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格】《外遇》(改文)


(十一)

  

        说到结婚这个词,孔肖吟明显的不高兴了。张语格急忙说到,“姐姐,是故事,你不结婚…” 


        孔肖吟貌似放松了很多,静下来继续听着。她那期待的眼神,令张语格再次的说不出话来,记得上次讲故事的时候看着孔肖吟的眼睛,张语格也是如此。 


        或许孔肖吟就有这样的魔力吧。张语格稳定着情绪,继续说着。


        “那个女人结婚了,但是,她并不幸福。”


        这时她转过头看着孔肖吟,发现她没有认真的在听,不太喜欢的样子。张语格在想要不要换一个说。但是她说的这个并不是故事,而是自己的事情,她想倾诉,想要一个人了解她。


        “那个女人并不爱那个男人,但是没有办法,既然结婚了就要好好的生活。但是你知道吗,她有多痛苦,她有多么怀念以前的生活。和朋友们在一起,什么都不用拘束。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张语格停了下来,她感觉孔肖吟会懂她,因为她正在看着自己,眼里充满了怜惜。张语格终于控制不住了,对于这个温暖的怀抱,她真的向往了很久。 


        “姐姐,抱一下好吗?”张语格张开怀抱说着。“只要抱一下就可以…” 


        孔肖吟知道,眼前人张开双臂就是要抱的意思。她轻点了下头,身子贴过去,头靠在张语格的肩膀上,搂住了她的腰。 


        张语格心脏跳动的频率突然加快,就像是要跳出来一样。她想静下来好好的感受下孔肖吟给她的温暖,但是她不能这样,她怕自己如果再不松手,自己就会失控。


        “姐姐…”张语格刚想松开她,就感受到背后温柔的触感,孔肖吟正在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背。她想安抚她,她想说,tako,不要难过,还有我。 


        张语格此时并不想像肥皂剧一样趴在孔肖吟的肩膀上失声痛哭,因为这完全没有一点苦的感觉,反而觉得,很幸福,很贴心,很温暖。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她爱上了孔肖吟,爱上了这个沉闷的女人,爱上了这个自己老公的姐姐。爱上了这个不该去爱的人。 


        但是只要张语格爱了,就无法停止。


        张语格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背上的温暖。 所以,姐姐...请允许tata这样爱你

        陪着孔肖吟到晚上了,姑姑回来之后,孔贤智也来了。说是来接她们的,因为晚上又要家庭聚餐了。张语格纳闷了,这家怎么有事没事总是聚餐呢? 


        到了酒店后,才知道,原来今天是那个贵妇狗的生日。只见那贵妇狗一脸贱笑的坐在椅子上,看到张语格她们来了也不知道站起来问声好。虽然是长辈,但是也不能这样没有礼貌。 


        张语格默默的拉着孔肖吟做到了里面的位置,听着那贵妇狗在夸着什么人。


       “我说二嫂,你家宝贝女儿可真是好啊,大公司上着班,不像我家那个兔崽子,整天不好好学习!” 


        “诶呀,妈…” 


        一个乖巧的小女孩不耐烦的说着,那女孩叫费沁源,是叔叔和婶婶的女儿,今年才十多岁呢。看那一脸萌样,张语格突然想去捏捏她的脸蛋,不经意的嘴角露出笑容。


        不过当她转头去看孔肖吟的时候,发现这女人一直在盯着自己,冷冷的脸使张语格打了个冷颤,姐姐这是怎么了?


        “对了,雨桢什么时候来啊?”贵妇狗突然问道,只见那二嫂看了下时间,说着,“这会就到了吧,之前打电话在路上来着…” 


        这时包房的门开了,一个矮小的女孩笑着走进来,“对不起啊,来晚了。” 


        张语格抬起头,随后完全惊讶了,这不是袁雨桢吗,她是二叔的女儿?



(十二)

  

        袁雨桢一眼就看到了张语格,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勉强的笑了笑。不过她倒是很惊讶,原来贤智结婚的对象就是她,难怪张语格喝醉的时候说着什么抱怨的话。 


        毕竟孔贤智年轻的时候有些不正经,那时候勾三搭四的,不过貌似长大了就很安稳了。虽然花心,但是肯好好的结婚,这就是一大进步了。看起来孔贤智应该很爱张语格,看他在旁边总是想趁机腻歪她,不过这个样子真是很讨厌。


        张语格很厌恶他,坐的地方离孔贤智比较近,她时不时和孔肖吟说话,可是孔肖吟都是冷脸相对。刚才来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张语格不知道孔肖吟是怎么了,或许是不喜欢这个环境。


        张语格起身去了洗手间,袁雨桢也跟了过去,她在身后说,“是tako姐姐啊。” 


        “嗯?”张语格回头看着,“余震,原来你是二叔的女儿,我才知道呢。” 


        袁雨桢走过去,笑了下,“嗯,我也才知道你是贤智的老婆。不过你千万不要因为这个关系就疏远我啊,我不算她们家的人。” 


        袁雨桢这样说,张语格终于明白了,刚才还在纳闷,二叔姓孔,为什么袁雨桢姓袁,大概二叔也是二婚吧。 


        两人来到洗手间里,袁雨桢看没什么人,便小声的说着,“你貌似很讨厌贤智…” 


        张语格听到后,先是很诧异的表情,随后想到昨天一起喝了酒,自己可能是说了酒话。张语格笑了笑,“余震妹妹...” 


        “好啦,没什么的,我和他们姓孔的又不是一家人。” 


        孔肖吟低着头等待张语格回来,当她看到张语格和袁雨桢有说有笑进来的时候,很是生气,她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

只知道,tata不可以和别人说话...


        张语格又坐到孔肖吟身边,看她还是不搭理自己。真想问问她怎么了,可是这么多的人,张语格又一次的心虚了,她怕和孔肖吟太过亲密,会被家人怀疑什么。

 

        一顿饭吃完了,张语格见孔贤智那喝醉的样子,便想到了那天发生的事情,正想着借口,晚上不跟他回家。 


        “对了,我们去唱唱歌吧,很久都没去了。”叔叔突然说道,这叫张语格内心欣喜的很。见家人都很同意,张语格开始鼓舞孔贤智。


        “贤智也去吧,家人好久没聚了。”张语格对身边的孔贤智说着,孔贤智还误会了,以为张语格也会去。 


        “嗯,好…”孔贤智马上就同意了,从来都没听过张语格唱过歌。 


        准备坐车去的时候,张语格拉着孔肖吟,看她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眼睛转了转


        “姐姐不舒服吗?” 


        孔肖吟不知道张语格什么意思,只是点点头。这时张语格更是开心了,但是还不能表露出来,她抱着孔肖吟的肩膀说。


        “那我陪姐姐回家吧,姑姑你去和叔叔他们唱歌吧,我会照顾姐姐的。” 


        平时张语格绝对没有这个胆量,但是今天喝了一点酒,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姑姑同意了,只是孔贤智有些不高兴了,但是没办法,他已经被塞进车里了。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张语格和孔肖吟坐进自己的车里。 


        张语格开着孔贤智的车,询问着孔肖吟是否冷。可是这个女人还是不理她。


        “姐姐怎么了?”张语格边开着车边问着。孔肖吟摇摇头,靠在车座上。等到家的时候,打开车门就走了下去。 


        张语格关上车门,“姐姐...”跑上前抓住了她的手,那稚嫩的手感让张语格清醒了许多,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姐姐,我…” 


        孔肖吟有些害怕了,急忙抽回了手,低着头,费力的念出两个音。


        “ta...ta ...”


(十三) 

  

        “什么,姐姐你说什么?”张语格过于激动了,她听到了孔肖吟叫她的名字。

 

        孔肖吟咬着嘴唇不肯说话了,这两个音,她很费力的说出来。每天都在练习着张语格的名字。tata两个字,在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偷偷的练习。


        张语格忍不住的想要抱住她,但是不知道孔肖吟是否允许,想起今天下午那个拥抱。张语格还想要更多,她重新拉起孔肖吟的手。


        “姐姐,tata很开心。希望每天都能听到你说话,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你的笑容。所以,答应我好吗?要快快乐乐的。” 


        消音点了点头,她可以快快乐乐的,她可以每天都叫着张语格的名字,只是,这些只为了她,为了张语格。


        可是孔肖吟完全不知道张语格是什么样的身份。就连现在有些喝醉的张语格,也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了,虽然有些清醒了,但是却忘记了自己是孔肖吟的弟妹。 


        “姐姐...想抱一下。”


        张语格双手把住了孔肖吟的肩膀,“好喜欢姐姐…” 


        说完后,张语格身子倾斜,紧紧的抱住了她,脸埋在孔肖吟的脖子那,轻蹭着,“姐姐…” 


        孔肖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她只知道很喜欢这个拥抱,很温暖。 


        “那个故事还没有讲完,姐姐要继续听么?”张语格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情感,她想告诉孔肖吟所有的事情,就算她不会懂。怀里的人点了点头,表示她想继续听,双手也环住了张语格的身体。 


        这个动作让张语格再次沉迷,她怎么都想不到,孔肖吟就在自己的怀里。今天太多太多的惊喜。有孔肖吟第一次拥抱自己,有她第一次安慰自己,有她第一次叫着自己的名字。还有这一次冲动的机会。


        张语格松开了孔肖吟,看着她的眼睛缓慢的说着,“那个女人,爱上了另外一个人,她很爱很爱她,而她爱的那个人,却什么都不懂。” 


        孔肖吟依旧面不改色,只是眼神里又多了些怜悯。 


        张语格鼓起勇气,亲吻了下孔肖吟的额头。


        “姐姐,你明白吗?你听得懂吗?我爱你…”

        孔肖吟不懂,但是她懂的是,tata亲了自己一下,而自己也要回她一下。 


        扬起头,也在张语格的额头上印了一吻。


        随着额头上冰凉的感觉,张语格瞪大的眼睛,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她做梦也想不到,孔肖吟居然亲了自己。


        “姐姐…”张语格颤抖的声音,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高兴是因为孔肖吟也亲了自己,难过的是,她想到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孔肖吟伸手擦着张语格脸上的泪水,摇摇头。tata为什么哭了?孔肖吟不知道她怎么了,但是很想安慰她。


        “tata...”


        孔肖吟又一次的说着,她知道,如果说tata这两个字,眼前的人会很开心。

 

        张语格勉强的微笑着,用只有孔肖吟能听到的声音说着,“不哭。” 


        孔肖吟也面无表情的说着,“嗯,不哭…”没等张语格反应过来,就牵起了她的手,想带着她回家,然后给她倒一杯水。

 

        张语格眼泪就没有停止过,直到跟她回家之后,孔肖吟独自换了鞋子走进厨房。张语格才抹掉脸上的泪水,随后脱下那高高的鞋。还未抬起头,只见眼前出现了一个水杯。 


        孔肖吟站在她面前拿着水杯,示意让她喝掉。她笑着接过杯子,“谢谢。” 


        孔肖吟又皱着眉,摇了摇头,等看着张语格把满满的一杯水都喝掉之后,才露出美美的笑容,接过水杯走回到了厨房。 


        看着孔肖吟离开的地方,张语格的身子依靠着门,喃喃自语着,“谈一场,她并不懂的恋爱。”


(十四)

  

        张语格拿出手机给孙芮发了个短信,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等待孔肖吟,她正在洗澡。而自己却不能继续在这里停留了,她怕她会冲动,怕会对孔肖吟做什么。 


        在浴室里,孔肖吟第一次想这么多。她一直都在想着tata,她不明白tata到底是什么。记得第一次看到她,她穿着白色的衣服,贤智也穿着白色的衣服。还有一个男人说她和贤智结婚了,是不是说tata结婚了,和贤智结婚了。可是结婚代表着什么。


        不管怎么样,孔肖吟现在都觉得自己很快乐,自从认识了张语格。她也学会了心里装着一个人,而张语格就是孔肖吟心里的那个人。 


        孔肖吟面对着镜子,眼睛一眨一眨的,看到自己白皙的身体,随后甜甜的笑着。把手扶上心脏的位置,说了一句,“这,tata…”因为这里在跳动。 


        她学会了怎样对tako表达自己心里的想法,穿好家居服,从浴室里走出来,发现张语格已经穿好了衣服站在门口了。 


        “ta...”


        孔肖吟的手已经放到了胸口处,正想说什么,张语格却打断了。 


        “姐姐,我先走了。改天再来找你。”说完了这句话,张语格就匆忙的走出孔肖吟的家。 


        关上门的时候,孔肖吟哭了,她不想一个人。右手依旧停在心脏的位置,迟迟不肯放下来。而张语格在门外,仿佛放松了许多,她现在突然有一种感觉,很害怕面对孔肖吟。 


        孔肖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那跳动的地方,很难受,呼吸不顺畅。她蹲在地上抱住了自己的双腿,“tata…” 


        张语格落荒而逃的样子,她需要孙芮的开导。她这样不仅害了自己,更是害了孔肖吟。这样对什么都不懂的孔肖吟并不公平,孔肖吟不懂她们之间的关系,如果她真的喜欢上了自己,那么,究竟会酿成多大的错误,张语格现在不敢想象。 


        已经是十点多了。孙芮刚刚脱光许佳琪的衣服,手机短信的铃声就响起来了。


        自己本来就不想理的,但是一向很敏感的许佳琪,却挡住了孙芮的嘴,拿起枕边的手机查看着短信。孙芮很无奈了,要不要这样不相信我啊。


        “别闹了,把衣服穿上,tako的短信,说是一会就来了。”许佳琪把孙芮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涨红的脸颊早已出卖了自己。


        孙芮邪恶的笑了笑,她知道,许佳琪也是很难受的。


        “你别笑了,快点穿上,还有,把柜子里的…内…裤给我拿来…” 


        张语格到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孙芮打开门就对她抱怨着,“我的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啊,这个时间还出来闲逛。” 


        “芮哥…”张语格又唉声叹气的,这叫孙芮有些紧张了,她可怕上一次孔贤智的事情再次发生。记得那次张语格哭的像个泪人似的,还不是因为孔贤智强迫她。

 

        “孔贤智怎么你了,上次老娘心里都默默发誓了,如果孔贤智再敢那么做,老娘就把他命根割下来!” 


        许佳琪刚从浴室里走出来,就听到孙芮在那又喊又叫的,自己退出娱乐圈的时候被公司为难了,也没看到孙芮这样激动。“孙芮,你给我好好说话,等tako说完你再喊。” 


        许佳琪走过去拉着张语格走进客厅,把她按在了沙发上,“tako怎么了?” 


        孙芮撇撇嘴跟了过去,“不要替他着想,你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不是孔贤智,是我…”张语格真不知该如何开口,对于这种事情,要是被那些老封建知道了,估计会骂自己不正常。


        看着孙芮和许佳琪着急的样子,张语格说着,“我爱上了孔贤智的姐姐。” 


        这一句话,完全吓到那两个人了,她们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十五)

  

        孙芮现在并不想说电视剧里面的那句台词:“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她想说的是,张语格,你在做什么?


       kiki很快的就冷静下来,虽然是孔贤智的姐姐,但是如果不是亲近的,或许还不算太荒唐。她细心的问着,“tako,你能不能说的再明白点,孔贤智和她姐姐是什么样的关系。” 


        “她是孔贤智姑姑的女儿。她还有社交障碍,差不多算是自我封闭心理。” 


        这句话说完之后,眼前的两人的嘴巴已经成了O形状。没想到张语格这样的人,居然会爱上一个整天不说话的女人。什么社交障碍和封闭心理,不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就算是这样,张语格也不应该去爱自己老公的姐姐。


        “我有点不敢相信了…”孙芮确实有些太过于惊讶了,估计是有些承受不住,许佳琪将她关在卧室里,决定好好的开导张语格。 


        “tako,这样对孔贤智不太公平,他可是很在乎你的…”许佳琪不紧不慢的说着,虽然孔贤智上次那么不理智,但是许佳琪知道,每天面对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孔贤智心里也不会好受,如果他再得知了张语格上了自己的姐姐,那么说不定会有多冲动。 


        “呵呵...”张语格冷笑了下,“这有什么不公平的,ki姐,我今天亲眼看到了他出轨了。” 


        出轨?许佳琪第一反应是很生气,但是想了想,张语格既然都在婚前说明白了,那么出轨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张语格不让孔贤智碰她身体。 


        “那么你现在怎么办?你想过如果被她们家人发现了怎么办?” 


        “我不知道…”张语格难过的揉了揉太阳穴。 


        许佳琪知道张语格现在很无助,安慰着她,“我了解你,爱上一个人是无法控制的,但是你现在是有家的女人,尽管是孔贤智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可你不能爱上他的家人。这样有些…”

        “荒唐是吗?”张语格知道,她爱上孔肖吟是个错误,但是没办法,爱上了就是爱上了。


        许佳琪叹着气,看着眼前这痛苦的人,仿佛能感觉的到她压力有多么的大,“tako,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的忘记她。这对于你来说,是个解脱,还有,对于那个女人,也是一种解脱。” 


        张语格红了双眼,“她现在完全不知道,我对她是什么样的感觉,尽管我已经向她表达过心里想法。可是我觉得我像是在欺骗她…” 


        “难道她不懂你和她之间的关系吗?”许佳琪问着,看到张语格点头,她觉得这事情貌似还有救,“tako,既然是这样,那么你真的应该在她明白之前,做出决定了。” 


        “做出决定,就是放弃吗?可是ki姐,我真的已经到了没她不行的地步了,虽然时间不长,但是我没有办法,从第一次了解她的时候,我就控制不住的,一步一步深陷下去…” 


        “我知道,但是你要明白,你们之间没有一点结果,就算你和孔贤智离婚了,你们也不可能在一起。” 


        你们不可能在一起,这句话一直在张语格的耳边回荡,她觉得自己想通了,是应该做出决定了。和孔肖吟根本就没有可能,这就是两人的结果。 


        “ki姐,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忘掉她,我会的…”张语格靠在了沙发上,闭上眼睛。 


        “如果你爱她,会觉得幸福,那么你可以继续爱她,但是如果你们爱下去,两个人都不会幸福的话,那么你就要自己不爱她,也不要让她爱上你。” 


        孙芮站在卧室门口听着两人的对话,伤脑筋,张语格怎么会这样糊涂。


        那天张语格没有回家,在孙芮家的客房里,她几乎一晚都没有睡,直到天空微量的时候,她才闭上了眼睛。 


        早上九点多的时候,张语格被手机铃声吵醒,她接听了,只听到姑姑在那边很着急的说着。


        “语格,你和消音在一起吗?她不见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