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说新(旧)番:2019年一月番完结简单评价

今年(2019)一月片没去年一月那么狂欢,嘛,后来我们也知道去年一月把全年的热度都透支了大半。现在大多数季番都END了,可讨论的地方有很多,从辉夜开始。

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

SHAFT现在快成业界的黄埔军校了,旗下演出家离社之后四处活跃,而畠山守算是实力比较强的一个。这证明新房式演出其实是日本动画发展的一个合理方向,在新房手下干活非常锻炼人,既练基本功又练创意,而且也能平衡作画的任务量——你们有没有发现无论SHAFT本社作品还是徒弟在其他社监督的作品很少有崩的,作画稳是和新房45度齐名的一大特点。

辉夜这片子本身就是新房式解决方案的又一成功案例。当然要让新房拍的话可能会更抽象,所以畠山守做了一些折中的优化。而且畠山守很清楚阿宅的G点在哪里,尽管这片没什么软色情可卖,但是一个书记舞成功引爆全网。

除此之外这片的各方面的质素都是上乘的,哪怕CV多是出道没几年主役没多少的新人准新人,哪怕片子是大A-1做的,最终可以说是圆满成功。非软色情非后宫非逃杀性质的校园爱情喜剧过去曾经有生命力,今天照样有生命力,未来肯定还会有生命力。


五等分的新娘

说完辉夜就该说五等分了,这个世界上的悲剧全都来自比较之中。

前面我说过新房带出来的徒弟基本功扎实做什么类型的片子都像回事,五等分这个监督明显做这片子浑身不自在。搜了一下,这监督今年55岁,想象一下让你们爹妈这个辈份的(对于我台小观众搞不好是你们爷爷辈份的)监督做这东西怎么可能自在。当然你会说人家庵野秀明都快60了还奋战在EVA第一线(在做了?)——人家毕竟做了一辈子那东西对不对,这位监督早年做怪医黑杰克和游戏王来着,转型做后宫片看来困难挺大的,努力想把这片做出来花枝招展色彩鲜艳的样子,连每集标题都要来个粉彩粒子特效。

写到这我突然挺心疼这监督的。

你看一个片子不顺眼你看什么都不顺眼,甚至听声音都不顺耳。松冈在这片子里的声音非常要命。当然我不觉得这是松冈的业务水平问题,应该更像是剧本和台词的问题,就是台词本身和安排的时机比较别扭。至于作画的问题,网上各种图,尤其是各个角色诡异的嘴,就不多讲了,烂的东西多讲也没用。

反正这片,你说它是烂片吧还有点冤枉它,毕竟碟卖了7000+;你说它不是烂片吧,不烂,就是别扭,那和烂还有什么区别。


烟草

驼鹿监督在兽娘动物园一期获得的成功,固然其作品的精神内核是根本,不过也有一定的偶然因素在里面,因为这3D实在是太令人劝退了。

这就导致一个问题,接受这种穷酸3D的观众容易成为驼鹿监督的死忠,追烟草追的兴致勃勃,而无法接受这画面的观众,看了两眼就直接弃番,或者有听说这片,知道是那个人监督的,「哦,了解了。」,实际上连了解的欲望都没有,仿佛这件事从未发生过。

而对于驼鹿的死忠,他们是抱着最大的兴奋来品鉴这片的,指望监督能给他们新的惊喜,他们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每集看完期待下一集的时候那种兴奋的心情,哪怕前期展开平淡,他们也依然兴奋,坚信最后会有大惊喜。等到第11集,毫不例外的,他们高潮了。

所以我不是来评价这片好或者不好的,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是以这样一个过程来看这片的话,只是一下午一口气吞完,你的兴奋会减少九成。这会导致追番党和补番党对这片的评价会发生质的偏差。

还有,希望驼鹿监督下个企划能多要来点预算,好歹也是碟片福星。


天使降临到了我身边

一个震惊的事实是,过去十年各种题材的动画类型里,最不容易炸雷的,综合素质最高的,观众看完最爽的,居然是萌豚片。

仔细一想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11区二次元从业者里面那么多**控,做自己喜欢的题材肯定充满了爱。(看来厕纸都改成了粪动画证明业界也不待见那玩意儿)

然后动画工房毫不意外的又把这片做出了水平做出了风采,关键是可爱但不媚宅——是啊谁让男主是个姑娘,要是改成个平凡的男高中生怕不是弹幕又得一堆刷110的。


约定的梦幻岛

Jump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沦落的,是从旗下漫画改编动画都被塞到半夜放的时候开始沦落的。梦幻岛早十五年的时候至少能混个东电六点半,至少能混个半年番。但是现在时代变了。

不过早15年混傍晚放的话,做出来的质量倒不一定比现在强。

神户守监督做这片非常用力,拼命营造气氛,我觉得监督是在担心做不出那种悬疑的效果,换句话说是做不出那种吓人的效果,不能让观众提心吊胆。而且这片还不是个重口味的片,缺乏各种***场面。吊胃口这种事情,别人简单的在第一集来个巨人吃妈或者杀僵尸的时候波夹子弹就可以超额完成任务,这头却得靠反复展开才能吊起来,靠运镜,靠静止画面,靠音响效果,最后话题度上还没别人吊的高。

现在观众口味都重个一壁,在这样的市场下,梦幻岛这片子做得如此优秀,估计是为了不让自己边缘化,再广泛的联想,大概Jump也不想让自己边缘化。


多罗罗

我不知道日本人理不理解所谓「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情」,但是这话哪怕在动漫业界也有指导意义,这一句话就能解释为什么那些曾经牛逼的名监督新作总雷声大雨点小,那些铺天盖地的冷饭企划最后也没有几个复刻当年荣光的。

多罗罗这片子把这问题表述得更加严重。你以为原作是写战国么,其实是写战国年代和手塚治虫生活的那个时代的复合体。这就叠加了两层时代内涵;而动画既然诞生在现在,还要叠上一层当代的时代内涵,来符合当代观众兴趣,这就叠加了三个时代。

叠加两层时代特性的作品固然有难度,但是有心人也能做好,做好了往往还是神作,比如某追忆篇,世纪末又遭遇泡沫经济爆炸的日本人做幕末英雄往事做出来的风味简直登峰造极,现在你再炒一遍这冷饭百分之一万做不出来那感觉(又不是没炒过)。叠加三个时代特质的作品,就像三合星一样,很容易造成叙事上的混乱。

所以多罗罗这层皮看起来光鲜,深究起来问题就大了。我了解的反馈是不止一个人觉得这片越看越无聊,要知道这片制作可是够下本钱的。当然,这片是半年番,没准后期会触底反弹。我倒希望能触底反弹,毕竟古桥一浩加上小林靖子,这么豪华的staff,谁都不想看他翻车。


约会大作战3

约战三期做成这样,你骂元永骂JC都是没用的。这帮staff对这玩意儿没爱(以原作这水平倒也可以理解),制作委员会大概也是抱着少花钱多办事混个脸熟炒波热度提振下原著销量就拉倒的态度。而这书本身又不是新作,销量稳定提升有限,你要是金主你会多投钱么。发散联想一下,不是JC做东西烂,是这预算只有JC肯接,所谓一分钱一以分货。

再发散联想一下,本来金主只是想把折纸的名场面做出来完事,OVA即可,谁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变成了TVA,预算没跟上,于是就成现在这样了。


笑容的代价

铁血AZ三圣星,你看台长说的多对。

记住,萝卜片里冒出来个傻里傻气的公主,结果就是全剧人物都会被她的傻气所传染。


Girly Air Force 

抛去那吃饱撑的背景设定,Girly Air Force这片真是在复刻伊里野的道路上一路狂奔,连那种十四五年前的古早味都模拟的特别像(不这并不是褒义)。


兽娘动物园2

兽娘2期之前各种风波闹成那样,我还以为阿宅早就把这片拉黑了。后来这片演到一半又闹出来什么幺蛾子,看大家讨论得还蛮热烈的。我的感想是:

哦,原来你们还在看阿。

只能说明角川早就看透了宅男的软弱性,搞不好还会做三期。


荒野的寿飞行队

在过去这一波少女从军开XX题材里,这片我觉得是最有意思的,证明这种题材已经成熟了。

不过反响和热度倒是很低,似乎观众也看够了?


家有女友

这片子你觉得是为了感受主人公一男两女之间情感的彷徨和道德的迷失吗?不,没那么深刻,这片纯粹就是让你翻来覆去的看各种世界名画并从中寻开心而已。


Endro

本季最大黑马。

我在怀疑11区从业者在做**扎堆的片的时候是不是都火力全开。


不吉波普不笑

我对不吉波普不笑的第一集的第一印象是非常一般甚至比较不爽的,因为那个OP的画面和歌本身总有种对不上拍子的感觉,由于OP很带劲,这种错位感更强烈。然后第一集做的也很迷,尽管还原原作——倒不如说原作第一卷也很迷。

当时我觉得这可能是这波冷饭大潮里又一个费力不讨好的案例。上限可能和奇诺之旅一个水平。现在来看这片在bangumi上的评分倒和新奇诺一样。

电击文库为了25周年庆已经折腾三年了,除了各种新作动画化,热作续作化,也把奇诺和这个拉了出来再炒一波,据说9S也要重大发表。按道理业界资源应该往那些大作热作新作倾斜的,然而同期的SAO三期和魔禁三期怎么看都像是都是各种应付事儿的态度,我挺好奇卡多卡瓦手电筒这预算是怎么分配的。

以前有个说法,说某plex和旗下某pictures用低预算做大热片,赚的差价砸在一些素质高但是没什么市场的片子上。做动画也是搞艺术,但凡搞艺术多多少少都是有追求的。同样的情况是否也发生在某手电文库上呢?否则怎么能解释不吉波普的制作暴打SAO三期暴打魔禁三期呢?这可能不单单是钱给没给够制作者有没有爱的问题。像不吉波普这20多年的老作品,冷饭能带的动多少原作销量呢?

我们总说业界剧本荒严重,以此解释炒冷饭这个问题,不过当年那些名作的作者今天也都活跃在一线吧,让他们写新的故事不行吗,非要炒冷饭吗?

看到没,这就是问题。

当年那些知名创作者,今天的新作不一定像当年的成名作那样优秀,这是其一;即使如同当年那样优秀,今天的观众也不会买账,这是其二;即使当年名作家的新作在今天喜迎动画化,最后可能也会和其他厕纸那样一起惨遭动画化,最后没什么声响,这是其三。

想想去年的皇帝圣印战记,半年番的待遇加上文首我吹了半天的畠山守的监督,最后你看那成片是什么样。只要是新作,甭管你作者是谁,一视同仁。

而炒冷饭就不一样了。虽然这只是主观感觉,我总觉得业界对于曾经名作的新动画,态度上要严肃的多。比如魔偶马戏团,原作和不吉波普一个年代问世的,动画虽然砸了,制作组也算是尽力了。只能说年代感无法复刻和篇幅压缩问题是冷饭的死结。但是即便如此这冷饭也要炒,为什么,一个现在少年漫一路下坡,能改的东西太少只能借老作品维持香火,再一个,大概是情怀。监督在接手一个「啊我年轻的时候也追过这漫画呢,真是美好的回忆呢,一定要勉励自己不要搞砸了」的原作的时候的态度和接个当今量产厕纸的态度应该是两码事。

不吉波普不笑当然是那种能勾起当今中坚动画人回忆的作品。而且还不是漫画,是轻小说,是当年颇为新锐亮眼的存在。20年前的他们大概在畅想今天的轻小说业界也能复制漫画业界的百花齐放,谁曾想是现在这个德行。

而且不吉波普不笑是电击文库早年(可能是第一部)获得巨大影响力的作品,不仅作品本身成功了,文库也跟着沾光添彩,算是个文库拓荒年代的里程碑。

作为开国老臣,理应享受尊敬与荣耀,哪怕销量暴死,这时候算经济账就没意思了,对不对。

不吉波普不笑这片子在挨过混乱难熬的第一集之后观感急速上升,我也不知道是因为片子真的越做越好看了还是我的情怀加成来了。虽然第三集(第一卷收尾)仍然有违和的地方,我都不在意了。音乐强,作画稳,CV神,还能从弹幕中找各种诸如「哦二人转的出处是这儿啊」这样的乐子,来向孩子们科普这原作的历史地位,简直是如此丰满而愉悦的观影体验。以及,看着看着我就回忆起来不知多少年前我看那个魔改一代动画时候的感觉了,哦这个是早乙女正美CV福山润,哦那个是百合原美奈子CV浅野麻由美,哦那个是木下京子CV田村由加里,哦那个黑斗篷的是不吉波普CV清水香里,哦那个骑摩托的好帅的姐姐是雾间凪CV浅川悠——换人了,是大西沙织。

我回忆起来了,我喜欢过雾间凪

当年那个雾间凪我很喜欢,现在这个雾间凪我仍然非常喜欢。这种喜欢和「啊我喜欢书记」「啊我喜欢喵内」「啊我喜欢阿委」是不一样的,是经过时间检验的。感谢不吉波普不笑的staff,感谢电击文库,感谢某手电筒,帮我把我多少年前的老婆又拽回了身边。

所以这片完结的时候我居然有点惆怅,上次有这感觉还是十年前犬夜叉动画完结的时候。

老婆回二次元了,能不惆怅么。

基于以上非常主观并夹满私货的理由,不吉波普不笑应该会在年末的狗蹬哪啥年度动画中预订一个提名,获奖的可能性不大,除非四七十月动画全翻车。所以敬请期待2019GOLDENPANTS。

说到GOLDENPANTS就不得不说到去年那个略有争议的年度动画,你们不少人都问放一半就颁奖要是翻车怎么办。

再问一次2018年度最佳动画是啥

所以说你们对我台也太没信心了,怎么可能翻车(敲鸡顶盒)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