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日 红日(连载08)

第八章:伤痕累累的战士

        “咚咚咚……”红日高中战车道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请进,门没关。”尹小蕾一边挂断电话,一边说道。

        门开了,塔娜走进来说道:“队长,听说我们今年要参加63届全国大赛?是真的吗?”

        “这种事我什么时候开过玩笑,”尹小蕾一脸平静,“再说,你不是比我更盼着参赛吗?”

          “那是当然,”塔娜的语气中透露着兴奋,不过,这种兴奋很快被苦恼和忧虑冲得一干二净,“可是,听说今年有不少往年没有参赛的学校会参赛,并且其中还有很多学校的背景比我们强很多,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取胜……”

         “我们这次参赛并不是为了取胜去的。”尹小蕾的话让塔娜有些吃惊。  

         “可是,如果比赛不是为了获胜的话,那还有什么意义呢?”塔娜的语气中透漏出一丝不满。

         “我们的队伍成立了差不多一年半了,可是却连一场正规的大赛都没参加过,”尹小蕾走到办公室窗前,看着战车车库前正在整备的战车,“这次,比起遥远的获胜,我们要的是实战经验以及敢于走出去的勇气。”

        “说得简单,”塔娜在尹小蕾身后小声嘀咕,“赛前的训练呢?根本没有学校愿意跟我们进行友谊赛,就连对面的那帮家伙也……”

         “这个你不用担心,”尹小蕾递过一张申请书,“我们刚刚收到了另一所高校的友谊赛邀请。”

        “居然会有学校主动邀请我们,这倒真少见,会是谁啊?”塔娜一边想着一边接过申请书,看着看着,塔娜的表情越来越惊讶。

        尹小蕾看到了塔娜的表情,她对这种表情一点都不意外。她走上前拍拍塔娜的肩膀:“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去通知一下队员吧,明天早上五点半车库集合。让大家带好各自的行李,这次的铁路机动可能要走两天一夜呢。”

        “那群无家可归的‘切尔诺贝利’战士?我可不想跟她们打交道。”因为去年的大地震,那所学校所在学园舰的母港被海啸摧毁,再加上邻近的双叶郡发生了严重的核泄漏事故,伯爵高校的战车道队伍也因此有了“切尔诺贝利装甲师”之称。因为种种原因,那次事件之后,很多日本人都对福岛的居民抱有一些特殊的偏见,塔娜虽然是蒙古国籍,但从初中就开始在日本生活的她在这种影响下,对这所学校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印象。

         “发生那种事不是他们的错,塔娜,”尹小蕾一脸严肃,“我会亲自告诉队员们:不管她们对对方有什么奇怪的看法,比赛过程中都要藏到心里去!她们已经很不幸了,我们不能再让她们寒心。红日带给大家的应该是温暖,而不是别的,明白吗。”

         “就算你这么说,可……”

         “没有什么可是,不然呢,塔娜,你还能找到别的学校吗?”

         “不能……”

        “那就是了,”尹小蕾戴上战车帽走出办公室,临出门前,她对跟在身后的塔娜说道,“我不想打击大家,不过,在那些豪强学校眼里,我们跟她们,本质上没什么不同。”


        第二天清晨,土赞线高知货运场。在清晨的薄雾中,编组22辆的专列被推到到发线上,等待本务机车挂载。

         “兰,你过来一下,”货场月台上,尹小蕾叫过正拿着相机拍摄专列的岛田兰,把列车的运行线路图以及和司机室联络的通讯机交给她,“你是铁路通,专列的停靠站以及运行信息的把控就有劳你了。”

         “是!”作为铁路爱好者的岛田兰很喜欢这个任务。

         战车和物资装载完毕后,各车组成员开始有序排队登上列车前部的客运车厢。不得不说,为了这次的旅途能够舒适一些,小蕾队长和塔娜也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和之前短途机动时乘坐的2000系不同,这次因为要在火车上过夜,所以在四国旅客铁道公司的调配了一组BC级别的24系寝车车厢和DF51型内燃机车,这可是跟“北斗星号”同一级别的待遇呢。这组车底原本是高知往返东京的寝台特急的备用车底,小蕾队长为了搞到这个不知费了多少精力。

         “哎?队长,那边是隔离车,您的卧铺在……”上车的时候,岛田兰发现队长独自一人拖着行李箱往后面的隔离车厢走去,于是好心提醒。

         “没关系的,”小蕾队长回头,“空调卧铺车太冷了,我的身体不适应。”

         “可是……”岛田兰还想说什么,塔娜拦住她,摇摇头示意她住嘴。可是,岛田兰心里依然不明白,为什么队长对空调卧铺车那么排斥,真的是因为受不了空调的低温吗?可是,平时短途旅行的时候队长并不排斥空调列车啊?而且,看她也不像是那种很虚弱的体质呢,难道这背后还另有隐情?

         九点五十分,在晚点一小时后,专列缓缓驶过转为绿色的出发信号机,向着宇都宫驶去。因为是按照货运列车的行车等级运行,所以一路走走停停,再加上濑户大桥对于超限列车的限制,直到下午五点,列车才到达东京车站。

           “队长,车站送来了便当,该吃饭了。”岛田兰敲了敲隔离车厢的门,没人回应。

        她一使劲,车厢门被打开了,岛田看见小蕾队长正背对着她坐在硬座上。岛田悄悄走上前,发现小蕾队长正对着手机屏幕上的背景发呆。那张背景,是两名站在列车前合影的女孩,作为背景的列车看上去像是中国的列车,从红蓝白的配色来看,应该是特快列车吧。小蕾队长表情复杂,眼角甚至还出现了眼泪流淌过的痕迹。

        “啊,你来了,有什么事吗?”尹小蕾听到声音回了头,发现岛田兰站在身后,连忙揉了揉眼睛。

       岛田兰把便当放到对象面前的小桌板上:“车站送来了晚饭,我来送饭,队长。”

       “前面的各位还好吗?”小蕾队长打开便当盒。

       “放心吧,队长,一切都好。”岛田兰笑了笑。

       “我们能按时到达宇都宫吗?”小蕾看了看窗外来来往往的列车,问道。

          “应该问题不大,我跟运转车长沟通过了,大概明天中午前后就能到。”岛田兰翻了翻运行图。

        “是吗,那辛苦你了,快去休息吧。”小蕾队长冲她笑了笑。

         “对了,队长,那张照片……”岛田兰对队长手机上的那张照片充满好奇。

          “什么照片?”小蕾队长的脸色阴沉下来,“不该问的别问,明白吗?”

        岛田兰被队长突然的性情大变吓了一跳,她一边道歉一边退出车厢。站在两节车厢的连接处,岛田兰显得委屈又疑惑,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入夜,长长的专列驶上了东北本线,尹小蕾坐在空荡荡的车厢里,她打开车窗,凉爽的风伴随着列车通过道岔的咣当声涌进车厢。前面的车厢里不时传来摇滚乐的声音,想必应该是幸子又在一展歌喉了吧。看来大家的心情都还算不错呢。

        十点左右,尹小蕾叫上塔娜,每一节车厢巡视了一遍,提醒大家按时休息。然后,她婉拒了塔娜和岛田兰请她在前面车厢休息的请求,独自一人回到了隔离车。简单收拾了一下,尹小蕾躺在硬座上,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或红或绿的灯光,她掏出手机,对着屏幕背景上的那两个女孩低声地自言自语:“看样子,我还是走不出去呢。”

        深夜,尹小蕾被一阵制动的噪音和振动弄醒。她迷迷糊糊坐起身往窗外看去,专列停在一座不知道什么地方的信号场里,四周一片漆黑。尹小蕾从车窗探出头前后看着,她只能看到机车的灯光和前面的红色信号灯,看样子应该是要待避其他的列车吧,不过,这么晚了,电车不应该都回库了吗?

        行车调度的掌控归岛田兰负责,她没有联络自己,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尹小蕾这样想着,准备躺下接着睡觉。

        这时,她忽然注意到隔离车同往装运战车的车门虚掩着,可她睡前明明检查了所有的车门车窗,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啊?尹小蕾悄悄起身,走到车门那里,隔着车门,她隐约听到外面传来无线电的声音。

        “谁在那?!”尹小蕾猛然推开车门。

      “是……是我,队长!”在手机灯光的映照下,岛田兰手里的相机差点摔在地上。   

      “吓我一跳,”尹小蕾关掉手机上的手电筒,“战车出了什么问题吗?”

        “不是,我……是想来这里拍照的。抱歉,队长,我这就回去。”岛田兰一边鞠躬道歉一边准备离开。

       尹小蕾知道,这孩子是个不折不扣的铁路迷,能让她这么晚还在这里守着的一定是什么稀有的东西,尹小蕾不想让她扫兴,于是对她说:“没关系,你尽管拍照就可以,我不是那种死板的人。不过,已经这个时间了,线路上应该没有电车了吧,你得告诉我你在等什么。”

       “这个嘛,”岛田兰掏出两张运行图,一张是专列的,还有一张则是手绘的,上面什么都没标,“我在等寝台特急‘北斗星号’。”

        “那我们在这里停车也是因为……”尹小蕾觉得北斗星号和专列停车之间存在着某种必然联系。

         “是的,”岛田兰一脸兴奋,这是她为数不多能和彗星号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大宫站我拍到了北斗星一号列车,这里避让的应该是晚一班的三号列车。”

         “就是‘仙后座号’列车对吧。”尹小蕾对这方面了解得并不多。

        “不是,”岛田兰摇摇头,翻看着手里的运行图,“‘仙后座号’今天并没有开行,即使开行的话,也不应该是这个时间。”

         尹小蕾被勾起了好奇心,她想亲眼看看“北斗星号”到底是什么样子,为了打发等待的时间,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起来。

        “呐,队长,”岛田兰仍然对白天的事念念不忘,“也许是我多嘴,但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呢?空调一点都不冷啊?”

       看着岛田兰天真的眼神,她不想隐瞒下去了,尹小蕾叹了口气,说道:“那不过是一种说辞罢了,其实,自从小蔓姐离开后,我就在也没有坐过空调卧铺列车了。”

        “谁是小蔓姐?”

        “你不是看到过了吗?”尹小蕾垫了张纸,盘腿坐在平板车上,她掏出手机,指着屏幕背景对岛田兰说道。

         “是这个吗?”岛田兰指着那个短头发的女生说道。

        “当然不是,那个是我,”尹小蕾指着另一边的长发少女说,“这个才是小蔓姐。”

        “你刚刚说她离开了?小蔓学姐去哪了?”岛田兰猜到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

        “另一个世界,”尹小蕾的声音很低,像是在自言自语,“这张照片,是她最后的照片。”

        “那个,我能看看那张照片吗?”岛田兰看到小蕾队长似乎情绪很不好,她不敢问下去了。于是乎,她想看看那张特殊的照片,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蛛丝马迹。

         “可以,我给你发过去了。”伴随着短信提示音,那张照片出现在了岛田兰的手机屏幕上。岛田把照片放大,从列车的水牌上,她认出了“北京”、“四方”、“特快”的字样,而照片的右下角有一行数字,应该是日期吧。放大后,“2008.4.27”的字样出现在岛田兰的眼前。

        “北京、四方、特快列车、四年前的4月27日……难道?!”这几个词在岛田的脑海里交织出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眼前的一切又不由得她不信。

         “你没想错,”看着岛田错愕的眼神,小蕾队长抹了把眼泪,说道,“四年前,我们就是在这趟195次特快列车上永别的。”


        那是尹小蕾这辈子都不愿再回忆起的夜晚。

       小蔓姐比小蕾大三个月,相比内向不愿与人交往的小蕾,小蔓则正好是恰巧相反,风风火火大大咧咧,像个男人婆。可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两个好似处在平行世界中的人竟然会成为最好的朋友呢。和小蔓姐一起的那段日子是小蕾最美好的回忆,一起上放学、一起写作业、一起散步,甚至两个人还相约一起去同一所大学,如果日子就这样下去,该多好。

        小蕾的幸福回忆,永远终止在了那个漆黑的深夜。

        本来,这只是一场快乐的首都周末游。周日夜里,小蕾和小蔓两家人登上了北京始发的195次特快列车返回青岛。上车前,在小蔓姐的执意要求下,两人在特快列车面前合了个影,那时的小蕾队长不知道,这会是她和小蔓姐的最后一次合影。

         “那么,明天早上再见咯!”小蕾队长至今仍然记得小蔓姐在开车后不久对她说的这句话。但是,叫醒尹小蕾的并不是小蔓,而是剧烈的翻滚和刺耳的噪音。当尹小蕾醒过来的时候,车厢里一片漆黑,她什么也看不到,向伸手抓住床边的扶手,却被玻璃碴子刮得满手是血,一切都是颠倒的,黑暗中不断传来呼救声和呻吟声。小蕾推了推她的父亲,父亲没有反应,于是,她匍匐着,想扒开满地碎片往前一节车厢爬,她很害怕,下意识地想去找小蔓姐寻求帮助。这时,一道白色的灯光从破碎的窗口照进来,伴随着刺耳的鸣笛声和刹车声,尹小蕾再次被狠狠地抛到车厢壁上,失去了意识。

        等她再度醒来,天已经亮了,几名身穿橘红色消防服的救援人员正把她放上担架抬出车外。当她被抬出车厢的时候,尹小蕾看到了让她终身难忘的景象:前一晚还干净整洁的特快列车此时七零八落地躺在路基上,车厢的零件和旅客的行李散落一地,暗红色的液体染红了白色的车厢,顺着流淌到地上;另一边,一台巨大的机车滚落在路基下面,整个前脸面目全非,在它的后面,同样翻倒着几节绿色的客车车厢;最让小蕾感到不安的是,列车的15号车厢完全不见了,横躺在铁路线上的那一坨完全变形的废铁,已经完全看不出它曾经的样子,更不用说车里的乘客了——那是小蔓姐的车厢。

       当小蕾再次见到小蔓姐的时候,她已经从活生生的朋友,变成了一座冰冷的墓碑……

         “听说,15号车厢脱轨后刚好横跨在另一侧的铁路线上,也是直接与另一列火车发生直接碰撞的车厢……”岛田兰对于这起发生在邻国的铁路事故做过一些了解,但她没想到,眼前的小蕾队长,竟然是那场事故的幸存者之一。

         “没错,那次事故之后,父亲怕我受过大的刺激,就把我送到这里上高中,想让我换一下环境,让我的心里好受一些,”尹小蕾的脸上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泪水,“但,这并没有让我忘记小蔓姐,相反,我变得越来越像她,有时候,甚至连我自己都分不清我到底是我自己还是小蔓姐。”

          “所以队长才……”岛田兰明白了为什么队长会对空调卧铺车如此排斥,“抱歉,队长,让你想起了这么不幸的事。”

         “没关系的,”小蕾抹干净脸上的眼泪,“有些事,说出来也许会好受一些,哪怕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远处刺过来的灯光打断了两人的谈话,长长的“北斗星号”在电力机车的牵引下从专列旁边疾驰而过,因为已经是后半夜,列车上的灯光基本都熄灭了,只能看到连接处的灯光如同星星一样点缀在。

         “一,二,三……十,十一,十二……十五,十六”伴随着列车通过道岔的咔哒声,尹小蕾不自觉地低声数着,列车只有十二节,但她还是数到了十五和十六才停下,因为那两节车厢之间的距离,是死与生的距离。岛田兰虽然拿着相机,但她的眼睛仍然悄悄撇着小蕾队长,她想说些什么安慰队长,但最终,她什么都没说出口。

         寝台特急如同流星一般,转眼间消失在铁路线的远处,岛田腰间的对讲机里传来了司机与调度室的通话,专列将在前方区间空出后出发。岛田扶着小蕾队长回到隔离车,到晚安后准备离开。

         “兰,今天的事,不要跟其他的队员说,”在车厢门口,小蕾队长叫住岛田,低声说,“我不想让这件事影响大家的情绪,明白吗?”

         “好的,我知道了。”岛田兰回身带上车门,去了前面的车厢。

        伴随着一阵颤抖,列车再次启动,小蕾看着车窗外闪过的光点,自言自语着:“真正的战士,哪怕伤痕累累,也不会轻易示人……”


        “你好,我是伯爵高校战车道队长五十岚,请多指教!”第二天,宇都宫车站月台上,尹小蕾第一次见到了有“切尔诺贝利装甲师”之称的伯爵高中战车道队长五十岚。

          “我是红日高中战车道队长尹小蕾,这是副队长塔娜,请多指教。”尹小蕾鞠躬回礼,塔娜并不想鞠躬,但碍于尹小蕾的脸色,仍然浅浅鞠了一躬。

        这时,塔娜发现五十岚身后还藏着一个女生,她扒着五十岚的肩头,怯生生地看着眼前的两人。

       “请问,你是……”尹小蕾走上前,微笑着问道。

          “抱歉,我是小檜山野咲,这次的代理副队长。”短发女生有些慌乱,鞠躬的时候直接扑进了小蕾队长的胸膛。

       “抱歉抱歉,这孩子有些认生,让你们见笑了。”五十岚上前道歉。

        “没关系,”小蕾笑着摆摆手,“对了,你说你是代理副队长,请问你们的副队长呢?”

        野咲憧憬地说:“她今天去参加学院的魔女认证测试了,所以由我来代替她参加比赛。”

        “牛 鬼 蛇 神……”塔娜对伯爵高校的魔女学科早有耳闻,不过,在她眼里,这东西跟封建迷信没什么两样。

       “塔娜,不许乱说!”小蕾队长的声音很严肃。

       “抱歉”塔娜虽然心里不愿意,但仍旧道了歉。

        正在这时,一双手从背后同时拍向五十岚和尹小蕾的后背,接着,一个绑着灰色双马尾的脑袋从两人中间冒出来:“聊的这么开心,就这么把我丢下了吗?”

        原来是安齐奥高中战车道队长安斋千代美,话说回来,福岛事件后,接纳伯爵高中并允许其共用训练场的,反而正是当初的老对手安齐奥。而且,伯爵高校能够和红日高中进行这场比赛,安斋千代美也有不小的功劳。

        “怎么可能会忘记你呢,千代美队长,这次还得多谢谢你啊。”五十岚笑着说。

         “是啊,千代美队长,上次是援助我们cv38的人情还没还清,这让我们该如何感谢才好!”尹小蕾也向千代美队长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你们要是这么说我可就要生气了!”安斋千代美的脸有些红,“大家都在同一个国家学习着同样的战车道,既然这样,我们之间就是好朋友啊,朋友之间是不需要说谢谢的!”

         “因为我们刚进行完训练,训练场还需要打扫和修葺,所以今天双方就先修整一下吧,”跟在千代美身后的卡尔帕乔说道,“佩帕罗尼会帮助大家进行卸车作业,没事的各位就请跟着我先去宴会的会场吧。”

        塔娜走上前,说道:“队长,你跟着千代美她们先去吧,我来指挥卸车就行了。”

         “不必了,”尹小蕾摆了摆手,“我是队长,但我同样也是学生,我们跟大家一样,要去也要一起去才行。”

        “一年多了,你还是没怎么变呢,”五十岚笑了笑,“那么,我们也一起来吧你忙吧。”

        看着在货运场一辆辆被卸下的战车以及正在忙碌的各位,卡尔帕乔低声在千代美耳边说道:“这个队长跟黑森峰和真理都不一样,一点架子都没有呢。”

        “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跟红日高中打交道,”千代美微微一笑,“这才是战车道本来该有的样子。”


        这天晚饭后,红日高中的各车车长聚集在尹小蕾的宿舍里,准备商讨明天与伯爵高中的作战战术。

         “这是伯爵高校明天出战的车辆组成,”尹小蕾把手中的纸张分发给各位,“III号N型两辆,IV号G型一辆,III号突击炮G型一辆,38t坦克两辆,LT35两辆,cv33一辆,旗车则是小檜山野咲的III号N型。”

        “小檜山野咲?是白天那个孩子吗?”塔娜有些意外,因为野咲看上去十分腼腆,丝毫没有旗车车长应有的魄力和气势。

       “就是她,听说是队长要把她培养成接班人,所以刻意安排的锻炼呢,”尹小蕾对这点倒是一点也不觉得意外,“所以,塔娜,这次我们的旗车也由你来担当。”

        塔娜很是意外,她害怕自己把事情搞砸,于是说道:“可是,队长,你们的资历比我老,为什么要让我去担任旗车?”

       “T-26S的通过性以及装甲防护性好于‘功臣号’,在对面的IV号的攻击下,你的生存能力好于我。”在尹小蕾眼中,伯爵高校的III号和IV号坦克是最具有威胁的目标。在一年前的友谊赛中,尹小蕾的战车就是被五十岚的IV号一炮送出了比赛。九七式中战车虽然机动性好于四号,但它过于薄弱的装甲使得其生存能力堪忧。

        BT-7的车长雅美问道:“那么,队长,这次我们用什么战术呢?”

       “以九五式重战车的火炮为主力的防守策略吗?”岛田兰知道,在红日所有的战车中,她的九五式重战车是唯一有能力和III号和IV号抗衡的。

        “我们能想到的事伯爵高校的那些占卜师们肯定也能想到,”尹小蕾叹了口气,“在一年级生来之前的那场比赛中,比我高一级的学长们采用的就是这种战术,结果被她们用38t和IV号组成的突击队突破了。”

       “那该怎么办,要我去请道士给坦克开光吗?或者去准备黑 狗 血 和桃 木 弹 头?”塔娜叹了口气,她对这种非自然的占卜很反感,而且一点办法都没有。到目前为止,她仍然认为那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心理安慰。

         “哈哈……”在场不少人被塔娜的话给逗笑了,不过,尹小蕾等几位二年级和三年级的车长一点笑容也没有,因为她们很清楚地知道:伯爵高校的占卜术的确有用,而且准得让人害怕,虽然她们并不知道为什么,也许,真的是有魔法这种东西存在吧。

          “我觉得,与其被动地见招拆招,倒不如拼上一把,用快节奏的主动攻击打乱对方的节奏,让她们连占卜的机会都没有,”尹小蕾清清嗓子,示意大家安静,“要用‘魔法’对抗魔法,而我们的魔法,就是速度!”

         没人说话,于是尹小蕾接着说了下去:“我的计划是,把我们的九辆坦克分为三组:1001(九七式‘功臣号’)、1003(T-26S)为冲锋组,负责指挥和主动突击;1002(九七式)、1004(九五式重战车)、1005(九五式‘北满型’)、1006(九五式)为护卫组,负责跟随冲锋组并为之提供火力支援;”1007(BT-7)、1008(cv38)、1009(cv38)为侦查组,负责侦查敌人旗车所在的位置,并利用快速灵活的特点扰乱敌方火力,搞得越乱越好。不过,这样的编组并不固定,需要拆分重组的话我会下达命令,明白吗?”

         “可是,旗车冲锋的话,太冒险了。”塔娜认为冲锋组火力过于薄弱。

        “敌方的火力也不强啊,除了III号和IV号坦克比我们高一个等次在,其他的战车基本都和我们平级,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们肯定想不到我们会用轻坦去突击她们的中坦,而我们要的,就是这个想不到。”尹小蕾散会前的最后一句,是这么说的。


        “噗嗤——”第二天清晨,伴随着升起的绿色信号弹,红日高中和伯爵高校的友谊赛正式拉开了帷幕。红日高中的战车纷纷发动后进入树林,向着对角线位置的伯爵高校冲去。

       “队长,侦查组接敌,C5地区三岔路口,有三辆敌方坦克!”不到三分钟,侦查组的雅美传来交战信息。

        小蕾队长连忙问道:“火力配置如何?”

      “LT35两辆,cv33一辆。”这样的车辆配置对雅美来说不算什么,不过,让她奇怪的是,对方似乎早就预料到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一样。

        “这可能是她们的侦查车队,交给你了,尽快结束缠斗,然后往B4区域的河滩树林集合!”小蕾队长虽然早有这样的考虑,不过,她没想到战斗会开始的这么快。

      “你让开,我来负责开炮,雅惠,想办法穿插到中间去,”雅美缩进炮塔,坐上炮长的位置,“黑白双煞(08、09两辆cv38),你们负责掩护,明白吗?”

        话音刚落,两辆LT35已经瞄准BT-7和它身后的cv38,两发炮弹后,BT-7的炮塔被擦了个坑,而编号09的cv38则升起了一面白旗,成了全场第一辆出局的战车。

       “白子,你没事吧。”08号车的车长黑子一边指挥驾驶员往前冲一边通过无线电呼叫着09号车的车长。那是她表妹,两人因为名字分别是黑子和白子,再加上两人的车组曾经创下过击毁T-34/85的纪录,所以在红日高中里有“黑白双煞”的称呼。

          “放心,我没事,不过,姐姐,剩下的交给你了!”白子的声音里充满遗憾。

        “只要我还在场上,我们就没输!”黑子挂断无线电。她操纵着伯莱塔M31重机枪,朝着那辆开炮的LT35冲过去。伴随着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黑子的战车撞上了伯爵高校的cv33,两辆战车的机枪口怼在一起,如同顶牛一般叫着劲。

         “忠 犬 护 主吗?成全你!”黑子咬着牙,对准对方的机枪枪管开了火。一阵射击后,cv33的机枪枪管弯了,黑子趁机倒车,对准对方的履带再次开火,虽然LT35的炮弹再次落在了黑子的车上,不过,因为角度关系,炮弹只是在车顶擦撞了一下就弹开了。

         “开炮开炮!”看到冲过来的战车,LT35的车长有些慌了。与此同时,一声爆炸更是让她心里一惊:另一辆LT35被雅美的BT-7击毁了,现在,场上已经成了二对一的尴尬局面。

         “哒哒哒……”一阵扫射后,LT35的一侧履带哗啦一下脱落在地上。驾驶员想要操纵战车利用单侧履带转向,但没想到BT-7从侧面直接想了上来,把战车顶在路边的树干上动弹不得。

        “三二一,开火!”BT-7瞄准了LT35的炮塔,cv38也绕后对准了LT35的屁股,伴随着一阵混乱和浓烟,白旗出现在了LT35的炮塔上。

         “队长,侦查组已被歼灭,我方损失cv38一辆,接下来将继续向B4区域迂回前进。”雅美放下步话机,冲着旁边探出头来的黑子竖起了大拇指。

        没有对话,两人相视一笑,继续向着前方开去。


         与此同时,相邻的D5地区,冲锋组和护卫组刚刚通过城镇废墟,一路上,她们没有遇到任何抵抗。不过,也不是说她们没有遇到敌人。城镇中唯一的三号突击炮试图通过把自己埋在路面下达到突袭的目的,但她没想到的是,岛田兰的九五式重战车并没有发现路面上的异常凸起,直接指挥着战车从突击炮的正上方碾压了过去,在一阵金属变形的声音后,地面上出现了一面迎风飘扬的小白旗。因为战车的舱盖变形,所以06号车临时留下来,废了高大功夫才帮助III突G型的成员从车里爬出来。

           “你们为什的不开炮呢?”06号车的车长很奇怪,她不明白为什么三突没有开炮击毁九五式重战车。

       对方车长的回答让她有些哭笑不得:“我们……刚刚在占卜……看看是不是应该开炮出击……”

         这时候,冲锋组和护卫组已经到达树林外侧,就在车队即将进入树林的时候,尹小蕾命令全体停车。

       “全车,十一点到一点钟方向,齐射!”尹小蕾下达了命令。炮弹呼啸着飞进树林,果不其然,有几发炮弹飞进树林后,发出了金属摩擦的声音。伴随着这种声音,灌木丛脱落了,露出了IV号坦克梯形的炮塔。

         “塔娜,到队伍中间去,其余车辆,炮火覆盖!”尹小蕾的声音通过步话机传达给各车。话音刚落,IV号坦克的炮弹已经伴随着气浪和火光,击中了塔娜左侧的2号车,将其一举击毁。

        转眼间,冲锋组和护卫组已经集中在了一起,组成了类似箭头的车队,在九五式重战车的带领下冲进了树林。九五式重战车在岛田兰的指挥下开足马力,全力朝着五十岚的IV号G型狠狠撞去。伴随着一阵冲撞声和九五式重战车的炮声,五十岚的IV号坦克被撞翻,两发炮弹准确命中了车体,但因为开炮的距离过近,再加上冲撞的力量过大,九五式重战车的履带发生了脱落,与此同时,一辆III号出现在了岛田兰的侧后方,虽然九五式轻战车和小蕾的“功臣号”同时命中了这辆III号坦克,但III号在被击毁前发射的炮弹仍然命中了重战车的发动机,将其彻底击毁。

        “抱歉,队长,我们来晚了!”尹小蕾的对讲机中传来雅美的声音,接着,BT-7的车身出现了树林的另一侧,跟着的还有刚才的九五式轻战车以及黑子的cv38,双方在树林外侧完成了集结。这时,尹小蕾听到九点钟方向的树林中传来一阵噪音,跟着,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小檜山野咲的旗车,旁边还有两辆正在往后撤的38t坦克。

         “全体成员注意,”尹小蕾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打乱之前所有的编队,所有车辆,自由寻找目标!”


         一场混战。

        尹小蕾很明白,如果伯爵高校的那些学生真的能通过占卜术预测到战术的话,那么再巧妙的的战术也都会被一一拆穿。虽然之前的作战还算顺利,但那是因为对方的战车训练水平不如红日,如果单从战术来说,无论是与侦查组对战的LT35还是城市中埋伏的III号G型突击炮,出现的都太巧了。因此,对付这种超自然预测的最佳战术就是——没有战术!

         “这场作战也在你们的预测之中吗?”尹小蕾在心里自言自语。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有点超出她的预料了。原本红日的6辆坦克对战对方的3辆坦克在数量上占尽优势,但这3辆战车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打:除了野咲的三号以外,另外两辆38t的车组都是伯爵高校的高三学生,跟五十岚的水平是不相上下的,而自己这边几乎都是四月份才加入的一年级新生,对于这种作战很难应付得来。很快,6V3就变成了3V2,伯爵高校剩下一辆38t和旗车III号N型,红日这边则是尹小蕾的“功臣号”、塔娜的T-26S以及黑子的cv38,雅美等人的战车已经散落在四周的乱木丛中,冒着黑烟等着回收组的回收了。

           “怎么办,已经到这一步了,难道……”此时,三号坦克里,野咲看着手中的塔罗牌,不知道该怎么办。根据塔罗牌占卜的预测,她们现在最好的选择是撤退,可是,以目前的状况,撤退已经不现实了。

        “没关系,前辈,我们相信你的判断。”说话的是装填手艾丽卡。

         野咲揉了揉太阳穴,低声说道:“当初,学姐在毕业式上指定我为车长的时候,我就曾暗下决心不把自己的成员带入危险之中,可是现在……”

         “没关系,”驾驶员安娜回过头,冲着野咲微笑着说,“上次和桑达斯对战的时候,‘卡尔夏利’不也是在这种情况下翩翩起舞的吗?”

       “是呢,”艾丽卡接话,“只不过,这次扮演‘卡尔夏利’的,是我们啊。队长也是为了掩护我们才会主动藏在那么显眼的位置呢,我们不能让她失望,对吗?”

        “轰隆——”身旁38t的爆炸声把野咲拉回现实,她通过潜望镜环顾四周,38t在打爆了cv38后被旗车T-26S击毁,此时塔娜正在装弹,这是个机会!

       “冲上去,消灭她们!”野咲下了命令,“为了伯爵高校,为了队长,也为了学姐!”

        “坏了!快装填!”塔娜看到冲过来的III号坦克,连忙旋转炮塔,同时命令坦克机动规避。

       对讲机里,尹小蕾给塔娜下了最后一道命令:“塔娜,绕到她们侧面,我来给你争取时间!”

        “对不起啊,各位,这次,我们要去送死了。”“功臣号”朝着III号侧面冲去的时候,尹小蕾对自己的车租成员道歉。

         “没事的,队长,一切为了胜利!”其余几人竖起大拇指给尹小蕾鼓劲。

        “功臣号”开足马力冲向III号的同时,笼岛瞄准对方的主动轮,一炮过去,III号失去了一侧的动力,开始原地打转。当“功臣号”撞上III号的一瞬间,炮声响了,那是75㎜坦克炮发射穿 甲 弹的声音,塔娜在潜望镜中,看到一面白旗出现在了“功臣号”的炮塔上,队长为了掩护自己,出局了。

       不过,塔娜没有时间想别的,她指挥战车利用III号坦克旋转炮塔的间隙贴到对方的侧后部,塔娜从瞄准具中对准了炮塔,果断扣下了扳机。

         终战的炮火总是格外刺耳。硝烟散去,白旗从野咲的坦克上冒出,这场比赛,生机属于红日。

         “出来吧,失败的神棍们!”塔娜跳上III号的炮塔,用脚踹着车长指挥塔的舱门。

         “塔娜,你在干什么,住手!”尹小蕾一边往上爬一边制止了塔娜的粗暴行为,“我之前说过吧,要尊重她们!”

        “可是,队长,她明明击毁了你……”塔娜边说边狠狠地踹了舱门一脚。

         尹小蕾没有理会她,而是上前帮助野咲打开舱门,把她扶了出来。野咲满脸失落,她低声说道:“塔娜说的没错,我们不过是一群只会占卜的失败者而已……”

        “不要这么说,”尹小蕾拿出手帕替她擦去眼泪,“作为学妹,你能坚持到这个地步,已经比那时候的我强太多了。”

        尹小蕾好一番安慰,野咲才算止住了眼泪。塔娜在一旁低声抱怨:“比赛输了就哭成这样,还以为自己是幼稚园的……”

        “塔娜,少说两句吧,”笼岛从后面偷偷拽了拽塔娜的衣摆,“一会让队长听见了,她又要生气了!”

          “行行行,我什么也不说……”塔娜跳下炮塔,走开了。也许是性格和成长环境的原因,塔娜讨厌哭哭啼啼,也不会安慰哭哭啼啼的人,对她来说,这种情况下,走得远远的也许更好。


         晚上,白天激战的两支队伍在千代美队长的安排下举行了规模庞大的联欢会。大家聚在一起交流着各自的生活,也满足着对对方的好奇心,会场沉浸在以前其乐融融的气氛里。

         只有一个人例外,她就是小檜山野咲。

       白天的失败在野咲的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尽管她尽可能让自己不去想这件事,但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在她看来,自己又一次让学姐和队长失望了,这次比赛的失败,她难辞其咎。

        野咲避开人群,独自一人沿着驻扎地旁边的道路走了下去,她没有目的地,只想去散散心。走过一个弯道,她来到一个道口,夜色中,两个红色的信号灯交替闪烁着,伴随着铛铛作响的踏切警示音拦住了野咲的去路。

        野咲倚靠在道口的栏杆上,眼泪顺着眼角流淌下来,她想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借着列车通过的噪音,野咲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她恨自己的无能,也恨自己愧对队长和前辈的期待。

        “呐,擦擦眼泪吧,把脸哭花了就不好了。”突然出现的声音把野咲吓了一跳,她回身,发现尹小蕾就静静地站在她身后。也许是列车通过时的噪音掩盖住了尹小蕾的脚步声,又也许是野咲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她根本没察觉到尹小蕾的到来。

        “你怎么会在这?”野咲认为尹小蕾此9刻应该在联欢会现场,而不是这里。

        “从白天开始你的情绪就有些不太对劲,所以我就跟过来了。”尹小蕾倒是很直白。

        “我不会因为一场比赛做傻事的,我只是想找个地方静静。”野咲看着打开的护栏,叹了口气。

       “知道吗,你比我一年前的时候强得太多了,”尹小蕾接过野咲交还的手帕,说道,“你作为副队长,能凭借自己的实力将比赛进行到最后,而我呢?却连累了整个小队,从而直接导致了比赛失败。”

        “你?”野咲有些不相信。

       “没错,”尹小蕾望着面前空旷的街道,叹了口气,“当时的我,想法和你一样,甚至也想过放弃战车道。”

        “放弃?”野咲转头望着尹小蕾,“那么,后来呢?是什么让你坚持下来了?”

         “怎么说呢?”尹小蕾靠在信号机柱上,“那时候,对方的队长也和我进行过这样一场谈话。具体谈了些什么,我记不太清了,但有一句话我一直记得很清楚,那就是‘战士哪怕伤痕累累,也会继续负重前行。’”

       “伤痕累累……负重前行……那位前辈难道是?!”野咲突然想起在毕业仪式上,任命她为车长的学姐好像也说过同样的话。

          “是啊,就是她,你的学姐,那时候你还是III号坦克的驾驶员吧。我们一年前就应该见过面吧。”尹小蕾微笑着说。

      野咲努力回忆着,突然,她好想想到了什么:“居然,是你?!那个输了以后跑到我们的炮塔顶上撒野的副队长!!”

       “是啊,抱歉,那时候的举动真是失礼呢。”尹小蕾有些不好意思。

       “可是……怎么会……”尹小蕾前后的变化让野咲有些不敢相信。

        “其实呢,一开始,我跟你的想法一样,觉得失败是一种耻辱,是心中的伤疤,”尹小蕾看着再次开始闪烁的红色信号灯,继续说道,“后来,我也想明白了,如果说歧视、失败和痛苦是心灵的伤疤的话,谁不是伤痕累累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呢?与其在痛苦中沉陷下去,倒不如顽强地跟它们对抗到底。”

         “说的也是呢,”野咲看着远处开过来的列车,自言自语道,“我想,学姐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也不会开心吧。”

        伴随着列车通过的轰鸣,尹小蕾低声自言自语:“是啊,如果小蔓姐还在的话,她也会这么跟我说吧……”

       “谁?”野咲转过头,她没听清小蕾队长说了什么。

       “没什么,别在意。”尹小蕾赶忙转移话题,“怎么样?心情好些了吗?”

         “谢谢,我觉得好多了。”

        “那就回去吧,再晚她们该担心我们了。”


        “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啊?”就在野咲和小蕾队长准备回去的时候,千代美和佩帕罗尼驱车过来了。

        “没事,我们出来散散心,抱歉让你们担心了。”面对满脸无奈的安斋千代美,两人鞠躬表示歉意。

        佩帕罗尼从驾驶位探出头说道:“不过,你们也真是大胆呢。敢在晚上到这里来。”

          “?”

        “这个道口可是会闹鬼呢,”佩帕罗尼叹了口气,“一个月前,也是差不多这个时间,有一个年轻女孩子因为失恋在这里卧 轨 自 杀了,据说她的肢体到现在还没找全。深夜某个时候,经过这里的晚归者不止一次看到那个女孩子道口附近找寻自己的残肢呢。”

        听到这里,两人的脸色变得煞白。尹小蕾的声音有些颤抖:“某个时候……是什么时候?”

       佩帕罗尼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说道:“大概就是现在吧,你看,你们后面那不是……”

       “哇啊啊……”两人吓得满身冷汗,惨叫着跳进车里。

       千代美上前,一把揪住正在偷笑的佩帕罗尼的耳朵,说道:“你又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佩!帕!罗!尼!给我道歉!”

        “疼疼疼……我只开个玩笑罢了,抱歉抱歉,队长,饶了我吧!”佩帕罗尼疼得连连求饶。

       “哈哈……”野咲和尹小蕾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此时,野咲的心里已经不再感到难过了。

       “原来,你和我一样,都是伤痕累累的战士呢。”回去的路上,野咲看着坐在一旁尹小蕾,心里默默地想,“看来,以后我也得像你一样,把心里的伤痕转换成独挡一面的魄力才行。”

因为本章中涉及了不少跟旅客列车和同人漫画有关的梗,所以在这里给各位统一科普一下:

本章中伯爵高校的设定借用了同人漫画《枞树与铁羽的魔女》,不过有所改动,在此向漫画原作者表示感谢


前面岛田兰提到的寝台特急北斗星号在日本属于一条非常有名的卧铺特快车线路(上野↹北海道),在很多动漫作品中也有体现(比如本图的来源《Rail Wars》,还有《名侦探柯南》154和155集《从上野发车的北斗星三号列车》)


红日高中的专列用的就是这种DF(不是东风型!)51型内燃机车牵引的(图片同样来自《Rail Wars》)


红日高中战车道队伍乘坐的24系寝车车厢(当然,图片中的是北斗星号的特色涂装)

对了,在这里给大家解释一下什么是隔离车厢:这类车厢一般位于旅客列车机后第一位或者超限怕磕碰货物车厢(比如本章中搭载战车的平板车)与列车其他车厢中间,起到缓冲作用。一般来说隔离车厢是不允许乘客进入的(本章中是个例外,剧情需要~)

本章中尹小蕾经历的铁路事故就是现实中发生于2008.4.28凌晨的胶济铁路重特大交通事故(北京开往青岛的T195次列车在周村至王村区间因为超速导致车厢脱轨侵入上行正线,从而使得烟台开往徐州的5034次列车与脱线车厢产生二次碰撞引发事故)


事故现场的水牌,现在T195/6次已经停运,T25/6次也不再是北京到青岛的列车了

在此,向事故中的遇难者表示深切哀悼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