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叡】【扭三EG向】大魏间谍实录(二)

(可能是雷)设定预警:甄氏和静姝是同一人


名字是瞎编的


脑洞是放飞的


纯粹放飞自我的瞎写


以上接受再入


(本章你昭终于上线了)


(您的好友曹·女装大佬·叡已上线) 




自从去年诸葛亮死后,曹叡就开始暴露本性放飞自我了:先是在宫里折腾,大兴土木,别人劝他还不听:今年又加封司马懿为太尉,收了他的兵权,看样子这几年是不会兴兵了。虽然明眼人都知道,太尉虽然位列三公,却是个虚职,没啥实权,但司马懿却乐得清闲:每天除了例行上朝之外,就在家读书作文、摆弄花草、不理朝政,做出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样子。没人猜透他在想什么,司马昭也不例外;也没人过问原因,毕竟年纪大了不好扰人清闲。


这天和往常一样,司马昭跟爹一起去上朝,朝中依然无甚大事,大家例行公事了一个时辰之后便退朝了。不过下朝时便都议论纷纷:传言陛下近几个月越来越无心政事,不仅在宫中大兴土木,还沉迷酒色;更有甚者,据宫中内侍说,陛下私下竟和童年不懂事时一样,穿起了女装!听到这话,司马昭倒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件事——其实他也是听父亲说的,那时才刚会说话,哪会记事。


 


曹丕还是公子的时候,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经常到郊外和司马懿一起钓鱼。司马懿的茅庐前长着两棵树,一棵是梧桐,另一棵也是梧桐。两棵树本身司马懿入仕时栽下的,经过三年的精心照料,一直在茁壮成长。一棵靠水较近,所以长势喜人;另一棵虽然长势稍弱,但也枝繁叶茂,生出了一片碧绿。司马师经常带司马昭在靠水的那棵树下玩耍。那天两人刚出门,便看见另一棵树下站着个七八岁的孩童:司马昭见人穿着女装又生得漂亮,便咿咿呀呀地叫着“姊姊”,脸上乐开了花;司马师知道那是曹家的小公子,便赶忙捂住了弟弟的嘴,不料还是被父亲听到了。


司马懿“啪”地一声摔下了鱼竿,冲着树下道:“司马师!把你弟弟带回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来!”司马师闻言赶紧连拖带拽地带着弟弟灰溜溜地走了。可怜的小司马昭还没弄清楚情况就被塞回了屋里,并且从此以后只要曹丕来了他就甭想出门。


不过好奇是孩子的天性,即使被禁足了也想法设法往外偷窥,并且顺其自然地对树下天资秀出的美人产生了深刻的印象——直到长大后被残酷地告知了真相。


 


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小事都渐渐被遗忘,不过曹叡的美貌和贵气还是随着那天的装扮一起刻在了年幼的司马昭心里,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在他脑海里闪现。今日朝臣的这番议论,又引起了回忆,司马昭一边试图赶紧从脑海中甩掉这个片段一边浑浑噩噩地往前走,直到在家门口下车之后径直撞在了前面父亲的马车上,才清醒过来。


司马懿见状嗤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便进了门。司马昭自知失态,赶忙跟了上去。两人刚进门,便见到静姝提着篮子准备出门。


“静姝,”司马昭连忙把人叫住,“你这是干什么去?”


“快到端午了,奴婢出门买些艾草。”静姝顿了顿,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对了公子,夫人在房里等您,说是要请您品茶。”


“知道了。你快去吧。”司马昭不知道的是,那茶里早被静姝下过了药——一种会让人不断梦到幼时生活的药。不仅如此,身为间谍静姝利用王元姬不喝茶的习惯,借她的手完成最后一步,是最好不过了。


听到了满意的回答,静姝心里暗喜,便快步向门外走去。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