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茶漫谈 | 美酒佳宴,大好时光

出处

《名都篇》

[魏晋]曹植

名都多妖女,京洛出少年。

宝剑值千金,被服丽且鲜。

斗鸡东郊道,走马长楸间。

驰骋未能半,双兔过我前。

揽弓捷鸣镝,长驱上南山。

左挽因右发,一纵两禽连。

余巧未及展,仰手接飞鸢。

观者咸称善,众工归我妍。

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千。

脍鲤臇胎鰕,炮鳖炙熊蹯。

鸣俦啸匹侣,列坐竟长筵。

连翩击鞠壤,巧捷惟万端。

白日西南驰,光景不可攀。

云散还城邑,清晨复来还。

译文

名都盛产艳丽的美女,洛阳更有风度翩翩的少年。

我佩带的宝剑价值千金,身着的衣服奢华鲜艳。

斗鸡在东郊的道路上,赛马于长列的楸树间。

我骑马驰骋还不到半路,一双野兔就蹦到了跟前。

于是立即弯起弩搭上了响箭,扬鞭策马追上了南山。

我左手挽弓,右手发箭,只一箭就把双兔射倒了。

别的技巧还没有施展,又迎头射中空中的飞鸢。

观猎的行人齐声喝彩,旁边的射手为我赞叹。

归来大宴于平乐古观,美酒一斗便值十千钱。

细切了鲤鱼烹煮虾羹,爆炒甲鱼再烧烤熊掌。

呼朋引伴地前来入座,长长的筵席顷刻坐满。

蹴鞠和击壤忙个不停,身手敏捷,花样翻新。

太阳永远疾驰在西南,流逝的光景不可追攀。

盛宴后我们如云骤散,明天清晨再来此畅饮游玩!

漫谈

        曹植,三国时期著名文学家,建安文学的代表人物之一与集大成者,他在两晋南北朝时期,被推尊到文章典范的地位。

        其诗以笔力雄健和词采画眉见长,其代表作有《洛神赋》《白马篇》《七哀诗》等。散文同样亦具有“情兼雅怨,体被文质”的特色,加上其品种的丰富多样,使他在这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就。

        南朝宋文学家谢灵运有“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的评价。文学批评家钟嵘亦赞曹植“骨气奇高,词彩华茂,情兼雅怨,体被文质,粲溢今古,卓尔不群。”并在《诗品》中把他列为品第最高的诗人。王士祯尝论汉魏以来二千年间诗家堪称“仙才”者,曹植、李白、苏轼三人耳。

       《名都篇》写京洛少年斗鸡走马、射猎游戏、饮宴无度的生活。

名都多妖女,京洛出少年。

宝剑值千金,被服丽且鲜。

         开头二句以邯郸、临淄等著名都市的艳丽女乐,来陪衬京都洛阳骄奢的游侠少年,以“妖女’引出“少年”,起调即著色浓艳。随后转入对少年形貌的描写,他佩带的宝剑价值千金,所穿的衣服华丽鲜艳,在装束上已可见少年的富有而放达。

斗鸡东郊道,走马长楸间。

驰骋未能半,双兔过我前。

揽弓捷鸣镝,长驱上南山。

左挽因右发,一纵两禽连。

余巧未及展,仰手接飞鸢。

观者咸称善,众工归我妍。

        接下去便写他的活动:在城东郊外斗鸡,在长长的楸树夹道上跑马。“驰骋未能半”以下写少年的驰猎,先说他一箭射中两只奔兔,次说他仰天随手一箭又将迎面飞来的鹞鹰射落,再说观者的啧啧称赞,从而将其箭法的高超刻画殆尽。

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千。

脍鲤臇胎鰕,炮鳖炙熊蹯。

鸣俦啸匹侣,列坐竟长筵。

连翩击鞠壤,巧捷惟万端。

        平乐观在洛阳西门外,少年在此大摆宴席,开怀畅饮,不惜酒价的昂贵,欲一醉方休。席上有切细的鲤鱼、虾子肉羹,还有酱渍的甲鱼和烧熊掌,呼唤高朋入座,摆开了长长的筵席,可见其穷奢极欲。“连翩”二句复写其宴会后的蹴踘与击壤之戏,表现出少年的动作敏捷奇巧,变化万端。

白日西南驰,光景不可攀。

云散还城邑,清晨复来还。

        游乐一直持续到了太阳西沉,而时光已不可再挽留,大家这才如浮云一般散去,各自回到了城中的居处。诗写到这里本应结束了,欢乐已尽,人去筵散,然而诗人忽然笔锋一转,说到了明天,人们再重新回来寻欢作乐。

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千。

        那样洒脱的少年情怀,那般肆意地骑马纵乐,就像那美酒一般,浓烈酣畅,让人热血翻涌,豪情满怀,这大好时光也变得更加生机勃勃了.

——————————————————————————————————————

        关注微信公众号”明茶说“,每晚八点半更新

       与明茶一起踏上中国文化的奇幻之旅!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