吧。”里莎说道。

        就在这时,良子这边收到了内海警视正发来的讯息。原来,这次“本州奇兵”的确不是单独行动,他们和隐藏在当地的赤*军分子的残余势力达成了某种交易,突破警方防线的战车就是由他们驾驶的。目前虽然还不知道劫匪的具体位置,但可以肯定的是劫匪仍然在津田町至小松岛一带藏匿,因为害怕出现更多伤亡,警方目前按兵不动,准备以谈判的方式营救被劫持的岛田兰和另外15名人质。

        “另外的人质?!”塔娜和里莎被吓了一跳,因为新闻里根本没有提及。

       “这件事情被隐瞒了,”良子的话让所有人后背发凉,“你们还记得新闻中那辆被匪徒开走的公共汽车吗?新闻中提到这辆车是落单的匪徒在车辆被击中后临时劫持的另一辆逃跑用的车辆,但这辆车并不是新闻中所说的回库的空车,而是正在运行的载客车辆,司机被他们杀死后抛出车外,而另外15名乘客则成了人质……”

        “咚!”塔娜的拳头狠狠地锤在桌子上,低声骂道:“这群混蛋!”

       “好了,桌子锤坏了你要负责赔的,”里莎还算冷静,“听良子把话说完。”

        良子的计划很简单,她并不打算让所有的战车出动去打一场歼灭战,因为除了战车以外,面对本州联队和赤*军分子,她们毫无优势可言。所以,为了加大己方的优势,最好的办法就是选出双方最好的战车和车组,组成类似突击队的队伍突入敌阵,冲乱他们的阵脚。

        “可是,这片地区面积很大,即使是警察搜索也需要不少时间,我们如果不派出所有战车的话……”雅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各位,我们完全没必要搜索那么多区域,”良子拿着原子笔,在津田町东部圈出了一个没有任何标识的陆地凸出部,说道,“完全没必要,我们只要搜索这里就行了。”

         “这里是……德岛战车道训练场旧址?”里莎听亚纪子队长说起过这个地方,这里曾经是青日和红日的战车道演习场,但自从学园舰的母港移到高知后,这里就一直闲置着,成了一片荒芜的废地。

       “你有多少把握他们会在这里?”塔娜问道。

      “九成,”良子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津田町西边和西北边没有可以容纳大型客车的场所。本町现在到处都是警察,重房康夫要逃跑的话也不会选择在那里。西南面和东南面是山区和荒地,没有适合逃跑的路线。所以,目前来看,最适合逃跑的地方就是东面的演习场旧址了。”

        “可是,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塔娜仍然不理解为什么一个来这里不过两三周的新人会比她们更了解这个地方。

       “因为魔法,”良子冷笑一声,“大家不都叫我‘疤面魔女’吗?”

       “切……”塔娜低声表达了自己的心情。她不喜欢良子,良子估计对她也没什么好印象,但现在自己想要进行下一步的行动,就必须和她合作。塔娜选择了忍耐。

        “那就散会吧,各队回去尽快把参加的战车和人员通报给我,其他的我会安排。”良子说完,准备起身离开。

        “等一下,良子,行动代号呢?”里莎叫住良子,“我们要离开学园舰就必须进行报备,需要有一个合理的演习名称。”

        良子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她头也没回地说道:“你不是副队长吗?这种东西,随便想一个不就好了。”

         “你是行动的策划人和总指挥,命名的权利理应是你的,跟其他的无关。”里莎的声音里充满着对良子的尊重。 

        良子回过头,看着一屋子的卡其色和绿色战车作训服,她想了想,说:“行动代号:伊特城堡。”

        “摒弃前嫌的联合吗?”听到这个名字,塔娜看看周围的人,心想,“也是,毕竟,现在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不过,仅此而已。”


        深夜十点半,尹小蕾仍然在办公室里。队伍中救人的呼声越来越高,请愿书也一张接着一张地被递进来。这种关头,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引发不可逆的连锁反应。寒凉的夜风从窗口吹进来,让尹小蕾打了个寒颤,不知怎的,她有了一种错觉:这里不是战车道办公室,而是华清池。

        “咚咚咚……”门被敲响了。这么晚了,一般情况下不会再有人来,不过,按照今晚的情况,尹小蕾大概猜到门外站着的会是谁。

        尹小蕾上前开门,果然,塔娜站在门外。她走进办公室,把手里的申请报告递给尹小蕾,说道:“队长,这是今晚的夜间训练计划,需要您的批准。”

        “‘伊特城堡’夜间训练计划?这种时候?”尹小蕾隐隐觉得事情不对头,她翻看着手里的报告,结果印证了她的想法,“为什么要去德岛的旧训练场?这种时候我不能给你离开学园舰的许可。”

        “可是……”塔娜知道尹小蕾识破了这个计划背后的真实目的,但她仍想用尽可能和平的方式结束这一切。

        “没有什么可是,我要对你们的生命安全负责,”小蕾队长打断了她的话,“这样的计划,我不能批准。”

         “我来不是请求你批准的,只是向你通报一下。”塔娜把右手伸到背后,走到尹小蕾面前。

        “什么……”尹小蕾发觉苗头不对,她站起身想要推开塔娜。塔娜虽然比尹小蕾小两岁,但她的力气却比尹小蕾大的多。塔娜抓住尹小蕾的手,同时右手伸了出来,向着尹小蕾的脖子根部捅去——她的手上,是一个劈啪作响的电击器。

        一阵电击声后,尹小蕾失去了意识,瘫软在了塔娜怀里。塔娜轻轻把尹小蕾放在椅子上,盖上自己的外套。她从小蕾队长的口袋中摸出抽屉钥匙,取出印章,重重盖在计划书上。之后,塔娜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优盘,把事先伪造好签名的计划书传入电脑,发送给了战车道联盟。然后,她收拾好一切,准备离开。

       站在门口,塔娜看着椅子上的尹小蕾,她叹了口气,低声说道:“抱歉,队长,我会把所有人一个不少的带回来!”

        与此同时,“伊特城堡”这个词就像是接力棒一样传递在青日和红日的学生中间,不论是不是战车道队员,也无论平时关系如何。尽管如此,良子仍然拒绝了大多数参加者的请求,因为她知道,这种事情并不是人越多越好。

         挂断最后一个电话,良子起身给高脚凳上的香炉点了两柱新的线香。她冲着墙上的照片鞠了一躬,然后,一把撕下那张打了红叉的照片。良子把那张照片凑近火机,看着重房康夫的脸在火焰中逐渐扭曲,最终变为灰烬。她扔掉照片剩下的一角,转身从桌子上拿起那支乌黑的托卡列夫手枪,把它和桌子上所有填满的弹匣归置在腰带上。

        临出门前,良子从衣架上取下那件警察制服披在身上,但想了想后,又将它挂回原处,重新披上自己的墨绿色外套。在家门口,良子朝着东北方向深深鞠了一躬,那是她故乡的方向,也是她和父母分别的地方。

        走在去往主街的路上,良子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是一种紧张和负重感,但同时,也伴随着一种解脱。


        塔娜拿着文件到达主街的集合点时,发现双方的战车已经初步集合完毕,但除了战车道队伍的人员以外,她看到了一支十人左右的小队。这些人身着破片型迷彩服,头戴M35迷彩钢盔,臂章上的黑底白色雪绒花表明了她们的身份——雪绒花突击队。这些人属于红日高中的生存游戏部,曾经在地区联赛中取得过第二名的成绩,而她们的队长,正式岛田兰的姐姐岛田梅。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低配山地师?”塔娜对这支队伍可谓印象深刻。在学园舰的训练场地划分上,红日高中的战车道队伍曾经和雪绒花突击队发生过冲突。听说因此对于岛田兰加入战车道一事她的姐姐也一直耿耿于怀,这支队伍这时候出现在这里,是要干什么?

       “做什么?”岛田梅走出队伍,来到塔娜跟前,冷冷地说道,“当然是要救我的妹妹!不然,凭你?离开坦克你什么都不是!”

         这句话可把塔娜气得够呛,她深呼吸了一下,用尽量平静的语气回敬道:“听着,我们的目的都是救人,我可不想在这时候因为某些个人原因起内讧,明白吗!欧吉桑。”

      “你!”岛田梅最讨厌别人调侃她的名字,“你最好祈祷我的妹妹平安,明白吗?!”

      塔娜回过头,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说道:“如果祈祷有用的话,我会跟你一起祈祷。”

        “别以为穿成德械师的模样就能稳操胜券,”一个低沉的声音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在两人身后响起,“是不是有真本事,到战场上检验一下就知道了。”

         两人回头一看,一辆没有任何涂装的九四式轻战车停在两人身后,奇怪的是,这辆战车的炮塔并没安装机枪或者小口径火炮,留下一个人瞄准的带有盖板的射击孔。说话的是这辆战车的车长,她身着弓道服,手里握着碳纤维制成的和弓,背上背着箭袋,一副要去打猎的样子。萧瑟的夜风吹动着她的刘海和绑着马尾的红色缎带,刘海拂起的瞬间,一道犀利的目光从她金色的瞳孔中射出,扫射着站在下面的两人。

        “里莎?这是你的人?”塔娜不认识这个人,但她认出了这是青日正在维修的战车,所以,她朝不远处正在清点人员的里莎问道。

       里莎闻声跑过来,她看了看战车上那个少女,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加奈学姐?你怎么会在这?” 

       “为什么?这还看不出来吗?”加奈从炮塔中钻出来,“去狩猎那些打伤樱井的混蛋而已。”

        塔娜注意到岛田梅看加奈的表情很复杂,于是悄悄问道:“岛田,这家伙是谁啊?”

       “秋山加奈,青日学院弓道部部长,”岛田梅压低声音说道。

      “不用在那里嘀嘀咕咕,”加奈从炮塔上爬下,说道,“这次我来不是来吵架的,我们要面对的是共同的对手不是吗?”

       “好了,各位,人都到齐了吗?”良子的到来打断了诸位的谈话。

        聚在一起的几人散开,开始清点各自的人员和战车,十一点十分,由良子的T-70打头,车队在一阵轰鸣中因此向着渡轮搭乘口驶去。


       “井口课长,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正在渡轮搭乘口执勤的中川巡查看着一辆辆战车搭载着学生驶上渡轮,不禁有些担心。

        “没办法,”井口警部补倚靠在警车背面,嘴里叼着半支香烟,“她们的文件是合法的,我们无法阻止她们去进行计划内的训练。”

         “可是,井口课长,虽然我和您分属两个部门,但请恕我冒昧一句,”中川巡查走到井口身边,“那个所谓的‘伊特城堡’计划,怎么看都像是……”

         “我知道,你以为我没看透吗?”井口警部补叹了口气,把吸剩下的烟蒂扔进大海,“不过,我接到了本厅负责督办案件的警视正的电话,他说了,会尽最大努力保证所有人的安全。”

       “但……”

       “没有什么但是,”井口警部补看着两艘渡轮一前一后向着灯火通明的岸边驶去,“我们现在还是相信她们吧。”


        渡轮抵达德岛港口的时候,已是凌晨一点。良子她们刚刚下船,暗处的仓库门口传来一声叫喊:“行动代号?”

       就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时,良子上前喊到:“伊特城堡!”

        然后,暗处的仓库突然被即将厢式货车的灯光照亮,然后,一个胳膊上有疤的男人跑了过来。他打量了一下良子,问道:“请问你就是黑崎良子?我接到大哥的指示,在这里等候良久了。”

       “辛苦了,”良子朝身后的队伍挥了挥手,喊到:“有秩序地来这里领取装备!”

        车里的木箱被当着大家的面打开了,红棕色的木质枪机框、蓝黑色的枪击和折叠在下方的银色枪托闪着寒光,这些,都是八成新的MINI14射手步枪!

        “这些都是真枪?”岛田梅虽然有丰富的射击经验,但那是气动的玩具,所以她对于手中沉甸甸的步枪很是好奇。

      “那是当然,”良子把装填好的弹匣塞给她,“去那边领取防弹衣和配套的弹匣袋吧。”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人都领取了步枪,当良子把枪递给加奈时,她摆手拒绝了。

       “我用不惯这种东西。”这是加奈的原话,比起步枪,她更信任手里的和弓和背后锋利的箭矢。

       “那你呢?”良子问跟在加奈身后的那个女生。她是九四式轻战车的驾驶员,跟随着加奈一起来到这里。

        “唔,我也不需要这东西。”那个女孩低着头,蓬乱的黑色短发遮盖住了她的表情,她的声音和加奈的优雅相比显得很低沉,甚至有些压抑。

        “可是,那你用什么呢?”良子注意到这个女孩穿着青日的普通校服,没带任何武器。

         “这个!”那个女孩撩起裙子,只见她的大腿上绑着一把锋利的剪刀。她猛地抽出剪刀一挥,良子只看到眼前寒光一闪,步枪的背带便整齐地断成了两截。

       “琴子!不许乱剪东西!”加奈低声呵斥了那个女孩。

      “她是谁啊?你认识吗?”站在后面的里莎低声问后面的塔娜。

      “你看她穿的校服,你觉得我可能会认识吗?”塔娜虽然嘴上那么说,但她曾经在超市见过这个女孩子。不过,她对这个女孩子唯一的印象,只是沉默寡言而已。

        “她叫黑木琴子,是樱井佑的同学,”加奈叹了口气,“这次听说我要参加行动,她主动提出要跟我来的。”

       “因为我要保护你啊,”琴子的声音依旧很低沉,“而且,你不会开战车不是吗?”

       “嘛,算了,祝你们好运。”良子把那把步枪递给身后的人,“不好意思,麻烦换一条背带吧。”

       武器和装备的分发仍然在井然有序地进行着,每个人都领到了一支MINI14步枪、4个30发弹匣以及一套防弹衣和避弹头盔。大家整理着发到的东西,做好出发前的最后准备。不得不说,鹿岛大介考虑得非常周全,虽然良子没有提到,但他还是派出了4辆中型客车以供“步兵”们搭乘。这样,这支队伍看上去也就更加像是去参加战车道演习而不是去进行步坦协同作战。

        一阵摩托车轰鸣着由远及近,吸引了良子的注意力。一个男子骑着一辆摩托车来到了仓库旁边,他停下车,走到良子身边摘下头盔。借着汽车的车灯,良子看清了那人的脸,不是别人,正是“德岛联队”的“联队长”鹿岛大介。

        “宋大哥,请问您这是?”良子瞥见了鹿岛腰间那和形状特殊的木闸子。  

        “我想通了,这次行动我跟你们一起去,”鹿岛大介从盒子中抽出一支黑亮的快慢机,拉动枪栓后关上了保险,“既然你们都有这样的决心,那我也就没什么豁不出去的了。”

      “大哥,这样太冒险了,我和你一起去吧。”刚刚的那个男人走上前急切地说道。

       “不行,按我的命令去做!”鹿岛瞥了他一眼,“这次行动是我个人的行为。我作为樱井的父亲,应该在这件事上给她一个交代!”

        “可是,您就带着这些,不怕被动吗?”良子递给鹿岛一支步枪。

      “ 哈哈,不必了,良子小姐,”鹿岛摆手拒绝了,笑着说,“这些就够了,当年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就是凭着一辆摩托车、一支驳壳枪立住的脚跟,这些够了。”

         “呐,那个大叔是谁啊?”塔娜等人虽然觉得似乎在哪见过鹿岛大介,但却一时想不起来。

        “他叫鹿岛大介,”良子路过时听到了窃窃私语,她平静地说道,“今晚,他的身份,是樱井的父亲!”


         “你们,就打算这样扔下我吗?”

        队伍出发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队伍前面。车门开了,一个长发女生出现在队伍前面。夜风吹着她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双方面面相觑,一时认不出她是谁。

         “贞子?”时间已是午夜,里莎怀疑自己看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那个女生没有理会良子,而是径直走到里莎的战车前,她利索地爬上里莎的战车,坐在炮塔上,这时,里莎才看清,这个女孩穿的是青日学院的校服。

       “说谁是贞子呢?”那个女生把头发撩到背后,“我可都听到了!”

         “亚……亚纪子?!!”这时,里莎才认清眼前的“贞子”是亚纪子队长,难怪她觉得刚刚的声音有些耳熟。

         里莎刚要开口解释,亚纪子却用手指点住了她的嘴。亚纪子从衣兜里掏出一块白色手帕,把它系在自己的胳膊上。那是参加“伊特城堡”行动的标志。

       “我听良子说了,”亚纪子狡黠的一笑,“这么重要的行动,丢下我这个队长怎么行!”

文中的伊特城堡战役发生在1945年战争胜利前夕,是一场很奇特的战争。歌曲《the last battle》讲述的就是这场战役。


文中九四式轻战车的驾驶员黑木琴子是有原型的。呐,就是上面这位,不过,只是部分设定(有些设定搬上去的话怕是号没了)


文中分发给队员的MINI14射手步枪,使用5.56㎜子弹,算是通用性很强的一款民用步枪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