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英雄:我与辣鸡游戏的过去三年(3)尝试


问你,这游戏,有绯村剑心吗。”我直接问道。

有啊,干嘛。”

我想了一下,却又想不到话来回应,只好默默回道

。。。没事

哇!你他娘的有毛病吧,现在是一点!你给我打电话问这种吊问题!”

啊。。。你睡吧。。不好意思。。。

随着他有些生气的挂断,令人尴尬的对话结束了。

剑心的追忆篇是第一部令我落泪的作品,再多的语言可能无法表达我对剑心的喜爱之情。

于是我爬了起来,再次启动了游戏,在众多的英雄头像里翻来找去,终于看到了剑心。

。。。6000金币”我愣住了,看了看我右上角惨淡的金币数,不禁有些绝望。

嘛,只能慢慢攒了。”我这么想着。

然而,目光一转,我发现了背包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俩随机英雄卡。

咦。。。”我不禁产生了一股微妙的心理,全身上下每个细胞仿佛都在咆哮。

给我出剑心!!!”我猛的摁下了右键

恭喜你获得英雄陈美嘉

???????”我心中顿时一万头羊驼飞驰而过,心想这什么玩意儿?爱情公寓吗?这也行的吗??

这游戏果然。。。辣鸡游戏不靠谱。

还好还剩一张。。。”我心里尚存一丝侥幸,有些紧张的再次摁下了右键。

恭喜你获得英雄桐人

“桐人。。。。。。啊。。怎么是桐人。”我失望的看着桐人的头像,愣了很久(因为不是很喜欢刀剑神域),随即退出了游戏。一头栽在了床上。

啊,果然还是要慢慢攒钱吗。。。”我这么想着,倦意再一次袭了上来,没过多久,我便睡了过去。

 

二天的第一节课,因为晚上睡得太晚的缘故,精神有些恍惚,不自觉的打起了瞌睡。就在即将一头砸在课桌上的时候,我的背后突然被人猛地一戳,惊得我差点站了起来主动认罪。但看到老师仍在挥笔写着板书后,不禁舒了一口气。

随后不经意的一瞥,发现我哥们正歪着头咧着嘴朝我笑。

啊,早该想到的。。”我无奈的想着。

他把头微微探了过来,压低了声音,显得既谨慎又透出了一股遮不住的猥琐。

“兄弟,我的两仪式巨强无比的呀,怎么样?唉,没办法,天赋就是牛逼,带你飞轻轻松松。”

“我们两把都输了的。。。”

“队友菜的呀!你看我们家那桐人有用点不就赢了吗。”他不以为然的反驳道

你明明说那是黑。。。”我已然无力吐槽。

“唉,问题不大,今天带你赢,我这么讲你懂了吧,晚上走一波!”

我不禁开始思索今天晚上该怎么安抚他的自尊心了。
突然,另一边耳朵传来了熟悉的,恶鬼般的声音。

说什么呢,也讲给我听听呗?

老师我错了

“你俩,滚出去站着,没我允许不准进来!”

我站了起来,把哭丧着脸的他一同拉了出去。

 

到了晚上,打开游戏,看到好友列表里我哥们的头像已经亮在那儿了。打开了语音,那头再次传来了他热情而又猥琐的声音。

“你升了好几级了啊,应该有新英雄了哇。”

“啊,一个陈美嘉,一个桐人。”我心不在焉的敷衍道,没有抽出剑心还是让我有点小失落,更让我绝望的是右上角3位数的金币数。

“陈美嘉别玩,辣鸡英雄没法玩的,信我”他一本正经的强调道。

“那只是你的水平原因吧。。。。。。”我小声嘀咕着,(后来才发现这似乎是我兄弟为数不多说的正确的话,陈美嘉是真的反人类)

“啊,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那我玩桐人咯?”

“对,你就玩桐人,桐人简单,大谁谁死,特无脑,我天天被桐人针对,这英雄再不削没得玩了。”

“这么强的吗。。”我将信将疑,随即打开了桐人的技能介绍,一看完我就有些吓到了。

卧槽全是输出技能,这么吊。”我再一想我那个只有俩输出技能的黑岩射手,不由的有些感叹。

这英雄该主哪个技能啊?”我像往常一样询问道

“没玩过,应该主e,我每次被桐人e中莫名其妙就死了。”

“出装呢”

“妖刀啊,无敌的!”

“。。。。。。。”

 

我于是听了他的话选了一手桐人,带上了一开始默认的治愈传送。

 

开局像往常一样买了7瓶红药,默默走到了下路的草丛蹲着,这时候,聊天框突然热闹了起来。

我闲得无聊,滚动了一下聊天框。

“咦,夫妻档欸,嘿嘿嘿。”。

“夫妻档有什么用吗。。。”

“彩蛋啊!给你加一点攻击力的”

“那有个屁用啊!”

“你他妈问我有什么用的啊!”

“mdTYSB”

“对,TYSB

 

“。。。。。。”我对他们突然达成共识的方式感到十分无语,也不懂那个“TYSB”到底是什么暗号,总之,我就蹲着,不说话。

“夫妻档。。。吗”我瞥了一眼队友。

“啊,原来有个亚斯娜,怪不得”我再看了一眼左下角,还真有个“笨蛋夫妇”的buff

“欸。。真的只有一点攻击力”

这时,耳机里突然传来了我哥们的声音。

“诶嘿嘿嘿~~”

“干嘛,别笑的这么变态好吗。”

“桐人君~~我是亚斯娜呀”他捏着声音嗲嗲的念叨着。

“卧槽是你吗。”

我切回自己的视角,果然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头顶着滑稽的亚斯娜正绕着我疯狂打转。

我无奈的砸了一下嘴,决定不理会他,继续看队友聊天。

“你们谁中啊”法师娃问道。

“我肯定不能中啊,我谁都打不过的”自家三笠也拒绝

“别看我,我和死神开黑的,不中”樱满集开着加速边转圈边打字。

“打野。”我哥们也发话了。

 

 

“那桐人中好了,桐人打中强的”

“是啊,桐子你去中吧。”

 

“。。噢”我有点懵逼的回应了他们,“那我该干嘛。。。”我又问了一句。

兄弟看时间快来不及了,连忙催我,说道:“哎没事你就去在中呆着,打不过我就来帮你,你别死就行,亚斯娜干谁谁死的,别慌!”

“行,那我中了”我对于至少不死还是很有信心的。

连忙赶到中路线上后,却发现对面的英雄还没有到,这时,聊天框里弹出来一句话。

“对面桐人大佬轻虐QAQ。”

我定睛一看,是个狂三,与此同时,他也赶到了线上,不停的发着“哭泣”的表情。

“还挺可爱。。”我心里对比了一下其他滑稽怪,这么想到,随即也打字道

“狂三你是妹子吗,你是妹子我就下手轻点。”

“是的QAQ”

“哇,这游戏还有妹子的吗。。。”我心里这么想着,便全体道

“没事,我第一次玩桐人”

“装你吗臭B,鬼信”

绝对不是妹子吧。。。好恶劣啊。。。我心里嘀咕道,这时耳机里传来了我哥们丧性病狂的笑声

“你个蠢b,这游戏哪来的妹子!”他便笑着边大叫,好像在看一个乡巴佬进城时的模样。

我彻底无奈了,沉默了下来专心补兵。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似乎对面狂三和黑岩一样是个攻击距离很远的英雄,但是似乎攻击手段只有平A,唯一需要防备的是他那个叫做食时之城的技能,范围很大。

“走进去会对我造成伤害的吧。”我心里做出了猜测理由是我之前玩dnf时的职业是鬼泣,他的类似阵法技能会对怪物造成伤害)

但这样对线的话未免太过被动,到现在为止我只能使用e技能碰运气伤害狂三,更多的时候是束手无策,他的进攻欲望很强,我一旦试图接近他就会开始不断平A我,虽然手段单一,但我却毫无办法

无耻!”我有点不耐烦,焦躁了起来。

他再次开启了食时之城

只能试试看这东西到底几个意思了

我在狂三的阵的边缘反复试探,但似乎这个阵并没有对我造成任何伤害或者DEBUFF

我心里一下子有了某种判断

“看来是个给自己加强属性的技能,类似于刀魂之卡赞吗?”

我确信如此,于是大胆了起来,迅速接近狂三,找准时机放出了四方斩

“打中了!”我兴奋了起来,这时四方斩的技能图案上出现了绿色的倒计时

我突然想起四方斩的二段可以瞬移到敌人身边,连忙再次摁下E技能。

使用固定视角的我视角急剧变化,但我还是迅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狂三看到我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变得似乎非常慌张,掉头就向着防御塔方向跑,我冷静了下来,先平a了狂三一刀,接着使用了我从来没用过的W和Q 技能。“魔剑侵袭”和“音速冲击”同时放出,狂三瞬间半血,与此同时,音速冲击将急于逃命的狂三推冲着防御塔推了上去,狂三陷入了眩晕,我紧跟着又平a了一刀,狂三的血量剩下大约三分之一多一点。

卧槽,伤害这么高,我黑岩6级之前一个e连4分之一血都打不到啊!!”我兴奋的朝我哥们喊道。

“妈的高兴个屁啊,你现在在塔里面啊!!!”

我一惊,果然,防御塔一道光线朝我打了过来

“不能打了,得先走,不然得被防御塔打死”我迅速的做出了判断,毫不犹豫的转头就走。

此时,狂三的眩晕解除了。他不紧不慢的放出了食时之城。

“这人傻吗,这种时候不断的平A我不就行了,放个增益buff反而在浪费时间!”我心中一阵窃喜,高兴于自己碰到了个没脑子的对手。

突然,情况情况急转直下,正一路向回跑的我突然间模型定住了一瞬。

“怎么回事!”我慌张了起来,这一瞬的静止,原本只受防御塔一次攻击的我,再次受到了防御塔的一次伤害,并且更疼!我一下子血条见底,身后的狂三紧随着追了过来,就在即将到达极限距离A出那一次致命攻击之时。

“治愈术!”我突然想起来了我还有个召唤师技能没用,迅速的用出了治愈,生命值瞬间得到了恢复。狂三终于没把我杀死。

我吊着的那颗心也暂时落了下来,只是硬追的话,狂三是没法杀死我的。

就在这时,我的身旁出现了一个和狂三一摸一样的分身,本体就在不远处。

“这什么东西卧槽!!服务器卡了吗!”

分身开始不断的攻击我,伤害不高,无法杀死我,但我却丝毫不敢停下来,并且总有一种不详的感觉。

果然,这是可以传送本体的替身!真正的狂三代替了原先的替身出现在了我的身边,继续对我进行攻击。

“妈的这狂三是狗吧!”我几乎快陷入绝望,但这时,白光一闪,我到达了六级,血量又上升了一点。但我看着血条的下降速度,意识到这点血依然不足以救我。

“兄弟别急,我过来救你了!”耳机那头传来了哥们的声音。

“要坚持住啊!”我听到了亚斯娜释放大招的声音。

“还挺应景。。但坚持不住了啊兄弟。”我精神一振,但望了一眼亚斯娜还在河道,顿时更加绝望了。

“大概还有两次攻击我就得死,防御塔也救不了我。。。”

我血条再次接近空血,此时,我也走到了自家防御塔的攻击范围内

但狂三依然没有停下,甚至交出了闪现技能闪进了塔里攻击我,试图跟我同归于尽。

“兄弟你大啊!!,他这血量他也得死!秀他!”

我反应了过来,鼠标几乎以瞬移的速度点出了R技能。

“天外!飞仙!!”

桐人的模型消失了,与此同时,16道残影向狂三飞去。狂三的血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下降。

“Zafkiel!!”狂三的背后出现了巨大的刻刻帝。

“这又是什么技能?”我心里一惊

“但无论如何,你得死!”我紧张的看着狂三的血条,心脏都快跳了出来。

狂三的血条终于空了。

但我并没有感到高兴。

整个中路都陷入了寂静。

狂三,消失了

桐人,消失了

只剩下了那巨大的刻刻帝。

上方终于弹出了击杀信息。

“狂三击杀了桐人

我的屏幕陷入了黑白之中。

“咋回事?!!这狂三怎么没死啊!”我哥们愣了好久,懵逼的问道。

“你问我啊。。。”我无奈的看着黑白屏幕,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更好奇为什么我会死在狂三手下,是那个叫“Zafkiel”的技能吗。

“无所谓了,反正是被拿一血了”我叹了口气,随着屏幕再次恢复了色彩,准备走上线开始下一波对线。

“但有点意思。”嘴角不禁上扬了起来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