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上清华被退学,“高考移民”人人喊打



没有人可以轻易地玩弄高考、伤害公平,而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在离高考只剩一个月的时候,几则牵动万千中国家长与学生的消息被接连爆出。

先是4月28日,深圳的学生家长反映一普通民办中学疑似存在“高考移民”,紧接着,4月30日,贵州省招生考试院下发对三名移民高考生的处理结果。

通报指出,外来人员随迁子女在贵州省参加高考的政策出台以来,少数人员通过空挂学籍等方式违规获取贵州省高考资格,造成恶劣影响。为严明高校考试招生纪律,已将在贵州铜仁市参加高考而考上清华、复旦、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库某某、和某某、刘某某等三名学生取消学籍或勒令其退学。

贵州省招生考试院下发对三名移民高考生的处理通报。

三人本都是去年刚考上的名校,但在今年四月被查出提供了虚假材料,空挂学籍跑到贵州参加高考,结果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就东窗事发,“前功尽弃”。

另一高考移民“胜地”海南早先亦有动作,据4月10日《海南日报》报道,万宁法院依法对当地三名曾参与帮助38人移民海南参加高考的国家公务人员判刑,三人中一个是公安局治安大队户政中队长,一个是派出所所长。

相比于这些已经尘埃落定的消息,广东深圳富源学校的高考移民问题正待核查。事情的前因后果究竟如何?我们先来做一个复盘。

4月28日,当深圳二模成绩公布时,一个现象引起了当地家长们的警觉:三年前全市排名49名的民办学校——富源学校,竟然屠榜了!全市前10名它占了6个,力压深圳四大名校。

怪异的是,2017年,富源的重本上线率只有25.8%,放眼整个深圳,只能算是“中下游”。但显著的变化发生在2018年,富源中学当年一举捧出9名清北考生,接着还成了清华大学“2018年生源中学”挂牌学校。更费解的是,富源学校多个学生,竟然同时出现在河北衡水中学、石家庄四十中等学校的各种宣传报道中。

比如,据此前媒体报道,2018年由富源中学考入清华大学的张征宇“初中、高中都在富源学校就读。”但他同时出现在2015年邯郸市育华中学中考喜报上。

在百度搜索发现,一个名为“ 艺品书法学校”教育机构的宣传中,考入清华大学的曹某凝是毕业于衡水中学的学生,而且配发的照片模样与富源学校2018年高考喜报照片一致。

在一篇《梦想为翼,展翅高翔——祖国69华诞石家庄四十中教育集团国庆文艺汇演举办》网文中,有一位同样考入清华大学的闫某琦。

今年1月公布的第32届中国化学奥林匹克(初赛)名单中,来自富源学校的高三学生崔某龙获得一等奖。而在2018年4月公布的第31中国化学奥林匹克(初赛)中,也有崔某龙的名字,此时资料显示他是衡水一中高二的学生。

传闻不胫而走:富源学校成了高考移民大本营,一方面花大价钱从河北衡水中学挖尖子生入广东户籍,在广东高考;另一方面送本校成绩优秀的学生去衡水等地读书,学籍挂在富源学校,高考时再回广东参加。

虽然深圳教育局很快“辟谣”,表示富源学生学籍户籍资料齐备,不违规,但这没有平息舆论的声浪。广东省教育厅5月5日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成立“高考移民”专项行动工作组,对外省转入生转学条件进行排查。

就在前天(5月7日),这一争议得到了实锤。新华每日电讯从有关部门证实,富源学校进入此次“二模”前100名的学生中,有1名学生初中就在深圳市就读,1名从河南省转入,其余10多名学生均从衡水第一中学(注:高中)转入。

同日上午,广东省教育厅厅长景李虎表示,接下来会让普查出来的“高考移民”妥善回到原籍地去考试;如果在高考后发现还有“高考移民”,就要取消这些考生的高考成绩。

更多的消息也在逐渐披露,据一位自称富源毕业生的人说,富源高考移民的规模这几年在逐渐在扩大。“2017届还没有衡水的学生直接过来,2018届已大约有二三十名衡水学生挂靠富源参加高考,到2019届人数更多,约有四五十名。”有意思的是,富源中学似乎并不刻意隐瞒这个“秘密”,“学校中层领导甚至以此为荣,在学生中这已经是公开的事情,富源的学生或多或少的都知道内情。”

目前,事情的最终定论悬而未决,进一步的调查仍将继续,富源中学将何去何从引人注目,不过,它背后的高考移民问题,以及由此引出的教育公平问题才是最让人关切的。

事实上,高考移民不是个新鲜事物,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兴起。为什么是这个时候,也很好理解,因为此时它的基本条件出现了。即市场经济真正兴起了,人的流动成为可能,在此条件下,只要有不平衡存在,自然流动就必然发生,就如同水一样。

高考制度中的“不平衡”表现为“分省录取制”,“分省录取制”的现实原因则是区域间的发展不均衡。它的形成也是在改革开放之初,当时,在高考中断十年后,1978年的招生会议上,陕西省教委的一个**部提出,如果全国统一招生,西北教育落后地区的学生考大学会很吃亏,要求按省来录取。最后会议接受了她的意见,从此这一制度延续至今。

按说,“分省录取制”本来是为保护经济与教育落后地区的考生而存在的,但它也让全国各省之间开始存在高考分数线和录取率的差异,就以广受比较的河南与北京、上海为例,2007年和2008年,通过录取率和招生人数的测算,北京考生考上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几率是河南考生的40倍,上海考生考上复旦和交大的几率是和河南考生的300多倍。

这种机会差异的存在,不仅成为区域间不公平的存在证明,也孕育了高考移民这个群体。为了增加高考录取几率,有能力者自然想通过转学或迁移户口等办法,移民到高考分数线相对较低、录取率较高的地区参加考试。

移民的趋势主要是“西进南下”,即流向新疆、宁夏、甘肃、云南、青海、海南、西藏等“高考洼地”。

由于移民学生出生地的教育水平往往高于那些“高考洼地”,所以移民大军每到一处,当地家长和学生必然叫苦不迭。最典型的是海南,早些年曾有文理科状元,均是高考移民。2005年有9600多名应试考生到海南省参加高考,每5个海南考生中就有一个是“高考移民”。

2010年后,内蒙古成为移民的重灾区,几千人把学生户口迁到内蒙古某旗县。移民来自河南,山东,以河北最多。

高考移民不见得是考生家庭的一厢情愿,移民流入地也在“暗送秋波”,如早前,内蒙古的“售房落户”政策,吸引来河北、山西等地购房者。同时,招商引资也给出了优惠条件,外地企业工作人员随迁子女可以落户参加本地高考。

可以说,流入地政策与万千高考移民家庭“合谋”,将异地高考变为一场抢夺教育资源的拉锯战。

“合谋”的办法有很多,有的在合法范围内购房落户,投亲靠友把户口迁来,有的跟不法中介、当地相关部门勾结,办理假户籍、假学籍。移民手法也在不断翻新,内蒙古的移民还利用“废户”办假户籍。他们在内蒙古一些公安派出所“找人”,套用当地作废的户籍落户,连同姓名、身份证号都是假的。每逢学业水平考试等重要节点回来“应卯”,其余时间均在原籍就读。

涌入的高考移民大军压缩了本地考生的生存空间,一大批招生指标被高考移民们夺走,为此,各地也纷纷缩紧高考移民的政策。比如海南就出手限制考生和监护人户籍和就读年限,而且规定只能报本科第二批和专职。去年,福建省则查出362名购房落户的考生,并终止了63名违规移民,新疆则在2016年建立了“高考移民”终身追查制度。

虽然对高考移民各地纷纷出招拦堵追查,在移入地家长中也是人人喊打,但对它是否违法或违规的界定多有模糊之处,而且在目前的舆论场中,对高考移民是破坏公平,还是在本就不公平的环境中维护自己利益的合理行为的争论,并没有一个存在共识的解决方案。

有的人说,全国一张卷,统一录取分数线就好了,可它还是会带来另一种不公平,基础教育是由地方政府来承担,地方政府的经济实力决定了其在基础教育上的投资,即,经济发展水平不一致,造就了教育的区域性差距。经济落后地区的考生与发达地区的考生并不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如果用整齐划一的分数在各省招生,这又是用形式公平伤害了实质公平。


现实的复杂,让高考移民是否正当这个问题,有了争论空间。但我想,“反对高考移民”这个基本的价值判断还是应该成为共识。

无论你是否承认高考是当下最公平的一种制度,至少它已经成为一套通行全国的,且较为成熟的制度。让我们把这个制度看作一套游戏规则,让所有人在游戏中相对公平地玩下去的办法,不是一上来就否定规则,或是钻规则的空子,而是得先承认并尊重游戏的大规则,如果连这个前提都要否认,都要作弊,那么整场游戏一定演变成赤裸裸依靠强势上位的丛林法则,任何人的权益都得不到保证,以致最后沦为失序和混乱。

实现公平,绝对不是以将个人利益建立在盗取、挤占他人利益的基础上来达到的,如果是,那么一定要受到规则的惩治。

当然,现实中,对高考移民打地鼠式的封堵做法,未必就能真的有效。因为高考移民出现的背后实际上是中国传统户籍制度与市场经济冲突的体现,也是身份固化与公民为追逐教育收益要求自由迁徙发生冲突的结果,只要这个深层矛盾没有解决,法律法规的惩戒与道德谴责就难以根治。

换句话说,只要依附于户籍之上的各种权利和福利的不平等安排还没有解决,封堵只是治标之举。在我们能做的范围内,弥合高校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等的鸿沟,提高教育贫困大省的教育资源和教育水平,增强落后地区的教育竞争力,才是亟需去解决的。



作者 | 南风窗记者董可馨 何以

排版 | GINNY

南风窗新媒体出品

(图片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