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5 经典回味 | 白色巨塔(下)

这期接着为大家讲述山崎丰子的原著改编的2003年电视剧「白色巨塔」,日剧黄金十年标杆作品,富士电视台赌上前途的台庆良心作。

上期回顾:

第11期:经典回味 | 白色巨塔(上)

温馨提示:本篇篇幅较长,多图包含剧透,请谨慎阅读。

上期小秋说到浪速医院第一外科的财前,终于历经各种波折选上了梦寐以求的教授一职。新官上任,院里来了食道癌患者佐佐木庸平。财前安排人事变动,让柳原医生负责这位患者。为避开即将退休的东教授,财前故意把佐佐木的手术安排在东教授退休的当天,直至病情发生变化才强行手术。

新年伊始,手术成功完成。里见佩服财前技术的同时对术后不断咳嗽的佐佐木产生怀疑。主治医生柳原把佐佐木的情况反映给财前时,正在和岳父通电话准备出国演讲的财前轻率地做出不更换治疗方法的判断,并不肯抽空去看看佐佐木。一边是财前在海外的公开手术的成功大受好评,一边是佐佐木的病情不断恶化,里见帮不上忙,只好不断给财前写信。终于,佐佐木因癌症转移抢救无效逝去。

财前出差回来,对佐佐木的死亡毫不在意,参加了海外手术成功的庆功宴。而这时佐佐木家正在举行追悼会,佐佐木的妻子良江把前来参加葬礼的里见赶出来,表示不想见到浪速医大的人,并说是财前害死了自己的丈夫,宣称要委托律师控告财前。

良江委托律师关口准备控告财前。关口立刻到浪速医大做调查但碰到诸多障碍,收集不到任何证据。财前把整件事告诉了鹈饲,并表示就算闹上法庭自己也会无罪。但鹈饲却冷淡地表示一旦闹上法庭,浪速大的声誉就会毁于一旦。里见表示尽管财前的手术非常完美,但癌症向肺部转移的事情,财前还是应该检讨的。谁知鹈饲却责怪里见去了佐佐木的葬礼,认为他行事过于轻率。

正式起诉后,医院内部异常紧张,财前更是变得心浮气躁。医院的代表律师国平来到里见家,希望他不要帮良江出庭作证,一向正义为患者着想的里见果断回绝。法庭上,面对律师国平的冷酷质问,良江处于劣势。当晚开庆祝会时,国平表示,如果里见出庭作证的话,很可能财前会输掉这次官司。

这天,里见接到一个患有腹膜肿胀的女高中生患者美香。由于内科无法根治,需要依靠手术才能治好。里见找到财前帮忙,财前却冷然地说手术相当危险,需要家人同意,最后告诉里见除非他答应不出庭作证,否则不动手术。同时,里见妻子三知代和佐治子也劝他不要出庭作证,多为家庭考虑,但里见还是勇敢果断地出现在了法庭上。

站在原告证人席上的里见,不顾国平误导的质问冷静地说出事实,表示自己当时已经把癌症转移的事情告诉了财前,并劝对方给病人做精密检查。法官最终宣布以死亡鉴定医师的报告来定案。最终,鉴定报告有利于财前,财前获胜。鹈饲教授想调走里见,里见说宁愿辞职也不去。



一年后,佐佐木一家对判决不服,坚决再次提出上诉。但律师关口苦于没有新证据和证词,无法翻案,只好找到里见求助。里见突然想到可以找东教授与佐治子帮忙。东教授把鉴定医师正木介绍给关口,准备请他出庭作证。财前得知情况后,便请国平想办法阻止其出庭,果不其然过了几天,正木表示不能出庭作证了。

东教授赌上自己医师的尊严出庭作证,东表示虽然之前与财前优恩怨,但这次绝非私人恩怨,是作为财前的老师教导不力,并决定辞职。之后,律师关口意识到一直以来自己的策略失误,总是以医学上的艰深内容为着手点而旁人太多难理解,决定改变打官司的方针。没想到的是,当询问到财前的责任时,财前把过失责任推给下属柳原,表示自己指导不足所致。

慌乱的柳原在旁听席上大吼财前在撒谎,国平表示柳原是在为自己开脱,所有证词不可信。这时,医师会议上的护士君子突然出现,愿意出庭指控财前。虽然柳原的证词不被采纳,但君子出示的记录本却成为了指控财前的有利证据,这让浪速大一方措手不及方寸大乱。两个月后,浪速大学一方败诉。财前接受不了事实,在庭上大声吼道自己没有错,接着却昏倒在地。






财前被诊断为肺癌,里见劝财前找东教授动手术,但财前说自己虽然想找他,但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给我动手术的。里见来找东教授请求为财前动手术,而东教授说出了同样的话。

东教授为财前作了手术,但开胸的瞬间却发现情况并不如预料中的乐观,原来财前并非癌症初期,癌细胞早已扩散到整个胸膜,与全身转移一样,就算切除了最初的地方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得知此事的又一恳求不要把真相告诉财前,但知道真相的财前的妻子杏子的慌乱状态,却让人产生了怀疑。财前从金井及柳原给自己的药上发现到不对劲,终于确定自己已经到了癌症末期。

财前找到里见请他为自己做最后的诊断,确定自己肺癌扩散到脑部的判断。里见证实了财前的判断,并劝他来自己的医院做疗养但被拒绝了。

终于,财前带着遗憾与不甘心离开了人世,剧终。



这是电视剧的下半部分,讲述财前当上教授之后引起一起医疗纠纷后如何打官司,并走向人生终点的故事。回顾整部剧,财前代表的是现实中被社会同化的人,用自己的方式实现理想医学,如当上教授,建立癌症中心。而为实现这些可以不折手段,对名誉和利益有很深的渴望。但是看完整部剧,你会发现不论是在当选教授希望渺茫时,还是在当选教授后的运筹帷幄之时,亦或者在国际交流会议中身为主角发言时,甚至在岳父拿出金钱打点关系时,他的眼神,始终没有出现丝毫的泄气、物欲和厌恶,一直都是坚定,这是一种肩扛推动医学发展的使命感。他一直坚定地向上攀爬,只为到达巨塔顶端,以为医学发挥更大的作用。



而代表「以患者为中心」的里见认为,首先医学的对象是人,一切医疗手段与技术的服务对象是人。所以当医药代表身患癌症晚期时,里见与财前的观点就完全不同了。面对已经绝症晚期的病人,他依然想救助到最后一程,不愿放弃手上的一个病人。这听起很可贵,但还有千千万万可以救治但没有床位的病人还在等候,现实和理想的残酷在这白色巨塔里刀剑相交。

 


编剧对人性的把握实在是太过准确。财前和里见虽身为救人性命的医者,但同时也是人类,财前对患者的疏于关心与冷漠,里见的软弱和缺乏果断。两人实现理想的不同方式在剧中一直相互碰撞。站在白色巨塔顶端的医者终究不是神明,他们到底和我们一样,是有着复杂感情,充满缺陷与矛盾的人类。

 


后半部分的剧情小秋觉得有四个场景值得一提。

1、财前在海外演讲时去了集中营。

看到奥斯维辛集中营时,财前:到底包持何种心态?
可巴齐克:被杀者还是杀人者?
财前:我是医生,救人性命是我的工作,无法想象杀人者的心态
可巴齐克:不过德国也在这里用人体实验为借口而施行屠杀,进行者是救人的医生。

 


在人生的岔路上,财前也犹豫过,是否应该如里见一样更加遵循本心呢?


2、财前与花森在天台的对话。财前不断质问自己。

3、病危的财前深夜找到里见看诊,他说自己并不恐惧,只是遗憾。

他是为了能帮到更多的患者才如此激进,他的白色巨塔,也就是那座还未完工的癌症中心,是他作为医生的全部寄托,只要能够实现,哪怕自己成为利益集团中的恶魔也无所谓,只是他没想到,在逐渐成为走向权力的泥潭的路途中,他也会开始丧失为医者的基本品德。


4、全剧以财前临死前写给里见的一封信结束。




本剧在否定财前不正确的同时,肯定了财前对理想医学,美好未来的追求,是错误但坚定的活法。理想医学距离他只有一步,但却在最后一刻功败垂成。这样的悲剧英雄的落幕应该值得感谢!而相反地,理想医学距离里见看似很远,却一步一步地切实地往前走,然而不知何时能够到达……最后财前把未来交给里见,应该是想看到心里最初那份美好的医学的实现吧!

医学发展的道路是由无数人命铺就而成的,白骨森森,堆砌成塔。


就目前而言,如果让小秋只推荐一部日剧的话,那只能是「白色巨塔」了。富士台的辉宏钜作,从题材到卡司都接近完美,剧中没有卖腐,拖沓和乏味的部分,环环相扣,处处铺垫与暗示,是为数不多的日剧精品,收视率甚至超过同期木村大神的电视剧「PRIDE」。这部伟大的日剧也向追求医学理想的医护人员致以敬意,现实与沉重,庄严与价值!

我叫小秋akikun,这是我在B站的专栏文章,感谢大家赏脸阅读!如有不足之处欢迎提出,非常感谢! 小秋的文章致力从日本音乐和日本文化等入手,科普日本文化,领略邻国日本的方方面面,共赏日本之美! 新的文章将会陆续更新,欢迎关注!      声明: 文中图片来自小秋以前的订阅号:茜空日本,欢迎关注了解! 感谢支持小秋的文章!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