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幻听】看完千万不要笑!!!

 今天,我强忍着 羞怯(不存在的),拿出了我初中写的小说...

 

真的是初中的嗷


    前方超高能预警!!!

    无论看到了什么,请务必不要笑!!!

    我知道你们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好不啦!!!

           

    第二卷:方白         第一章:命运的转折·新的开始

       浓浓的萧瑟与凄清演绎着深秋向着冬初的过渡。

       天气偏冷。

       灰暗的乌云相连成片,如同一块巨大的幕布,笼罩了一切。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从眼角滑下的雨水,仿若眼泪。

       无神的双眼张望天空,映衬出了少年此时内心的迷茫。

       长大的嘴似在向着天空咆哮,责问命运的不公;又或是苦笑,一种无声的自嘲...... 

       雨滴落入咽喉,带着几许清凉。但更多的是苦涩,如泪水一般的苦涩...... 

       霎那间,一道雷霆划过天空。耀眼的光芒让他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以致于没有看到。

       也没有人看得到,夹杂在雨水中的那一滴璀璨银色泪珠,悄无声息地,落入了少年的口中。

       当他模模糊糊地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种从四肢百骸中弥漫而出的酸麻和疼痛席卷了他的脑海。

       “我到底是怎么了?头好痛......啊!不好!”

       眼见那盛满药的白瓷碗即将落地,但理所应当的清脆响声和满地碎片却是都未出现。

       一只白皙而修长的收稳稳地借住了这只碗。令人惊讶的是那原先与碗沿平齐的药液竟是无一滴洒出。更让人值得震惊的是这位白衣男子方才是站在门口,距离床边尚有两丈开外。而且他是正对着门外,视线根本观察不到背后的情景。但却如此完美地完成了这一切。这可看出他的速度和感知都达到了非常可怕的程度,绝非凡夫俗子之辈。

       “白儿,你醒了?来起床喝点药吧。”

       男子的声音极为温和,使人听到后感觉如沐春风。一双明亮而又深邃的眼眸中尽是慈爱与关心。

       “嗯......”

       少年轻轻地回应道,但从他略带沙哑的嗓音与苍白的脸色即可看出,此刻他的身体仍是极为虚弱。

       小心翼翼地舀起一勺棕黑色的液体,少年皱着眉头将其咽下。

       这药很苦,苦的甚至连心里都觉得发涩......

       “对了,白儿。今天是你的生日啊,难道你忘了吗?”

       “我的......生日?”

       “嗯,起来吧。还有礼物要送给你呢。”

       少年努力地挣扎起身,男子轻轻地握住他那瘦可见骨的苍白小手,向外走去。

       忽然,男子的面色一变,开口道:

       “白儿,先去主厅吧。我还有一些事。”

       “是,父亲。”

       在少年转过楼角之后,男子面色阴沉,冷声道;

       “出来吧!”

       他面前空无一物的假山旁边,传出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沧宇,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不肯认为父吗?”

       空间泛起一阵波纹,一位老者凭空出现。

       男子皱了皱清秀的眉头,道:

       “我早已脱离了宗族。而你,自从包庇那个混蛋的那一刻起,便早已不再是我的父亲了!”

       他的语气充满了愤怒,甚至连原本温和的面孔上都浮现了一丝可怕的狰狞。

       老者神色复杂,看着面前近乎暴走的男子,心中也不由涌出一缕无奈与悲哀。缓缓的道:

       “这,就当做是我送给孙儿的生日礼物吧。”

       说罢,摊开手掌。在其掌心赫然躺着一枚古朴的戒指。

       “哼!你这老东西竟然还舍得将这东西拿出来。”

       老者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叹一声,手掌随意一拂而过,身形便消失在了原地......

       空荡荡的厅堂内,父子二人相对而坐。

       桌子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这可真的是很难得!

       方沧宇内心也不禁一阵悲哀,自从脱离宗族之后,自己的财物也是几近枯竭。下人们都因给不出俸禄而遣散了。除了誓死追随自己的一批护卫,这偌大的宅院就只剩下了自己和孩子。

       再看着儿子苍白的脸色,更是有种说不清言不明的痛楚。

       自己的孩子天生体质虚弱,正是需要一些珍贵的药材来滋补,自己却无能为力。

       方沧宇的心中霎时间被自责填满。

       自己,还配做一个父亲吗?

       他看着正与一只鸡腿较劲的方白,缓缓地从怀中取出一枚古朴的戒指。

       那戒指看上去极为普通,黄铜色的指环上镶嵌着着一小块三角形的黑色宝石,并无什么特别之处。

       方沧宇也不由得一阵感慨,这戒指可以算得上是老爷子一生最珍贵的器物之一,自己小时候总是听他讲起年轻时的冒险故事。

       这戒指,数次在生死关头就过他的性命。

       “白儿,给,这是你爷爷送你的礼物。”

       方白猛地一怔,视线移向父亲手中那枚古朴的戒指。原本苍白的小脸上也浮现了一丝红晕。

       “爷爷他来看白儿了吗?”

       “嗯,但那时候你持续高烧,一直昏迷不醒。爷爷看过你之后就走了,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快吃吧,不然饭菜就要凉了。待会还有父亲的礼物要送给你呢。”

       方白轻轻地应了一声,但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

       “我吃过饭后可以去药房玩吗?”

       方沧宇一愣,随即又是难掩的苦笑。

       自己年轻的时候参加佣兵团执行任务时收集到的一些零碎的物件。本想着有空到市场上卖掉来为小家伙买一些滋补用的药品。既然他想去玩,就由他去吧。

       饭后......

       方沧宇快步走入房内,打开床头一个黑色的包裹,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株株药草。龙芝叶,化清花......尽是一些极为珍贵的药物                              他右手悄然一抖,从底部抽出一卷羊皮纸,以及一个水晶球。

       “少爷,这些药物都是老爷让我带来的,说是让给小少爷补补身子。

       说实话,老爷打心眼里还是疼您的。

       最近云少爷有了明显的动静,在宗族内进行了一番清洗。不少咱们的实力都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至于水晶球,那是老爷让我去魔法公会要的,可以测出绝大部分法系职业者的实力状况。

       老爷说,少爷身子骨那么虚,不适合修炼战气。但他从小脑子聪明,修炼魔法应该是棵好苗子......”

       方沧宇左手红光一冒,手中的信纸便化为灰烬。右手一挥,将药材尽数收入了空间戒指内。

       他的眼中,杀机闪现。但又转瞬即逝,难以捉摸。拿起水晶球向着门外走去。

       “洪阶火系魔兽,爆炎虎的魔核;洪阶火系蛮兽,烈火猿的内丹;灼热之花;宙阶火系魔兽,赤炎磷蟒的尾磷......”

       看着眼前堆积如小山般的材料,方白满意地点着小脑袋。

       这时,方沧宇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那一堆清一色的火系材料,倒也着实有些惊讶。

       心下一动,这些虽然价格不便宜,不过也不是什么急用的东西,就随他折腾吧。

       “白儿,你想要成为一名魔法师吗?”

       方白稚嫩的脸上流露出了几分惊讶。

       “魔法师?”

       “嗯。”

       方沧宇拿出背在身后的左手,露出那颗水晶球。

       “把手放在上面,集中精神。这颗魔法球能够测出你有怎样的天赋。”

       方白看了父亲一眼,眼神中充满了崇敬与信任。、

       他伸出那只略微有些颤抖的瘦弱小手,紧紧地贴在了水晶球的表面。

       方沧宇满怀期望地看向水晶球的表面。

       但,没有任何情况出现。

       他不禁有些惊愕,轻叹一声。

       正当他想要把手放在方白头上,安慰他不要灰心丧气的时候。

       水晶球表面隐隐有着一丝红芒透射而出。

       方沧宇连忙收回手,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一切。

       然而这时的方白正处在一个奇妙的地方。

       一切都笼罩在银色的华光内,却空无一人......

       方白孤零零的身影伫立在那里。

       他眯起眼睛,竭力想看清这银光的深处,究竟存在着什么......

       然后,他看到了。

       那是一个背影。

       身着银色斗篷,一头白色长发如瀑布般散落而下。

       那人似要转过身来......

       银色的光芒骤然高涨,充斥了每个角落。

       方白在这剧烈的光芒下,再也无法看到任何。

       他竭力去看,他无法看清,他想要知道。

       那,究竟是谁?

       与此同时。

       原本存在于方白体内的那滴银色眼泪表面,一道光芒一闪而逝。

       一缕极细的光丝从其上分离分出,像是漫无目的地在他的体内漂流着,最终来到了方白空荡荡的识海内。

       方沧宇手中的水晶球刹那间红色光芒大涨,又慢慢的消散。

       但,还没有结束!

       清澈的蓝色光芒再次亮起。这蓝光显得极为柔和。虽说不如先前的红光一般强烈,也是极为闪亮。

       铺天盖地的紫色光芒突然爆发开来。就连方沧宇一时都被这强光刺得无法睁开双眼!

       紫光持续了几息后,便如潮水一般消退而去。

       映入眼帘的便是方沧宇震惊的表情......

       方沧宇也看到了方白那张满怀期待的小脸。

       “火,水,雷三系!白儿,你真的很棒!”

       深夜......

       方白躺在床上,看着床边水盆中倒映的圆月,倾听着夜晚悦耳的虫鸣,心中满怀着激动......

       到处都是一片静谧。

       “柔,我们的儿子长大了......”

       方沧宇独坐屋顶,轻声低语呢喃......

       一声急促而尖锐的哨声打破了夜的寂静。

       异变陡生!

       方沧宇面色骤然变得阴沉。

       他身后的黑暗中传出了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

       “东南方向上的暗哨遭到袭击。”

       方沧宇右手红芒大涨,猛地一挥。

       “来人,随我上。”

       随即,他又转头,对着身后的黑暗大喊一声:

       “带上白儿,走!”

       他感受着从四周急速移动而来的道道气息,眼中的嗜血之芒一闪而过。

       左手执一把红色太刀,横于胸前。周身衣袍无风自动,猎猎飞舞。

       六名黑衣武者在方沧宇周围摆出防御阵势。每人手中皆是两柄淡金色寸许短刃,从其身上隐隐散出的威压便能清晰地感受到,这六人无一弱者,都有着不弱于帝阶的修为。甚至其中二人气息之强足以与皇阶的强者相媲美。

       而在他们的左胸,赫然印着三道金色波浪纹。

       这更是将他们的身份烘托而出。

       当今大陆四大家族之一————方家。

       当代家主,方晓澜的直属亲卫! 



虽然是太监了...不过当时也写了差不多十来万字

    如果你们还想看的话...请帮我点一个素质五连!~

    我会把我以前所有能拿出来让人看不能让人看的都出卖出来的...

    我不做人啦JOJO !


    为我的初代文豪加油吧!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