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RX×你---阿云嘎:“好想好想和你在一起,一起去看天上的星星。”

勿上升正主

好多人想看郑云龙和高杨诶,但最近没啥他俩的灵感

说好的马佳和郑云龙也暂时没得了【嚣张】

感谢支持

♥️♥️♥️♥️♥️♥️

你特别喜欢星星。名字里也带星。

因为从小喜欢星星,大学也是在北京上的天文专业。

至于原因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是因为孤独吧,很喜欢星星在天上高处不胜寒的孤独,虽然看似很近,其实每一颗和每一颗都隔了十万八千里。

可望不可即。

就像你和阿云嘎。

你喜欢他很久很久了。你从有一次和朋友抽奖抽到他的音乐剧门票,看他的音乐剧就喜欢他,怎么也得有三四年了。

你在北京,他也在北京,偶尔你也会买票去看他的表演,他也因此认识了你,可是....就很遥远。

像天上的两颗星星。你应该是六等星吧,宇宙里目前发现的最最黯淡的一颗星星。他一定是启明星,也就是金星,是最耀眼的那一颗。

阿云嘎和你偶尔也会相约出去吃饭。你知道他知道你喜欢他,他没说破,你也没说破,这应该是你们最有默契的点了。

但只有阿云嘎知道,还有另一个默契,就是他也喜欢你。

他喜欢你的过程特别做作,扩充一下都够拍个电视剧了。

一开始他对你没啥印象,虽然音乐剧没什么市场但也是有一些人看的,况且你坐在角落,他只是偶尔扫过那个角落。

后来,他发现你几乎场场都在,特别奇怪,以为你是他粉丝也没太在意。直到后来,他去郊区朋友家,凌晨睡不着,就出来溜达溜达。清风吹拂,当时正是个夏天。他就在一片草地上看见了你。

郊区草地那么多,可偏偏你恰好出现,在那片草地上观测星星,做作业。后来他跟你提起,你回忆起那天晚上特别不顺利,有些多云,带的望远镜也不够。

他就在你身后,隔着很远,看着夏风吹起你的头发和衬衫角,天上繁星璀璨。看不见脸,只是个背影,有时候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就喜欢上一个人。

晚风习习,不如你温柔绮丽。

他以为那只是个陌生人,只是在心里暗暗惊叹初初见你,人群中独自美丽。

回去看见你朋友圈才知道那是你。也是在那一刻他知道他喜欢上你了。

就这样别扭了好几年。

你不表白是因为知道他太闪耀了,不敢碰触。你以为你只是离他特别遥远的一颗最最最黯淡的星星。他上了节目更火了,一下好像忙的不行,每天不是在机场就是在去机场的路上。

他不敢表白是因为他以为你不喜欢他,而且,他不想打扰你的暗自芬芳。他闲暇的时间就是反复看你的朋友圈,也不敢补赞,就是看,看你在哪里做研究,还是去哪座山上看月全食,或者是丢了个望远镜,又或者是没什么收获,而且还没写完期中作业。偶尔看见你在朋友圈发的文字,他也会暗自心惊,会觉得你谈恋爱了或者有喜欢的人了。

只有你知道,那些文字仅他可见。

表白的过程也特别仓促。你朋友一直知道你喜欢他,特别特别喜欢,那天又劝你赶紧表白。你俩坐在酒吧里,一人一瓶酒对瓶吹。

“诶!你咋还不表白!”

“什么!?”周围声音有点大。

“我说!你咋还不跟他表白!”

“不了不了.....他!太耀眼了!我!如果碰了,会被烫伤的!”

“可他没准也喜欢你啊!”

“不可能,”你喝了口酒,“他身边比我好的女孩子多的是,不可能的!我还是别自取其辱了!”

“怂!!!”

结果,喝完酒在寝室楼下:

“喂!!!阿云嘎!!!”你对着电话大吼大叫。

他正在酒店里躺着,被你这么一嗓子吓一跳:“你小点声,你想让我聋了成贝多芬啊?”

“你闭嘴!听....听我说!闭嘴!别说话啊我告诉你!”

他:“嗯。”之后不出声了。

“我!想和你一起!数星星!你那么傻!肯定分不清它们都是什么星星吧!我.....我,我,我分得清,我可以告诉你!每一颗.......都可以。”

他还是不说话。

“你他妈说话啊!”

“嗯。好。”

“你什么意思!你好....好个屁!”

“你刚不是在表白吗?我说,嗯,好。”

“.......”你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酒瓶,呆站在原地,任凭冷风吹着,“什么意思?”

“你不是想带我数星星吗?行啊。不要去郊区了,以后我带你回草原,那里星星多,你数个够。”

“你听懂我意思没啊!到底!”

“你听懂我意思没?”

“没。”

“............”他一脸无奈,本来就傻,喝了酒更傻了。

“简单来讲,你刚表白了,我同意了。你是我女朋友了,这次懂了吧?”

“哦。”你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关了电话,又猛灌了一大口酒,一会宿舍就吐了,吐的昏天黑地,第二天的课也没去上。

下午四点才起床,头痛欲裂:“诶,我昨天咋回来的啊?”

“你?你连滚带爬,在宿管阿姨慈祥的注视和全楼道人的目送下光荣回归。之后抱着马桶吐了俩小时,差点就在厕所睡着了。”你室友幸灾乐祸的看着你。

“别吧.......我的妈!别吧!!!啊啊啊啊啊!”

你本想上学校贴吧看看有没有人议论你昨晚的英雄事迹,结果打开手机全是阿云嘎发的消息。

-起没?(十点)

-起没?(十二点)

-还没起???(下午两点)

-大哥???还没起???你是死了么?(下午三点)

-昨天我可录音了,别抵赖啊。咚咚咚!(半小时前)

起了。

你回了他两个字。满脑子都是:什么别抵赖?什么录音?什么啊???他说啥呢?

-我还以为你喝酒喝多了,酒精中毒了

阿云嘎秒回。

什么抵赖?什么录音啊?

你问他。

-你啥也不记得了?

-也好....正好。

-就....昨天我跟你表白你答应了。

White Lie。

啊???????

你回他。

-嗯,不许抵赖。

-你还答应我要和我回草原,看星星。

啊???????????

-真的。不说了,我工作了。

哦.....哦。

什么莫名其妙的???

晚上你正对着窗外的雾霾发愁,作业是论文,题目特别艰涩,要求天文学结合哲学,还要有故事性。

还有几天就要交作业了,可是这个雾霾应该要持续好久好久。突然手机响了,是一条六十秒的语音,来自阿云嘎。

你最烦听语音了,但是由于是他发来的还是点开听了听。是他唱的歌,《好想好想》。

“好想好想和你在一起,一起去看天上的星星...”

你突然想到论文的题目了。

要么就....

《你眼里有一醉方休,你眼里有星辰温柔》?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