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2019年5月16号凌晨mea的直播

应该不是什么事吧,四群被全体禁言了,我去油管看了下红本,简单总结就是因为直播方面和父母一直有矛盾,现在父母吵了一架协商好了直播做个汇报的感觉,具体还是等字幕组的熟肉吧,下面是 

今回、近日に出されてしまうお話についてです※概要欄御覧ください

直播的前22分钟的内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简单总结

收益化前有个很想要的interface,但是当时没有钱,就让天狗买的,但是又不能写自己的住址

就写的朋友的住址,结果还是寄到自己的地方来了,(也可能是指最后还是到自己手上了)

当时还直播过 有钱天狗真的烦人。后来那个interface也没有用过就卖掉了

对推特上对天狗们还是说的有在用。


卖掉的钱给了父母,mea每个月都要给父母钱(才行),

要持续这个活动的话(当vtb),表示自己有好好地在赚钱   每个月大概给10w+   

当父母想要做什么或要什么东西再给另外的钱,但是当时没有钱,就卖掉了然后把钱给他们了

这个地方说的父母不是帕里,是实际的父母,mea和实际的父母的关系不怎么好

不过父母真的是很好的人,希望天狗们不要说他们的坏话。


我喜欢的事(想要做的事)他们也都同意让我做,只是不同意我离开家(这里应该是指像夏哥一样在外租房住)

不过那个是作为父母的担心,但是mea没有听他们的话,给他们10+也没怎么能够在家里直播,直播频度也很低

平时的早中,晚上一点点。完全不怎么能直播,但是mea很想直播,最开始是因为能赚到钱。想要钱在直播


父母晚上的工作,不是酒吧什么的,普通的工作要工作到晚上,但是基本挺早出去晚上才回来,所以晚上不怎么能

直播,晚上回来后还要再去傍晚的打工,看着这个时间直播

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给父母付着10w日元,就很生气,然后就说想要去熟悉的人的家里,那边的的话就能够

好好地直播

最开始是以去玩的感觉去那个人家的,最父母说“我去那个人家玩了”的感觉去的

不是阿夸,是普通的关系挺好的男孩子

说到这里你们可能觉得 哇,这人怎么回事

当时是租借了一个房间,现在在还在租借着,从大家那里得到的吉他和器材什么的都放在那个房间的

最开始是吉他能卖挺多钱吧的感觉,然后被租借的房间的主人说卖掉的话不太好吧

不过最最开始的interface的确卖掉了,吉他被那个人说卖掉不太好吧,我来教你,你来弹弹看吧

然后现在偶尔也会弹一弹


后面p家解散,mea真的就变成一个人了,变成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的状态,一个人什么也干不了

就帮那个人处理了很多工作的邮件什么的

最开始愿望单里放了钱包时钟什么的,那些全部都给了父母,这些地方就都 横ながししてた(说谎对付过去了)

有些东西不是mea想要而是mea父母想要的,然后mea拿到就给他们了这些部分都是 横ながししてた(说谎了)


然后这次的事情,愿望单里有男性向的L号的xx被一些脑子有问题的天狗发现了,核心天狗说就算是男友的东西

也没关系 用gift message发过来了(或者发到其他地方?)试图提了各种各样的说法去合理解释这个

(这一段翻的不太好,有一段语速很快的话,没仔细去翻出来)

偶尔也会放一些自己的衣服进来,虽然这事有些neta的感觉,但是mea把这件事看得很重

没有供奉,只是因为是租的那个人的一个房间所以有生活区域重合的部分,一起吃饭什么的

首先mea说谎这一点不好,还有最开始说在使用其实是卖掉了什么的

现状是实际的家和租的房间的地方轮流跑

然后关于比之前的直播频度变低了的事,因为和父母的矛盾变得更多了,现在父母也妥协了

要求安全的万全的情况下允许mea来回跑,没有一个人生活。被 鸣神riku了?不懂这个词,可能是被求实了吧


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还不清楚,今后可能会更被炎上什么的,也可能平和的过去,原本喜欢mea的人

可能变得讨厌mea,也能保持原样之类的也不清楚。

还不知道是暂时休息比较好还是和之前一样一周播两三次,稍微让mea想想


可能这个地方会让翻译组感到不安,mea有男人什么的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