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B48——光与影(112)

“今天你们三个都要死。”京八桥的声音冰凉。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背叛警视厅?”宫脇躺在地上问,她想把这个信息传达给冈田,虽然他们两个都可能会死。

“背叛?不要说这么廉价的词,是警视厅先越过了光与影的边界,一个人踢翻了石头被慌不择路蝎子蛰了,说得上是背叛吗?”

“你是人,不是蝎子!”

“我有很多故事,但你就要死了,警察到的时候我会把这里布置好,首先是彩希掐杀了冈田,接着樱木用一根铁棍击伤了彩希的后脑勺,但被匕首刺伤死于失血过多,彩希最后死于脑部外伤。”京八桥没有更多的理会宫脇咲良,快步向冈田走去。

唯一的出口的出口已经被京八桥挡住了,冈田知道自己不可能是她的对手,何况左臂的关节脱臼,但除了拼死一搏已经没有其他选择。

同归于尽的决心,对实力上的差距没有半点弥补,只过了两招冈田的右臂也被卸了下来,肚子中了一拳再也没有力气反抗了。

京八桥从冈田的内口袋里找到了硬盘,这才舒了一口说:“冈田警官,谢谢你特意把它带过来,作为奖励我动手很快的,不会给你太多痛苦。”说罢把手伸向冈田的脖子,冈田大叫着徒劳无功的扭动身体,但横山由依的双手冰凉、有力,像一把钳子,很快她的意识就模糊了。

后面突然传来跑步声,京八桥回头一看,只见一条腿直袭面门,急忙伸手格个一下就地滚开。退到安全距离以后京八桥才看清是谁,“我们又见面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冈田也说:“谷口,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用担心,支援马上就到。”谷口惠每天晨跑就是沿着须加町的防波堤,刚刚从这路过时听到仓库里异常的声音就过来看看,恰好看到京八桥从上面跳下来把村山打倒。

虽然只听了几句,她已经明白了个大概,看来村山彩希绝非是通报的失踪,而是因为真相过于丢人,樱木柔美正相反是警方的卧底,那么关键证据被污染也能被说得通了。她出来散步没有带手机,正着急着不知道怎样呼叫支援,眼看着京八桥就要动手她没有办法只好出来。

“支援?”京八桥抬手瞥了一眼手表,5:45,表情明显的有些着急,谷口的出现还是让她很意外,还有人吗,支援什么时候会来?唯有速战速决才有一线生机,想到这里她几步上前抓向谷口惠,谷口的恢复训练才持续了半个月,得益于科学而严格的训练身体已经好多了,尤其是反应速度已经接近巅峰,当下见招拆招打成一团。

几个回合下来京八桥已经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女人比上次难缠的多,出手越来越急躁反而被谷口抓住机会还了几招,不多几招又露了一个破绽,谷口看见便伸手去打京八桥的鼻子,却没注意京八桥已经从后腰上拔出匕首扎向谷口小腹。冈田看见但只来得及“啊——”的大叫,幸亏宮脇正好拍马赶到一脚踢开京八桥,谷口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

两人合战京八桥依然占不到上风,宮脇被割了两刀,更是有一次差点被割喉,心中怯意渐长不敢上前,谷口的身体不能久战,也是想尽快解决战斗,不料正中了京八桥的下怀,谷口一个不慎被击中鼻子登时眼冒金星,京八桥匕首直指心窝,宮脇离得较远为了保护谷口只得抬脚去踢开匕首,没想到京八桥转瞬之间调转刀尖扎住了宮脇的小腿登时血流如注,谷口趁机躲开,鼻血也是淋淋漓漓不断,眼前还是金星乱冒。

几个人几乎已经绝望的时候,外面的突然响起了警笛声,京八桥又看了一眼手表,6:00,“可恶!”。

形势瞬间逆转。

香川总监察官按照和佐佐木优佳里的约定在凌晨三点紧急集合搜查一课,声称收到线报赤部社将在须加町附近进行人口的偷渡,之后会在岸上进行交易,必须在交易时人赃俱获。搜查一课从赤部社乘坐救生筏开始一直在跟踪,登岸以后紧急呼叫须加町警署配合稽查,谷口没带手机所以没有随队行动反而救了里面三个人一命。到达仓库以后香川下令收网,按照计划里面应该有村山彩希的尸体。

京八桥迅速盘算了一下里面三个人的价值和麻烦程度,几个起落跳到了村山彩希身边,把匕首架在村山脖子上向往外走。冈田双臂脱臼,谷口正急着给宮脇做包扎,均对京八桥无可奈何。

两个人出去的一瞬间,香川吓得差点跪在地上,如果这两个人被活捉自己就完了。他甚至向疯子一样抢了旁边警员的枪要亲自动手杀了她们两个,幸亏白石系长阻止了他。

宫泽佐江看清情况后大声喊:“由依酱,是你吗,这些年你去哪里了,你在做什么,你可是警察啊。”

京八桥边哭边说:“不是了,再也不是了。”可是海风太大,宫泽佐江什么也没听见只看见京八桥的嘴动了,又问:“你说什么,由依酱?回来吧,把刀放下,回家吧。”

京八桥已经一步步的退到了堤边,贴着村山的耳朵小声说:“对不起,彩希。”彩希难以置信的看了她一眼,就觉得喉咙疼了一下然后发热,低头一看已经血流如注。

京八桥则向后一跳,消失在了冰凉的波涛之中。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