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春已过,豆瓣9.6的《三月的狮子》定能为你带去春日的温暖


注:以下内容涉及部分情节剧透,请谨慎食用~


《三月的狮子》讲述的,是一个少年在春寒料峭的冷风中坚韧成长的故事。


文/二律


成长的过程中,人们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堪称惨淡的回忆。尤其在身体和心智都朦胧的时期,总会有一些如今看来或许十分平淡,但在当时却刻骨铭心的经历。

但无论是怎样的冲击,现在回忆起来,能记起的也就是一些残存的碎片了。那些瞬间的碎片组成了一个词,那就是——成长

也许是不愿看到主人公在青春的漩涡里无限挣扎,日本动画中,主人公的成长总是戏剧化的一瞬间,大多的作品都会为主角带来天降的契机帮助他成长

《夏目友人帐》中,饱受“能看到妖怪”这一能力的副作用的夏目贵志得到了猫咪老师的帮助,渐渐地在妖怪和人类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灵能百分百》的主角影山茂夫有着绝对实力的超能力,还有着天下最好的灵幻师匠指导心灵,在良师益友的帮助下,简单的青春期烦恼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么幸运。这个世界上,确确实实的存在着那种一夕之间从美梦惊醒,被生活裹挟着跌跌撞撞的长大,碰壁到头破血流也仍旧只能靠自己才能换来血泪中成长的人。没有捷径,没有逃避的方式,只能一次次的面对。

尤其不幸的是,这才是人生的真谛。

今天的主角就是这样一位少年,他所背负的成长的代价,十分沉重。但他仍旧一步一步的靠着信念和坚持,以及慢慢聚集在自己身边的人,发现了生的价值,完成了对自己的救赎。

这个少年的名字是桐山零《三月的狮子》,这部动画便讲述了桐山零的心路历程。

 

从黑暗的最深处向光明进发

《三月的狮子》是日本漫画家羽海野千花的同名漫画改编的动画,由SHAFT公司负责制作,著名的鬼才监督新房昭之担任总监督。

这个名字取自于国外的一句谚语,“March comes in like a lion and goes out like a lamb”,直译过来是“三月来如狮子去如羊”,意思是,三月的气候开始的时候通常春寒料峭,可结束时往往气候趋于温和明朗。这个故事的发展也恰如这个名字,从绝望中开始,然后一点一点的走向希望。

故事的主人公桐山零是一个17岁高中在读学生。他是史上第五位初中生将棋选手,天才日本将棋棋士新星。将棋是一项日本的传统棋艺竞技,《三月的狮子》整个故事也是围绕着将棋展开的。

桐山零原本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庭,然而在一次意外中,父母和妹妹悉数去世。贪财薄情的亲戚并无意收留他,彷徨之中,父亲的旧友、将棋选手幸田看到了他,并问他:你喜欢将棋吗?

那一刻,对于无依无靠的零来说,这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他违背了自己的真心,为了能被收养,他说自己很热爱将棋。于是幸田收留了他。

从此将棋成为了他唯一能坚持的东西。然而,也许是谎言的代价,由于自身的资质以及养父的看重,这家原本的一对姐弟——香子,对零产生了既羡慕又排斥的心情。

由于得不到父亲的认可,零慢慢的变得自闭,而香子则变的性情乖张,终日无所事事的游荡。为了不破坏养父的家庭,零从同是将棋选手的养父家中搬出,开始了自己的独自生活。

然而一个人的生活是如此的艰难:除去生活上的琐碎烦恼,他还有着无法面对的心魔和挣扎。

一方面有到底是坚持自己其实并没有真心热爱的将棋之路,还是继续学业的矛盾中挣扎;一方面则是无法融入养父一家的家庭,却又挂念着他们的生活。他没有太多选择,生活既简单又沉重。除了棋盘之外的世界,对他来说都是混沌一片。

在零的生活中,世界被简单的切割为赖以生存的将棋、白水般乏善可陈的学校、以及空荡的、名为“家”的容身之所。旁人的欢悦与他无关,时不时还会刺伤到他:过去的梦魇仿佛巨大的漩涡,时不时的在他的脑海中狂啸,提醒他孑然一身了无牵挂。

养父母一家的存在令他既感激愧疚,同样如鲠在喉;他还要面对自己内心的虚无,离开将棋他将会一无所有,但是自己是否真心爱将棋呢?内心有个小小的声音在告诉他不是。每当遇到真心爱着这门运动的人,零都会被对方的真心刺伤,由衷的为自己当年的谎言愧疚不已。

这样没有尽头的生活,在偶遇川本家三姐妹明里、日向、桃三人后,才开始悄然的发生了改变,这个背负着沉重过往的少年一点点从阴暗的过去走出来。

川本一家由于母亲很早病逝,大姐明里担任起了母亲的职责,不仅要为爷爷的传统点心店“三日月烧”帮忙,还会时不时去小姨的酒吧里兼职;二妹日向还在读初中,性格活泼却意志坚定;小妹桃十分软萌懂事,是零永远也无法拒绝的可爱存在….

但即便是这样,零仍旧时常躲避着三姐妹一家的好意。

为什么要逃避着美好的川本一家?正是因为他担心自己再次“鸠占鹊巢”,重现幸田一家的悲剧。同时,他身为男子汉的自尊也在告诫着自己,要有独立生活逐渐变得强大的能力。 

然而零自己,却也在悄悄地成长着。逐渐的,他身边多了很多伙伴,亦师亦友的班主任林田高志,身体有疾病却善良开朗的“挚友”二海堂晴信、还有史密斯、岛田等人。

在遇到养父幸田时,零会刻意压抑心中的情感,遇到姐姐香子时,爱恨交织的复杂情绪也十分迷惑。在川本家时,又会展现出柔和的一面,而和二海堂、班主任等人相处时,又显得滑稽搞笑。

在与这些人的羁绊中,尤其是日向喜欢的棒球男孩的对谈中,他终于发现了自己的真心——

他其实是热爱将棋的。

然而,如果你以为这单单是个寻找自我的励志故事的话那就错了。零面前的挑战,还有很多很多。


令人惊艳的动画改编

一般的日常系动画,无论内容如何精彩,大体上总是逃不过平淡的开场,然而在新房昭之和SHAFT公司的双重加持下,《三月的狮子》动画第一集的叙事和视听语言就堪称惊艳。

第一集的上半集,动画制作组几乎用了半集的时长,交代了一件在剧情上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事情,那就是男主人公桐山零在将棋会馆击败了自己的养父。

从动画的开篇伊始,男主人公没有说过一个字,通篇没有一句对白,动画用几乎沉默的半集时长,加上一些隐晦的画面,让观众自己去理解故事的发展:从男主起床出门赶电车开始,丝毫没有他行动的解释。只是一个跟踪记录的镜头,而这样的时间持续了好几分钟,整个画面中除了电车以外几乎没有什么声音。给人的感觉是真实而萧索的。

之后男主进入到将棋会馆,与对手下棋的时候,三言两语便透露出对方和男主之间的养父子关系。动画组不疾不徐的插入了男主与养父之间的回忆:他和养父以及养父的一对子女生活,却始终没有融入这个家庭。

只是简短的两三分钟,男主人公沉默寡言的性格、与家庭不和、独自生活、棋艺出众的天才这些设定一下子出现了,自此整个故事也拉开了序幕。

棋局结束,养父离开。正当观众的情绪跟着男主一起压抑的时候,电话那头的川本一家却向男主发出了不容置疑的邀请,我们跟随零来到了川本家,发现那是一个完全不同于刚才氛围的地方:

于是我们看到,似乎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和郁结的男主,突然也显露出了一丝孩子气,他的神经忽然的放松了下来。在三姐妹温馨美好的小家中,桐山零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新房昭之在色调和氛围上,采用了极强的对比来展现三姐妹一家和零的家庭区别。

川本家是由红棕和暖黄为主色系的拥挤日本民宅,这里充满着轻快又有生活气息的对话和声音,房屋在拥挤之中却不感到凌乱,随处可见充满童心的有趣小物件;而零的房间宽敞冰冷,黑白蓝主色调的现代高层公寓里几乎空无一物。

而在内心方面,新房昭之也采用了同样的方式来表现。

零总是感到周围的世界静默无声,情绪失控时就沉沉睡去,或是逃离一般的喘着气离开所在的地方…这都是抑郁的表现,在零独自一人的场合中,新房昭之用大量的黑白速写风的镜头,将零内心深处的黑暗和压抑展现在观众面前。

令人倍感惊艳的影像感还出现在动画第二季的“霸凌篇”:日向受到欺负,姐姐明里去开家长对谈会时,一时不慎被对方家长的流氓逻辑牵制,准备好的指责竟然说不出口。

此时的明里被光影分割为两半:光明的那一半,是她坚决想要保护妹妹的心,而陷入黑暗的一半,则是面对突发事件深感自己没有保护好妹妹,对不起病床前妈妈的承诺的愧疚。

Shaft公司特有的充满悬念的剧情节奏感,配合着电影质感的后期摄影渲染、大量高对比的色彩和光影运用,使得《三月的狮子》这部作品的感染力极大幅度的提升。

新房昭之特有的风格,为这个平凡中蕴含沉重的故事,加上了浪漫的幻想色彩。与此同时,那些充满幻想的片段,与清新的画面和压抑的故事相结合,焕发出一种无比瑰丽飘渺的哀愁魅力。

不仅如此,为了彻底还原羽海野千花老师作品中真实的场景和情节,达到更为逼真的效果,制作方还派出了外景组前往片中三姐妹生活的三月町和零居住的六月町的原型——东京都佃岛、月岛等地区进行实地采风。


将棋的部分还去了将棋会馆取材。对局室棋盘上落子时发出的声响,是由棋士到录音棚,用对局专用的高级棋盘、棋子录的音。


这部动画的每个细节,都在彰显着真实与认真,恰如作品本身的特点一样。

 

细节之处见真章:羽海野千花

《三月的狮子》原作羽海野千花老师,也是著名的《蜂蜜与四叶草》的作者,向来以极其纤细的感情笔触和真实的情感体验为主要特征。《三月的狮子》从作画到叙事风格也都带着《蜂蜜与四叶草》的影子:明亮的线条、主人公的大量内心独白、时而夸张的逗趣日常桥段。

羽海野千花是一位堪称“匠人”一般的漫画家,她十分擅长的正是日常生活中那些细小的变化。那些无可奈何的变故在她的笔下,从来不会有夸张超脱现实的发展,而是遵循着事实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发展。主人公的困境,最终也只能靠自己去一点一点的拆解,只有自己能把自己从心魔中解救。

在《三月的狮子》中,羽海野千花老师再次用她独有的视野为我们创造了一个看似平凡,却饱含动人心弦之力的成长故事。而这位擅长真实生活和内心战争描写的原作作者,借着《三月的狮子》,不仅仅为我们科普了很多职业将棋中的知识,同样也把将棋这一职业的残忍面真实地还原在作品中。

故事中,桐山零与姐姐香子的纠葛,就充分展现了羽海野千花老师的特长,既用细腻的笔触描绘了饱含情感的成长故事,又揭示了职业将棋界真实而残酷的竞争。

羽海野千花老师在这部作品中塑造的角色里,幸田香子绝对是一个最受争议的存在:香子自幼美丽而暴虐,内心叛逆而渴望父亲的认同。她不断的出现在零的面前,如同鬼魅一般不断地用残忍的事实来刺痛零的内心,企图让他在将棋道路上放弃击败那些有着各种客观原因的“弱者”;

与此同时,香子还喜欢上了如同自己父亲一般年纪的将棋选手,不顾对方有家室,宁肯被叫做跟踪狂也要坚持和对方在一起。这样自暴自弃的香子令零害怕的同时,又愧疚的认为是自己造成了一切,同时内心怀着对姐姐作为家人的爱又让他迫切的想要击败姐姐爱慕的人。

这一切纠结的情绪,在一场将棋对弈中达到了高潮——

零与安井的对弈令他压抑无比。他的脑中始终回放着姐姐香子的话语:安井准备离婚了,此时正值圣诞节前夕,他给女儿买了礼物,准备给女儿的最后一个圣诞节留下美好的回忆。然而安井的棋品很差,每逢输棋就会性情大变,和平日的好父亲形象简直判若两人。要是这次输给零,安井一家的圣诞节就算是完蛋了。

对零来说,家庭算是他的禁忌。香子此番话亦是要考验零对于将棋的决心到底有多坚定呢?

最后,零顶着压力取得了胜利。安井输了比赛后气急败坏的离开了,当零追上去将他遗落的给女儿的圣诞礼物带给他时,对方的反应告诉他,自己毁了这一家的圣诞节。

面对自己造成的这个局面,零疯了一般一路奔跑到傍晚空旷的公园里,并在这里喊出了《三月的狮子》整个第一季里最令人心生激荡的台词:

“难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吗?那么要怎么做才好?别开玩笑了,明明就是弱的人不好啊!就是因为你弱才会输的!要是说什么明白却做不到的话,那就别再继续了啊!我可是赌上一切了,除了将棋之外一无所有!……如果有办法逃避的话,为什么……”

在这段话结束后,零却又开始了一段仿佛自问自答的对白:

“一边说着没有战斗的理由,而事实上,我深知自己的体内栖息着野兽;即使撕碎周围的一切,也要为了生存四处奔走的野兽。纵使会让人变得不幸,无论什么样的世界在等着自己”。

这一段情节完美的体现了羽海野千花老师对主人公的理解和塑造:这段零内心的独白,是他首次真正的撞破了内心冰封的领地。

年少出于依附他人的需要,无奈扯下的谎言,其实已经融入血肉,成为桐山零不可剥夺的一部分;而无论自己的本性是如何善良软弱,自己的天性却真实深爱着残酷冰冷的棋盘,他内心的野兽正张大了口,要吞噬眼前的所有阻碍……而这条孤独的道路,是命定的选择,亦是零内心的心之所向。

直到这里,零的成长,终于结结实实的上了一个台阶。他开始卸掉了身上不得已的伪装,真实的为自己想要的东西拼尽全力。

不忽视每一个人物内心深处的复杂,俯身看向每一个细小的心灵变化背后的隐因,让所有的发展都变得那么合情合理,扣人心弦,这种真实的力量正是羽海野千花老师在平凡细节之中方见真章的深厚笔力。


终章:春之再临

将棋之内的世界无情而令人血脉贲张,但将棋之外的世界却能够治愈零。在与川本三姐妹及棋士世界接触磨合后,零的心境也在动画中有了具象化的改变。

零的“黑化“开始逐渐变少,不仅仅是心境,房间也在悄悄变化:最早,零偌大的房间里除了自己打的地铺以外几乎空无一物,站在房中能眺望的也只有窗外孤寂的寒风与冰冷的河水;后来,二海堂送给他一张松软舒适的大床,之后还添了窗帘,有了简单的桌椅、礼物、食物….一切在慢慢地发生转变。

原本以黑白基调、缺乏生活气息的零的房间,与庄重沉稳的写实风将棋会馆,以及梦幻世界般可爱多彩的川本家这三大基础领域,不断地进行着融合:会馆中的二海堂成为了零家的“不速之客“,川本家也时不时有零以及其他棋士进来做客,甚至将棋会馆也在史密斯等人的映照下,显得有一丝人情味的可爱。

棋盘的背后,是不幸的经历和背水一战的觉悟。正因为长久以来的孤注一掷独身前行,所以生命中点滴的希望和相遇都会视若珍宝。但人与人终会相遇,春天也一定会来。

桐山零的人生,终于开出了希望的花朵。

不仅仅是零,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在孤独地克服内心的魔咒时,也想要二海堂一样的伙伴,川本三姐妹一样的家人。在迷茫的时候,每个人的内心,都想要被温柔又坚定地填满。

没有浮华的笔触,没有夸张的际遇,没有离奇的发展。《三月的狮子》讲述的,是一个少年在春寒料峭的冷风中坚韧成长的故事。

三月的寒春,也终于过去了呢。


本文来自「动画学术趴」,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我们需要 全职编辑、全职运营,有意者可以投稿至 babblers@163.com。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