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门科普】时间线梳理:卫宫切嗣、卫宫士郎的理想传承(过去的事·上篇)

《Fate/Stay Night》特点是一边讲现在发生了什么,一边挖掘“过去的事”。父辈的因果,由当代人继承。是选择悲剧重演,或者打破宿命迎来新的未来?

《Fate/Zero》则是填充“过去的事”的细节。

 

本文讲的是卫宫三代人的因果。

 

过去的事·上篇:父辈的故事(本期)

过去的事·下篇:当代人的故事,悲剧重演(下期)

现在的事·新未来篇(以后讲)。

 

 


 

时间轴(过去的事·上篇:父辈的故事)

感情和理念的路线:卫宫矩贤→卫宫切嗣→卫宫士郎

  我整理了整个故事线,按剧情发生的时间顺序说明。

        故事被我划分成数个阶段,数字序号代表故事发生的时间顺序。

 

 

1.卫宫矩贤在一个小岛上做实验。

    从前有个叫卫宫矩贤的男人,在一个小岛上做死徒化实验。

    所谓死徒,类似于其他作品里的吸血鬼和丧尸的结合体。低端的死徒就类似《生化危机》里感染了病毒的普通丧尸。它们原本是人类,之后被感染成死徒。它们没有思维,它们嗜血、会攻击人类。被攻击的人类也会被感染成死徒。然后感染会不断扩散,就像你在丧尸题材的作品里看到的那样。

    而高端的死徒,有智慧和强大的力量,虽然依然需要吸人类的血,但是已经可以做到其他作品里的高端吸血鬼那样,有机会做一位优雅的淑女或绅士,而且寿命远比人类长。

    卫宫矩贤的儿子,叫卫宫切嗣。卫宫切嗣跟着爸爸卫宫矩贤住在这个岛上。

    岛上有一个叫夏蕾的女孩,这个女孩是卫宫矩贤的实验助手,也是卫宫切嗣的青梅竹马。

    一个晚上,夏蕾问切嗣:“你想成为怎样的大人呢?”

     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将影响卫宫切嗣的整个人生。

 

卫宫矩贤

卫宫切嗣

夏蕾


 




2.实验失败了,岛上的居民被感染了。卫宫矩贤被切嗣杀死。

    实验失败了。小岛上的居民并没有成为智慧的长生种,而是被感染成低端死徒,就像是其他作品里的那种没有思维、只会本能攻击人类的低端丧尸,而且感染还会扩散。

    夏蕾第一个被感染。如果不处理掉夏蕾,感染就可能会扩散。夏蕾让卫宫切嗣杀了她,但卫宫切嗣下不了手,结果感染扩散到全岛。

    圣堂教会、魔术协会这两大势力的人来到这个小岛,一方面处理被感染的人类,防止感染扩散。另一方面则要处理造成感染的罪魁祸首——卫宫矩贤。

    最终,卫宫切嗣杀死了卫宫矩贤。

    夏蕾、卫宫矩贤都是关系近的少数人,而其他群众是关系远的多数人。如果早些狠下心杀掉少数人,是否就能挽救多数人了呢?这段经历将在切嗣的心中埋下一个伏笔。当类似的事再次发生,到那时候,切嗣的选择或许将化为他一生的执念。

卫宫矩贤被切嗣杀死。


 



 

3.卫宫切嗣被赏金猎人收养,对方成了他的养母:

    前面说到,卫宫矩贤的实验造成小岛上的居民被感染。一个叫娜塔莉亚·卡明斯基的杀手(赏金猎人)也来到了岛上。卫宫切嗣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卫宫矩贤,无处可去。娜塔莉亚·卡明斯基收养了卫宫切嗣,成了卫宫切嗣的养母。卫宫切嗣跟着娜塔莉亚·卡明斯基做杀手(赏金猎人)。


娜塔莉亚·卡明斯基


 



 

4.卫宫切嗣亲手杀了自己的养母:

    卫宫切嗣跟着养母,训练、执行任务。就这样,卫宫切嗣从幼年成长到了青年。一次任务中,卫宫切嗣的养母在飞机上对付目标人物,卫宫切嗣在地上做支援。

    飞机上的目标人物死了,但是毒虫(死徒蜂)满飞机都是。如果飞机降落在城市,那么许多人类都有危险。但是如果摧毁飞机,那么飞机上的养母会死。

    最终,卫宫切嗣选择炸掉飞机,于是他的养母也死了。


切嗣摧毁飞机

切嗣摧毁飞机


飞机里的娜塔莉亚(切嗣的养母)





 

5.卫宫切嗣的经历使得他深陷于扭曲的理想

    有两拨人,一边人数少,一边人数多。如果必须要牺牲一边的人,才能拯救另一边的人,你该如何选择?卫宫切嗣的选择是:哪边的人少,他就牺牲哪边的人;哪边的人多,他就救哪边的人。

    牺牲少数人,拯救多数人。哪怕杀他的一个亲人,拯救许许多多的陌生人,他也照做不误。

    夏蕾(青梅竹马)、卫宫矩贤(父亲)、娜塔莉亚(养母),卫宫切嗣一次又一次被迫在亲近的少数人和无关的多数人之间做出选择。

    每次做出选择,卫宫切嗣的理想都将会愈发扭曲,而这份扭曲的理想也让他越陷越深。

 





6.为了实现理想,卫宫切嗣参加了第四次圣杯战争:

    在日本的冬木市,在3个魔术家族。这3个家族作为主办方,共同举办圣杯战争。七组小队争夺一个杯子(圣杯),唯一获胜的小队能取得这个杯子,并且使用这个杯子许愿。主办方自己也会派人参赛。这三个主办方之一的爱因兹贝伦家族,把卫宫切嗣招来代表这个家族参赛。前面说过,卫宫切嗣有“当正义的伙伴(使者),拯救世界”的理想,所以他想利用杯子许愿来拯救世界,所以他答应了。

 

 




7.卫宫切嗣发现圣杯战争是个坑,于是决定终结比赛:

    卫宫切嗣发现,圣杯被污染了原本的圣杯或许是能正常许愿的,但现在圣杯被污染了。比如说,你许愿“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人”,正常的圣杯可能会让你真的变有钱,但是被污染的圣杯可能会选择把比你有钱的人都杀光,这样你就是世界上最有钱的人了。

    卫宫切嗣发现这个圣杯被污染了,没办法帮助他实现自己拯救世界的理想,反而只会害人。于是他破坏了圣杯。但是他破坏的方式不对,引起了大火灾。


切嗣使用令咒强制让Saber破坏圣杯

在切嗣的命令下,Saber破坏圣杯

引发了大火





 

8.火灾害死了许多当地居民。但有个小孩没死,被切嗣捡到。

    卫宫切嗣“拯救世界”的理想破灭,又害死了无数居民。他内心充满绝望和愧疚,发了疯一样地去寻找幸存者。如果能发现哪怕一个幸存者,他绝望且愧疚的内心就会得到些许救赎吧。终于,卫宫切嗣找到了奄奄一息的孩子,这个孩子就是《Fate/Stay night》的主人公:卫宫士郎







 

9.火灾中的士郎在绝望中遇到了卫宫切嗣,内心种下一颗种子:

    大火烧毁了士郎的家,也在士郎的心中烧出了一个大洞,这个洞名叫绝望。士郎周围的幸存者向他呼救,可年幼的他救不了,因为他自身难保。终于士郎也倒下了。

    卫宫切嗣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士郎,获得了救赎,刹那间由绝望转为希望,露出了“特别的笑容”。这个笑容对士郎来说是“最美的笑容”,他一生都难以忘记。这个“笑容”在他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

    

    我记得这张脸。

    那是一个,

    因为找到了还幸存的人,使他双眼噙满泪水,却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的,男人的身影。      他看起来是那么开心,简直就好像得救的不是我,而是他自己一样。

    “还活着!还活着…还活着!”

    就这样,

    他仿佛是在感激着谁一样,以让濒死的我都觉得羡慕的口气,说了一声“谢谢”。

    他说,很高兴能找到我。他说,哪怕只救到一个人,对他来说也是救赎。

 






 

 

10.切嗣收养士郎,一起生活,这颗种子在卫宫士郎心中发芽:

    在处于绝望中的士郎卫宫切嗣发现的一刹那,士郎见到了世间最美的笑容,这份笑容在士郎的内心种下了一颗种子。人如果没有心,是活不成的。所以内心被烧成空洞的士郎,将那颗种子填进了自己的心房,化作了活下去的动力。

    被卫宫切嗣收养后的卫宫士郎正处于一个特殊的年纪,一个孺慕之情最盛,崇拜父亲、模仿父亲的年纪。年龄再幼些,则过于懵懂;年龄再大些,则到了叛逆的青春期。正是这样一个年纪,又耳濡目染,于是就憧憬着要当父亲那样的“正义的伙伴”


卫宫士郎(幼年)。切嗣问士郎是否愿意被自己收养。


 



 

11.卫宫切嗣走的那一晚,父子的约定,化作了士郎一生的执念:

    在一个晚上,卫宫士郎和他的养父卫宫切嗣坐在一起赏月。

    卫宫切嗣:“孩提时代,我曾经向往成为正义的伙伴。”

    卫宫士郎:“那是什么意思啊,曾经什么的…现在放弃了吗?”

    卫宫切嗣:“虽然很遗憾…英雄是有时间限制的,变成大人后,就很难以英雄自居了。那种事情,如果能更早发现就好了。”

    卫宫士郎:“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

    卫宫切嗣:“是啊,真的没办法了。”

    卫宫士郎:“因为没办法,所以就让我来替你当吧。老爷子已经是大人了,所以没办法,不过我的话应该没问题。就交给我吧,老爷子的梦想。”

    卫宫切嗣:“是吗,那我就安心了。”

    之后卫宫切嗣平静地逝去。

    卫宫士郎与卫宫切嗣之间的约定,化作了卫宫士郎一生的执念。名为“正义的伙伴”的理想,贯彻了卫宫士郎的一生。













【伪物/赝品】

    人如果没有心,是活不成的。所以内心被烧成空洞的卫宫士郎,将那颗名为“正义的伙伴”的理想种子填进了自己的心房,化作了活下去的动力。

    可毕竟,卫宫士郎确确实实没有心了,只剩一个大洞。拿来当填充物去填满空洞的,是卫宫士郎从卫宫切嗣那里借来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名为“正义的伙伴”的理想。

    那场大火已经把士郎烧坏了。不去追寻自己被切嗣找到时对方的那个笑容,不去履行和切嗣的约定,士郎就无法找到生存的实感,找到真正“活着”的感觉。这就是为什么说言峰绮礼和卫宫士郎是同类。言峰绮礼本身是个正派人,但他不去追求愉悦,就无法找到活着的实感,找到真正“活着”的感觉。

    借来的东西,不是自己的。借来的理想,不是自己真正的想法。所以,是伪物、赝品。所以哪怕填得满满的,也感觉不到真正的充实,所以依然空虚。可是,如果能将这个虚假的东西贯彻一生,它还是虚假的吗?

 

【本章小结】

    卫宫切嗣幼年的经历在他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这颗种子随着之后的经历逐渐生根发芽,最后成了执念,这个执念贯彻了他的一生(或者几乎一生)。

  长大成人的卫宫切嗣追随心中执念,最后在无意中造成了幼年士郎的悲剧。

  卫宫士郎幼年的经历在他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这颗种子随着之后的经历逐渐生根发芽,最后成了执念。接下来又会如何发展呢?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