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人形伐木机和秃顶碎石机启动

几个月以后,施工图、施工说明以及算量都已完成。不过大家却决定再画出新建筑仓库的设计图与施工图并编制出仓库的详尽施工说明书,因此三期工程的绘图写说明书算量阶段还未全部完成,大家又有追加任务在身。

大家决定先把宝石之家北面的那块稍小的石英巨岩先挖空作为仓库,方便以后修建学校时建筑材料的防潮储存。奥朗琪当然对此表示反对“这不是工作量又加大了吗?”,反对无效的他又被大家反驳教育了一通,终于鼓着脸嘟着嘴气鼓鼓地继续和大家画图,同时对自己被蕾德大哥“剥削”贝币的事儿表示极度不满。

“大哥,你真要了他的那些宝贝贝壳儿,他怕是会崩溃,我觉得他的表情一天比一天压抑……到时候我们就会得到一个自闭奥了,这个可以有。嗯……很好……呵呵……”戈欧登趁奥朗琪睡着了小声给大哥说,他脸上浮现出了十分高兴的邪恶表情,配上他那清冷月光下的一双竖缝猫眼,石脸看起来蛮渗人的。

“可不是嘛大哥,他最近都快变成抑郁圆卵石脸了,每天一收,他这攒了几十年的贝币怕是要全部充公喽……戈欧登?!……你那是啥表情?快打住!好可怕……”萤石也很担忧。

“我这当然是唬他的,为了让他全力高效工作不划水摸鱼,我只能出此下策,否则我真不知道他会偷懒拖拉到什么程度,这小子有本事一边画图一边神游山林和大白天梦回蝈蝈儿……”蕾德大哥微微一笑,表示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这些从他那里没收来的贝币,画图设计阶段结束后,我会全部归还给他,再给他加几个他垂涎已久的,我收集的珍奇贝壳送给他,算是我给他的奖励吧。你看他这小子最近画图功底和画图效率进步不小啊,我恨欣慰。”

“诶?哥哥,那我的贝壳呢?”金刚玉也想要大哥的藏品了。

“蕾德,你是不是也得给我点儿?”芙洛瑞特也想要。

“咳咳咳。此事再议再议!”

“哥哥你真偏袒奥朗琪,你这个偏心哥哥!你这样是不行的。蕾德哥哥,你想给自己找点儿小惊喜吗?”金刚玉不高兴了,他的笑容让蕾德压力很大。

“奥朗琪是该奖励,最近他进步很大,不过金刚玉和我也是成果斐然哦,毕竟我们和奥朗琪不是在一个起跑线上的,我们也该有点儿担当和担待……但是哥哥你还是可以先欠着我和金刚玉的贝壳嘛!”萤石说到。

蕾德此时迅速装作已经睡着,心想:“我的珍惜级贝壳儿可没有那么多,失策失策,不该给他俩说这些的。”

“你们这些恶棍儿,夺我贝壳儿,疏我蛐蛐儿,疲我精神,酸我右手。我要统统把你们都打倒!抢回我的贝壳儿。戈……欧登……你……这/混/蛋/……别跑,看招儿!旋风腿!大哥你别笑,我一定会打败你这个红魔!……唔……老师你也管管他们,他们这行为像个宝石人吗?芙洛瑞特哥……哥救救……我!你的……绿色萤光最温暖……人心了!唔……蛐蛐儿……月亮蛐蛐儿……小白船驶向天河……天河里面有天贝壳儿……呼呼……”奥朗琪的梦呓甚是惊人。

“唉,这孩子都快坏掉了,我们还是饶了他吧……”萤石有些心疼奥朗琪。

“萤石哥哥,饶了他是可以,不过他必须成长得有担当才行,他和我同属,也不能就这么让他太废了……大哥这做法……也行吧……至少我看着是很高兴的。哈哈!”金刚玉可不会太对奥朗琪动恻隐之心。

“唉你这小鬼头,明明是最小的那一个,现在看起来你似乎才是他奥朗琪的哥哥啊……你也不能让他太没面子了吧。你真的觉得你已经很可靠稳重了吗?戈欧登?我觉得你还是个小孩子啊。”

“哥哥,一码归一码,有他这么个不让人省心的捣蛋脱线哥哥,我成熟一些是好事儿,而且他这个哥哥也太没有一个哥哥该有的样子了……干啥都拖我们后腿……”

“戈欧登,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你这是忘了他的厉害之处吧。他真有这么不靠谱?其实不是这样的。原来老师和大哥有事,不都是他主动带着你,你不是还找他要抱抱的?你小时候不是最喜欢奥朗琪哥哥的‘失重飞抛’?虽然奥朗琪这个危险动作让他没少挨老师和蕾德的教训……你至今怕是也没见过奥朗琪全力极速做木工的状态吧……别的我不敢说……”

“奥朗琪的木工手艺水平,确实已经快赶上蕾德大哥了。”萤石紧张的瞥了一眼“熟睡”的蕾德。

蕾德吃那一惊,内心暗想:“……这不可能!没有的事儿!我这又不好发作,我还得继续装睡……哎,难受……我怎么现在就睡不着呢?萤石这个吃里扒外胳膊肘儿往外拐的货,居然不向着我说话,我记住了!你芙洛瑞特给我等着……”

“咳咳咳,唔,嘶~萤石哥哥,这事儿我不记得了……啥‘失重飞抛’啊……这是没有的事儿吧……我以前咋会喜欢这种东西……哥哥你这是骗我的吧……”金刚玉此时极度尴尬,黑夜掩盖了他的脸红。

说起来,自己对于天文学看星星的爱好,就是奥朗琪这脱线货带自己夜宿北之丘、间之原、西之高原、虚之岬岸边悬崖下的小洞穴、白之丘时整来的,当时自己和奥朗琪哥哥看了一会蛐蛐儿蝈蝈儿和大海也看烦了,奥朗琪提议“你小子不懂看鸣虫们奏乐求偶打架抢老婆抢老公的乐趣,坏了我的兴致,那我们看星星天河和‘月亮蛐蛐儿’吧!”,事后他们被老师和大哥二哥找到,奥朗琪挨了老师和大哥的好一顿打,而自己当时居然还在为被打裂的奥朗琪哥哥求情……

不过爱看星星天体这个爱好,金刚玉可是保留至今。

“呃……哥哥我要睡了……”金刚玉不想再继续讨论这个问题,心想:“管他呢!奥朗琪这个笨蛋哥哥!我的手下败将,拖后腿的一个石……”

“戈欧登你这是害羞,你承认了吧?”萤石一语惊人,红钻石差点儿没忍住笑出声来暴露自己装睡暗中偷听的行为。

“什么?!哪儿有?那只是以前的我而已……”金刚玉嘟哝着……

月上中天,清冷的月光从窗户里倾泄而入,照到早就已经陷入深度冥想的金刚老师的光头上,奥朗琪这货又开始在梦里“啾~啾~啾~其~其~琪~”地学蛐蛐儿叫了,这催眠效果十分惊人……

宝石历187年黄月(八月)22日

宝石之家北面仓库的绘图设计算量及写施工说明书的工作终于完成,奥朗琪这期间没少挨骂挨催,也没少被戈欧登鄙视。现在奥朗琪被充公的贝壳,蕾德大哥也都还给他了,大哥还把自己珍藏的稀有贝壳拿了五个给奥朗琪,奥朗琪乐呵得这嘴角瞬间都快咧到耳朵上去。

“大哥,你真好,太谢谢你了……以后有啥事儿叫我帮忙!啊哈哈哈哈哈!宝贝小贝壳儿大贝壳儿!”奥朗琪恨不得把这些贝壳都塞进他的嘴巴里去……

“你这脸说变就变,上一秒还阴云密布要碎要瘫,下一秒你就像吃了熊蜂屎一样!乐得找不着北!”金刚玉鄙夷着奥朗琪。

“去去去!你给我起开!哥哥我今儿个心情好,不跟你这猫眼毒舌石板脸臭喵计较……哪天我给你一脚踢海里去你信不?”

“哟,你想谋害我?就凭你?!”

“你们两个不要如此吵来吵去,兄弟间要以和为贵!还有奥朗琪,你说你要把戈欧登踢海里去?你看着老师的眼睛,你再说一遍?”金刚老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看来需要我来给你们碎碎,让你们清醒一下呢……”蕾德笑着拿起了大木棍。

“呃……老师,我就是吓一吓金刚玉……大哥,你消消火,我这不是今天不和他计较吗……”奥朗琪怕了,笑着看看老师又看看大哥,他这又笑又怕的表情很是滑稽扭曲。

“老师、蕾德大哥、萤石哥哥,我错了,我不该总是对奥朗琪哥哥恶语相向,可是你们也不看看他这德性……”

“哎,戈欧登,说得差不多就行了……”萤石提醒戈欧登叫他少说点儿。

“我什么时候才能一直保持知性温柔优雅的形象啊?你们这两个暴躁爱掐架弟弟,唉……”蕾德发起了牢骚。

金刚老师举起了手示意大家安静:“好了,该说正事了。我宣布,学校第三期工程的下一阶段,收集材料阶段和仓库施工阶段的进程正式开始。我们此阶段的任务是,收集完仓库施工阶段的一切施工用材料,同时完成仓库的挖掘施工。之后,再以新修好的仓库,作为学校四楼施工材料的存放地,接着完成学校四楼宿舍兼会议层的所有或者大部分,施工材料的收集工作。为学校四楼全面施工的开工做准备。”

“本次三期工程第二阶段的计划安排是,工期暂定为二十五年。最终工期以实际竣工日期为准,当然能提前尽快完工最好,不过我们只有五个人(石),还是要量力而行,尽量得满足最基本的日常生活维持。”

奥朗琪直接兴奋得挽起了袖子,“其实这工程量加大,更有利于我施展木工和石匠方面的才华。我都画了三个多月的施工图,写了一个多月的施工说明书了。长期坐在桌子前真的是很烦,终于能动起来了。”

“是是是,奥朗琪请你别激动,等金刚老师和芙洛瑞特说完。”蕾德大哥提醒奥朗琪。

“切~得意忘形!”金刚玉斜了一眼奥朗琪。

芙洛瑞特拿起了三期工程第二阶段施工计划的安排表开始宣读任务安排:“挖掘凿石洞组:金刚老师和蕾德大哥;木材石材石墨棉麻搜集组:奥朗琪和戈欧登,蕾德有时间可以协助这组;内务统筹安排负责:我,芙洛瑞特。每过三周后休息调整一周,那周按日常值日表整理内务和搜集/白/粉/果、树脂以及香之果实等日常必需品。按值日表,记得定期给水母喂食清除粪便和换水哦!别太忙了就把这些日常事务给忘了。”

“啥?我和奥朗琪一组?切~”

奥朗琪:“我的黑曜石竖(树)锯早已迫不及待!啊哈哈哈!”

金刚老师示意奥朗琪安静:“今年我们收集材料和施工的时间,算下来也没剩几个月,我们后续还得为今年的冬眠做准备,所以现在我们先加把劲儿!”

“现在是中午,如果没有异议和疑问,那大家就各就各位开始吧!”萤石的发言宣告动员会的结束。

奥朗琪“嗖”地一下就往楼下仓库跑,赶去取伐木工具了。“戈欧登快点儿,谁最后赶到黄之林谁是蜗牛石!啊哈哈哈哈~哥哥我先走一步了!”

“切!幼稚!你也不怕在楼梯间里摔着你那张傻脸!还有哥哥你伐木都不扎头发的吗?”金刚玉从容地从床头柜里取出自己用来系头发的细绳。

“哎?!金刚玉你帮我拿发带吧!”奥朗琪头也不回。

“我要在你的柜子里找你的贝壳!”

“拿了算你的!哥我的贝壳,就给你把玩一段时间了,之后再还我……”奥朗琪已经跑得不见人影。

“那么我们也开始吧!”金刚老师招呼蕾德和芙洛瑞特。

黄之林

戈欧登和奥朗琪都已经扎好了头发开始伐木。

奥朗琪的伐木速度甚是惊人,他锯的树干上甚至冒起了烟。

“哥哥,你这锯得如此之快,你也不怕把锯子弄烂。”

“戈欧登你这就经验欠缺了吧,好好看看我的锯树手法,我这一来一回可是分轻重缓急和讲究下锯角度的。你给我好好把我锯倒的树木分割整齐了。我砍倒完今天要伐倒的树,我们就一起分割木材。今晚我们怕是还得搬一会儿木头……”

“‘树锯’奥朗琪,真是名不虚传……”

“好好分割你的木头别废话!”

“切~现在你倒是话少了……”

“我要把小木块扔你嘴里奥朗琪!嘿嘿嘿!”

“别逗!别捣蛋!戈欧登你好好干!唔……啊呸~呸呸呸呸呸!小戈欧登贼猫你特喵真扔了?看我不锯倒你这臭弟弟!”奥朗琪拿着锯子冲向了戈欧登,戈欧登撒腿就跑……

宝石之家北面二号石英巨岩

“嘿哈!嘿哈!嘿……”金刚老师赤裸上身,一掌掌打在石英巨岩上,依照墨线轮廓崩落了一块块大石英石,石英岩碎块四处飞溅。萤石拿着施工图纸和测量工具,躲在一旁的红钻石身后看着,红钻石手里拿着锤子和錾子准备等着进一步修整金刚老师掌击出来的石窟窿。

夕阳下掌击石英巨岩的金刚老师是如此伟岸生猛遒劲和耀眼。一声声“嘿哈!嘿哈!“震动大地。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