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 YOU ③ [密林父子]

故事是他们的,ooc属于up主。

“陛下,下午茶还要准备吗?”我恭敬行礼默默注视着窗前的背影。

站了很久了吧!还在担心王子殿下吗?明明已经派了三队护卫队暗中保护着殿下了,既然这样担心为什么不召殿下回宫?

我等了很久不见王的回应,只得无奈的又重复问了一边。

“Tauriel”王有些惊讶地转身“下午茶不用准备了,之后也是。”

“是,陛下。”我躬身行礼准备离开王却叫住了我。

“Tauriel,”

“是,陛下!”我低着头静候着王的吩咐。

但迟迟没有明确的指令,王紧皱着他那好看的剑眉似在思索着什么神情有些迟疑。王下令从来都是果决直接的,几乎没见过这样犹豫不决。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

“Tauriel,你去收集一些贵族里适龄婚配的人选资料,派人送去给王子。”

良好的素养让我把惊讶和诧异哽在喉咙。为什么?之前王不是还在为这件事大发雷霆?

我冷静地注视着面前这张因为急切和愤怒变得有些可怕的剑孔,而后惊讶挑眉。我惊讶并不是因为王子的怒火,而是殿下回来的时间比我预想的提前了整整两天。

想必是心急如焚一路日夜兼程赶回来的。他布满血丝的眼睛说明了这一切。

我后撤一步远离他“殿下,请注意您的王室风度。”

“去他的什么风度”他毫无顾忌地粗鲁咆哮“Taruiel,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为什么?”

“王子殿下,这样大喊实在是有些失礼。若是陛下知道您这样……”

王子深呼吸压抑着自己“Taruiel,告诉我吧!”这次声音像以往一样温和有礼,但他急切的呼吸骗不了别人,起码骗不了我。

他直直的看着我的眼睛,眼含期待和恳求。被这样一双含着水光的眼睛看着任谁都无法拒绝它主人的要求吧!

我低下头无奈地叹口气“殿下,一个优秀的仆人永远不会问主人‘为什么?’。”


王子根本就等不急护卫的禀报,不顾阻拦直接闯入了大殿。

“Ada,您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他急于知道答案。

“哦,Legolas,太好了你回来了!你看了那些资料么?怎么样,有喜欢的吗?”王并没有责怪儿子的失礼,他浅笑着靠在椅背轻抿嘴了一口红茶。他知道儿子在问什么,但是自己已经下定决心的事又怎么可能更改?

“没有满意的吗?”见儿子沉默“还好我也帮你挑选了一下,你若是看得上那就择日为你们举行订婚仪式。”

“不!”王子态度坚决“我绝不会娶任何人!”

看着儿子无畏直视着自己的目光,饱含着年轻人的倔强和反抗。王不悦地皱眉,他敛了笑容“你没的选,”他加重了语气“这不是以父亲的身份询问你,而是以绿林之主的身份命令你!”

“Ada,”王子急于争辩,他迫切地想要解释却被打断。

“没什么好说的,除了顺从,你没得选!”王语气森然威严尽显“退下!”

被呵斥的王子只得不甘心地离开大殿。他心里清楚,父亲决定的事是很难改变的,或者说根本不可能改变。刚刚父亲说的话还在耳畔回响,他对自己……是真的变了。

夜晚,我看着屋中醉酒的王子无奈地叹气。

“Tauriel,你说Ada为什么对我态度变了这么多?”他口齿不清地叫嚷着“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因为我不想订婚?可是我就是不想娶别人啊!我不想…不想…唔嗝”他打着酒嗝像个小孩子一样耍赖哭闹“我可以改的…我可以改掉他不喜欢的。嗝!我那么爱Ada,我那么爱他……除了订婚…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他啊……什么都可以…可以…嗝…真的,我爱他…”他流着眼泪自说自话,脸上绝望又痛苦的表情让人心疼“我不想离开他,我想一直陪着他。现在的他只有我了啊……”

一夜足以让我明白很多事。但是我依然坚持追随着我们的王,我们绿林精灵的星光和信仰。

王子悄悄收拾了行囊,在我的建议下“离宫出走”。为了让王子躲过订婚也为了证明我心中的猜想。

王在知道后勃然大怒,呵令搜寻队迅速找回王子。他们却带回来了一个坏消息:王子参加了人族的起义军正要与他国交战。

王少见的变了态度,他神情焦急,气势凌厉,无视任何人的劝阻。他一意孤行,整备军队疾行而去。

目送着绿林军队的远去,我得去告诉王子这一切和那被验证的猜想。

不是所有的爱都有童话一样的结局。

我找到了王子所在的驻地“王子殿下,陛下整备了绿林军队正在赶来。”

明明灭灭的火光下,王子的脸模糊不清。

“预计明天会到。”

“明天?!”揣摩不透感情的语气。

王子抬头看向远处漆黑的山脊,也可能是星空,那是密林的方向。

谁能在那场战争中活下来?

王和矮人族结为同盟参与了这场本可没有的战争。

振奋士气的号角声响彻战场的每个角落。所有人叫喊着握紧手机的武器冲向敌人。

王一身秘银铠甲宛若天降的战神挥动手中华丽又危险精灵剑破开重重包围。铠甲在光下闪闪发光,衬的他的脸庞越发的棱角分明,风采卓然,可脸上的神情如同他手里的精灵剑一般锋芒凌厉,冷酷无情。

终于,王找到了浴血杀敌的王子。他带着亲卫护卫着我们向安全地撤离。

我欣慰的笑着,暗自递给王子一个眼神。我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很奇怪,刚才还目光热切地看着王的王子此时双唇紧抿皱着眉头,神情严肃且担忧。

我蓦的有些心慌,发生了什么?

熟悉的号角声突然响起,那是在召回苦战中的族人们。王要带着我们离开,那矮人族怎么办?

真希望是我听错了。难以置信一向仁爱的王会背弃同盟陷于不义。他是指引绿林前进的灯塔,是绿林的王,他不能错。

“陛下,您不能离开。”我拉起弓箭拦住了王前行的步伐“您不能弃矮人于不顾”

“让开,我要为绿林的精灵负责。”冰冷的视线让我颤抖周身的威压让我不自觉地想要臣服。“再战斗下去所有人都会死!”

原来理智的神袛在爱的面前也会不顾一切,也愿放下所有。

透着寒芒的剑尖抵在我的颈间“你没有资格阻拦我,我命令你让开!”

我目光悲切地看着王情愿以死明志。

“你要伤她就先杀了我!”王子挥刀挑开我颈间的利剑。“我跟你一起去阻止那群野兽。”

他拉着我离开,走了两步又停下了来“骄傲的精灵是不会躲在矮人的身后。”王子侧头风雪撩起他淡金色的长发显得决绝又美不胜收。

我回头将王的心痛与无奈尽收眼底。

精灵的生命那样漫长除了爱还有很多别的东西。一位王最重要的就是声望和名誉,子民的爱戴和拥护才能使国家更加繁荣昌盛。

王放弃了这些,王子却不能。

父亲睿智仁爱、信守诺言的领袖形象决不能因为他而染上污点。染上不可除去的,被千万人所指责的污点。

“如果,我的生命终结在这里,”他想“那我的生命中就只有爱了,只给他的,无所顾忌的爱。”

智慧又勇敢的王子利用那些危险凶残还带翅膀的野兽登上了兽人头领所在的雪山之巅。

经过一番苦战,王子杀死了那只强大的兽人但自己也身负重伤。

悬崖边,王子抹掉溢出的血色,看着那只兽人落下悬崖逐渐变小成为一个黑点最后消失在崖底的风雪里。一切都结束了,群龙无首的兽人很快就会溃败。

我怔怔地看着崖边的王子“殿下快回去吧,陛下他一定还在等着你。”

“不,”王子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来了!即使没有坐骑,即使冒着风雪。”似乎有些哽咽“父亲,他也一定会来的!”

“现在殿下还……”

“我从未有一刻停止去爱他,可我现在才理解他。”王子转过身来眼中亮闪闪的“不是不爱,是不能。”

“但我对他永不会变……即使……即使明知是错的也义无反顾……”消散在风里的话只说给沧海桑田却永世沉默的天地听。

理解?王子理解了王对他的感情,理解所做的一切!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王子对王的爱那样纯粹虔诚,他不会掺杂一丝杂质在其中的。

神啊,告诉我,为什么相爱却只能相离?

王一路行来一身风雪,虽一向注重仪表礼节此时却是再也顾不得了。他恐慌在这里看到浑身是血双目紧闭的儿子,他从未如此慌乱过。

见到完好无损的王子,王明显松了口气,可是。

“Ada,我不会跟你回去的。”王子面无表情地迎面而来,与他擦肩而过。

“你要去哪儿?”王转身看着王子,他的脸色在一瞬间苍白了起来,神情复杂。

“我也不知道。”

“…去北方,找一个人,他的父亲是个英雄而他也有着非凡的智慧。不过他的名字需要你自己去发现了。”

王子没有回头,大步向前走去。

“Legolas…”王叫住他,声音平静眼神却出卖了他的内心,他近乎贪婪的看着儿子的背影似乎下一刻对方就会突然消失了一般。

“I love you,more than anyone,more than life.”

王子低垂着头不敢回身看王一眼。他怕自己心软,怕自己无法坚决地离开。

我有多想一直陪在你身边。

他们同时将手放在心口处又同时伸向对方,缓慢地温柔又充满眷恋,这是精灵的拥抱。

王子还是走了,用尽他所以勇气,离开一个自己视为生命,也视自己为生命的人。

王注视着王子远去,一点点消失在地平线尽头,耗尽了他所有目光。轻轻闭上双眼,乌黑浓密的睫毛垂下遮住了他心中所有的情绪。

一颗闪着钻石光芒的星子从王的脸颊哥滑下,消失。快到仿佛是我的错觉,也许它从未出现过。

有些爱,不能相守相伴,只得默默相念。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