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日 红日(连载09)

注意:本章带有严重致郁内容,请谨慎观看

第九章:疤面魔女和染血长裙

         “队长,那些人是谁啊?”列车刚刚开进高知车站货运场,岛田兰就注意到停在旁边的另一列专列。

        看着平板车上的索玛S35和ARL44,尹小蕾叹了口气说道:“那八成是BC自由学园的队伍吧,青日这帮家伙,怎么把她们招来了。”

         “怎么了?”塔娜走过来。

        “是BC自由的那帮人,”尹小蕾转身,“告诉其他队员,在车站内尽量避免和对方的成员起冲突,还有,更重要的是,避免卷入她们之间的冲突,明白吗?”

         “我知道,这就去办,队长。”塔娜对这支队伍也是印象深刻。据说在去年的全国大赛中,这支队伍的旗车是被内讧的友军击毁的,虽然那时候塔娜还没有来到红日高中,但这件事她早有耳闻,或者说,这件事在她的初中里已经被传为笑谈。

       “你干什么?!想要偷拍我们的战车配置吗?”正在指挥卸车的塔娜听到旁边的BC自由的列车旁边传来一阵骚乱。她转身,发现岛田兰被BC的一名队员按住肩膀训斥,而且,那个队员正在抢夺岛田手中的相机。

        塔娜赶忙跑上前分开两人,那名BC自由的队员仍然挥舞着手想要抢岛田兰的相机。塔娜抓住她的手,强行摁了下去。她用尽量客气的语气问道:“我是红日高中的副队长塔娜,请问你是谁?我的队员有什么冒犯的地方吗?”

        “我是BC自由学院的副队长安藤,”那名留着黑色披肩短发的女生毫不示弱,“这是你的队员吧,居然指使自己的部下进行间谍活动,还真是有够……”

       “怎么回事?岛田?”塔娜转身问身后满脸委屈的岛田兰。

        “塔娜副队长,我只是觉得那节‘福熙车厢’的复制品很少见,想要留个纪念,”岛田指着列车中间的那一节装饰得复古华丽的客运车厢,“我之前有咨询过对方的押田副队长,她说拍照没问题,我才进行拍摄的。可是她忽然跑过来,非说我是间谍……”

        塔娜翻看了岛田的相机,里面确实只有那一节车厢的图片,并没有安藤所说的“间谍行为”的照片。于是,塔娜劝走了岛田兰,转身对安藤说:“我已经检查过了,我方队员的相机里并没有你说的那种照片,这个结果你还满意吗?”

        “怎么了怎么了?我听说这里起了冲突。”押田副队长听到声音后赶了过来。

         “默许她进行间*谍行为的是你对吧,BC的叛徒!”安藤用手指着押田。

        押田也不示弱:“你才是吧,处处和玛丽大人过不去,现在又在这里制造事端……”

         与此同时,塔娜走上前严肃地说道:“我最后警告你一次,我们没有进行任何间谍行为!”

         “果然,你们两个,”安藤后退一步,“金毛没一个好东西!”

        “你说什么?!想找揍是吗?!”塔娜被惹火了。

         “好了,你们两个,够了!”红日的队长尹小蕾和BC自由的队长玛丽听到岛田兰的话后赶到现场。

         “是我允许兰酱进行拍摄的,”玛丽拍着岛田兰的肩膀,“想看看里面的设施吗?让押田给你带路吧。”

         见此情景,安藤无话可说。她转身离开,走到塔娜身边时,她低声嘀咕了一句:“哼,你跟那个疤面魔女一样让人不舒服。”

         疤面魔女?谁啊?塔娜有些想不明白,她不记得有自己的队伍中有这样一号人存在。不过,等等,难道她说的是……塔娜想发问,安藤却已经走远了。


       车站外的天桥上,良子和樱井靠在栏杆上,看着BC自由的专列向着远处开去。

         “知道她们怎么称呼你吗?”樱井佑扭头看着面无表情的良子。

        良子看着渐行渐远的列车说道:“无所谓,那种称呼对我没有任何意义。”

         “可我觉得‘疤面魔女’的称呼很帅气呢……啊,抱歉……”樱井说到一半,突然觉得话有不妥,毕竟,良子脸上的疤痕可能是她的心理阴影。

        “没关系的,”良子转过身,摸了摸樱井的脑袋,“如果是你的话,我不反感。”

        “是……是吗?”樱井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当然,我没必要骗你。”良子依旧面无表情。

        “不过,你命令我冲进对方的集群一打五时,我还真是吓了一跳呢,”樱井对比赛中良子的大胆行为印象深刻,“索玛倒还好,ARL44可是重型战车……”

         “那没什么,”良子叹了口气,“只不过是五场一对一而已,连基本的配合都做不到,这种内部分裂的队伍,打垮她们的是她们自己。”

         “说的是呢,”不知什么时候,亚纪子出现在她俩身后,“如果一支队伍连最基本的配合都做不到,那就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樱井被队长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队……队长?!你怎么到这来了?”

       “刚刚在车站里就看到你们两个在桥上了,”亚纪子摆摆手,“无意打扰,只是记得在五点之前要回学园舰,我们今晚要启航了。”

         “这我知道,”良子转身对樱井说,“你先跟着队长回去吧,我还有点事要处理。”

         “可是,这里最近治安并不好,前几天的银行抢匪至今排在逃窜,要不我跟你去吧,两个人的话会安全一些。”

        良子掀起外套,露出腰带上的枪套:“没关系,我能保护自己。”

         “可是……”樱井依旧不放心。

         “好啦,一个好的驾驶员要学会听车长的命令,明白吗?”亚纪子一把揽过樱井。

         良子转身准备离开。

        “是那件事吗?”亚纪子没有回头,但她的声音还是止住了良子的脚步。

        “不然呢?”良子的声音依旧很平静。

         “我不会进行任何干涉,”亚纪子淡淡地说,“我只想提醒你不要波及无辜,无论是那件事还是你腰上的东西。”

        “我知道,那我走了,队长。”良子下意识拉了拉身上的外套,遮住了腰间的枪套。

          “还有一件事”

          “什么?”

         “注意安全,”亚纪子用手从背后悄悄指了指樱井,“要是车长阵亡了的话,驾驶员一定也会非常伤心吧。”

         “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啊!”良子一边离开一边举手做挥拳状。

        亚纪子没再说话,转身和樱井一起走下天桥。良子走下天桥,看着铁路线另一边的亚纪子和樱井,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心情。毕竟,从十年前的那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开始,良子的心中,已经没有“爱”这个字眼了。


         “德岛联队吗……有点意思呢。”良子看着手中的资料,冷笑一声,“让中国人做老大还真是少见呢,看来,有必要去会会这个台湾大叔了。”

         良子点燃一支烟,低声读着屏幕中的资料:“鹿岛大介,原名宋科华,1956年出生于台北市,曾在炮兵部队服役。退役后回到台北做小生意谋生,1985年化名鹿岛大介来到德岛创立所谓的德岛联队,1996年归于山口组名下,成了山*口*组在四国的重要分支机构……哼?想不到这个退伍炮兵还蛮有一套的……”

         “等等,这是什么?”良子点开电脑中的另一份文件,那是一份通话记录。

          “女……女儿?!”良子有些意外,因为之前所有的资料中都没有提到过这个叫鹿岛大介的男人有过妻子或者情妇一类的,更不用说是孩子了,“而且,她竟然就在学园舰上!甚至还在学习战车道!!”

         “鹿岛吗?嗯……好像两边都没有这个姓呢,不过也说不准那孩子会用化名,”良子顺势躺倒在床上,“说起来的话,四国岛范围内只有这一艘开设战车道课程的学园舰,所以那个孩子应该就在青日或者对面那帮无产阶级者中。红日那边可能性不大,非要说可能性的话那就是副队长塔娜了,不过,她的性格太张扬了,而且就算是要隐藏身份也没必要弄成蒙古国籍。青日中除了樱井以外似乎就只有M3‘李’的车组是德岛人了。不过,她们六个人都是同一所小学的同学,后来又升入同一所国中、同时来到青日,如果是她们中的一人的话应该多多少少会看出些端倪。那会是樱井吗?不对,她也不像是这边的人,虽然在战车上的时候表现的比我还疯狂,可说到底那更像是一种人格分裂罢了。而且,打心底里,我也不希望她是……”

         “真实的,我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良子揉着头发坐起来,“这和我要做的事有什么关系吗?!”

        良子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啤酒,打开后仰脖灌下去半听。良子擦点嘴角的酒沫,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枪,她瞄准墙上那张画了红叉的照片。

        “这次,我要用你的性命来祭奠我的父母!”良子恶狠狠地看着墙上的那张照片说道。

       伴随着咔叽一声脆响,良子笑了,不过,那笑容很狰狞,而且透漏着巨大的痛苦。


         因为高知地区连续出现了金店以及银行被武装劫匪抢劫的事件,为了学园舰上的人员安全,在学园舰共管会、学园舰警署以及地方政府的协调下,青日和红日的学园舰在漂泊了两个星期后,停靠在了德岛码头进行修整。

         良子走在德岛的街道上,与四周嬉闹的同龄少女擦肩而过——她们大都是青日学院和红日高中的学生,利用难得的上岸时间来逛街购物。沉默的良子在这一片欢乐的气氛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也不怨她,因为她这次出来的目的本来就不是购物和玩乐。

          “站住,你来这干什么?!”在阿波舞会馆附近的一幢写字楼下,良子被两名凶神恶煞的保安拦住了。

        “干什么?”良子递上三浦株式会社社长的名片,“我是三浦株式会社社长的女儿三浦良子,有事求见你们的老板鹿岛大介。还是说,该叫他宋科华联队长呢?”

         “你到底是什么人?!”两名保安有些惊慌,其中一人刚想抽出别在后腰上的手枪,良子手中的托卡列夫就已经指住了那人的脑袋。

        良子的声音透露着死亡的冰冷:“我劝你别耍花招,乖乖通报你们的老板,我是真心诚意来的,别让我在你脑袋上开个洞,明白吗?”

         “好了好了,放了他们吧,年轻人不懂事而已。”这时,一个声音出现在门厅另一头,那是一个身穿黑色西裤和天蓝色衬衫中年男子。虽然他的身材看上去像个小伙子一样结实,但花白的鬓角还是暴露了他真实的年龄——这位便是德岛联队的“队长”鹿岛大介先生了。

       良子收起枪,走上前说道:“您就是鹿岛大介先生吧,还是说,该叫您宋科华先生呢。”

       “功课做得不少嘛,”鹿岛大介笑了起来,“跟我来吧,有些事不方便在这说。”

        在走过一段长长的楼梯后,良子跟着鹿岛大介来到了位于三楼的办公室。在办公室门口,一位秘书模样的女子拦住了两人:“抱歉,随身的武器是不能带进去的,请交给我保管。”

         “一般程序,让你见笑了。”鹿岛从衬衫内兜里掏出一只小巧的手枪放进了女秘书手中的小口袋。那是一支勃朗宁1906小手枪,也就是俗称的“掌心雷”,和鹿岛健硕的身材形成了鲜明对比。

         “没关系,我理解,”良子也从枪套中抽出了自己的托卡列夫递给了一旁的秘书,“让你见笑了,我的配枪过于粗糙了。”

         “不会不会,”鹿岛微笑着摆摆手,“枪这种东西,可靠远比好看更重要,你应该比我更明白吧。”

         “嗯哼!”良子点点头,跟着鹿岛走进办公室。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这次来应该是为了那件事吧,”秘书带上门后,鹿岛平静的说道,“‘疤面魔女’黑崎良子。”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真名的?”良子的语气也很平静。

        “调查这东西是双向的,”鹿岛大介坐到沙发上,示意良子坐到对面,“而且,我还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种事情都是些细枝末节,”良子坐到对面,从随身的挎包里掏出一叠照片,“这次我来找你确实是为了这件事。”

       鹿岛大介看着手里的照片说道:“有点意思,所以,你的意思是,抢劫德岛联队名下的珠宝店的人就是那些人?”

       “这些资料是我从警方那里得到的,不会有错,”良子的语气很低沉,“那个沉默了十年的组织‘本州奇兵’又复活了!”

         鹿岛大介的脸色也变得很阴沉。作为山*口*组在四国岛的组织负责人,他当然听说过这个不讲义气心狠手辣的组织,他们类似于雇佣兵,拥有比“三大社团(指山*口*组、住*吉*会和稻*川*会)”还要强的战斗力。他们以走私、抢劫谋生,不止是普通的银行金店,就连雅库扎名下的财产也照抢不误。山*口*组、住*吉*会、稻*川*会和警察曾经多次派出人手想要歼灭他们,但到最后都是不了了之……总之,虽然最近十年这个组织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销声匿迹,但现在高知县组织名下的金店和珠宝行的连续被抢给鹿岛大介传达了一个非常不好的信息:这支危险的“部队”不仅复活了,而且正在把魔爪伸向自己的组织!

          “现在看来是这样没错了,”鹿岛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我本来想着自己已经不再年轻,想多添置一些产业,给这帮跟了我大半辈子的弟兄们留条合法的后路,现在怎么就又碰上这帮人了……”

       良子凑上前,低声问:“那你想不想把他们消灭在这呢?”

        “消灭,怎么可能?”鹿岛大介苦笑一声,“如果这么简单的话,前几天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是吗?”良子把一个U盘递给对方,“如果你看过这个呢?鹿岛大介先生。”

       “算了,叫我宋大哥就好了,不用那么正式,话说这是什么?”鹿岛大介接过U盘,把它插进了自己的电脑,看着看着,鹿岛的脸色变了。

         “这……这些是……”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良子布满疤痕的脸,“你是怎么得到这些东西的?!难道……”

        “魔法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所谓的‘疤面魔女’也不过是一种调侃罢了。”良子摇摇头,因为自己神出鬼没的行踪和不知从哪得到的资料使得她在这个地下世界中有了“疤面魔女”的称号,虽然她本身并不喜欢别人这么叫她。

         “怎么样?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您还不准备出手吗?”良子见鹿岛大介面露难色,“正如您看到的,这几次的抢案里‘本州奇兵’的人数明显少于十年前。虽然他们表面上仍然是一个整体,但我可以肯定,他们的内部已经不像原来那么团结了,这是个机会,宋大哥,您是明眼人,出不出这口气的决定权在您手里。”

        “我当然想出这口气,”鹿岛大介的眉头依然皱着,“不过,现在整个德岛联队都处在警方的监控下,恐怕……”

        良子看着眼前这个不再年轻的“联队长”,她明白他的难处。毕竟自己是三浦株式会社社长的养女,对于这个地下世界还是有很深入的了解的,毕竟,这个表面上风光无限的三浦株式会社,可是活跃在雅*库*扎各个不同组织之间最大的武器经销商。眼下,存在这种想法的组织头目不在少数,尤其是一些上了年纪的更是如此,也难怪,人一旦有了家庭、有了在乎的人或物,那就会有所顾忌,放不开手脚,从而在这个漆黑的地下世界中寸步难行。

         “如果说不需要您做这些有风险的事呢?或者说,只需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提供协助的话呢?”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鹿岛大介的眼神中有些不可思议,“不,不可能,做不到的……”

       “宋大哥,如果你能帮我的话,以后三浦株式会社的订单我会向父亲申请五折的折扣。”

        “可是……”

        “那么,‘本州奇兵’的首领重房康夫的通缉赏金分给您40%,这是我能做的最大让步了。”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鹿岛大介走到良子面前,“你也知道这伙人有多危险,如果要一个人去的话,无异于以卵击石……”

       “那又怎么样,”良子下意识咬牙,“害死我父母的人,哪怕是以卵击石,也要让他们血债血偿!如果你害怕我一去不回而死无对证的话,我可以立字据。”

       鹿岛大介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刚满二十岁的少女,从她的眼神里,鹿岛看到了热血、愤怒和仇恨,他很钦佩眼前这个年轻的少女。鹿岛大介坐到良子身边,深呼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我相信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跟我说就行了,那笔赏金我一分钱不会要,我也是在道上混了几十年的人,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宋大哥真是个爽快人,”良子笑了,“我要的东西很简单:一份高知县的地图,要包括地形、街道以及所有银行金店的位置;一支突击步枪和150发备弹,当然,只是借用,我会通知父亲给您补新的;一件防弹衣、一部能跟您联系的行动电话;行动时,我希望能让您的人随时提供这伙人可能的藏身地点和逃窜路线。这些对您来说应该不难吧。”

        “当然可以,不过,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活着回来。”


        “鹿岛大介先生,您的女儿在楼下等您,要让她上来吗?”刚刚的女秘书敲门走进办公室说道。

        鹿岛大介起身看看表,对良子说道:“抱歉,已经是这个时间了,那这件事就这样吧。”

       “那我就告辞了。”良子起身鞠了一躬,准备离开。

         “对了,你现在是在学园舰上住对吧,”鹿岛一边披上外套一边说,“是在青日还是红日?”

         “青日学院,怎么了吗?”良子有些奇怪。

        “没什么,”鹿岛笑了笑,“我有个养女和你差不多大,也在那个学校。”

        良子打开办公室的门,正和要进来的少女撞了个满怀。

        “是你?!!”两个人异口同声。原来,良子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樱井。

        “良子,你怎么会在这?”樱井的眼中充满了疑惑和一丝担忧。

        “那个,谈一些事情,无关紧要啦……”良子不想告诉樱井自己来的真实目的,她甚至不想在这里碰到她。

        “你怎么来这里了?樱井,”鹿岛走上前,摸了摸樱井的头发,“不是告诉你在家里等我回去吗?”

        “哼,还不是担心你啊!你整天靠在这,身体会垮掉的,到时候我怎么办啊?”樱井扭过头,好像很生气。

         “哦,对了,你们两个认识?”鹿岛赶忙岔开话题。

        “是啊,良子姐姐现在是我的车长和指挥官。”樱井冲良子微笑着。

         “姐……姐姐?!”良子觉得自己高冷的形象可能要在这里翻车了。

        “哈哈……”鹿岛大笑起来,“想不到高冷的良子小姐也有这样的一面啊。”

       良子很尴尬:“才……才不是这样的!我们也只是刚刚遇到而已。”

        “你先下去等我吧,我找找东西,马上就下去。”鹿岛劝开了樱井。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良子接过秘书递过来的手枪,把它放回腰间。

        “晚上来家里一起吃个饭吧!”樱井叫住良子,“就当……上次你请我吃东西的报答好了!”

        “这……”若是一天前,良子还更有可能答应,可是现在……

         “无妨无妨,”鹿岛先生走出办公室拍拍良子的肩膀,“你是樱井的朋友,我们家自然是欢迎你的。”

        “这样不好吧,”良子对两人的身份仍然有所顾忌。

         “没关系,”鹿岛大介诚恳地笑了,“这是作为朋友父亲的邀请。”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良子摆摆手。

         “太棒了!”樱井开心地跑下楼。


       下楼的时候,鹿岛大介聊起了樱井佑的身世:她是自己曾经的心腹樱井敢住的独生女。1995年1月17日,当时的德岛联队还没有归于山*口*组名下。因为双方的合作谈判而来到神户的鹿岛大介和樱井敢住遇到了那场惨绝人寰的天灾——阪神大地震。为了保护鹿岛大介,樱井敢住被掉落的水泥块砸成重伤,并于两天后在医院不治。临终前,他把妻子和不到一岁的樱井佑托福给了自己的大哥。不幸的是,在樱井佑上小学的那一年,她的亲生母亲也遭遇了车祸后离开了她。从此,鹿岛大介便通过一些手段变成了樱井佑的监护人,直到现在……

       “最开始,佑一直很排斥我,因为我特殊的身份,”鹿岛叹了口气,“不过,现在好了,佑顺利进入了国中,学业有成,我也算对得起黄泉之下的兄弟了。”

        “我还真没想到她会是您的女儿。”良子说的是实话,毕竟这对父女完全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的确,当初身边不少人劝我给佑改名,但我没有,樱井是她父亲赐给她的姓氏,我不想改变,”走到楼梯口时,鹿岛取出墨镜戴上,“而且,十多年了,我一直刻意划清佑和这边的界限。她是个好孩子,我不能让她走跟我一样的路。”

          “要真是这样就好了。”良子低声说了一句。如果不是那伙“本州奇兵”,她也不会踏入这个泥潭。

          “鹿岛先生,有一件事情希望你能帮我,”良子在写字楼门厅看到正向他们招手的樱井,低声说道:“不要跟樱井说今天的事,我不想连累其他人,尤其是我的朋友。”

         “这点你放心,不该说的话我不会说的,”鹿岛大介点点头,“刚才我说希望你活着回来,也是这个意思。”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良子有些吃惊,原来这一切全掌握在眼前这个男人手中。

         “是啊,从良子参加战车道后,我就从侧面对你进行过了解,”鹿岛大介苦笑一声,“毕竟,我的身份太过特殊,虽然我不让樱井接触这边,但我也得确保樱井不被这边的东西伤害,抱歉,这么说可能有些失礼。不过,佑是我的兄弟在人世间的生命延续,我必须保证万无一失。”

         “没关系,我理解的,”良子跟在鹿岛身后走出大门,“如果我父亲还在这世上的话,他也会这么做的。”

         晚上,良子来到了鹿岛大介和樱井佑在德岛的住所,这是一间位于车站街附近的高层公寓,平时只有一个佣人负责打扫和管理。晚上,禁不住樱井的再三请求,良子选择住在了樱井家里。

         “这个叫鹿岛大介的人不坏,能遇到他,说不定这次就能把这十年的痛苦画上句号了。”饭后,良子看着窗外的街景心想。这十年来,虽然养父对她还算说得过去,但在良子心里,他和一个陌生人没什么区别。三浦株式会社社长的女儿,听上去很光彩,可现实呢?只有她自己知道。现在的良子,只想把这一切都了解,然后开始新的人生。

         深夜,良子洗漱完走进客房,发现樱井正摆弄着自己的手枪套。她冲上前一把夺下,低声警告道:“这不是你该动的东西,很危险的!”

         “抱歉,我只是觉得它挂在架子上容易掉,所以想拿下来放到桌子上。”樱井的声音很委屈。

         “这样吗?抱歉,”良子接过枪套和手枪,把它放在桌子上。

        这一晚,两人聊到深夜,虽然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但良子觉得很放松,在她眼里,这才是生活本应有的样子。良子谎称是家里的企业托她给鹿岛送文件所以才见到了她的养父,她不想让樱井知道关于“本州奇兵”的事。

        “这才应该是我要过的生活。等一切都结束了,就开始这样的生活吧。”送走樱井后,良子躺在客房的床上,心想。尽管樱井一直固执地认为自己是黑社会老大的养女而感觉沉闷压抑,但相比起自己的生活,已经很让良子羡慕了。


       “呐呐,良子,一起去逛街吧!”第二天一早,良子刚醒,樱井就敲响了她的房门。

       良子本来打算拒绝,但想想今天也没什么事,而且自己也正打算好好侦查一下这座城市,虽然从她得到的消息来说“本州奇兵”大概率还在高知县境内,但他们下一步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邻近的德岛,这里的交通条件比高知便利很多,而且因为街巷复杂,藏身之处也比高知多得多。所以,良子答应了樱井的请求。

        “良子酱,谢谢你!”走在街上,樱井低声说道。

       “谢我什么?”良子有些诧异。

     “谢谢你陪我出来,”樱井低着头,小声说道,“我的朋友少得可怜,你是第一个肯陪我出来的……”

        “没什么,我也只是恰好没事而已。”良子看着身边的樱井,笑笑说。

        良子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和墨绿色的树叶,心想:有个朋友的感觉,确实是很棒的呢。

          但是,意外总是来的很突然。

       在樱井和良子走到街角的珠宝店旁边时,“哒哒哒……”的一串声响把街上所有的人吓了一跳,那是自动步枪的声音。

        良子瞥见珠宝店里有几个戴着口罩和墨镜的男人正抱起两个口袋往外跑,她下意识想要拽回走在前面的樱井,可是已经晚了。樱井和跑出门口的男子撞了个满怀,摔倒在地上。

          摔倒的时候,樱井下意识扯掉了那个男子的口罩,露出了他的脸。良子呆住了,这张脸,不是别人,正是“本州奇兵”的首领重房康夫!可是,前一天他们还被目击出现在高知县境内,怎么会这么快?!

         “抱……抱歉……”樱井明显被吓到了,她颤抖着爬起来,想往街角逃跑。

         “小姐,这可不是说抱歉就能解决的事……”重房康夫举起了手中的手枪,对准了樱井颤抖的身体。

         良子没空想那么多,她想救下樱井。出枪、上膛,良子把枪口对准了重房康夫的脑袋扣下了扳机。

        “砰——”良子手里的托卡列夫没响,反而是重房康夫的子弹射进了樱井的身体。樱井惨叫一声,痛苦地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这是,另一个匪徒出现了,他用手中的自动步枪抵住樱井的脑袋想要补枪,良子自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她再次拉动套筒,对准那名歹徒的胳膊。一声枪响后,歹徒的胳膊血肉模糊,手中的突击步枪也掉在了地上。

         “警察,有警察!撤退!”重房康夫扶着受伤的同伴和其他几人一起快速钻进路边的两辆黑色轿车。良子追出去,可是已经晚了,轿车消失在了街道的转角,不知去向。

       “樱井,怎么样?!别睡!救护车马上就到!!”良子跑到樱井面前。暗红色的液体顺着樱井肚子上的伤口流淌下来,染红了她天蓝色的长裙。

          “对……对不起,”樱井把自己的手放在良子的手上张开,里面是一颗手枪子弹,“我不想你杀人,就换掉了你的子弹……没想到……害了自己……”

         “别这么说,笨蛋!醒醒啊!”良子哭喊着,身边的樱井却渐渐没了反应……

图中即为历史上真实的福熙车厢,它是《凡尔赛条约》签订的地方


文中提到的阪神大地震的简介见上图

P.S.至于文中提到的跟雅*库*扎有关的请大家自行百度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