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主义的自由即兴理念

虚无主义的自由即兴理念

这篇文章的主题是Improvisation即兴,但不是仅仅指爵士即兴,而是指普遍的音乐即兴创作。作为一个引言,我向大家展示自己的一个很小的即兴片段,但这个即兴是文字化的,我给它取名叫做《拉格朗日力学》。

《拉格朗日力学》:

这就是令人悲伤的谎言结局。从来没有顾客的咖啡店关门了,一望无际的沙漠毫无生气。蚂蚁毫无目的地晃来晃去,看着这一切的人们修建起直通云霄的巴比伦塔。王子踏进魔王的宫殿,向他要了一瓶可乐,无论故事有没有结局,他都需要学会接受一切。可这些都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蜜蜂在早晨只需要做出前往哪一簇花蕊的选择就可以了。但谁第一个去呢?

身为一个对现代物理学有着坚实信仰的人,我对事件有着必然的逻辑抱有绝对的信念,就算我们只能用概率来预测未来,这也算是众多可能性中的小部分必然。总而言之,如果上帝说他掷骰子,那一定是他错了(笑)。但是,音乐,尤其是即兴音乐,和以上的逻辑背道而驰。


我们来看一句爵士音乐爱好者常说的话:

你第一遍弹错了,你就是弹错了;你第二遍又犯了这个错误,你就在弹爵士了。

即兴音乐貌似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它并不受相对论的限制:你之前演奏的某个音的效果,似乎不由你之前所做出的选择而决定,而是由之后你的选择决定。因和果的链条仿佛被翻转了。这还意味着,错误的理念即便重复出现,也不经过自己大脑的重新判断。这和Composition作曲的理念也不一样,我们并不会根据某种规则过滤掉那些我们不喜欢的东西,而是直接忘记它,并自然地做出后面的选择。而这后面的选择,似乎让之前那些错误的东西变得正确了起来。


这便是即兴音乐的特点。在即兴音乐里,你无法听到赋格式的对某个音乐动机重复和演化。碎片式的想法结合在一起,它们之间也许有某些架构,但是我们大多数时候都不会认为这样的架构是存在的,或者是对创作本身是有益的。那,如果一个想法不引领到另一个想法,我们又将如何创作出崭新的音乐?


读者可能以为创作者们有一天突然灵光一闪,就能在脑海里浮现新的想法。我虽然不是一个富于想象力的人,但从我个人和其他作曲家和即兴音乐家的交流中感到,这样的纯粹的灵感完全不存在。巴赫突然来创作序列主义风格的音乐,贝多芬突然来即兴爵士,这都是不可能的。两个毫不相关的东西没办法相互连接。每个人都活在自己所处在的音乐的环境里面,他不可能突破时代的极限。


这仿佛又回到了我们所熟悉的物理世界。所以我在这个问题上所听到的最普遍的答案是:“听很多相同类型的音乐,你就能写出(弹出)相似的东西。”以及”出色的创作者们模仿,伟大的创作者们直接偷。”没有人跟我说,你只要学好了“四部和声”“严格对位”“和弦理论”还是“Altered Dominant Scale",你就已经是一位出色的创作者了。


我们回到两段之前的问题:”如果说想法是碎片化的,人们不可能突破现有的想法来创造新的理念,那如何进行创作,灵感从何而来。“我希望读者已经完全明白这里的矛盾了。虽然你们都很不希望看到,但我要给出的是一个虚无主义的解答:这个矛盾是无解的。


我们能进行创作吗?


我把这个问题的答案给在我所写的即兴里了。这段即兴的想法,来源于Andre Breton,法国20世纪的超现实主义作家,诗人和反法西斯主义者。他和Phillips Soupault,另一位法国超现实主义作家创作了一本叫做《磁场》的书,它被誉为第一个超现实主义的文学作品。在这个文学作品中最出名的片段,任何人都能在维基百科上搜到,以这两句话为开头和结尾,我便以这两句话为动It was the end of sorrow lies. 这就是悲伤谎言的结局。

But who would go first? 但谁第一个去呢?


这本叫做《磁场》的书里充斥着这样的片段(比我写的好太多了)。事物和事物之间,事情和事情之间从来没有联系,叙事的架构和情节完全不存在。但是,它好像又在叙述着某种故事,而且有着自己的起承转合一样。这便是我们想要的即兴了。


每个人可能都玩过故事接龙的游戏,但你真的在那个游戏里创作了崭新的故事吗?你的故事是不是总能找到过去某些事情,甚至是你读过的某些东西的痕迹?包括我现在在写的这些文字,你在哪里读过吗?你没有读过,但是却对我所使用的语法和句式十分熟悉。我读过《巴比伦塔》,所以我觉得巴比伦塔应该在我的即兴里面。音乐上相似的例子就是Lick了,这是爵士爱好者们相当熟悉的概念,最出名的爵士Lick曾经被无数人应用,但我们也不认为这是完全的抄袭。


那么是什么让我们把这些碎片化的东西拼接在一起?那就是灵感。但是灵感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相信其他人能知道,我们只能从过去的海洋里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获取更多的信息,并像期待早晨的露珠一样期待它的出现。我们对现在所身处的未来也许没有任何控制力,但是我们所处的现在对过去有着完全的控制力,你不需要考虑将来所有的即兴,而是应该考虑现在到底怎么把”错误“的过去变得正确。


最后,正如Herbie Hancock所说:

Problem came when you don't put the first note.


那让我抛出这篇文章最后一个关键的问题,我的虚无主义即兴理念的想法是在抄袭谁?美国作曲家,钢琴家Frederic Rzewski。我用他对于自由即兴音乐的七点总结来结束这篇我最富意识流的文章。

  1. 任何事情都可以,并已经在,任何时候发生。
  2. 同时,事情根据先决条件和一致同意的惯例可预测地链接在一起。
  3. 这样的链接被条件的改变重复打断。我们对于必然发生的或者将要发生的期待也会改变。
  4. 在任何情况下,我的作为或者不作为都会主动的或者被动的影响整个状态。
  5. 同时,我对当前状态的感受也会影响我的行动。
  6. 循环的因果链可能存在于现在和未来中,这样不仅现在会影响过去,未来也会影响现在。
  7. 相似,过去决定了现在,但是现在也不断改变着过去。(而这,根据圣奥古斯丁的话来说,甚至是上帝也不能做到的。)

我自己创作了一首自由即兴为基础的曲子,叫做Prime Number Dance。这个想法是,我们把前四个素数2,3,5,7变成音符的个数,在中间插入简短的停顿,表演者自由选择2357四个数的任何排列组合所形成的节奏来进行即兴。这样,多个表演者之间便会形成Improvised Polyrhythm,即兴的叠加节奏。在我的课上,另一个同学创作了一首根据视频里雨伞的颜色来即兴的曲子,名为Rain,不同的颜色意味着不同的感情,速度或者音符,以此来表演出下雨时杂乱但是有序的感受。嘛,我们都只不过是”出色创作者的模仿“罢了。

来源:https://zhuanlan.zhihu.com/p/56404666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