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频频殷勤看,恐将浊泪染珍馐——《天皇的料理人》

缘起篇

二刷吗?

二刷啊……

好剧良番都是可以重复去看的,每次观看都能得到新的体验,所谓“常看常新”是也,正如fate系列,绝望先生,言叶之庭,昼颜妻,华丽的复仇……嘛,类似的还有很多,如果让我细数自己二刷三刷乃至n刷的番剧,我决然是会说:事到如今还数的清吗!

可还是总有些让我不敢去看第二遍的。

为什么呢?

因为它们往往会触及自己心中最敏感,最柔软也是隐藏最深的那份感动。

有些时候流的是泪,有些时候流的是口水,有些时候眼泪和口水一起流下来,比如今天要说的这部《天皇的料理人》

总之,看到这里嫌“太长不看”的朋友别着急走;

打算认真看的各位,也请准备好零食和纸巾(擦眼泪用,别想歪了)

且看傻小子笃藏从一事无成的“地主家的傻儿子”成为天皇御厨的励志传奇。

一、不敢二刷之秀色篇(多图)

日剧总有种迷之魔性,总是会把所有题材的剧都拍成美食剧的感觉,如“李狗嗨”等剧。更别提专门以美食题材为主的《天皇的料理人》了。

御厨嘛,肯定是要做菜的。因此一部《天皇的料理人》,最不缺的就是美食。

更难能可贵的是每道菜除了让人食指大动,也包含着对剧情的推进,无论是那道最初的炸牛排,还是国宴上的小龙虾,浓浓的味道不止是香飘十里的美食之香,更是风云激变的那个时代之中所包含的人情冷暖之味。

仿佛这些料理就是男主人公秋山笃藏厨师生涯的足迹,是他一生的缩影。

接下来不妨让我们首先盘点一下剧中出现的美食吧。

最初在剧中登场的,是陆军驻屯军曹田边的炸牛排,咖喱饭和烤蜗牛。正是这三道菜带领秋山笃藏走进了西洋料理——西餐的世界。也许田边军曹也不知道,这个傻小子将来竟然是帝国第一的料理人,自己也是他的启蒙老师。

牛肉捶打松软裹上酥脆外衣炸至金黄,隔壁的笃藏都馋哭了,酱汁一淋在上面,香啊!


常见的鸡肉咖喱饭,但明治开化之初的乡间并不多见


烤(焗?)蜗牛

之后笃藏进京到华族会馆工作,见到的西式料理自然也更正式更体面了。比如这道来头就直接能追溯到十九世纪,因为法国政治弗朗索瓦·露涅·德·沙托布里亚命令厨师烹饪而得名的夏多布里亚牛排,属于菲力牛排中的极品

昂贵的食材和高调华丽的烹饪手法象征了法国曾经的繁荣

再比如笃藏临危受命烹调的这道费力嫩牛肉:


但最值得品尝的,我想还是结发之妻俊子只身来到东京找他团聚时,他偷师学艺做出的这道法式炸鸡:

在第八集,笃藏为了修行手艺来到美食之国的法兰西,更是经历了一次脱胎换骨般的洗礼,就在这一道道或高雅或亲民的美食中。无论是酒店员工的工作餐,还是充饥兼顾解馋的黄油土豆,都带着一种浓厚的异域风情(大概



酱油和黄油的搭配,在法语里叫做“结婚”(mariage)

当然最有名的还是笃藏风焗烤三文鱼。为什么说有名呢?看过食戟之灵的同学都知道,能把自己的名字和独创的菜式带入酒店的菜单,是厨师被认可的标志之一。而丽兹酒店作为西洋料理的龙头老大对笃藏的认同,也正是他厨师手腕高超的体现。

整体鱼身


横切面


装盘之后的笃藏风焗烤三文鱼

之后则是大正天皇即位的国宴,也是笃藏在日本料理界的出道首秀。由于是国宴,宴会菜式也变得华丽精致而富有创意。融合了东西方两种文明的料理所象征的种种意蕴,正如剧中所说:向20世纪初的世界展现了日本想与大国比肩的雄心壮志,国力以及文化。

正餐前用来开胃的甲鱼高汤


小龙虾浓汤(点缀了小龙虾肉)




甜品:富士山冰淇淋

到了昭和时期,笃藏在妻子重病之时他精心烹调的营养餐也极具特色,不仅病中的妻子食欲大振。那些滋养身体的佳肴正是不善表达的笃藏为爱妻写下的美味情书。



那么说到这里不妨溯回之前的话题,为什么这么多美食的剧让我不敢再看呢?

因为不想再胖下去了啊kora!(绝望)

几乎每次都要准备一堆零食或者点了外卖才敢挑战这些美食的诱惑,结果自然是显而易见的……那个寒假,我胖了十多斤。虽不免有“每逢佳节胖三斤”的可能,但这部剧也是催化食欲的罪魁祸首吧。

不幸的是这次为了写专栏专门去剧里截图,然而回过神来外卖盒子,零食袋子,不知何时堆在了身边(二次惨事)

看着逐渐隆起的肚子,我忽然有种“嘛,没办法啦”的颓然之感。

总之,别的时候不敢说,没到吃饭的点儿,抑或是半夜三更,前往前往别打开这部剧。

当然秀色也不仅指饭菜之味,更是演员之姿,所谓秀色可餐是也。本剧的演员卡司强大爆表,小鲜肉老骨头汇聚一堂,宛如一盆入味十分的大骨汤。

众多影视界的熟脸们如小林薰,黑木华,柄本佑,桐谷健太等也纷纷甘当绿叶,让佐藤健这朵大红花能痛痛快快的绽放盛开。

也许日本影视界并不大,总能找到几个熟脸玩玩演员梗,比如我会告诉你本剧的男主角在当厨子以前还做过平成旧十年的假面骑士,顺便在幕末砍过人吗?以至于每次看他拿菜刀我都有种下一秒这货就要砍人的预感。

电王逢坂良太郎,异魔神桃塔洛斯上身(简称鬼上身


砂糖的演技从电王以来一直都是不断精进的,演技琢磨炉火纯青,甚至可以用努力型的天才来形容,而在这部戏中与他搭戏的各路实力派演员也都很卖力气。

比如著名深夜食堂master小林薰饰演笃藏的人生导师宇佐美主厨,我总有种下一秒他就会来一句“嗨哟!”,也许老板的刀疤就是这时候留下的吧(并不是);

跨越了明治大正昭和平成的究极生物宇佐美主厨


气质瞬间温柔下来的宇佐美主厨(其实是老板

影后黑木华在剧中饰演他的妻子俊子,剧中俊子那女性特有的细腻,以及坚忍和深情被她演绎得惟妙惟肖。顺带一提黑木华属于那种耐看型的,乍一看有点土气(无贬义),但越看越觉得可爱;

此外,笃藏早逝的大哥周太郎则由铃木亮平扮演。嘛,不得不说真是万幸,最早看到亮平大哥是在这部剧,真是幸运啊……否则我总有种下一秒这人就会掏出内裤然后变身的感觉……你让我怎么直视演了变态假面1、2的你!

顺带一提亮平也许因为长得太方正了,频频出演伟人戏,如《西乡殿》,《宫泽贤治的餐桌》等剧,虽不免时常性的用力过猛,但仍不失为赚人热泪的佳作。

总之,既有美食又有美人,这剧有不看的道理吗?

有!

剧集虽精彩,入坑需谨慎,否则沉迷美食&美色,不可自拔,日渐肥胖/消瘦……本人概不负责。

二、不敢二刷之昂扬篇

优秀的文艺作品固然有各种各样的妙处,但归根结底,它们的共性总归是能给观众带来心灵上的力量(无论正负)

对我而言,《天皇的料理人》正是这样一部昂扬进取的励志剧。

至少对我自身而言是这样。

我自认是个懒人,写东西,玩琴,看书,教书,总是被别人赶着走,能混则混,混不下去才勉勉强强努力;

我也想做出一番事业,让喜欢的人看到,让所有的人看到,但总是对困难点头哈腰,恨不得和某宇宙飘着的柱男一样放弃思考……

如果这样下去,多半我也会像沈从文先生早年对自己未来的预料:或者出去闯闯,当兵当警察,或者干脆就在路边“瘪了”。

还好我遇到了《天皇的料理人》,遇到了和我总有些相似的秋山笃藏,知道了一个普通却又很难做到的道理:

人的一生总要找到那么一件事,可以让自己投身其中一直做下去。

有道是千人千面,每个人对这部剧都有自己的理解,但无论怎样理解,也总离不开这个令笃藏践行一生的信念。

在我看来笃藏的这个信念,实则是一种抗争,和平庸的命运进行的抗争。

的确,他一生都在战斗着,宛如历史洪流中一颗顽强的石头,用自己小小的身躯和坚不可摧的意志,抵抗原本平庸一生的命运。

因此,他的人生总是带给观者一种昂扬的劲头儿,犹如一部少年热血漫画……不,用食物作比喻的话,就像最初的那道炸牛排,不管是下过还是入口,总能带给人一种轰轰烈烈的气势。

好像只要看了这部剧,想做什么都能有底气有自信似的。

笃藏最开始就是典型的“地主家的傻儿子”,趁着家里有点本钱,做了不少事:练过剑,当过兵,做过投机倒把的生意,还当了一段时间的和尚,可这几样没一件能做得长久。

不光是当时,从现在这个角度来看,笃藏是标准的是“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村里甚至给他取了嘲讽意味十足的外号“のく蔵(愚藏)”,后来家里好不容易给说了门养老女婿(倒插门)的亲事,只求他能老老实实过日子……吧?

怎么可能呢?

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驻屯军队的厨房,并且结识了自己厨师生涯中的第一个老师,田边军曹,也看到了与自己平时截然不同的,料理的缤纷世界。

其实对笃藏而言,平凡的人生未尝不可。

他不笨,不如说他很聪明。什么事都能好好去做(前提是有兴趣),入赘不久便对岳父店中的生意了解得头头是道,家里和妻子举案齐眉。可这些并没能让他真正快乐过,纵然有欢笑也只是暂时的寄托罢了。而当他邂逅料理,与美味结缘的那个瞬间,才是他心里最快乐的时候。

吃了炸牛排宛如打开新世界大门的笃藏

然而正如我们所知的那样,现实永远都并非那么美好,打算进一步修行手艺的他来到东京却他屡屡碰壁。

最初被兄长的老师推荐到了华族会馆(原称鹿鸣馆,贵族社交宴饮场所),本来笃藏想在这里磨炼手艺却被当做打杂的呼来喝去,天天围着洗碗池转悠,原本心性甚高的笃藏哪能受得了这番折腾,他一度甚至想放弃。

顺带一提,当时的日本厨师地位并不高,很少有为了探求烹饪之道去做厨师的人,大多都是地痞混混,走投无路之人才委身某个餐馆赚点生活费。故而耍心眼儿,摸鱼偷懒都是小事,相互排挤勾心斗角才是最可怕的。在这样的环境下又怎么能安安心心提升厨艺呢?

幸好笃藏自尊心奇高之余多少也能听得住劝。在经历了一番风波过后重新拾起初心,开始了在厨房的削土豆大业(大雾)。

后来因为这股踏实肯干的钻研劲儿,终于得到主厨宇佐美的垂青。还因为刀工娴熟,切土豆切得比谁都快比谁都好,在会馆后厨得名”ぺテ公(土豆佬)”,

也许有人把这些归结为他的运气,嘛,有一部分的确是运气,因为他遇到的大多是热心的人,总是能给他鼓励和机遇,像带他入门的田边军曹,外冷内热的宇佐美主厨,贤惠的俊子……

可又有多少人看到笃藏舍弃躁性,潜下心来拼命磨炼自己的手艺了呢?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

也许在这时,他才知道大哥说的“想做一辈子的工作”,这句话的另一重含义:

“如果不坚持下去,只凭着自己的好恶朝三暮四,也不会前进。”

哪怕刷锅打杂也是烹饪的一环,如果连对待厨具的态度都随随便便,哪还有资格给客人提供卫生美味的料理呢?

如果想真正做好这件值得一生去做的工作,那就应该知道哪怕有讨厌的部分,也得去学习,去忍耐,从中找出乐趣继续下去。而不是像自己最初那样只凭着一股心血来潮的三分钟热度,遇到做不到的地方就觉得全部的事都没有价值最后放弃。

因为世上从来没有完全顺着你的性子胡来,和你相性百分之百的工作。

在国内打拼了一段时间后,笃藏听从前辈的建议决定去法国学习。身在异国他乡的笃藏,此时的“抗争”也不仅仅是对平庸命运的反抗,更被蒙上了一层象征着家国情怀的民族自强之心。

当时的历史背景就算不讲各位相比也都知道,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后经历了欧风美雨的洗礼,踏上了强国之路,可当时的东亚整体上来说,已然只是欧洲列强的利益竞技场,或者说是一块“你不吃我就吃”的肥肉。

无论日本还是中国,都不免被人歧视。哪怕是日俄战争的胜利也没有让日本得到欧洲的认可,反而因为人种的不同与白人在当时自带优越感,产生出“黄祸论”这种无稽之谈,甚至还有某国皇储画出《黄祸图》风靡欧洲。

被外族鄙视与欺凌其实我们更有发言权。国难出则有傲骨现,当时我们的祖国也在饱受列强欺凌,国际上不乏辜鸿铭等为国家民族争回面子的先驱。《天皇的料理人》作为一部日本“主旋律”的爱国题材作品,也很用心的刻画了笃藏在法国的经历。

特别是本文提及的这段剧情。宇佐美主厨赠送的菜刀,这等同是笃藏生命般贵重的礼物,却被种族歧视的白人同僚弄断,热血冲头的他终于按捺不住以前就不断积攒的愤怒了。

这句台词总是让我想到以前看过的某部作品里,也有同样的话:日本人的菜刀,不仅用来做菜,也是用来切腹的。如今看来这些台词未免有被武士道荼毒之感,可仍旧让人感到一种士可杀不可辱的壮烈。抛却后来的战争立场不谈,这种刚烈凛然的态度也应该是值得敬重的吧。毕竟无论日本还是中国,外族侵略时即便匹夫也能有视死如归的决意。

当然这份决心也被他用在了精进厨艺上。而他的努力终究得到了主厨的赏识,并且外交家栗原先生还顺坡下驴的要求笃藏进入法国的厨师工会,他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加入法国厨师工会的日本人(历史原型秋山德藏的确也是这样)

厨师工会的证书

最后他的成名作,笃藏风焗烤三文鱼加入了丽兹酒店的菜单。

而在这个巅峰之时,明治天皇驾崩,大正天皇即位,而他则被邀请作为的御厨。之后的事想必大家在前文都看到了,那一道道精美的国宴菜肴是他向整个世界,以及帮助鼓励过自己的人们,交出的答卷。

最初乡亲邻里口中的“愚藏”,华族会馆的“打杂小子(小僧)”,“ペて公”,法国丽兹酒店的主厨秋山,最终成为了宫内省的御厨“秋山厨师长”

不断变化的称呼宛如他在料理世界中的旅程,而在他二十六岁的那一年,轰轰烈烈地迎来了成为御厨的那天。

也许剧中给人的感觉太顺利了,哪怕偶尔有误入歧途或是被人暗中陷害,笃藏总能化险为夷,

但这也并非偶然,一切的顺利都源自他那傻乎乎的性格和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觉悟,让他坚信自己只要走下去,总会看到希望。

这未免不让人想起《老人与海》的结局,猎物被鲨鱼抢走,但老人依旧没有灰心,而是计划着用福特车前盖做一支长矛,投身新的冒险。

而笃藏也是一样。华族会馆,法国的丽兹酒店,皇宫厨房,妻子的病榻前……辗转各个战场的他,一直都有自己的志气。这志气来自大哥始终如一的鼓励,来自田边,宇佐美这些老师的教诲,更来自他自己不断对内心的砥砺:

我总要找出自己真正想做的,能认认真真做一辈子的事。

最终,他成功了,也给我们留下了一段无比精彩的励志传奇。

然而自觉懒散,总是被旁事耽搁的我,既没心思也没脸面,始终没有勇气再看第二遍(仅仅是为了写专栏而把以前的截图翻了出来)

但对胸藏寰宇,志吞山河的有志青年,或是想要做出点事的奋斗者们而言,这部《天皇的料理人》诚然不失为一剂为自己加油打气的良药。

三、不感二刷之泪点篇

父母常说我感情淡薄,对该感动的事不去感动,初三的中考动员,班里放了邹越大湿的演讲视频,全班都哭了我没哭,然后就被冷暴力孤立了一学期……

诚然,笔者自认是个泪点很高的人。One piece中火烧梅丽号,我的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没有流下,情书里博子对着山中呐喊的桥段,也仅仅让我觉得自己感同身受。若论平生惟有两度将眼泪献给了荧屏,一次是秒速五厘米,另一次正是这部《天皇的料理人》

一部良剧佳作也许会在剧情高潮的时候让你感动落泪,可《天皇的料理人》却总是让你在猝不及防的时候被戳到心里最痛,最软的那个地方。

泪点之一是笃藏和宇佐美主厨的师徒情。

先前说过,笃藏最初在华族会馆只是打杂的“小僧”,连握菜刀的资格都没有。心高气傲的他偷走了宇佐美主厨的料理笔记,无奈才疏学浅怎么也看不懂。

后来主厨发现家中被盗找来警察调查,这时笃藏原本可以直接扔掉笔记,就此“毁尸灭迹”,但他也知道这本笔记是一个厨师一生最珍贵的记忆。

因此本性不坏的他迷途知返,选择把笔记还给主厨。

这一段也恰恰是全剧最让人感动的地方。一方面笃藏在后厨偶遇磨刀的宇佐美主厨,打算认真道歉从头来过,主厨原谅了他并说出两人其实都做了同样的事,都因为年轻而太想要急着拿出成果:


最终师徒冰释前嫌,笃藏也决定正式从最不起眼的打杂做起,一心一意跟随宇佐美主厨学习真正的料理之道。

这段的感动一部分来自宇佐美主厨和笃藏的真情流露,虽然宇佐美主厨知道他只是一时气盛而原谅了他,可笃藏自己还是心有愧疚,不停用木屐敲打那颗“不开窍”的脑袋,让人震惊的同时也不由得既同情又感动;

一半则是自己的感同身受。就像之前说的那样,我在笃藏身上看到了自己,看到了无论如何也要坚持追梦的自己,也看到了在追梦路上总是崴脚的自己(笑)

初见这一集是在大三的寒假。

那时候的自己被现实搞得遍体鳞伤,写的小说没人看,未来的选择也愈发迫近,时运不济,屋漏逢雨……总之什么手段都用上了,还是惨淡经营,当时周围一起写小说的不是签约就是出书,而我……

说句矫情的话,那时几乎连呼吸都是痛的。

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想做什么,要做什么……

那时候不光是写东西写不出,甚至写出来也总是先自我厌恶一番。加上大三还有一学期便宣告结束,大四在外实习半年也就稀里糊涂毕业了,多重压力之下恨不得自己马上就成名成家……

时而我也扪心自问,自己还有几年能一直这么傻傻的写下去?工作,结婚,柴米油盐……以后的事数也数不清,我……

也许这既是命运吧,让我邂逅了也是处处碰壁但始终向前的笃藏,也让我知道了哪怕做的事再微不足道,哪怕自己再低微,只要还有这份只想,只要还能从小处慢慢努力下去,总会有被人认可的时候。

如今虽然还是老样子,但多少也算好一点了,只是我还是会想起笃藏用木屐敲头的那段剧情,当时哭得不像样子的自己,也一直在捶打着那颗冥顽不灵,总想做出点事业的蠢脑壳。

是啊,写吧,写吧,没必要急着得出什么结果和答案。只要不停地写下去,总有能让自己发光的时候,因为你眼里只有写作了。

不过说实话,这里我是嫉妒笃藏的。为什么他就能遇到这么多的好老师,能有人在迷惘的时候开导,为什么他就可以……

为什么我不行……

嘛,现在想想也就释然了。既然没有好老师就自己做自己的老师,做所有人的老师。

如今在公立学校传道受业,多半也和那时的愤慨有关。

啊啊……真是惭愧啊,至今回想起来鼻子仍然还是有些酸楚。

第二个泪点是围绕着笃藏和兄长之间的深厚情谊。

在家中大哥周太郎和笃藏的关系最好,以前在家时也是他出处保护被乡亲和家人看不起的笃藏。而从始至终,他一直都在用最正确的方式引导和教育笃藏的一言一行,从找到“一生一世的工作”到“要坚持,要与耐心,就算快乐的事也有不快乐的时候。”

可以说没有他对笃藏的种种开导,也就没有笃藏后来的成就。人生导师之名当之无愧,甚至生命的最后,也为身在异国他乡迷惘着的笃藏给予了最后的启迪。

其实比起弟弟的奋斗史,周太郎实则是有些悲剧色彩的。

原本他是前途大有可为的法学院学生,又深得导师器重,如果不出意外也许就会像《大逆转裁判》里的成步堂那样,在开化之初的日本法庭大展才华,

然而老天爷总会在你看起来一切都无比美好的时候下达一道启示:你不该有这么好的,风平浪静的生活。

兄长患上了当时还是不治之症的肺痨。

哥哥患病最严重的时候,笃藏远在法国。

此时的他正肩负着学习西方料理精髓的志向,之后扬名国际并接到回国成为御厨(料理长),执掌大正天皇即位国宴的重任,此前他甚至还得到西方料理的灵魂领袖奥古斯特·埃科菲先生的垂青。(注:奥古斯特·埃科菲,法国烹饪之王,现代西餐的开山鼻祖)

奥古斯特·埃科菲,西方料理界的帝王

可以说笃藏此时的前途不管走哪边都足以让后半生披戴荣光。

好友劝他留在巴黎,因为当时的巴黎是名副其实的文化之都,艺术重镇,厨师不仅是带来美味的服务业者,更是缔造美与享受的艺术家。可以说巴黎此时正代表了西洋料理的最高水平,

而他担当副主厨的丽兹酒店,则是整个世界都为之瞩目的焦点,在这里他可以聆听埃科菲主厨的教诲,甚至与他并肩共同执掌整个西方的烹饪领域。

反观还尚未完全开花,观念依旧时常闭塞落后的日本对待厨师还是当做下人粗人看待,厨师地位仍旧不高,就算回去做再多的努力,也只是小小的日本料理人之中的第一。

各位读者在此不妨先停下来想想,你们会作何选择呢?

笃藏的选择是这样的:

“大哥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笃藏并非做不到世界第一,但那个还要多花一段时间,而大哥等不到看不到。最后他选择回国,成为日本第一的厨师,成为最初与大哥约好的那个第一。

大哥去世的时候恰巧是国宴当天。

皇宫大内是各国的王子皇孙,人们纷纷都想一睹大正天皇的尊容,也想看看新国宴向世界展现新生的日本是何种姿态;

而与此同时某个乡下的别墅里,年迈的父母守着一脸病容的周太郎。他们为儿子读着报纸上对宴会的报道。

第一道菜是甲鱼高汤,第二道菜是小龙虾浓汤……一道菜过后又是一道菜……也许这是他们永远都无法品尝的滋味和食材吧,但是……

“真好吃啊。”

大哥还和以前一样笑着,闭着眼睛。想象着国宴美味佳肴如山海般的他,最后想到的也一定是厨房里挥斥方遒,如坐帐大将般凛凛的弟弟笃藏。

周太郎弥留之际,家人围坐在他身旁,读着来自东京的最新报道:

满载惊艳的数道法式料理备受赞誉,让整个宴会热闹非凡,外国来宾也说这是一流大国的宴会。

天亮了,大哥走了。

带着对世界最后的一点牵挂和满意,走了。

第三滴眼泪,我想留给笃藏的妻子俊子。

俊子和笃藏在剧中是主要的CP,无论中途被寡居的老板娘小梅诱惑勾引,还是在法国与落魄女歌手弗朗索瓦丝同甘苦共患难,可纵观全剧与笃藏走到最后的还是原配妻子俊子。从最初的新婚燕尔,劳燕分飞,久别重逢,破镜重圆,到阴阳两隔。俊子对笃藏的相爱相守,笃藏对俊子的用情至深被演绎的淋漓尽致。

《天皇的料理人》作为传记类的电视剧,感情线一波三折,让俊子和笃藏如同一对苦命鸳鸯,好好的,可我仍旧对俊子这个角色报以相当的好感。

人们都说一个男人成功的背后,一定有一个女人,对笃藏来说他的成功,至少有一多半都是俊子带来的:

最初笃藏决心学做料理,她默默支持,甚至一向温和孝顺的她对家中逼迫自己离婚的打算坚决不从;

而后笃藏落魄,在东京的小餐馆打工时,她被逼改嫁也一直挂念着千里之外也许此生不见的那个人;

笃藏从法国学艺归来执掌国宴,之后因为兄长离世的痛苦让笃藏一度萎靡不振,这时陪着笃藏的还是曾经给他带来心灵慰藉的俊子。

看到这里我并不觉得有什么,我知道相爱相守是很伟大的信念,能够在困苦之时不离不弃更是可贵,但这都只是道理层面的理解,直到——


“我会比笃藏活得更长。”

俊子对笃藏说了这句话,我哭了。

之前看B站一个视频下的评论,有朋友说最理想的人生结局是“比所爱的人提前半年去世”,可我觉得更好的应该是比所爱之人活得更久更久,这样的话一切悲痛都会由自己承担。

可讽刺的是俊子还是先一步离开了他。陪着笃藏一直到最后的,只有俊子留下来的铃铛。

俊子临终前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除夕荞麦面

这段感情虽然聚散离合波折不断,可始终都没有让我真正失望过,因为这两个人真是太般配了,从生到死的那种般配。

说句实话,我就算真的二刷天皇的料理人,有三个地方还是不敢看,一是宇佐美主厨原谅笃藏的那段,二是国宴开始直到哥哥含笑而终,三则是俊子对笃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我并非不想再看,也并非不敢去看,只是怕哭得太不像样子,因为我早已不是能放声大哭的年纪了。

最后一滴泪,我想敬那个时代笃藏邂逅的所有人。

其实《天皇的料理人》更像披着美食题材的大河剧,秋山笃藏一路走来,走过了明治的开化与懵懂,大正的文化昌明,昭和的铁血与病态、



这里的三个镜头颇为用心,都是同样的场景,但从中体现出的变革以及时代感不禁让人慨叹。短短的三个镜头,也宛如明治,大正,昭和三个时代的缩影。

但在这缩影之中,我们更应该关注其中的人:

田边军曹在日俄战争中牺牲海外;

新太郎在笃藏回国前只身在巴黎漂泊,虽然他乐观开朗却还是穷困潦倒;

关东大地震时,数不尽的繁荣化作废墟焦土,家破人亡者不计其数;

笃藏原本应该在学校读书的几个孩子先后来到了中国战场参与侵略……

无论历史怎么转动,人们始终都是被碾压着的,有人带着笑意看向被粉碎的身躯,有人痛苦的哀嚎,然后被压在车轮之下;

历史和时代,是向前的,在这些故去的人的尸体之上,向前。

是故他们无法预料将来会是什么样的,惟有在被车轮碾压分岁之前不断前行,用自己的眼睛见证自己所能见证的一切。

人之悲哀,既是如此,人之伟大亦在其中。

故而最后的,总有种异常厚重的沧桑感。

这也是我至今没有看第二遍的原因,因为我只是像愚藏一样的年轻人,还在找自己要做一辈子的事,我背负不起这么沉重的往事。

余韵

天皇的料理人是一部好看的日剧。

这么说并非不恰当,也不是太简陋,只是我很难用其他的东西去修饰,毕竟要说的也都写了。如果再多说一些漂亮话反而矫情,那么就这样吧。

以上。

另,先前听到有些人说“我没有不敢二刷”的剧,我听了只想笑,但说不出什么,只能年轻人说别把话讲太满了。不敢二刷,其实不止是因为感动或者虐心,只是因为自己还不到应该再去看看,再得到点什么的时候。时候到了,自然就懂了:

不敢频频殷勤看,

恐将拙泪染珍馐,

苍头惘问白头事,

大道人生只两头,

后记:本来只是打算稍微写写这部卡司强大剧情爆表的名作,没想到写了这许多文字。

总之觉得拙作文笔内容尚可的话……还是请点赞并转发吧,期待各位的应援。

下次更新再见吧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