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发电 镇魂同人06 沈巍x赵云澜 (朱一龙白宇)

生而为人,有人在腐烂的沼泽中囚困半生,有人在连天的烽火里倾洒热血,有人在平淡中生存与死亡,有人在疯狂中狰狞与沉默。

什么是生死,什么又是人性。

时间磨砺了万年的生死,又在兜兜转转的辗转中轮回。

这究竟是起点,还是终结?

和平,终究只是用来遮羞的幌子。

真正的阴霾,令人眩晕的恶臭,依然存在在阴郁逼仄的犄角中,勒紧了穷困者的脖颈。

可怜又无助。

连日的阴雨笼罩在龙城,空气中弥散着挥之不去的雾气,令本就人心惶惶的市民们越发的恐慌又不安。

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异端”生物已经被彻底的“驱逐”了,这是龙城官方给出的说辞,但是历经大变,脆弱的人心哪是说拢就拢的起来的。

这个城市里每一条纵横交错的街道上,大多数住户,不管在人前装的多么无所谓,心底终归做不到无波无澜。

而野心与黑暗,正在这座城市里滋生,疯长,扩散……

特别调查处被“光荣”的查封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非人之物已经彻底的回到了他们应该呆的地方。

赵云澜困顿的走在大街上,手里拿着刑侦支队副队长的一纸调令,他眼里像是有筛子,一点一点的把光散的没个正形。

他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

他本应即刻赶往市局刑侦支队报道,但是他突然就不想去了,他哪也不想去。

赵云澜低头看着地面,想到他的前半生,不过短短二十几载光阴,却好像已经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生死,非但惊心,动魄也动的常人难以企及。

他现在不知道自己算个什么,空有个脑子的神?

呵,赵云澜在心里冷哼了一声,都不是,这些都不是他,自从沈巍消失的那一刻起,他就再也不是人了。

充其量就是一个行尸走肉。

但是天地茫茫,谁不是生活中得过且过的将就着呢。

……

沈巍,沈巍,他另一只手抚了抚自己的心口,无声的呼喊。

天空依旧阴沉,这种阴沉对现在的赵云澜来说已经快压的他喘不过气了。

昆仑的记忆对他还是太过遥远了,此刻的他不是那个山巅上撼天动地的昆仑山主,而是一个失去深爱之人的不归者。

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呼唤着沈巍,最终在水汽中哽咽,大团大团的水渍从他遮住双眼的指缝中露出,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哭。

赵云澜恶狠狠地想到,等我找到你,看我怎么折腾你!

他的眼窝深邃,鼻梁高挑,面容俊美,任谁看他都要在心里默默夸上一句帅气,可是深埋在皮囊下的灵魂,却已经饱受沧桑与波折,垂垂老矣。

“翁——”手机来电的震动声不合时宜的响起,赵云澜麻木的接起电话,看也没看来电显示“哪位?”

手机的另一端是漫长的沉默。

不对!

赵云澜沉寂的第六感在此刻被触动,他难得的敏锐起来,手机另一边失真的呼吸声令他的心跳逐渐的变快。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就在他忍受不了沉默的时候,一声清晰的“云澜”飘入他的耳中。

赵云澜眼前短暂一黑,心跳骤停一瞬。

随即低垂的视线落在了一双皮质的鞋子上。

他抖着手快要握不住手机,猛地抬头看向面前半米之内的男人,脑子一片空白。

看到那人温柔的满含泪水的眼睛,他愣了愣,不假思索的准备给他一拳,却在抵达那人身体的时候,化作一个称得上有些发狠的拥抱。

“沈巍!”“沈巍”他们在阴郁的天色下拥抱,但却让人感受不到丝毫的阴霾。

…………

…………

可能继续照这个写下去,也可能半路换了另一个思路

(= ̄ω ̄=)

封面是自己瞎画的玩意儿,请忽略。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