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CP倾向注意!】我为什么说698后的两位少年“死”了。

涉及剧透内容

事先说好站SN!严重CP洁癖!

So……对家和别家还请绕道谢谢。

之前跟很多人讨(gang)论(dao)过(li)一件事:698话之后,佐助和鸣人的设定到底有没有崩?

我一直认为是崩的。

但他们却信誓旦旦地拿什么“鸣人当上火影应该懂事了”“佐助良心发现变温柔了”“佐助他不是一直就那样除了仇恨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吗”之类的话,来搪塞我。

其实只要细心想想,这些话语,完全经不起推敲

先来分析鸣人这边:

1.自幼丧失双亲,懂得失去亲人的痛苦,也曾因为想引起别人注意而恶作剧。

这样的他,就在博人为了引他注意而在火影岩上搞恶作剧时,语重心长地拿忍者的本质去说教他。

反观当年鸣人干这事的时候,三代目爷爷是怎么做的呢?

吼着“鸣人你这臭小子!!!”,抓住他之后给予小小的惩罚。

比起他对自己儿子的态度,三代目对他的态度反而来得更亲昵。

2.一直坚持有话直说的忍道,总嚷嚷着喜欢小樱,却在the last中,因为小樱一番话而觉得自己喜欢的是雏田。(这条先不带滤镜,比较好分析)

单看这一点和鸣人单细胞的性格,倒也不是没有可能。但要注意故事发生的背景——这是在鸣人与佐助进行过一番关于情感的交流,且鸣人多次因为小樱对佐助的喜欢而失落后发生的。

对于雏田的脸红害羞,鸣人一直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但是他因为喜欢过小樱,而能清楚地知道一种心理叫做“这个女孩好可爱”;还因为他和佐助的羁绊,他知道那种因为对方痛苦而感同身受的痛。

显然,身为本作的主人公,岸本并没有在鸣人对雏田的心理描写中出现类似语句。

即使是且力,他在心理描写中也是一个十分直率的BOY(因为语言描写的六个点过于复杂常人理解不了),更何况我鸣的忍道是有话直说了。

那么在我看来,同样的背景下,鸣人会做的事是什么呢?

当他的儿子为吸引他的注意力而恶作剧的时候,他是会笑着把儿子的头发揉乱,对建议他管教儿子的那些人说一句“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小时候也是这样的”,转而面向孩子挂着尴尬的笑,双手合十表示抱歉:“对不起啊博人~爸爸最近陪你的时间比以前少了,”然后竖起大拇指,指着自己,骄傲地说着“不过相信我,这一点小事儿很快就能解决的!毕竟你爸爸我是最伟大的火影啊——”被鹿丸抓回去批改堆得快比人高的文件

当他还没有结婚,小樱对他说那种话的时候,他会可怜兮兮地望着小樱,念叨着“小樱你明明知道我最喜欢的是你的说……”在小樱受不了他给他一个暴栗的时候,笑着摸着包说着“好疼好疼”然后将心里泛出的一点酸涩压回去

这样的,才是我所了解到的鸣人。

阳光、活力、充满生机。总是想尽量的把周围的负能量全部清除,将自身的悲伤和酸楚也藏起来不让人看见;总是带着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逞强,因自己的梦想而骄傲;总是努力地去满足他人的需求,轻易地理解他人宽容他人,心软的一塌糊涂;总是这么……让人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就走进了他的光笼罩的范围

只有这样的鸣人,才能理解我爱罗的痛苦,化解他内心的纠结;只有这样的鸣人,才能三年如一日锲而不舍地去追回佐助,最终成功打动他;只有这样的鸣人,才会让紫苑、让雏田等人心动;只有这样的鸣人,才能从一个万人厌弃的妖狐,变成现在得到那么多人认可的出色火影。

所谓“懂事”,并不是什么让自己看起来世俗老练,而是在理解世俗、包容世俗的同时,固执地坚持自己的颜色,用海一般的宽容和太阳一般的温暖明亮,让所有人想尽力变成海平面上的萤火,照亮彼此。

————————————哔哔,割一下——————————————

现在开始分析佐助。

1.少年时被灭族,后又亲手杀了疼爱自己且另有隐情的亲哥,体会过两次因自己的无能而失去至亲的痛苦。而且还是爱的宇智波)

这样一个人,结婚后有家不回,和家人的合照是拼出来的,见到自己的女儿没认出来还差点杀了她,在女儿的强烈要求下补回合照,但……还是那个有在火影楼等鸣人的时间,却没时间回家看看妻女的人。

对于这种情况,有些人说是辉夜的锅,是因为她整出来的那些破事导致且力好像很渣一样。

辉夜表示:???

这个锅好沉,她背不动。

有家不回能怪她,拼合照能怪她,但是差点杀死自己女儿这个……过分了啊!辉夜不背这个锅!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佐助君认出来鸣人君的儿子了(装作自己是志乃的样子)。以及有空等鸣人没空回家这点也解释不了。

那岸本写这出戏想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啊!他是个锑啊他!佐助好惨一男的,明明知道孤独和不被父亲认可的难受劲,让岸本这么一搞还非让妻女也感受一下,好像他很渣一样。

他渣吗?

综上所述,他渣。

他真的渣吗?

呵,不存在的。他能一眼认出来鸣人的字,在旅行途中还惦记着鸣人,一眼认出来鸣人的孩子不说还收了孩子当徒弟,战斗过程中时刻关注鸣人,以及在离村之前四战之后都可以说是鸣人的专属·贴心·自动化·肉垫了。

纵观四站,鸣人有求道玉能保证自己在被打飞的时候不摔在地上,而佐助什么反应?

骑着鹰拐走快掉下去的他以及智商瞬间掉线一般地扑上去当肉垫。

同一时期,他对小樱的态度:

“我想不到任何喜欢她和被她喜欢的理由”

“现在的你就和樱一样没用”(对卡卡西说的)

“无限月读的时候,他们(卡卡西和樱)只是因为在你(鸣人)身边,仅此而已”

以及两次救小樱时:

用剑(好像),差点伤到樱。

扶了一下(好像在某党那边算疾风传大糖之一)

好惨。

他们这一家都好惨。(暂且当一家,我也不想认)

且力心里苦。

岸本就这么让一个渴望家庭、珍视家庭的人变成了一个对自己拥有的家庭漠不关心的人。

甚至外网还有人将佐助对小樱的态度家暴家庭里的施暴者作对比,结果是高度相似

岸本我呵呵你一脸。

2.从小性格就倔,渴望力量,对于自己杀掉哥哥这件事后悔心痛到哭了大半宿,但仍决定报复木叶而不是继承哥哥的遗志去守护木叶,四战时期闹革/命,但仍救了整个忍界。

这样一个人,在明显嫌弃甚至有些厌烦小樱之后,态度突然180度大转变,且对小樱用了哥哥对他的专属手势。

然后不接受义肢,结完婚生完孩子就四处流浪说什么要做那劳什子的赎罪。

前者这事是个人都干不出来,别说好面子还倔的宇智波了,就连木叶丸都干不出来这种不要脸的事。更何况樱从来都没有试图去了解他,在他饱受失去家人的痛苦的时候,当着他的面,说着鸣人“无父无母”“没有教养”,甚至像是炫耀一般地说“我要是这样早就被我妈骂死了”;甚至在剧场版里还对鸣人说着“我也想像你一样有那样的英雄做父母”;在佐助被仇恨蒙蔽双眼时,不去追究佐助的仇恨因何而起,而是自作主张向鸣人假告白让他放弃佐助,在决定以一己之力要杀了佐助的时候,差点被佐助反杀,却还不讲道理地想着“佐助君他……是真的想杀了我”……最可气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她还口口声声说着喜欢佐助。我想,换作任何人,有了这种经历,都不会想要回应这个女孩的喜欢

后者……

岸本这个我是真的忍不了。

他、何、罪、之、有!

是,我也觉得他沙雕过,也觉得他执迷不悟气人过,但他自始至终,都无愧于木叶

木叶高层的腐败使他只剩下哥哥这一个族人,但他把哥哥错认为灭族的仇人,后来就只剩下他一个了。

一整个家族,只剩下他一个了。

这就是木叶之前对他做的。

之后佐助手上确实有不少人命,但并未对木叶的利益损害过多,大多数是跟随大蛇丸疯狂渴求力量的时候做出来的。

但在四战时,他可以说是救了一整个忍界

如果没有佐助,那些人没几个能活着。

全木叶几乎没有人认识到这一点,大多数村民和木叶高层还是认为他是个危险分子,甚至只把鸣人当英雄而避他如蛇蝎。

在他外出云游为木叶效劳的时候,这个观点也没有得到改变。

木叶欠他一个家族的血和仇恨,欠他身为英雄应有的认可。

即使说他的罪是在四战时说要闹革/命,也是无稽之谈,他甚至都没有开始革/命。

那么他何罪之有?

一直都是木叶欠他的,他赎哪门子的罪?

信奉赎罪论的各位,我求求你们,放过这个孩子吧

那么在我看来,同样的背景下,佐助会做的事情是什么呢?

在他认识到自己的背景及自己背负的命运的时候,在他向鸣人认输的时候,就注定了他不会有想和别人组建新的家庭的想法。宇智波这个姓,比起力量,更是一个负担,他不会想让另一个人去背负这个责任,正如他在四战时想要将世界的暗面揽到自己身上一样。以及在他向鸣人认输时,就已经下决心要忠属于鸣人,无论鸣人是否有了家庭,无论鸣人到达怎样的地位,他都愿意在鸣人背后替他默默解决掉那些黑暗,不让他的光被黑暗沾染

他会接受义肢,以使自己能更好地帮助鸣人。他也许会去流浪,但绝不是以赎罪为名,而是去见识并清除这世界更多的暗,构筑鸣人理想中的忍者世界;也许他会在鸣人的强烈要求下当暗部队长,掌管并保护着火影的半条命

这样的,才是我所了解到的佐助。

他的世界里黑白分明,身为宇智波的遗孤,他背负着这个家族沉甸甸的痛苦,同时也秉承着这个姓氏的骄傲,所以他认输时,便是他死心塌地万劫不复时。对于不能理解自己的人,他不会去在意;而对于在意的人,他的行动总比思考来的快一些,只要对方在自己身边,眼睛就会不由自主地飘过去,一个对视,就能交换彼此的想法,对方跃跃欲试提出的要求,即使心知肚明大概率不会成功,也不介意让对方试试,烂摊子什么的都可以交给自己收拾。他不在意他人怎样看自己,却在意他人怎样评价自己在意的人和事物。他渴望力量,但也不会让自己因此处于危险中;他总想要以极端的方式清洁忍界,却也愿意因一个会以他的痛苦为痛的人留下……他总这样,习惯于在沉默和黑暗中前行,却会保护那团他抹不去的光。

只有这样的佐助,才是佐助。他是火影里最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是边界最明显最锋利的一笔。只有这样的他,才会让鸣人不断追逐;只有这样的他,才会和鸣人成为彼此的归宿。

他在乎仇恨,但因为鸣人,他学会了珍视现有的羁绊,他一直都很温柔,他的温柔不是外放的,也不是对绝大部分人的,他的温柔是在发现你的重要性后,愿意冷静下来听你的建议,他会嘴上说你白痴,手上却一刻不停地帮你处理好你还没有做完的事。他的爱全都藏在影子里,只有在及其强烈的光下才会浓到溢出来,而在黑暗里,你才会惊讶地发现,四处都填满了他的好,这种待遇只有离他极近的太阳能享受。

所以我说698后,我所深爱着的这两位少年“死”掉了。

他们不再倔强地保持自己的样子了。

这个五星,是我给一直到698话的火影打的。岸本塑造感情十分成功,他笔下佐鸣的羁绊剪不断、理不乱、化不开。他塑造这两个角色也很出色,重心不是彼此的他们甚至都会让人觉得怪异,即使重心是彼此,他们也不能丢掉倔强的特性,对世界妥协的他们一点都不好看

至今意难平,这是我爱了六年的佐鸣,七年不会痒,这份初心我能保持到我的灵魂再不能轮回。

他们之间,只差一个身份,便可亲密无间。

他们之间,只差一句爱你,便可携手永远。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