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藤萬理華 ×《MdN》前主編本信光理「乃木坂46 Artworks大致全部展」創作對談

伊藤萬理華 ×《MdN》前主編本信光理「乃木坂46 Artworks大致全部展」創作對談

 

[文章來源:https://www.asahi.com/and_M/20190403/1320631/?iref=comtop_fbox_u02]

[聲明:本人渣翻,未臻完美,若有謬誤,莫噴勿怪]

2019年1月11日(周五)~5月12日(周日)期間,在東京六本木「索尼音樂六本木博物館」正在舉行「乃木坂46 Artwork大致全部展」。收集了大約9萬件與乃木坂46相關的龐大資料,代表性的展示乃以倉庫為主題而進行設計。

 

這回在同一個博物館裡,自乃木坂46畢業、現以演員身分活躍的伊藤萬理華,以及擔任這次展覽的策展人《MdN》雜誌前主編本信光理展開對談。萬理華一面說著「已經畢業了還出場,實在很不好意思」,一面從她的角度談論著自展覽中感受到的創作魅力。


「大致全部展」即使不是飯迷也能勾起興趣的設計

本信光理(以下簡稱本信):萬理華已經來第二趟了,坦白說感覺如何?

 

伊藤萬理華(以下簡稱伊藤):為了音樂錄影帶(MV)製作的服裝在演唱會上不會使用,一般是無法直接見到的東西呢。實際展示出唯有出現在影像作品的服裝,再度覺得震撼。

照片是3月上旬拍攝當時的展覽樣式,目前已經替換。

本信:乃木坂46雖然經常展示服裝,但是考量到不能和別人做同樣的東西,於是就把《Girl’s Rule》MV出現過的稀有服裝展示出來。還有主要展出的5套服裝,是連同襪子和皮鞋等全套搭配一起展示。

 

伊藤:握手會和演唱會雖曾穿過制服等,但尤其是演唱會受到快速換衣服的制約,往往沒有穿著固定搭配的襪子或鞋子。不過實際上應該是這樣搭配的唷,這種地方就可以讓大家清楚看到了。

本信:當然我希望乃木坂46的飯迷能感到高興,即使不認識乃木坂的人來看也覺得「乃木坂46的服裝這麼漂亮啊」,雙方各自的界線都可以好好維持著。這次展出了歷代的CD封套等各種資料,妳最喜歡哪一個呢?

 

伊藤:嗯,好難選啊…。(乃木坂46的)最初的封套,初回盤Type A〜C以及通常盤等4張具有故事性,我很喜歡這一點。譬如《第幾次的藍天?》,那時候我只有十多歲,聽到「合唱的練習情況」這種概念的說明時,我能夠好好地解釋出來,不只是單純的攝影,而是進入故事中、和曲子合為一體的感覺。

 

本信:在展覽中不是也陳列了萬理華所拍《第幾次的藍天?》的未公開照片嗎?演繹故事的瞬間拍下了很多照片,確實給人留下像是影像般的封套的印象。

 

伊藤:我也很喜歡《髮夾》、《來吧洗髮精》,因為包含了創造性的觀點,能感受得到愛,拍攝起來也很有趣。

 

本信:我個人也覺得《第幾次的藍天?》的完成度真的很高。我是從2001年左右因為松浦亞彌和早安少女組開始對偶像產生興趣,後來發現了偶像的唱片封套並加以仔細研究。只是我認為偶像組合的封套設計得很好的,其實並不多見…。在這種情況下,乃木坂46的封套傳達出了想要做出好設計的心情。最初《MdN》雜誌採用了《Girl’s Rule》,後來見到第一張專輯《透明的顏色》的封套時,感覺這個團體有一點料,於是調查了過去所有單曲的攝影師的評價。

 

伊藤:咦ー!!所有的?

 

本信:是的,調查了所有單曲的評價,發現全部攝影師的名字都不一樣,不過藝術指導基本上是一樣。這意味著當我注意到這一位藝術指導在每一張單曲,配置合乎目的的攝影師時,我就覺得這個團體想要認真地在藝術創作上做些什麼事,於是立馬聯絡「請讓我製作一個特集」。

 

這個展覽就是希望像萬理華這樣的人能夠前來參觀

伊藤:乃木坂46雖是偶像,不過賦予創作者很高的自由度,允許做出自己喜歡的東西,而且成員也隨著配合。今野(今野義雄,乃木坂46營運委員會委員長)在這方面非常固執,自第一張單曲以來就一直要求,封套照片必須要(攝影師)親自說明意圖,並且提出要做這樣的事情,實在非常熱情!

 

本信:今野某一天突然打電話問我「今晚有空嗎?」,今野會打電話來,要嘛就是商量大事情,要嘛就是正在進行的工作,要嘛就是真的行不通的地方(笑)。因此,此時一邊想著「最好別來什麼出乎意料的事啊」一邊接起電話,結果成了這個展覽會的開端。

 

伊藤:我非常清楚為何要指名本信,《MdN》雜誌的特集表現出我最希望大家看到的地方!以高度的熱情製作,所以希望大家多加關注。並非以成員的可愛為切入點,而是從設計和藝術作品整體的觀點製作特集,最早做出這樣的就是《MdN》雜誌。以我個人而言,也終於做出特集了。

 

本信:在那個特集做採訪時,才第一次和萬理華聊天對吧?那時候,我正希望像萬理華這種喜歡創造性事物的年輕孩子能夠閱讀《MdN》雜誌。

 

《MdN》雜誌也製作過、展覽會也是那樣,即使女性飯迷獨自一人來看也覺得開心,和朋友或戀人一起來也希望玩得開心。考慮到這些事的時候,出發點就是像萬理華這種張開各種天線(接收新觀念)的女生。以萬理華作為基準來考慮的話,對我來說就是很容易想像的對手。萬理華,妳實際見過這個「大致全部展」後的真實感想是什麼?

 

伊藤:濃縮了我想看的要點!服裝的展示很上相,想要表現的地方也都突顯出來了(笑)。即便我和乃木坂無關的話也會去看、去關注。周邊商品也非常講究,突然就要求我做T恤(設計)的工作!?明明都已經畢業了呀(笑)。

伊藤萬理華設計的T恤。《OVERTURE》雜誌的萬理華特集所刊登的畫作,引起了本信的注意。

本信:由於是回顧乃木坂這個團體迄今為止的展覽,所以畢業成員我覺得也可以。我不喜歡製作很普通的T恤,所以就向萬理華請求。我以前還記得萬理華繪製的那些畫作,把那些做成T恤的話大家一定會想要,所以我有這種勝算。

 

伊藤:雖然透過經紀人把我以前繪製的力作送出去,卻收到了「以這個方向全面描繪成抽象的東西,那才是我想穿的!」這種要求(笑)。但自己已是畢業之身,感覺很困惑。

 

連現在也是,我都已經畢業了,做這樣的對談真的可以嗎?…。不過,「大致全部展」一定也能讓其他畢業的成員享受,讓支持這些成員的人也能夠享受,於是接受了。能展現乃木坂46的歷史我也很開心,感覺(自己)沒有被遺忘…(笑)。

 

製作企劃時總是由「標題」開始

本信:雖然並非一開始就決定下來,但結果是透過藝術作品展示了包括畢業成員在內的歷史。這麼說來,完全沒有說明關於「大致全部展」的展示概念呢(笑)。在講這些之前,作為前提條件,我本來就是不太去看展覽會的人。要去嗎?不是感覺很麻煩嗎?

 

伊藤:有興趣的話我會去…不過很麻煩。


本信:在思考展覽會的方向之際,實際要去的話會覺得麻煩,像我這麼懶散的人,要怎麼做才能讓我出門參觀呢?雖說是乃木坂46的展覽會,但像我這麼懶散,不夠刺激的東西肯定無法引起我的興趣。只有陳列相當狂熱的資料,像這種展覽我也不想去。那麼,該怎麼做自己才想要去呢?藉著這個觀點,就要從讓人覺得有趣的「標題」開始考慮了。

 

伊藤:是從標題開始策畫的呀?

 

本信:對呀,從取什麼標題人們才會來這方面考慮。雖然怎麼樣也想不出來,但是和創意工作人員在家庭餐廳商量了好幾次,他們問我「覺得『大致全部展』怎麼樣?」,我心想「就是這個了」。

 

伊藤:寬鬆一點也好,如果只是「乃木坂46展」,飯迷也許會來,因為他們知道這個名字…卻不清楚他們到底來不來。改說成「乃木坂46 Artworks大致全部展」,感覺就會想來。

本信:標題訂定了,想著「大致全部展」在哪裡舉行時,腦海裡浮現的就是倉庫。由於是倉庫,資料和服裝大致上都備齊了。考慮以倉庫為主題會怎麼樣的同時,因為標題比較寬鬆,會場內的圖形和宣傳視覺效果也很寬鬆。整體上並沒有好好地勒緊的東西,所以我想在那裡弄得緊湊一點。

 

以單調為基礎等在自律克己的氣氛中揮動,標題寬鬆的詞語巧妙地咬合在一起,在適當的地方著陸並取得平衡。雖然是狂熱的話題,但是標題的文字也使用「AXIS font」這種感覺不到體溫的冷酷哥德體,使用像工業製品一樣的哥德體。

 

伊藤:標題裡的「Artworks」,容易引起喜歡設計的人的興趣,這裡也取得了平衡呢。

 

本信:那是身為編輯的經驗,只要下一個標題便達到構成大綱,接著只要考慮從裡面衍生出來的東西就可以了。雜誌也是採用這種方式製作,用同樣的要領製作出來的感覺。

觸動飯迷和非飯迷內心而配置的展示平衡


本信:從頭開始依序觀看展覽的話,便能明白製作CD封套的過程了。雖是隱含的主題,但也成為了學習設計和製作的場所。

 

伊藤:從最開始就挖掘著,連招募成員的試鏡廣告都擺在那裡,令我大吃一驚(笑)。比想像中還要認真的印象…尤其關於劇本和小道具。

 

自己參加的東西也展示了相當多,使我想起了當時的情境;也有「要展示這個嗎?」這樣的東西。我心想著「為何著眼於這些呢?」本信總是像這樣提案出來,必定是別有意圖的(笑)。

 

本信:無論創作者也好成員也好,對於實際上沒注意到有趣的東西,都認為說出「這裡好有趣」是最重要的工作,所以妳能這麼想我覺得很開心。展出很多狂熱物品的話,各種人都會大感驚訝哦。

 

伊藤:我可是反應很激烈呢!《你的名字是希望》的服裝由人偶穿著展示,全部成員按照隊形排列著,可真是細緻啊。

 

下面記載著排列順序,連很久以前畢業的成員名字也寫在上面呢。不僅展現了富有創造性的地方,還有細微的體貼,都是仔細替飯迷著想而構成的。飯迷所追求的東西,以及撩動不太瞭解乃木坂46的人的心弦,這之間的平衡真是太棒了。

 

本信:談到平衡感的話題,萬理華開始意識到自己的創作觀點與飯迷追求的觀點,是在畢業之際才開始的吧。

伊藤:沒錯,逐漸失去飯迷的目光,在個人的地方獨行踽踽(笑)。承蒙在畢業之際讓我開了個展(「伊藤萬理華的腦內博覽會」),「要展示什麼才能讓參觀者高興?自己想讓別人看到什麼?」以自己的方式來考量這些地方的調和折衝,經歷了許多製作的經驗吧。

 

本信:仍留在乃木坂的最後時期,感受到了妳想做出有創意的東西的方向轉變了。我一邊想著「展覽會把這樣的東西強行加在飯迷身上,真的沒問題嗎?」一邊參觀妳的腦內博覽會。如此一來,我見到「伊藤萬理華的這個部分被視為才能,非常有魅力」的部分自己重新解釋後再創作,既感驚訝又覺得安心(笑)。

 

萬理華偶像般的要素是武器,身為自律克己表現者亦是武器,她能好好地把握並且理解這些地方,所以畢業了也不要緊。

 

伊藤:你這是以父母親的目光來看!(笑)。「大致全部展」乍看之下似乎把狂熱的地方強推給觀眾,可是只有創意的連貫性,以及乃木坂46所需要的東西才會齊全。會場的最後,有個地方能用大螢幕觀看演唱會的視頻,我覺得那裡也不賴。

 

看完所有流程後,大家穿著展示的服裝跳舞的視頻就是完成形態了。展示的最後,能夠用大畫面和巨大聲響體驗到表演真讓人開心,我認為那裡濃縮著乃木坂46的精華。

並非一個一個展示,而是經過所有流程後的「看點」

本信:展示時要注意的是,製作過程中使用的草圖之類的都沒有裱框裝飾。由於都是一些狂熱的資料,藉由窺視那些資料收納在紙箱內的狀態,也讓大家產生了「正在看貴重的資料呢」這種念頭。


會場內展示的部分資料,草圖和加入紅字的東西等,能看見製作過程的東西排列著。

伊藤:裱框起來雖然覺得難為情,但箱子裡裝入資料,強調讓大家見到「說到底這只是個過程」也是重點吧。

 

本信:請務必在平日的傍晚時分來參觀,因為這樣可以看得更從容。

 

伊藤:一個人來!推薦平日1人或2人來看!(笑)。與其跟朋友一起來,倒不如仔細看才能夠理解。不是讓大家看某處的景點,而是透過整體來看的展覽,所以最容易傳達魅力呀。

 

本信:因為它是一個可以享受過程的展覽會,與其說只有一個,不如說如同「大致全部展」這個名稱所言,看完全部後才會覺得有趣。一般來說,比如「從海外來的某幅名畫」的一、兩個展示的推廣,一般都是以懸掛的方式進行組裝。我們不是那樣,而是集合了一個一個狂熱作品的展示。因為是以那個為目標而製作,所以希望它能作為包含空間在內的集合體,讓大家樂在其中就好了。

 

伊藤:展示的東西已經全部換過3遍了,那樣做有什麼目的?

 

本信:其中某些東西慢慢地替換,很像倉庫的感覺。

 

伊藤:原來如此,好有臨場感呀。剛好正在開演唱會,服裝被拿去使用就不在這裡了,現在展示的以制服居多;去看演唱會的人可能會說「她們現在正穿著,所以不在(展覽會)了」。

天才的表演者,伊藤萬理華的今後

本信:妳現在畢業後成為了演員呢。

 

伊藤:5月在《電影版狂賭之淵》擔任了原創角色…不,稱為演員實在不敢當…請讓我一點一點慢慢磨練。

 

本信:雖然萬理華從以前就很謙虛,不過那裡還是要有自信吧!我最後想說的是,萬理華是不會說出麻煩事的人。作為表演者她很有天分,作為表現者出類拔萃,我認為這裡才是萬理華的本分。

 

所以這個與萬理華對談的企劃,很感謝讓我們對話,但也覺得很對不起萬理華。所以,大家以後類似這樣的報導就別叫萬理華來了!(笑)

 

伊藤:最後就是這件事嗎!?(笑)。我也是以畢業生的立場,每天都會想自己明明已經不是乃木坂46的人了,仍聊著關於乃木坂46的話題會不會很冒昧。所以今天的對談我也擔心說出(關於乃木坂46的事)真的好嗎?不過能把自己的想法對著久違的本信說出來真是太好了!

 

伊藤萬理華(いとう・まりか)

1996年2月20日出生,2017年12月自乃木坂46畢業,現以演員之身分活動中。決定在2019年5月上映的《電影版 狂賭之淵》中飾演犬八十夢。

 

本信光理(もとのぶ・ひかり)

1973年出生於東京,2001年進入MdN公司,分配到對平面設計師提供各種新聞和知識技術的月刊雜誌《MdN》編輯部,2010年起成為主編。2013年《MdN》進行大幅改版,以音樂、漫畫、動畫、攝影、偶像等豐富多彩的主題,作為創作特集的編輯方針而引發話題。2019年3月辭職,現為自由編輯。

 

【會展概要】

標題:乃木坂46 Artworks大致全部展

會期:2019年1月11日(周五)~5月12日(周日)

時間:10:00~20:00(入場截止時間19:30)※展期內無休

會場:索尼音樂六本木博物館(東京都港區六本木5-6-20)

地址:自東京地鐵六本木站步行7分鐘,自麻布十番站步行10分

官網:https://smrm.jp/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