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洛特为什么被叫做“巴尔维坎的屠夫”?

大家好!我是局外人,上一期我们简单的说了说希里的故事。今天我们来聊一聊杰洛特的故事,在之前的文章里面局外人我曾不止一次的聊过了杰洛特的主头衔“利维亚的杰洛特”的由来。那么今天我们就来说说杰洛特另一个外号“巴尔维坎的屠夫”的起源故事。

  关于希里你可能不知道的6件事

  巴尔维坎的屠夫,又译做:“布拉维坎的屠夫”这个头衔出来自巫师系列早期的短篇小说,《最后的愿望》中收录的一个短篇故事《两害取其轻》(又译作《勿以恶小》),这个故事是一个标准的“巫师”童话,就是对经典童话的黑暗魔改。此时杰洛特还没有完全开始他波澜壮阔的一生,还仅仅是个到处游荡,拿人钱财帮人解决问题的边缘人。

  

  故事要从一个叫做巴尔维坎的小城镇说起,一天巴尔维坎的市长正在呵斥一群农夫们,他告诉农夫。自己才不会被三瓜俩枣给赎买了,不要听信外面的人话。来这办事根本不需要所谓的见面礼,规则就是规则,你们带着东西离开吧。这时一个身材高大,满头银发的男人进入了房间。


巴尔维坎(布拉维坎)的位置


  市长一看便认出了杰洛特说:“杰洛特!是你吗?天啊,好久不见了,有两年没看到你这家伙了。”然后转过身示意农夫们快些离开。

“好久不见,卡得梅因。”

卡得梅因市长非常热情的和杰洛特的手,寒暄了几句,然后告诉杰洛特,他们镇上明天就要举办一个大的集会活动,自己这里实在是一团糟,不如他俩出去喝几杯,他迫不及待想听听杰洛特的到处游历的见闻了。

杰洛特说道:“先不急,我们出去看看。”

走出去,市长才发现原来杰洛特还赶着一辆驴车,车上放着一个他从没讲过的可怕怪物,市长惊讶的询问这是什么东西。

杰洛特答到:这是一只齐齐摩(一种类虫生物,也是天球交汇的产物),自己在城镇外的沼泽地里面发现的,这东西吃了好几个人,于是自己把这东西斩杀了,然后带过来看看能不能赚点的外快过冬。(猎魔人群体是真的穷)


齐齐摩


市长遗憾的表示,是的,确实有那么几个人在城外沼泽失踪了,但是那个地方本来就人迹罕至,烟瘴丛生,而巴尔维坎这里终年安静太平,没什么大事发生。所以根本没有人,把人口丢失的情况和某种怪物联系上,因此城里面没有任何人发布过讨伐沼泽怪物一类的悬赏,杰洛特恐怕无法获得奖赏。

   没有钱赚,杰洛特自然有些失望,看来他需要在冬天来临前,赶到下一个地方去赚点钱过冬了。

   市长告诉杰洛特,自己虽然无法奖励杰洛特,但是自己家里有个不错的空房间,杰洛特你就不要把自己可怜的金币浪费在那些肮脏酒馆里,他们可以有一个冬天好好聊聊,杰洛特那些有趣的见闻。

   显然杰洛特没有道理拒绝老朋友慷慨的提议,并表示这个齐齐摩尸体既然没法赚钱,不如送给你们当做肥料如何。市长则表示杰洛特也许可以去城镇里的巫师塔去问问,一年前他们这里来了一个叫做“伊利翁大师”的巫师。人们经常会拿着一切稀奇古怪的东西去他那换得不错的奖励,而且大师人还不错,也许杰洛特可以碰碰运气呢?

 


   于是杰洛特便跟着市长来到传说中巫师塔,市长透着传话筒向术士引荐了杰洛特,虽然术士对齐齐摩毫无兴趣,但是对杰洛特非常感兴趣。杰洛特并不喜欢这个法师遮遮掩掩的行径。并表示面对我!懦夫!

然而生气的杰洛特非常确定从未听说过一个叫做“伊利翁”的法师,但是奇怪的是,传话筒另一头的声音却意外的熟悉。而当杰洛特进入巫师塔后,在里面看见的则是一个如伊甸园一般的花园,鲜花没过了膝盖,空气中还飘散着雨水的清新,一轮彩虹挂在天空,远处甚至还有深蓝的山脉,茂密的森林,一个一丝不挂的金发美人拿着一篮苹果缓缓的向杰洛特走来。杰洛特告诉自己:我什么场面没见过(这个场面我真没见过)。

 

   杰洛特继续向花园深处前进,他见到一个穿着非常“法师”的人,杰洛特遇到过像强盗外貌的国王,也遇到过公主扮相的娼妓,目睹过国王模样的土匪,遭遇过面如娼妓的公主。然而他几乎没有见过任何一个法师会穿的这么“法师”,面前的人又高又瘦,还有些驼背,一副白白的眉毛和长长的鹰钩鼻挂在脸上,似乎这还不够,这个人还穿着一个长度及地的黑袍,手持着一个镶了水晶球的长法杖。然而讽刺的是,杰洛特知道面前这个人是个货真价实的法师,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个法师是这般装扮,那只能是——斯崔葛布

  杰洛特认出了斯崔葛布这个老熟人了,两人寒暄两句,杰洛特环视周围问到:“这都是幻象吗?”

  斯崔葛布说:“是的,我的朋友,但是是非常高级的那种,这里花香你能闻到,这里的苹果你可以享用,这里蜜蜂一样会蜇人,而那位美人儿,你也可以.....”

  杰洛特:“这个不急,先说说正事吧,巫师”。

  斯崔葛布问杰洛特你相信命运吗?反正自己现在是信了,他自己的大限之期已近,已经走投无路了,而这时命运竟然把杰洛特带到了自己面前,这真是瞌睡遇到枕头了。

  “哦”杰洛特满脸写着莫得感情。

   斯崔葛布:“你的朋友,马上要死了,我要被人杀了,你一点也无动于衷吗?”

   “哦” 我,杰洛特,继续,莫得感情。然后语气冰冷回道:“这个世界不就是这么运转的,我游历了太久,见证过太多了死亡,有人在宴会上铁青着的脸倒下,有农夫死于战争的无妄之灾,而金碧辉煌宫殿里,随时都能出现一个要人命的匕首,我为什么要因为被杀的人。,我认识的人而惊讶呢?特别还是你!”

“亏我把你当朋友啊,杰洛特,我还以为你会帮我。”斯崔葛布酸溜溜说道。

“你?!我的朋友?!你差点逗笑我了”。显然杰洛特和斯崔葛布的过去相处并不好,这事就要从柯威尔说起了,当时杰洛特干掉了一个双头蛇,开开心心的准备卖了换钱。然而在斯崔葛布眼里,这些生物虽然凶残,但是基本上就是呆在自己的栖息地里面,不会主动去攻击道路和城镇,然而你们这些猎魔人为了几个铜板,就把这些数量不多生物屠戮殆尽,和那些偷猎者有什么区别,和那些蚕食尸体秃鹫无异。


于是斯崔葛布一席话语,大家纷纷表示有些道理啊,杰洛特的交易就打了水漂,不但如此,杰洛特还被列为不受欢迎的对象,被人“礼送”出城了。

显然杰洛特没有忘记,讽刺了斯崔葛布几句,而斯崔葛布显然知道自己理亏,没有作声。他明白自己过去对杰洛特做的太过分了,他落得今天这步田地,完全是咎由自取,于是他背过身去,叹了口气,似乎他已经欣然接受自己的命运。

当然杰洛特毕竟是杰洛特,他是游侠,斯崔葛布虽然得罪过自己,但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自然不会真的把斯崔葛布丢在这等死的。

趁完口舌之快后,杰洛特哈哈大笑道:“别再跟个气鼓鼓的青蛙似的,巫师,你来说说我们要一起解决的是个什么问题。”



斯崔葛布喜出望外,便开始说起了原委,这一切都跟一个“黑太阳的诅咒”预言有关,说是有这么一个预言,说是日蚀期间出身在王室贵胄的女孩,会被诅咒,她们会发生某种畸变,成为魔女莉莉丝重新降世的契机,这些女孩将给人类带来灭亡。还有一句谚语:“六十个戴着金冠的少女,把江河染成一片血红,莉莉丝就将复活。”

听到这里,唯物主义杰洛特表示,无稽之谈,你这预言根本不押韵,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的预言,肯定又是你们这些法师们为了更好的控制王室编出来的新谎言。(不押韵就是假预言是杰洛特的原话,清奇的脑回路)

斯崔葛布遗憾的表示,不,不是谎言,至少这次不是。为了防止的灾难,巫师兄弟会的法师们,对于那些疑似身负黑太阳诅咒的贵族女孩实行了预防性屠戮,而从那些女孩死后的解剖中,法师们惊讶的发现,这些女孩真的发生了畸变,在他们的颅腔和骨髓中出现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组织结构,而有些女孩们的脏器混乱的一塌糊涂,脏器被奇怪纤毛所包裹,经常少了某些器官,或者多了某些器官,甚至还出现过拥有6个心房的人。而且这些女孩在生前,都表现出了某些极端行为的潜质。

虽然斯崔葛布这么说,但是杰洛特还是不满意说:“难道你们就没有搞错过,杀错过吗?”斯崔葛布诚实的回答道:“当然搞错过,而且次数还不算少,所以后来兄弟会们觉得预防性谋杀还是太唐突了,所以就将这些疑似中了诅咒的女孩,软禁隔离起来,好吃好喝供着,观察观察,如果以后没事了,再恢复自由,而这些女孩在被关起来后,就奇怪的迅速丧失食欲,多数活活的饿死了。”

虽然杰洛特还是不认同这些法师们丧心病狂的做法,但是这和斯崔葛布有什么关系呢?斯崔葛布表示我说了这么多都是前情提要,为了方便读者了解背景设定,你急什么急,真正的故事现在才开始。

这事说起来就长了,追溯起来就要从几十年前的克雷伊登说起,当时的弗雷德福克亲王有一个女儿叫做兰菲莉,这个女孩就是一个标准的白雪公主一样设定,母亲早死,有个后妈。小时候公主可以说人美声甜,非常可爱,也就是喜欢搞死几只金丝雀,弄死2只幼犬,外带用梳子刺瞎了女仆的眼睛,一点都不残忍,一点都不会从折磨中获得快乐。。。而这位后妈则是一个有些水平的魔法使用者,她曾使用魔镜进行了占卜,在魔镜中她看见自己的死亡,王国的毁灭,以及无数无辜生命的逝去,而这一切似乎都跟这个公主有关。于是她便写信给术士兄弟会求援,术士兄弟会便派出斯崔葛布来到这里,根据斯崔葛布多次的测试,他们认为这个公主大概率就是被诅咒的女孩。

说到这里,杰洛特便冷酷的问道:“你确定你说的不是,某个后妈担心继承权而编造的谎言吗?”

斯崔葛布不愿和杰洛特争辩这些事情,继续的讲着故事。当时斯崔葛布还是建议按照惯例,把公主隔离观察。然而显然王室他们另有打算,他们决定一劳永逸的解决当前的问题。于是他们派了个杀人猎人来办事。然而遗憾的是猎人不但没有把事办好,连自己的生命都丢在那了。之后王后派出大队人马开始追查公主的去向,而斯崔葛布觉得自己似乎被卷入了不得了的事情,马上选择跑路。之后,他听说这位公主遇到了七个矮人,并和后者组成盗匪团伙,劫掠商队,被人们称为伯劳鸟。而王后后续的杀手们,一个个都倒在伯劳鸟的剑下,还躲过了各种暗杀行刺,其中包括一次毒苹果。随着她一次次的生还,她的名声与日俱增,甚至最后都没有人敢接悬赏了。


伯劳鸟和七个矮人


然而这还不算完,没过几年王后被发现中毒而死,而伯劳鸟的父亲也死于一场意外,而国王的大儿子更是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虽然没有任何线索说明这是伯劳鸟干的,但是斯崔葛布心理清楚,这跟伯劳鸟脱不了关系,自己已经是整个事件最后的知情者了,自己是报仇名单上最后的幸存者了。

而这时伯劳鸟的团伙出现了内讧,不知道是因为分赃不均,还是上床顺序有问题,最后他们爆发了激烈的内斗,7个矮人全部跪了,而伯劳鸟再一次幸存,之后她在马哈喀姆遇上了斯崔葛布,伯劳鸟一下子就明白了斯崔葛布当年扮演着什么角色。剑术高超的伯劳鸟不由分说的砍杀而来,当然斯崔葛布也不是路边一分钱3个的草包巫师,他使伯劳鸟陷入沉睡,并封印进一个石英石里面。

说到这里杰洛特的吐槽之魂又发作了,你斯崔葛布既然都有机会动手,干嘛不直接动手灭了伯劳鸟呢?你这个半拉子工程,不就是等着别人破除诅咒吗?

而斯崔葛布简直被吐槽的要崩溃了,几乎嘶喊着说到:“没错我搞砸了,但是你知道的,我只是个术士,并不是个擅长杀人的家伙,你说的没错,过了没多久,就有个白痴王子花了一大笔钱破除诅咒,伯劳鸟成了白痴王子的情妇,而王子的父亲和兄弟们一夜之间都死的干干净净了,她成了国王的情妇。当然她没有忘记我,她派出了好几路人来gank我,而且我无论逃到哪,她都能追上。”

吐槽狂魔杰洛特又忍不住插嘴了:那你斯崔葛布怎么不再封印一次呢?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伯劳鸟从上一次打击中获得了魔免属性,任何魔法都无法再次伤害她了”。听到这里杰洛特脸上满是一副:WTF??这是什么外挂,哪里能够买到的表情?然而斯崔葛布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他从水晶球里面看到,伯劳鸟带着一帮子流氓打手追了过来,他虽然在塔里是安全的,但是他不能在这里呆到一辈子啊。他希望杰洛特能帮他渡劫,干掉伯劳鸟,而报酬呢,杰洛特要多少他给多少,当然是在合理的情况下。(还挺抠门)

听完这些杰洛特明确表示:“我杰洛特虽然是猎魔人,也杀人,但是我不是职业杀手,我可以为了钱去屠戮怪物们,但是雇凶杀人则是另外一回事。斯崔葛布你们关于黑太阳诅咒的预言,我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我无意参与你们之间的私人仇怨,如果你真的需要保护,那么另请高明吧,去找市长和法律,你是这里常驻术士,他们有义务保护你或者干脆去找个更加高阶法师来猎杀他们,反正不要找我。”

 

(这里提一个事情,就是在巫师世界中有这么一个规则,就是当一个术士成为了某个城镇的常驻的术士的时候,双方会自动产生一种义务关系。术士有义务保佑这个城镇的安全和风调雨顺。而城镇也有义务保护术士的安全并提供一些物产等帮助。这个规则的效力非常高,轻易不可背弃。)

 

剧版伯劳鸟


显然杰洛特决绝的态度,让本来以为抓住救命稻草斯崔葛布,陷入更加绝望的境地。他乞求道:“去TMD法律,市长,我只要你!当年我们不是没有对预言有所怀疑的,但是我们不能冒险让世界毁灭,我们只是行了必要之恶,毕竟两害取其轻啊,我请求杰洛特你今天也能像我们一样。”

 

显然这话彻底触碰了杰洛特的逆鳞:“斯崔葛布,邪恶就是邪恶,从来没有什么大小之分,大小只是人订的,他们的界限非常模糊,我不是什么圣人,我也做犯错,做坏事,但是不代表我就认同你那套两害取其轻的说法,你让我选?对不起,我两个都不选,咱们明天见吧。”

 

虽然杰洛特拒绝了斯崔葛布的提议,但是这并不代表他真的就置身事外,任由某个陌生人在自己眼皮底下害死自己的熟人。杰洛特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市长,寻求法律的途径解决问题。知道情况的市长 便和杰洛特去酒馆碰碰这帮人。到了酒馆,这帮人也不难找,就在包间里面享乐呢。几个强盗显然不知道他们面前的人是谁,上来就是对杰洛特一阵嘲弄。然而熟练的过滤各种嘲讽,可以说是猎魔人的基本素养。杰洛特不为所动,只是酷酷的说到:“伯劳鸟人呢?”然而这帮人反而来劲了,在被砍死的边缘疯狂试探,就在马上就要升级的时候,一个女人喝退了强盗们,伯劳鸟现身了。伯劳鸟表示自己非常愿意听听你们想说什么。

 

伯劳鸟


卡得梅因市长也是个非常刚强的人,连客套话都没说,直接摊牌表明立场。听说你们这伙人要跟我们的巫师过意不去?不要搞错了,这里是我的地盘,我不希望把事情搞得复杂,请各位享用完这杯酒后,就乖乖离开,如果你们实在不愿意走,那么我只能给你们在监狱定几个标间了。市长看向杰洛特说:“你们猎魔人管这叫什么来着的?”

“以防万一,市长先生”杰洛特附和道。

 

显然伯劳鸟也不是庸手,自然不会如此好对付。她什么都没说,直接扔给市长一张羊皮信件。信件是由市长的国王所写,内容非常简单:“兰菲莉公主是受我奥狄恩国王之邀而来,是本王的贵客,在境内将受到最高礼遇,任何人不得造次,但凡有违反者,决不轻饶”。这样一封货真价实的国王信函像一根鱼刺一样卡住了卡得梅因市长,弄的市长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再三确认信件真假后。市长知道赶走这帮好事之徒已经不可能了,但是这也不意味着认怂,他恶狠狠的表示,国王的命令自然遵守,我不能赶走你们,但是不代表你们可以在我的地盘犯罪,你们最好恪守本分,国王信函可不是什么丹书铁券,只要你们哪怕犯一点点罪过,我一样可以把你们扔进监狱,说完便气鼓鼓的走了。

 

杰洛特也没有跟伯劳鸟过多言语,听了几句无关痛痒的威胁后,也离开酒馆。而当他回到自己阁楼的时,显然已经有人在等他了。杰洛特一把就把藏在阴影的人抓了出来,按在床上,而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伯劳鸟。

伯劳鸟表示自己是带着善意而来,根本没有佩戴任何武装,就是想好好谈谈,当然现在这个体位也不错,但好歹让自己把鞋脱了。杰洛特再三确认伯劳鸟身上没有武器后,两人便坐下聊聊,兰菲莉不但带来了酒,还带来了故事。兰菲莉讲了一个从自己视角下的故事,本来自己是个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长得漂亮,有人怜爱的公主。然而自己的后妈觊觎自己的继承权,在术士的配合下想要自己的命。而当年那个猎人并不想杀自己,当然天下也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猎人还是从自己身上收了很多利息,完事后,自己杀死了猎人。之后,她过着片沛流离,寄人篱下的苦日子,她学会了生存,她可以为了一顿饱饭,而跟献上自己的肉体,她学会了如何向男人们献媚。即便自己像狗一样活着,那个可恶的后妈还没有放过自己,他们又是暗杀,又是下毒,如果不是那些矮人,自己坟头草早就三丈高了,还好自己挺过了一切。现在轮到她了,这么多年的艰辛苦难必须有人来负责,她要复仇,然而该死的是有人捷足先登了,让那个该死后妈先死了,简直太便宜那个女人,。而现在该轮到斯崔葛布还债了。

 

当然虽然立场非常明确,既然是来谈判的自然是有讲头的,伯劳鸟开出了条件:事情没有必要搞得血流成河,可以相对文明的解决。要不让斯崔葛布出来自首,要不杰洛特你进入塔中,干掉斯崔葛布,你不是他的朋友吗?我伯劳鸟这个人很简单的,你给我斯崔葛布,你要什么我给什么,要多少我给多少,绝不还价(你看看,这才是会聊天的),然而斯崔葛布就是个混蛋,杀掉他而让其他人活着,是一个对大家都有利的事情。一个显而易见的两害取其轻。你可以把这当做崔丹姆的最后通牒。并表示而且有时候命运会逼着你去选择那些邪恶或者更加邪恶的东西,杰洛特是很难站在干岸上,什么都不选的。

 

然而杰洛特最听不得什么两害取其轻,他表示就在几个小时前,有人开出过类似的价码,他没有答应,那么现在他也不会答应,从来就没有什么两害取其轻这种鬼东西,老子就是不选,我不会帮斯崔葛布杀你,自然也不会容许你杀了斯崔葛布。斯崔葛保定了,天王老子来了也不管用,我杰洛特说的。当然表明立场不能解决问题,于是杰洛特便转移了话题,聊到了伯劳鸟的身世,他希望伯劳鸟可以放弃复仇,复仇从来都不是美好的,她还有机会证明自己不是诅咒中魔女。当然杰洛特可不光是会说大话灌鸡汤,他还略微施了点催眠之术。在杰洛特的软硬攻势下,伯劳鸟露出了破绽,她知道那个预言,她也苦恼这个问题。最后在杰洛特话术下,伯劳鸟露出了兰菲莉公主的柔弱,她选择放弃复仇,向杰洛特表示自己明早就走。

 

Ok,既然正事已经说定了,那么一个发情的小猫咪和一个精壮的猎魔人会干点什么呢?自然是用成年人的方式放松放松。

 一夜成长之后,第二天早上,杰洛特和市长一起共进早餐,杰洛特向市长自豪的表示,在自己出类拔萃的外交技巧下,伯劳鸟已经放弃复仇了,准备离开。市长听到这里自然是高兴,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啊,今天城里的大集会终于可以在祥和的气氛下展开。两人便展开闲聊,市长便提到了,自己昨天回去后调查了那帮跟随伯劳鸟过来的土匪,说这些土匪跟崔葛布这个地方一起血腥事情有关。然而杰洛特突然想到昨晚伯劳鸟提到的:崔葛布的最后通牒。他知道自己被骗了,伯劳鸟准备在集会上用杀戮逼迫斯崔葛布出现。

说到这里,杰洛特提剑就要赶往集会,市长劝阻到杰洛特:“理智点,这都是你的推断,你不能在人们还没有犯罪前,逮捕或者制裁他们,这是违法的,万一搞错了怎么办,到时候国王不会放过你和我的。”

然而现在哪里还容得这么思前想后,杰洛特只说一句:两害取其轻! 便带着佩剑冲出房间。而当杰洛特赶到集会的时候,伯劳鸟的杀手们已经暗部在各处,而伯劳鸟则去向斯崔葛布的巫师塔下达最后通牒了,准备用术士义务来胁迫斯崔葛布。一场血腥屠杀随时都会开始,杰洛特不打算等到杀手们行凶的时候再动手,他选择直接挑战他们,虽然这些杀手不是什么善类,而且人数众多,但是他们还是被猎魔人逐个击破。而当通牒无果的伯劳鸟回到城镇的时候,杰洛特正好干掉她团伙里最后一个成员。伯劳鸟抽剑便上,杰洛特最后一次劝阻道:“快离开吧,现在还不晚,一旦开打我就没办法留手了。”然而最后的劝阻还是失效了,伯劳鸟虽然是绿林高手,无数杀手都栽在她手上了,但是跟猎魔人的剑术比起来还是过于稚嫩。不出几合,杰洛特便砍伤了伯劳鸟的大腿,伯劳鸟倒在了血泊之中。蜷缩在地上。



伯劳鸟央求杰洛特不要离开,杰洛特没有回答。

“我。。。好。。。冷。。。杰洛特抱抱我。”伯劳鸟缩的更紧了,脆弱的呻吟着。鲜血不断从大动脉里滚滚流出,填满的石缝。

 

杰洛特还是没有回答,直到藏在身下匕首,缓缓从她指尖滑落。杰洛特还是木在那里。虽然伯劳鸟死亡的过程并不长,但是对杰洛特来说这一刻就是永恒。在塔中用水晶球看到一切斯崔葛布赶了过来,显然他还是想继续了解黑日诅咒,然而当他准备搬运尸体的时候。杰洛特把剑指向了斯崔葛布,术士要是今天敢碰她一下,猎魔人会让他身首异处。斯崔葛布知道杰洛特是认真的,他放弃了解剖的想法。

 


而这时激愤民众聚集起来,在上帝视觉我们都知道杰洛特刚刚阻止了一场屠杀,然而在普通人眼里,他们只看到一个冲进广场就开始杀人的屠夫。说来讽刺,如果杰洛特等到杀手们动手,哪怕只等到第一个人遇害,杰洛特都会成为英雄,而现在杰洛特只是万夫所指的杀人犯,人群向杰洛特扔着石块,而杰洛特依旧一动不动,仿佛整个人都停住了。市长赶来了,他喝止住了愤怒的人群,他上前查看,看着横七竖八的尸体,市长问道:“这就是两害取其轻?”

杰洛特没有马上回到,过了一会才吃力的回答道:“是的”

  “你伤的重吗?”

   “不”

“那就快离开吧。”

“好”杰洛特依旧木在那里,他试着不看市长的眼睛,过了好一会才缓缓的转过身子。

“杰洛特。”

猎魔人回过头

“永远不要回到这里来,永远。”卡得梅因市长说。

 

自此“巴尔维坎的屠夫”诞生了!

 

这就是巴尔维坎的屠夫的整个故事,在故事开头杰洛特一再强调,从来没有什么所谓的两害取其轻,邪恶就是邪恶,没有什么为了正义,而行必要之恶的说法。然而故事最后杰洛特则陷入到了一个难以抉择的地步。以前他唾弃的必要之恶真真切切放在自己面前,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皆大欢喜的事情,很多时候无论我们做了什么决定,其实我们都会留下遗憾,哪怕是放弃不选也一样会有遗憾。而这一次遭遇,极大的冲击了杰洛特的价值观,尽管他知道自己做的应该是对的,但是他没有想到代价会这么大。

那么可能有朋友会有问题,伯劳鸟真的发生异变了吗?我个人认为多少是发生了异变了,因为当她去阁楼跟杰洛特幽会的时候,小说中曾不止一次的提到杰洛特的猎魔人徽章发生轻微震动,所以可以认为她应该已经不是单纯的人类了,但是是否就是毁灭世界魔物呢?没人知道。

 

这一期是局外人我的一个新尝试,之前呢局外人我都是用高度概括的方式来讲一个事情和人物,有不少朋友提出建议说,你漏掉了很多细节。而这一次我则选择用比较详尽方式来讲故事,包含了更多原文描述和细节。文章中的对话,大多数都是原文对话的精炼版本,并非原文摘录。那么大家是喜欢更加高度浓缩信息量的文章呢,还是这种类似讲故事听评书一样的长文呢?局外人我非常需要大家的意见,您的意见就是我继续发文的方向。最后不要脸的求一个三连。

 

巴尔维坎的屠夫红酒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