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剧透慎入】第六部女主角空条徐伦人物形象解析:牢笼中的蝴蝶

漫画jojo的奇妙冒险第六部:石之海是全系列的完结之作,之后的七八部是重启的故事,与一到六已不再是同一世界观。石之海是jojo系列中最悲壮的一部,主角团仅一人存活,超高人气角色空条承太郎在这一部中走向人生的终点,而dio的残党终于扫尽,乔斯达家族与dio那一百多年的血之宿命终于画上了句号。在第六部中,作者塑造了很多优秀的人物,比如身为父亲的承太郎、惧怕逃避未知的普奇神父、追求爱情的安娜苏。而第六部花费最多笔墨描写刻画的,用最多篇幅塑造的,自然是整部的主角,空条徐伦。


基本信息:

姓名:空条徐伦(くうじょう ジョリーン;Jolyne Kujo)

替身:石之自由(以下来自百度百科)

★替身:自由之石(STONE FREE)(来自乐队JIMI HENDRIX的一首歌曲《Stone Free》)

★替身能力:

破坏力 A   速度 B   射程 1-2米(可延伸)   持续力 A   精密性 C   成长性 A   

由线体构成的人型,近战攻击力强,分解成线型则可延长攻击距离,但力量及强度也随之衰减。也可用来警戒侦测或传送声音。线状延长时所造成的替身分解现象会反应在本体上。


空条徐伦是一个怎样的人物?荒木老师本人是往什么方向塑造她的?这一点在第六部的前言荒木已经做过解答,以下是第六部前言:


JOJO第六部的主人公是女性,问题在于为什么是“女性”呢?

因为是JOJO的主人公,必需要即使脸上吃了拳头也不倒下的顽强,有时还可能掉落水沟叉开双腿从高楼上掉下来对女性来说是有些为难的设定。但我觉得将这些不利点反过来考虑的话说不定会很有趣,而且我觉得象圣母玛利亚那样有着博爱精神的人的主人公一定得是女性。

“引力就是爱”—荒木飞吕彦

何谓自由?犯人从监狱里释放是自由,获得人权是自由,心灵禁锢的解脱是自由,这些自由都包含在第六部里,但是这一部最终想要表达的自由却是所有自由里最大的自由—命运的自由。


首先关于第一段内容,荒木老师提到,他要塑造的第六部主角,是一个有着圣母玛利亚般博爱的人。而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徐伦却好像是一个彪悍的女汉子。但是,在第六部当中,徐伦确实是一个有着博爱的女性,在与F·F的战斗中,徐伦击败了对方,艾梅斯正欲彻底杀死F·F,徐伦却将水送给了她,这正是徐伦“博爱”的体现之一。而徐伦在主角团中的地位,就像人们的精神领袖一样,其他人会把徐伦捧在中心,这正是因为她有着圣母的特质。

说到圣母,就不得不提一下另一位宗教气息浓重的jojo——神之子乔鲁诺·乔巴拿。乔鲁诺为布加拉提、米四达等人带来了救赎,由于乔鲁诺的存在,其他人的灵魂都被提升了一个高度。与之相对,徐伦同样为F·F、安娜苏等人带来救赎,与乔鲁诺的不同之处在于,徐伦为他人带来救赎的同时,也在寻找着自己的救赎。

徐伦因为一场莫名其妙的车祸锒铛入狱,她最信任的男友却抛弃了她,又被无良律师坑害,判了十多年的刑劳。对于这个十九岁的少女而言这无疑是巨大的打击,徐伦的人生仿佛跌入了谷底。但即便在这时,徐伦也没有自暴自弃,虽然只能勉强用坚强的外表掩盖内心的孤独、无助,但徐伦从未放弃希望。

当替身之力在徐伦的身上出现,徐伦认识到,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才能在这监狱中重获自由,她从此踏上了追寻自由之路,亦是寻找救赎之路。


空条徐伦是一个不断在成长的人物,随着故事的发展,徐伦一直在变得成熟、强大,而这一切的开端正是她的父亲——空条承太郎。

徐伦年幼的时候,承太郎因为要与dio的残党战斗,无法陪伴在她身边,无论是发高烧还是被诬陷入少管所,都无法让这个男人回到家中。渐渐的,徐伦也不再期望她的父亲了。

徐伦入狱后,承太郎先是寄来了箭的碎片,赋予徐伦自保的能力,不久后又亲自赶到,然而承太郎到来后却又说“对方的目标是我,这是dio的残党的计划”,徐伦摔倒后,承太郎伸出手,徐伦正要谢谢承太郎却又说“我不是为了扶你,而是要把箭交给你”。难道这个人眼里就完全没有家人吗?直到承太郎被白蛇抽掉了Disc,中弹负伤,承太郎才告诉徐伦“有关你的一切事,我都很关心”。并在失去意识之前给徐伦上了宝贵的一课——人与人的相遇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引力就是爱”

事实证明,后来徐伦的每一次成长,都是来自与他人的相遇,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当潜水艇浮出水面的那一刹那,徐伦才明白父亲对自己那没有表达的关爱,并获得了第一次成长。

“我会夺回父亲的Disc。”


在与里奇艾尔一战中,对方提出了“命运”,徐伦最初并不理解里奇艾尔所言,但这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很快,她就亲身经历了。

天气预报&安娜苏vs普奇神父一战,天气和安娜苏联手把神父逼近了必死的绝境,而就在这一刻,被蜗牛化的徐伦和艾梅斯开着车子冲入了战场,局势立刻被打乱,普奇神父杀死天气预报后溜之大吉。世上怎会有如此巧的事情?徐伦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天气即将击败神父的那一刹那到来,除了命运,恐怕没有其他的解释。

如果带着一点过度解读的嫌疑再多想一想,开车搅局的是徐伦,让徐伦蜗牛化无法正常开车的是天气预报的能力,让天气恢复记忆解封“暴风雨”的是凡苏斯,这些人全都有着星星胎记。更进一步,改变神父人生的DIO、带来dio笔记记忆的承太郎、与神父结合的绿婴,这些人全都流淌着乔斯达的血脉,一切皆如里奇艾尔说的那样“乔斯达的血统会簇拥神父登上天堂”。

“难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吗?”“如果我不来,天气预报是不是就不会死了?”徐伦陷入了这样的迷茫中,命运真的无法抗衡吗?然而,空条徐伦这个人物,她会害怕、会孤独,却从不会原地踏步,固步自封这个词不存在于徐伦的词典。尽管乔斯达家注定成为神父登上天堂的垫脚石,但她也不会因此而退缩。在安那苏的安慰和鼓励下,徐伦很快重新振作起来,即使不知前路在何方,也要傲然前行!





在最终决战,面对无法逃避的命运,徐伦选择了欣然接受,将天气的Disc和生的希望交给了安波里欧,也没有屈服于命运,而是勇敢地面对神父。正如荒木老师在前言所说,这一刻,徐伦没有放弃与命运的搏斗,而是做好了觉悟,看起来神父借助命运杀死了徐伦,但这一切是徐伦自己选择的命运,那句“来吧,普奇神父!”中,徐伦获得了命运的自由,获得了自己的幸福。这是真正的“觉悟者恒幸福”。


说到“觉悟者恒幸福”,我们就来谈谈一直把这句话挂在嘴边的普奇神父吧。在普奇的回忆中,我们得知,他为了防止妹妹和天气预报兄妹乱伦,雇侦探拆散二人,然而,在一系列机缘巧合之下天气与神父的妹妹竟双双殉情,天气侥幸存活了下来。神父明明没有任何恶意,却制造了这样的悲剧,害死了自己的亲妹妹,这一事件让神父对“人与人的相遇”产生了恐惧,于是,他开始追求让自己得到安心的方法。这个方法就是——dio的天堂计划。

稍微插一句,普奇的妹妹死时,他对着救助人员大喊“不要对着我妹妹画十字!”这也就代表着神父已经不再信仰神明,因为神并不会保佑他,只会制造出对他不利的命运。此时的神父心中的神已经变成了dio。

神父害怕人与人的相遇,害怕未知的命运,所以他想要知晓未来,这样一来心中有觉悟也就不会对未来怀有恐惧之心,也就是【幸福】。

然而,这与dio的思想是背道而驰的,dio为了登上天堂,四处游历以寻找命运注定与自己相遇的“友人”,生下子嗣作为自己的垫脚石,显然对于dio而言,未知并不是什么值得恐惧的事情,不论dio的真正目的是什么,神父与dio一开始就并非志同道合。

神父一切行动的根源是对“人与人的相遇”的恐惧,他克服恐惧的方式又是什么?是不是“觉悟者恒幸福”?完全不是。心怀觉悟之人,哪怕不知道未来,也能坦然面对,比如杰洛·齐贝林,如果只是要觉悟,神父哪里需要大费周章地寻求天堂?神父面对未知的命运,既没有选择接受也没有选择抗争,他走上的道路是:成为神,操控命运。


“觉悟者恒幸福”是神父为人类规划的道路,神父要让全人类都知晓自己的命运,全人类都能对未来有所【觉悟】,【觉悟】会吹散一切【绝望】,这样一来,全人类便都能获得【幸福】。在神父看来,自己让全人类登上了天堂,付出了极大,然而世界上并没有不求回报的爱,神父索取的回报,就是自己成为【神】。倒不如说,神父就是为了成为【神】,才会帮助人类登上天堂。而在获得天堂制造后,神父确实把自己当作了神。

常说神父双重标准,其实他的双标就是源于在他眼里其他人只是凡人,而自己是神。凡人需要“觉悟者恒幸福”,神不用,神有着改变命运的力量,所以根本不需要觉悟,只需要在一巡结束前杀了安波里欧我就能幸福。这是何等可怕的思想。神父这消极、自私的想法,最终还是败于徐伦和安波里欧的黄金精神。


徐伦的标志物是一只蝴蝶,蝴蝶这种昆虫会经历卵、幼虫、蛹三个阶段之后才会变成成虫蝴蝶那美丽的样子,而它们短暂的生命,达成身为生物的价值后就会在冬天逝去,正如徐伦的一生。空条徐伦,这只曼妙的蝴蝶,即便被囚禁于牢笼之中也没有放弃追寻自由。

最终,就如留下后代后死去的蝴蝶,徐伦将天气的Disc托付给了安波里欧,黄金精神由安波里欧延续了下去,乔斯达的血统则由艾伦延续下去。呵,多美好的世界!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