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正卯之殇——孔子杀人事件

昔丘讲学于鲁,门生三千,彼卯亦为之,门客趋之,独渊留。是年,丘为大司寇。七日,引卯于两观下,谓之五罪,戮,曝三日。鲁人寒蝉,丘兴,天下亦然。后人知春秋乃不知少正卯之学。

夫五罪,言也。诛心及之,丘谬矣。



春秋战国历史较为久远,记述寥寥。窃以为自司马迁之后的记述均不可信。而战国时尹文,荀况的记载可信,固然自有我的原因。
先抛开各大家的圣人地位和现代人观念。
且做一个推演(仅讨论少正卯被杀案):

假设少正卯的确被孔子所杀。那么首先,杀人动机,孔子的确是有杀人动机的,首先,彼时的他只是个期望在政坛上有所作为的人,也就是说是个政治家,办学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力。而少正卯是大夫,也办学,影响力只在其上,不在其下。而且政治观点肯定和孔丘有激烈的碰撞(后面会讲),否则不会有三盈三虚颜回独留了。

作为一个正常人,正常的政治家,想要站稳脚跟。在面对一个比自己强大很多的政敌的时候当如何?靠自己的影响力还是靠非常规手段。一个政坛新人,学生都还在摇摆不定的政坛新人。最简洁有效的办法就是除掉政敌,以巩固自己刚刚拿下的阵地。

怎么除掉这就是手段问题了:首先少正卯是大夫,而且比孔子从政时间长,根基稳,学术思想影响广。剩下的似乎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杀掉少正卯。

然后就是行为是否有可能,假若把孔子框定在圣人的地位则不会。然而彼时彼刻,孔子只是一个政坛新秀,不是圣人,有门生三千,还是墙头草。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人都会做出超乎常理的选择。再看看先秦的各种文献,人性直。孔子杀少正卯不无可能,非常规手段以达到自己的政治理想。有人说刑不上大夫,我认为孔子杀人用的是诱杀而非正常的途径,由少正卯被杀于孔子办公地点为证,且只谓五罪而无实际罪行。故而前文称“引”。

另外儒家成一系乃在孔子晚年从政无望才转而带众弟子修学。换言之,孔子诱杀少正卯是为了由政治上实现自己的理想,这和他晚年走的另一条道路是不矛盾的。

最后为何春秋时期的文献未记录此事。论语不必说,是孔子最学生编撰择优摘出来的。人之常情的不可能记录孔子的不良。即便不说少正卯,论语可有只言片语关于孔子不良的记录否?既为人,便不可能完人。而左氏两传,也不可能记载,左传共记录孔子三十多处,言必称仲尼,而孔子极其推崇左丘明,二人当为好友。所以左氏两传本就不多的记录也不可能专门记载朋友的不良。而鲁国之外的各国为何也无记录,个人猜测可能与少正卯办学所授主要针对下层有关(原因下面讲)。

至于为何尹文子和荀子的记录可信?则是因为尹文子是齐人,尹文子所处时代距孔子离世仅百多年,若少正卯讲学当年真比孔子还兴盛的话,一百多年不足以淹没之。所以尹文的记录是可信的。荀子虽是赵人,但游学于齐数十载,并曾三次担任稽下学宫祭酒。在齐数十载,当游过鲁地,考察鲁地百多年前的事迹不难。且荀子虽是儒家,但善于吸收各家之长处。个人极度怀疑荀况后期的法家萌芽是受在齐游学所听所闻少正卯的思想萌发的。否则,儒家和法家基本上风马牛不相及的两派怎会在同一人身上体现出来,而且还教出了两个法家大成者。然以上关于荀子由儒转法的过程是本人猜测)

再次,假设无此事,尹文子姑且不论。单荀子来说,他主持稽下学宫已是大儒,誉满列国,没必要给自己学派创始人泼脏水,否则何以主持稽下学宫?要知道当时稽下学宫可是汇集列国各派各家的。荀子三次主持稽下学宫足以证明他的现世成就。而并无任何一人一家一派提出质疑,包括同与荀子在稽下学宫的孟子。要知道彼时距离孔丘离世尚不足二百年。


综上,本人认为少正卯确为孔子所杀。且为言罪,诱杀。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