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将攻成万骨枯 44 鬼面PK楚恕之

这一晚,赵云澜搂着大庆,被沈巍和鬼面一左一右的倚靠着在窗下等了一宿,什么都没发生。次日天明凌墨云起身准备茶水粥饭时发现了几人时真是哭笑不得,于是将几人赶回屋内补觉。
鬼面是唯一一个彻夜未眠的,他借着皎洁的月光呆呆地望了赵云澜一晚。他曾觉得云澜只是尚未开窍并不懂情爱,习惯于沈巍的陪伴和自己的强势,但当亲眼瞧见他在卸下所有防备后没心没肺地头枕着沈巍的肩膀打呼噜,手却拽紧了自己的衣袖不肯放时,鬼面无奈地叹了口气。
历经了这么多劫难,他赵云澜终究还是那个大男孩,究竟何时才能蜕变成一个男人呢?鬼面有些苦恼。


用过早饭,凉莫秋带着沈巍去山上练剑,赵云澜和大庆则选择继续呼噜,倒是鬼面和凌墨云闲来无事决定比划比划,这天下第一剑客的名号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不多时山谷间竟传来一声长啸,大庆猛得抬起头,迅速变回了人形,双手一兜,忙将一个葫芦法器抱于怀中。而那法器似乎也有所感应,不停的在他怀里蹦着。
凌墨云怒吼:“什么人?”
人未至声先达。“鬼面你个小杂种,快把顾长城交出来。”来人正是那楚恕之,只见他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眼底布满了血丝,显是为了寻人而数日未歇。
鬼面不免啧啧称奇,顾长城明明已经被大庆用法器拘了起来,断了他与外界的所有感应,这楚恕之竟还能如此火速赶来,说这两人之间没有猫腻谁信?盗墓贼和小先帝,想来真挺有意思。
“楚哥楚哥,我在这儿!”法器中的小先帝一听得楚恕之的声音,顿时欢喜雀跃,在葫芦中不停的蹦跶。
大庆真怕他太用力把自家猫妖一族的宝贝葫芦给蹦穿了。
楚恕之显是感受到了顾长城的召唤,知他应无大碍,总算是放下了心中大石。
“你个小鬼王真是多管闲事,魈家死活与你何干?”
若说这一世能让鬼面欠着人情的怕也就只有楚恕之了,因此他从未想过要拿他如何。面对楚恕之的挑衅,他也并不在意,反是对他起了诏安的心思。
“我既已一统鬼族,鬽魁魈魑四家自然都得罩着。我知你和魈家有过节,可是毁了这一大家子的基业就算日后你成了家主,又有何用?更何况比起做这拖儿带女的一家之主,我鬼狱门的大护法之位可还悬空着呢?你不考虑考虑?”
楚恕之眼神一闪,越发觉得自己可能真小瞧这千年鬼王了。此人料定了他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且并非真心想做魈家家主,同时还肯放下身段诚邀他入鬼狱门,这心机与做派已远超出他这年龄所具备的,难怪能在短短半月之内肃清鬼狱门联合四大家族一统鬼族上下,确是个厉害的人物!
“魈家欠我娘一句道歉,只要前任家主肯在我娘坟上磕个头认个错,我便就此作罢,再也不与之为敌。至于这大护法之位,还是留给其他有兴趣的人吧。”
鬼面所料不错,楚恕之果然是个性情中人,他所求的不过是争一口气,也罢,化干戈为玉帛,渡人亦渡己。
“这事我应了,一定给你个交代。”
待大庆将葫芦中的小先帝放出后,楚恕之眼前为之一亮。
顾长城噌的一声就跳着抱住了他的楚哥,“楚哥楚哥,你看我这身衣裳是不是特别的好看?大肥猫给我买哒。”
楚恕之平日里从不在意吃啥穿啥,所以自从把顾长城从皇陵里拐出来后一直任由他一身龙袍行天下,可此刻看到小先帝一身青衫白纱长褂当真是清朗俊逸、非凡出尘。心里咯噔一下竟忍不住起了别样的心思,平日里黑着的脸刹那间一红,眼神飘来飘去,显是不敢正眼瞧对方了。
顾长城年少单纯硬是用双手捧住楚恕之的脸掰正了同自己面对面,问道:“楚哥楚哥,你咋脸红了?”
楚恕之佯装怒道:“我那是晒红的,你都不知道我为了找你费了多大的劲。”
顾长城嫣然一笑,竟冲着楚恕之的脸颊猛力亲了一口。“就知道楚哥你最疼我了 ,鬼面哥哥说了,喜欢一个人就得时常亲亲他,我最喜欢楚哥了,以后我只亲你一个人,可好?”
“啊?哦!那好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