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故事:知晓飞翔的《蝴蝶》,无法忍受漂浮的自身的轻浮


知晓飞翔的蝴蝶,无法忍受漂浮的自身的轻浮——《橘子班短篇集》


“那一年,夏,懵懂的少年睁开双眼,老旧砖房的院落,囚禁着一只蝴蝶。”

伴随着背景上文字渐渐浮现,女声缓缓从嘴里吐出这样的字句。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这个身份是‘爸爸’的人,比常来的顾客还要陌生。”

“毕竟都差不多忘记他的长相了,就和妈妈一样”

“妈妈独自离开了”

短短几句话,把整个故事呈现在我的眼前。

知晓飞翔的蝴蝶,无法忍受漂浮的自身的轻浮——《橘子班短篇集》


“长长的头发束城马尾扎在脑后,一副干练的模样。”

我望着她。

“给你。”

由于没法找零,女孩买了两颗椰子糖,拿出一颗用手指按着移到我的面前,抱起柜子上的东西转身离开。直到她离开前我甚至还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她。

“少年在院中呼喊,蝉鸣愈发显得聒噪,水泥剥落的墙面,倒映着蝴蝶飞舞的画作。”

知晓飞翔的蝴蝶,无法忍受漂浮的自身的轻浮——《橘子班短篇集》


“早啊。”她的语调平平的,像是不带丝毫情绪,却又不似义务性的问好。

我却莫名绯潮涨满脸颊,目光躲闪。

她总爱来店里跟我攀谈几句,却从不愿提及自己。

“没错,小姐!就是那种出卖自己身体以此来换取金钱的妓女。”在一次次询问后爷爷终于肯告诉我隔壁女孩儿的身份。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不知道她的那本经究竟多难念,所以只能在心底替她感到可惜。”

“枫藤松开了怀抱,井蛙亦失了踪迹,少年饮下的最后一盏期盼,和着蝶翼散下的毒。”

“等初中毕业了就去南方,跟我一起做工。”爸爸在电话里说,背景全是嘈杂的吵闹声。

“你多大了?”他问

“上个月刚满的十六。”

“你已经六年没回过家了。”

知晓飞翔的蝴蝶,无法忍受漂浮的自身的轻浮——《橘子班短篇集》


渐渐的我们熟络起来。

“那就来比一下呗,输的人要请吃椰子糖。”看我算了半天还没给出商品的价钱,她调侃。

我干脆拿出一颗放进她的零食堆里。

“可这样,不就只有我一个人吃吗?”

“你该用五毛线买两颗,然后给我一颗。”

“可我没有零花钱。”

“那我借你五毛好了。”她看着我窘迫样子。

“对了,你有没有去问张伯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啊?”这事儿就像女孩心里的结。

“我忘了……”我支支吾吾。

“抹不去的是墙上的裂痕,跨不过的是地上的水坑,看不穿的是蝶翼的花纹,还有少年的青春。”

她一只手握着钱包,轻轻搭在柜台上,面对着马路站着,不知是看什么看入了迷,直到我走进柜台内她也没有丝毫别的动作。

我顺着她的目光目光看去,外面除了被两旁的树阴夹着的昏暗马路上偶尔飞驰而过的车辆外,也并没有什么了。

我接过她递过来的钱,她却紧箍住我手腕。

“太瘦了,男孩这么瘦是会被欺负的。”

我也想变得健壮些,但可能因为我不太虔诚,所以打篮球跟运动都没有让我的身高提升分毫,反倒是因为瘦弱,每次都弄得一身伤痕。

知晓飞翔的蝴蝶,无法忍受漂浮的自身的轻浮——《橘子班短篇集》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我小心窥伺她的生活。

“她究竟有着怎样不可与人诉说的过往,我对她那本‘难念的经’越发地感到好奇。”拾取了脑海中的疑问,我带着困惑想一探究竟。

“少年从断墙跳向残垣,蝴蝶从院东飞往院西,知了一动不动,像极了那副缺损的老磨盘。”

知晓飞翔的蝴蝶,无法忍受漂浮的自身的轻浮——《橘子班短篇集》


我的目光一刻也离不开她。

她的一举一动都被我小心翼翼的纳入心底私藏起来,可每到这时候,有个声音总提醒我 “她是个出卖自己身体的小姐”。

“雨滴在短檐上敲打着哀乐,蝴蝶在花丛里迷了身影,一言不发的少年走向雨中,拾起刚褪下的魂。”

知晓飞翔的蝴蝶,无法忍受漂浮的自身的轻浮——《橘子班短篇集》


她带来了刚切好的西瓜,我们在店门口坐着。

“吃好了你快回去吧。”我心里的忐忑与复杂情绪一下子让我说了错话。

“就要赶我走啦?你当这西瓜是白吃的咯?”

“你知道你这样特别像骗小孩子零食的无赖吗?”我并没有读出她话里的微嗔。

她对我的情感是什么样子呢?我开始揣测,大约像是姐姐对弟弟?那,……仅此而已吗?

我明白,对于她,多多少少我是有些喜欢的情绪在里面的,况且,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件事儿。

“暴雨还在呜咽,狂风也在止不住的哀鸣,少年眼中闪过的翠色,是蝴蝶流出的血。”

我讨厌下雨。

“刘俊强是个扫把星,自己家里穷去不了郊游,也让我们都去不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经不起推敲的传言在同学间扩散开,我没有办法阻止这一切,于是只能像个旁观者。

知晓飞翔的蝴蝶,无法忍受漂浮的自身的轻浮——《橘子班短篇集》


“你的腿怎么了?”

“不小心擦破了而已。”

她却把我带到自己的卧室,格外仔细的替我消毒、上药。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这么紧张的样子。心里一下子多了些别样的情愫。

知晓飞翔的蝴蝶,无法忍受漂浮的自身的轻浮——《橘子班短篇集》


躲在柜子里,我听见她跟弟弟的争吵。

脏话不断从俩人嘴里迸来,恐慌的情绪涌上来,在漆黑的衣柜里,我不敢动弹。

外面的响动让我鼓起勇气把门打开一条小缝。

她的弟弟是个混账。可她仍然坚持“小时候被家里宠坏了,本性倒不坏。”

外面还是雨天。

知晓飞翔的蝴蝶,无法忍受漂浮的自身的轻浮——《橘子班短篇集》


“每一个水洼少年感都有一座桥,每一座桥都埋着昂脏的壳,少年想要变成蝶脚下的花枝,蝴蝶却只能是蝴蝶。”

知晓飞翔的蝴蝶,无法忍受漂浮的自身的轻浮——《橘子班短篇集》


俩人各自立在屋子两边沉默着,时钟滴滴答答个不停,倔强的记录着这一切。

“昨晚在阳台,我好像听见你在哭……”

“没有”

“别瞎看了,这不算你呆的地方。”

“阳光抽去黑云的沉淀,流火未至,蝉声悠悠,蝴蝶驻足于少年干枯的指间。”

知晓飞翔的蝴蝶,无法忍受漂浮的自身的轻浮——《橘子班短篇集》


烧烤摊上,她一瓶又一瓶的给自己灌闷酒。

“昨天的话说得太重了,原谅我吧。”

“你是说就当没有发生过吗?

“我要离开这里了。”

“懵懂的少年睁开双眼,老旧砖房的院落,囚禁着下一个我,在那一年,夏。”

知晓飞翔的蝴蝶,无法忍受漂浮的自身的轻浮——《橘子班短篇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