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娘2》究竟做了什么,竟成为日本动画界的耻辱?

没有最差,只有更差。在平成年代即将结束的这一刻,杀出一个程咬金,在二次元里掀起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波澜,没错,那就是在Niconico动画网站差评榜里排行第一的《兽娘动物园2》。(下文简称《兽娘2》)

截至目前,《兽娘2》总共有60万观众,也就是说在这60万观众里好评不到3%,这究竟是个什么概念?

相信哪怕是没看过这部动画的你,也听说过关于这部动画的一些传闻,有人说这部动画作画不行、人物形象崩坏、节奏不流畅等等,但这些都不是它成为“平成最屑”的根本原因,它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两个字:恶心。

恶心人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但是最主要的莫过于剧情。剧情之烂,烂到让人不禁怀疑制作组是不是对这个社会有什么偏见,导致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所有人。或许还是有路人不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拿下面这张图来说一下:


 

图片来自《兽娘2》第9话,倒在地上的家犬,为了保护主角咕噜噜,奋不顾身,浑身上下都是伤。而这个时候我们的主角在做什么呢?救了我一命?管你是谁呢,看都不看一眼。

不得不说,如果是为了恶心人,咕噜噜这个角色塑造得非常成功,对家犬就说了一句“回家去吧”如此令人心寒的话,便让家犬独自哭泣地离开了,与本话标题完全一致:回呀回家去。


 

 

为什么要这么画呢?明明可以不这么画的。没错,就是恶心你。在第一季里,人与兽娘(动物)是平等的,大家是朋友。但是到了第二季,设定几乎全部推翻,把人类和兽娘们完全区分开,兽娘们就等同于动物,说难听点就是家畜。

如果说这还不算恶心的话,最终话恐怕才是狠狠地喂了粉丝们一口热翔。《兽娘2》里所有兽娘都遗忘了第一季的主角小包(下图),但第二季还让她以配角的方式登场,这也就算了,但最后结局是怎样的呢?


 

 

我的好伙伴忘了我,最后跟着别人跑了,我还能做什么表情?

笑不出来,只能哭了。

哭就算了,竟然还放了《兽娘1》的OP来消费粉丝情怀,相信不用我多说,粉丝们是什么态度,一目了然。

讲什么故事,是由监督决定的;怎么讲故事,是由脚本决定的。原本在《兽娘1》中,这两件事都是由たつき(也就是驼鹿监督)一手负责的。

原本做得好好的驼鹿监督,在第一季完结接近半年后,突然就被《兽娘》版权方之一的角川解雇了,表示你将不能再负责《兽娘》的相关制作了。这等于什么呢?

给没看过《兽娘》的人简单说明一下,《兽娘》没有驼鹿监督,就相当于没有奈须蘑菇的Fate、没有庵野的EVA、没有乔布斯的苹果。

此事一出,驼鹿监督立刻上了推特热搜,并且还是榜首,也就是被粉丝所知的“925事件”,尽管事后粉丝也一直在争取让他继续担任,但还是徒劳无功。

如你所见,最后《兽娘2》制作组大换血,变成现在我们所看到的粪作。第二季会变成这样,少不了下面这几位大功臣。

首先是制片人细谷伸之,这家伙明摆着就是要和驼鹿监督作对,认为《兽娘2》没有你驼鹿我一样可以做得很好。推特上也有内部员工爆料称为了和驼鹿监督的新作《烟草》一较高下,赶工似的将《兽娘2》定档在了今年1月,于是所有员工都不得不通宵达旦加班。

负责编剧·剧本的增本拓也同时也是罪魁祸首之一,故事节奏和角色设计崩坏全都是他的锅,专业水平低下,直接导致《兽娘2》从现象级动画(神)变成另一现象级(屑)。

第二季的監督木村隆一也是要背锅的,在驼鹿监督发推特表示自己为了工作几乎一年没回家之后,第二天立刻发了篇推特表示:在动画界没人会因为不能回家而感到自豪。

哪怕是瞎子也看得出来这是在嘲讽谁,但问题是你有什么本事去嘲讽人家呢?

说到嘲讽,一位专注卡布奇诺的咖啡店店长发推文表示为《兽娘2》制作了一杯咖啡拉花,但如图所示,根本没有拉花,只有一杯黑咖啡,次日,该推主用同样的图配上了不同的文案:黑洞。(也就是在讽刺《兽娘2》动画)

该推文立刻引来了一位叫做“岩田都市传说彦”的人,经网友推测,此人应该就是《兽娘2》的PM(planning manager)岩田俊彦,扒出来一大堆针对驼鹿监督的恶意言论。

驼鹿监督表示在《烟草》上花了差不多5000个小时的心思,而此人则发推:花多长时间做的根本没有意义吧某位监督!所以说这样你才是二流啊。

相信看到这里,对于《兽娘2》是个什么动画,心里已经有数了,可以说在“毁前作”的动画里,它称第二没有其他作品敢称第一,恐怕以后只要提到粪作、屑作,大家都会不约而同想起同一个动画吧。

虽然有很多粉丝都表示在他们的心目中《兽娘动物园》从来只有一季,没有什么所谓的第二季。但说实在话,如果驼鹿监督能回归制作第三季,试问又有谁会不期待?但说到底这也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