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章·三桥与良子》: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三桥将行李丢上车后,一眼也没有往回瞧。

你可能说他这人比较狠心,但良子也只是趴在阳台上懒懒的看着三桥将行李拿走。

”该往哪里去好呢?”三桥重重的把车门关上后,自己一人坐在驾驶位上脑袋里飞快的思索着。他不想回北海道老家,也不是很想去朋友清水家里去住,他只是希望这时良子还能大喊一声叫住他让他回头。

三桥往楼上稍微的那么瞥了一眼,只见良子穿着一件薄透的白衬衫,带着粉色小熊的内衣也随着良子的胸口喘息而若隐若现,她点着了一根烟也在望着他,还朝楼下的他扮了个鬼脸。

三桥心虚的赶紧把眼光收了回来,猛地踩了脚油门便夺路而逃。

良子朝远处看了一眼,叹了口气把烟掐灭,回到房间又把窗帘重重的拉了起来。

……

说来也巧,三桥和良子是在大学聚会上熟识的,但也已是二人毕业多年之后,良子的室友志美是三桥好友清水的妻子,三桥和良子年近三十岁的俩人,被各自的好友互相撮合着才扭捏的勉强见了面。

“我说你啊,三桥,难道你就要一个人过一辈子嘛?”清水君边刷着碗边搭话,打断了正在倚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三桥。

三桥眼睛直直的看着电视里的午夜档,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这事就是她无理取闹。

“那女人嘛,就是这样,如果她不闹你了,才是最让人担心的事嘛”清水低头小声的说到。

这时三桥瞥了一眼清水,“那你说说你家那位呢,她要是在家我又怎么能来呢?”

清水擦拭着盘子的动作明显的慢了下来,随后将头往边上微微倾斜尴尬的耸了耸肩:“你也知道的,志美最近画室的工作比较忙……”

“那说到根本啊,咱俩还是一路人。”三桥幽幽的说了一句。

“哪路人?”

“就是驾驭不了女人的那路人啊。”

“……”

“说真的,要是没有女人,咱俩就这么过也挺好的,毕竟咱俩以前不也就是这样嘛。”

清水听罢,刻意的把声调提了几度说道:“别了别了,三桥你是个没有女人要的,但我可是还有我家志美啊。”

三桥斜瞪了他一眼便不再说话,拿起桌子上的烟就要抽起来。

“去阳台抽!”清水命令的喊了一句。

“啊,你家那位不是没在家嘛。”三桥翘着二郎腿一脸不屑的说道。

“……去阳台抽,还是滚出去找宿,你选一个吧,三桥。”清水拄着厨台挑衅的说着。

“行行行,怕了你了,这男人一结婚就跟傻掉了一样。”三桥起身夹着烟鄙夷往阳台走去。

在阳台上,三桥把烟点着后猛吸了一口,又吐了半口,这是良子最讨厌的抽烟方式,他皱了皱眉,随即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空无一条的收件箱,又揣了回去并在心底骂了一句混蛋。

六月份横滨阴沉的天,总是让人感觉到莫名的烦躁。

果真,深夜过了凌晨两点,大雨开始下了起来,雨滴击打在窗户上,惹得三桥辗转反侧,根本难以入睡。

另一侧的良子倒是抹着淡妆,在联谊会上一杯一杯不停的在喝着。

这期间也有两三位男士提出要送她回家的邀请,但是无一例外都被良子回绝了,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可能心里就是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感觉到畅快一些,不过看到联谊会上男人放肆的眼神又让她觉得恶心。

待到了联谊会的后半场,男人们陆陆续续的都开始散场,而女人们喝多了则就开始抱怨起生活,工作,家庭等等。

良子在一旁吃着,同行来的女同事平野则是被当做众人倾诉的对象。

平野身经这种场面早已见怪不怪了,一边用招牌式的笑容安抚着众人,又不时的会发出感叹和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来。

良子在席间又轻快的啜了一小勺热汤,突然小声的叫了一声:“啊!”

“有头发?”平野转过身来关心的问道。

“不啊,只是喝的有点急了”良子连忙摆了摆手。

良子像是什么事也没有,轻巧的又把一勺子汤送到嘴里,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转脸望着吧台侧旁盛开的紫藤有些迷离。

待到联谊会结束后,众人簇拥着离开了餐厅,良子穿着高跟鞋摇摇逛逛的拎着包,平野问道要不要送送,良子摇了摇头。

“我家就在前面,穿过两条街就好了。”

“那你自己回去安全嘛?”

“嗯,没有问题的。”

“好,那你路上小心点,到家了给我来一个消息。”平野对着良子关心的说道。

“嗯,好的,那再见了。”良子很用力的点了点头,泛起红晕的脸上甚是可爱。

良子又拖着自己往家的方向走去,走了一会她才发现自己好像是记错路线了,因为眼前的建筑物都不是很熟悉。

又继续走了一会,良子才最终确定自己是走错路了。

像在这之前,良子指定会掏出手机划到通讯录的第一个备注直接就打给三桥,可是现在两个人已经分开了,她也下定决心要有一个人生活的觉悟了,所以良子强忍着又按掉了已经掏出来的手机通讯录,自己一个人慢慢的在路边蹲了下来。

……

此时横滨的雨越下越大,但是在琦玉这里,却连风中都是香甜的,甜到让良子都感觉有些头晕目眩,很是厌恶。


(未完待续)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