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B48——光与影(111)

“宮脇,你在说什么?”村山彩希还没反应过来她的真实身份。

“我是说,你去死吧。”因为过于激动,宮脇的声音反而异常平静,就像是刚刚学习说话的孩子一样一字一顿,毫无感情色彩。

冈田说道:“我要把她带回警视厅,你不要意气用事。”

“你再来做一个选择”宮脇走到村山脸前,鞋几乎已经贴到了村山的脸,眼睛死死盯着村山却和冈田说话:“还是有关感情,是为加藤警视长报仇还是用她换升官发财?”

“把她带回警视厅就是为警视长报仇。”

“血债当由血来偿!”宮脇突然大声喊道,既愤怒又坚决,令二人不禁胆寒。

“宮脇,你是一名警察,不要意气用事。”冈田低声且严厉的提醒,村山彩希这才相信宮脇真的是卧底。

“我不想和你多说废话。”宮脇一下子把冈田推开,把村山翻过来压住她问:“我问你,是你开的枪吗?”

“是又如何?”村山话音未落已经挨了一拳,吐出一口的血沫子。

“是或否。”

“是”

“同谋是那个松下吗?”

“是。”

“最后一个问题,是京八桥的命令吗?”

“这我就无可奉告了。”

宮脇手起拳落又是三拳,打的村山半边脸立刻变了形,自己拳头也开始流血,咬牙切齿的说:“是或否。”

村山彩希只是冷笑两声,说:“你永远得不到答案。”

宮脇又是几拳,拳拳到肉,鲜血迸溅,冈田拦住她说:“再这么打,她就要死了。”

“我意如此。”但冈田比她想的坚定,她挥了一下手臂并没有甩开冈田。

“够了!你的任务结束了,我们回警视厅吧。”

“这个随后再说。”宮脇使上十分力气挣开冈田,没想到冈田也早有准备直接把她推开,“够了!冷静一点,你是一名警察,不是街头血债血偿的混混!”

“让开!”宮脇不想做口舌之辨,她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不去想,只想杀人。说着便上前一步,伸手去涂冈田肩膀,冈田抬手反推,没想到宮脇抓住她的左臂直接卸开了关节。

冈田大吃一惊,她总是低估别人的决心,今天也同样,以为宮脇咲良不过是撒撒气而已,关节被卸开的一瞬间她才明白宮脇是真的要杀人,就像杀了岩渊一样。

村山抓住这个机会跳起来奔向仓库大门,宮脇拔腿就追,冈田不知怎的宁愿让村山跑掉也不远被宮脇杀死,于是就地抱住宮脇一条腿,对村山大喊:“快跑!”

就在村山就要跑到门口的时候,闪出一个人影从二楼跳下来挡在她面前,一圈将她打倒在地,“你们还真是啰嗦,我的时间很紧张。”

京八桥的出现就像鲨鱼杀入了鱼塘,三个人都感受了死亡的恐惧。

宮脇这才想到一个问冈田:“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她比其他两人早十分钟到,见两人进来心中起疑并不声张,听到村山彩希便是刺杀加藤玲奈凶手时,怒火攻心更是不管不顾只一心想杀了她,直到京八桥出现才明白其中有诈。

“不是你给我发的短信让我来的吗?”冈田诧异地问。

“是我”京八桥拿出宮脇的手机,“《六法全书》,太容易破解了,樱木,哦不,应该是宮脇警官,我觉得你才是可惜了,明明是混黑社会的天才,却阴差阳错的成为了警察。你和那位加藤警官关系很好吗?”

冈田和宮脇互相看了看,都选择了沉默。京八桥浑不在意,又扭头对村山彩希说:“杀掉那个女警官是我指使的,你告诉她就好了,省的吃这些苦头,怎么,是怕她对我有所不利吗?你看看她吓得浑身发抖的样子。”

宮脇依然不说话,京八桥接着说:“既然这样关心我,为什么又骗我说你和这位女警官不认识呢?彩希,你这样骗我让我很伤心。至于你,冈田奈奈警官是吗?”她看着冈田说:“着实令我头疼,不过你应该把账本带来了吧。”

冈田心中大叫不好,和宮脇交换了一下眼神,便知这一切都是京八桥的阴谋。宮脇对冈田喊了一声“跑!”便向京八桥冲去,她决心就算是死也要拖住京八桥,而村山却在这时出人意料地抱住了京八桥的脚也对着冈田喊:“跑!”

可是只一合,京八桥便将两人再次打倒在地,冈田才刚刚站起来。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