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凡高(弘扬):Perfect(3.27微博搅合番外)

放完春假的阿黄选择了一个美好的夜晚早睡,因为前一天高杨告诉他要去工作就不给他打电话……

 

好吧,工作最重要了。我很温柔体贴的。

 

第二天美国时间七点半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虽然天气还是很冷但是黄子弘凡老实的睁开双眼,按掉吵吵闹闹的闹钟,把怀里的鲨鱼推到床里面,拿起手机,按下解锁锁键。然后看见手机屏幕上:您关注的高杨_Gyon发微博了。

 

嗯?高杨发微博了?

 

他一个催都懒得发微博的人,昨天工作去还会自己发微博了?

 

 “一个送给什么都慢的@张超_Baritone”

 

张超这个墨迹鬼哈哈哈哈哈,让你墨迹被挂了吧,我家杨杨就不会浪费时间,每次都和我一样速度!嗯!果然我和高杨最配了~

 

嗯?

 

这个图…这个图为什么这么像一个偷拍自己男朋友做饭的…陷入爱河的…小姑娘。

 

张超慢你就不要等他啊,你等他干嘛?

 

黄子弘凡左划,右划。

 

再左划,右划。

 

手机反扣,坐直腰板。深呼吸。

 

再解锁,放大图片,仔细看,还画上感叹号和问号了?

 

我黄子弘凡生气了,气到要打人了哦!

 

点掉,看看别人,嗯?代代也在哦,那没事代代肯定和我的羊一个屋,没事没事。

 

继续下滑,“石凯:我说你刚刚怎么鬼鬼祟祟的!原来是自拍发微博去了”

 

嗯?

 

“这不是躺上床了吗?你咋和石凯一个屋了呢,不是说喜欢和高杨一个屋吗?”

 

“啊苍天啊,张超你这个人,真是坏得很。”

 

时差和距离总是让我卑微流泪。

 

一整天,黄子弘凡的朋友们眼见着这个人对着手机上划,下划,左划,右划。下课了,就点开电话界面,按掉,点开,按掉。

 

午饭胡乱塞,晚饭直接“啊,我有事我先回去了你们吃吧。”

 

然后转头撞上电线杆。

 

“大黄魔怔了?”朋友A疑惑不解。

 

“可能是傻了。”朋友B默默扶额。

 

插了十分钟钥匙最后发现自己走错房间,然后好不容易进了家门喝水喝了一身差点淋湿被子的黄子弘凡,终于啥也不敢干了,老实的坐在沙发上,成为雕塑。

 

 “蛇蛇?咬他好吗?算了他的肉估计一般,不咬了吧。”黄子弘凡提着蟒蛇靠垫的头问。

 

“鲨鱼鲨鱼,你领我回去吧,你就沿着上海那个入海口往上过长江,等下,三峡会不会挡住你啊。哎呦喂,我想想你一个深海鱼估计不行。”

 

“几点了?怎么才六点半呢?,六点半打电话肯定没醒。”暴力撸头发。

 

“啊呀,贼够钟你是哈麻皮哦,快点啊,转起来!我龙哥不是叫你们转起来吗?”暴躁阿黄飙起四川话。

 

被骂哈麻皮的钟:老实憨厚坚决不瞎转。

 

被说不能咬的蛇:放开我的头啊!你看我嘴里有牙吗?你让我咬。我是蟒蛇靠缠的!

 

被吐槽能力不够的鲨鱼:你也知道我一个深海鱼类不去长江这种淡水河里耍哦~

 

06:59一跳过去,黄子弘凡点下通话键。

 

“嘟——嘟——”

 

“高杨三十秒给我接!电!话!”

 

国内 长沙 早晨7点整

 

张超被高杨手机的震动吵醒,坐起来一看:阿黄来电

 

“哦豁!越洋电话啊。有钱有钱。”

 

“高杨?起来接电话。高杨?”张超拔下高杨的手机充电器递到高杨耳朵边上。

 

“谁的?”羊并不想睁眼,才七点啊,谁无聊那么早打电话来。

 

“黄子。”张超姨母笑。

 

“你接吧,让他没事儿就等会打,我要困死了。”

 

“我接啊?”

 

“去杨台接,别吵我睡觉。”高大爷把被子举过头顶用行动表示自己的态度。

 

认命的张超拿着震动的手机,默默走向阳台。

 

“喂?”

 

“高杨!你是不是和张超睡了?”

 

“……”

 

张超:顶不住,这我怎么说?

 

“不就是半年我就回来了嘛?你至于这样嘛?就半年我就回来了。情人节那会还说爱我,现在转手看上张超了是不是!你要回国是不是就是看上张超了,你自己说!我又不会打死你。高杨你过分了!”黄子弘凡越说越委屈。

 

“……”

 

张超:顶不住了。

 

“说话啊!”

 

“要分手你直说,别磨磨蹭蹭的。”

 

“你看看你那样!喜欢张超就说呗,人家比我白,男中音还稳,体重跟你还接近是不是?”

 

张超:是的我确实白,而且稳。不对,不是这个剧情。

 

“喂?黄子啊。我是张超。”

 

“干什么?你也来宣誓主权了?说好了帮我的,你俩联合骗我是不是?”听见张超声音的黄子,急躁的从沙发上一跃而起。

 

“嘭!”撞到了灯。

 

“不是,你想什么呢?高杨他还没睡醒,叫我跟你说等会再给他打电话。啊呀,他昨天睡得挺晚的前几天好像还有活动,今天下午还要去演播厅所以他就早上贪睡了一下。就这样啊,你怎么还暴躁了呢?”

 

张超无奈瘪嘴:为什么我的朋友是一对。为什么还带我搅合上了。我,无辜。

 

“行了,你不用解释了,高杨的行程我自己清楚,不用你告诉我!告诉高杨我祝你俩幸福!张超你这个人蔫坏!”黄子弘凡掐掉电话扔在沙发上,自己往床上一躺揉着撞肿了的额头。

 

“高杨啊,杨哥,杨哥。你起来吧,你家阿黄要没了。”

 

“什么?”

 

“我说错话了,你家阿黄生气了,不要你了。”张超把手机递到高杨面前。

 

“超儿,你知道为什么大声不喜欢你吗?”

 

“嗯?”

 

“太傻了,傻白大鹅。”高大爷坐起来拿过手机,解锁。

 

张超:我白有错吗?

 

微信电话:视频通话。

 

“滋滋滋-滋滋滋-”

 

 “我觉得他不会接。”等了三分钟没有回应,张超看高杨。

 

“他会,手机震动声阿黄最多忍五分钟。”

 

果不其然,一分钟后:

 

“干什么?”屏幕那端没有人像一片黑。

 

“早安阿黄,给你看看我房间。”高杨掀开被子站起来。

 

“我的床,傻大鹅的床,这个是阳台。今天长沙温度可好了,你自己出去记得多穿点。”

 

“厨房的料理台,等会烤面包吃,代代和石凯还有鹏鹏也在,哦!还有蔡尧,说起来蔡尧要过生日了。记得祝他长高。”

 

“呐,厕所,这里光不是很好,哦对了,卸妆水你自己记得买啊。我这瓶差不多要用完了。听见没,阿黄?”

 

“嗯,你昨天的照片?”

 

“不好看吗?”

 

“好看。”

 

“看看这个,这是傻大鹅。”高杨转回来把手机对准张超。

 

超儿假笑:我!不!是!傻!大!鹅!但是做错事情了还是帮兄弟弥补一下。

 

“黄子早安啊,你想我没?”

 

“想你个串串!我这里天黑了!早安什么早安!”

 

“高杨刚刚跟你早安你不说?”

 

“下次不拍傻大鹅了,我错了。”镜头及时转向自己。

 

“也不要一个屋。”黄子弘凡换个手继续举手机。

 

“好嘛。开镜头让我看一眼?”

 

“不可能。再见我要吃晚饭去了。”

 

“那我下午看见嘎子哥给你留张照片。”

 

“嗯。”

 

“那就好了啊,翻篇了。阿黄没事怎么现在乱生气了呢?下次假期你回来我去接你。照片那是被迫营业,傻大鹅让拍的,好啦跟傻大鹅说再见吧。我要去洗漱了。”

 

“张超!张超,嘎嘎嘎。听懂了吧?”

 

张超:懂个锤子!这照片是我拍的?

 

“那我挂了,拜拜。”高杨挥挥手按了挂断键。

 

“是我要你拍的?你怎么越来越坏,锅都往我身上推呢。”张超叉腰问。

 

“超儿啊,傻大鹅其实特别适合过年带回家。你记得努力。毕竟明年还有好久。”高杨眯眯眼笑,给手机充上电然后继续睡。


“啊,我家阿黄会吃醋了,真可爱。”


“要睡觉就睡觉,别话多。”


张超:惹。真烦。



超声波锁了!!!(我只是写着玩啊!)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