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格】《外遇》(改文)


(二)

  

        这天,孔贤智去上班了,张语格休假,在家里无聊的看着电视。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想看看自己的结婚证。记得结婚证领到手里的时候,她交给了孔贤智,孔贤智没说什么,但是她发现了他眼里闪过的那一丝不高兴。 


        在家里翻箱倒柜的找着小红本。终于在电视柜里面找出一个小盒子。打开看到红的刺眼的结婚证。张语格拿起来之后,默默的流下两行眼泪。 


        上个月,她还是单身,她还没有交往的对象。她还每天自由自在的和朋友们一起玩,有孙芮,还有她那个大明星老婆许佳琪。徐子轩那孩子还幼稚的说要和自己交往。结果呢,不到几天,就定下了一门亲事。 


        随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婚礼,喜帖,新房,全部都整理好了。完全不给自己心里准备,就这样结婚了。 


        打开了结婚证,有张语格的照片,有孔贤智的照片。 


        任命吧,张语格。你现在就是一名已婚女人,不再是从前的自己。不可以太晚回家,出门在外不可以喝太多酒,不可以跟着孙芮她们大胆的去酒吧跳舞。不可以穿的很少出去逛街。 


        还有,不可以再爱任何一个人。除了孔贤智...


        孔贤智是个好男人,他可以容忍张语格一切的大小姐脾气,容忍结婚后不能同房的屈辱。他完全可以不同意,如果两人都不答应结婚,那么这个婚事家长也是强求不来的。 


        但是张语格不明白,孔贤智为什么就看上自己了?倒是想看看孔贤智究竟能忍受多久。只要你想继续守着我的空壳,那么我就陪你。 


        “tako...”孔贤智在电话那边说着,晚上要带着张语格出去吃饭。貌似是一个家庭聚餐吧。不过他叫的那声tako,叫张语格一阵恶心。她不喜欢男人叫她tako。 


        稍微打扮了一下,坐在家里等待孔贤智回来接自己。看着钟表上的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张语格忽然想笑。张语格,你这个样子真是好惨。 


         孔贤智到家之后,摘下了他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对着tako笑了下,便回了他的房间洗澡换衣服。 


        “ tako走吧。孔贤智晃晃手中的车钥匙。 


        张语格起身跟了过去。她现在很想明确的告诉他,不要叫我tako。我很是不喜欢。但是说不出口,谁叫孔贤智什么时候都这样温柔呢。 


        在车上,孔贤智自己说着话,并且提前告诉了她,他家里的那些女人的性格。到了酒店后,张语格一眼就看出了,坐在靠门的那个老女人。她就是孔贤智刚才说的,贵妇狗一样的女人。 


       “我叔的女人,仗着自己老公有钱,成天打扮的像个小姐似的。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一个二奶她装什么装。” 


        其实孔贤智的这句话,她听了多少有些不舒服。最起码同为女人,听他这样说自己的同类,心里忍不住的厌恶了下。可是当这个女人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张语格觉得,孔贤智说的没错。这就是个jian 女人。 


       “哎哈,语格来了啊,啧啧,看看语格,果然还是年轻最美啊。” 


        老女人,等我七老八十了也比你这个样子美。 


        “小婶好。”虽然她不是原配,但是出于礼貌,张语格还是要叫她小婶的。这一句小婶倒是给叔叔乐坏了。因为张语格是在这堆年轻人中,唯一一个叫美美小婶的。 

 

        美美不是一只小狗的名字,是叔叔的老婆的名字。张语格听叔叔叫那个女人美美的时候,有着想吐的感觉… 


         吃饭的时候,气氛还可以,很轻松。这时进来两个女人,婚礼那天都见过,一个是孔肖吟,还有一个是孔肖吟的妈妈。


        孔肖吟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坐在了里面。没有看任何人。


(三)

 

        孔肖吟的到来没有让和谐的气氛尴尬。但是张语格倒是有一点不自在,她还是不明白,孔肖吟为什么不喜欢说话。或许是不是小的时候受过什么刺激。

 

       大家聊着天,谁也没有理孔肖吟,这让张语格很不高兴,明明就不喜欢说,家人们还不和她说话。与其一直注意孔肖吟,还不如观察一下她的妈妈。 

      孔肖吟的妈妈坐在那里静静的听着大家聊天,偶尔笑了笑,但是从来没有插嘴什么。再看看孔肖吟妈妈的穿着打扮,看样子地位和孔家人都很悬殊吧。难怪,大概一直是身份作祟吧。 


        “消音啊…”那位贵妇狗又开口说话了,这时家人们的脸都拉了下来。 


        消音只是抬起头看了贵妇狗一下,随后又低下头。只听见那贵妇狗嘟囔着什么,然后叔叔瞪了她一眼。她便住嘴了。 

 张语格坐的和贵妇狗很近,听到了她说什么,怎么年纪轻轻怎么就不爱说话呢… 


        虽然这件事她也很好奇,但是毕竟不是他们家的人,有的事情,不能问太多,也不能知道的太多。 


       姓孔的这一家,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貌似孔肖吟就是那唯一的女儿。

 

       一顿饭就这么简单的吃完了,孔贤智喝了点酒,脸颊微红。张语格理所当然的坐上了驾驶,准备开车。这时孔贤智靠在副驾驶的座位,闭着眼睛说着话。 


       “tako,我很爱你…” 


       听到这句话之后,张语格没有那么感动,只是闻到了他身上发出的酒味,这叫她很厌烦。不是没喝过酒,不是没遇到过喝酒的人。但是不一样的就是,张语格的身边都是女人。女人身上散发的酒味并不讨厌,不知怎么,这男人身上的酒味就很难闻。可能是一些心理反应。 


       张语格没有理他,只是默默的启动了车子。 


       “贤智啊,你姐姐和她的妈妈都很沉默吗?”张语格就是这么好奇,话说趁着孔贤智喝醉的时候,问一点应该可以的吧。

 

     “嗯,姑姑家里不太富裕,可能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姑姑自卑吧。”


      “之前听你说,孔肖吟是亲姐姐,我还以为是一个妈生的呢,原来是姑姑的孩子。” 


       “嗯…消音姐很可怜,我们有空就多陪陪她吧。” 


       到了家之后,孔贤智靠在墙壁上看着张语格,看她那冷漠的样子,心里有一些不高兴,趁着酒劲说到。


       “张语格,你究竟要别扭到什么时候?” 


       “怎么?”张语格换着鞋子,她很讨厌这个男人,还有,特别是他喝了酒之后的样子。 


       “我们已经结婚了,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妈已经和我说过好几次了,她想要做奶奶。你这个样子叫我怎么办?” 


       “男人和女人结婚,为的只是生孩子给奶奶抱么?” 


       张语格脱下外套挂在了衣架上。自己走了进去。 


       “张语格!”孔贤智抓住了张语格的手臂,把她按在墙上。


       “你现在是我老婆!” 


       “你喝多了,放开我!” 


       孔贤智离张语格的距离很近,张语格恶心的想吐,挣扎了下,但是完全不管用,一个男人的力气远远大于女人。 


       孔贤智凑过去想要亲吻她,她把头瞥了过去,躲开了孔贤智的吻。


       孔贤智更加愤怒,“婚礼的时候,接个吻也要借位,张语格,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受不了可以离婚,你放开我…”


       感受到孔贤智下体的反应,这更叫她厌恶,用力的推开了他。向他大吼。

 

       “孔贤智!你再碰我,我就死给你看!” 


       说完哭着跑回了她的房间,把门反锁上。 


       关上门的那一刻,她大声的哭了出来,她现在需要发泄,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络络,来孔贤智家楼下接我…”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