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弹少年团/田柾国/同人连载】(二十) 你瞪一眼我就收敛,妻管严的田柾国

雨似乎下得大了些,脚下一滑,吴杏米狠狠摔在了青石板上。

南国的夜晚似乎来得很早,这里的人也睡得早,今日落了雨,街上只留几盏灯于夜色中明灭。吴杏米呆坐在地上,想起那夜跟他一起去看过的兔子灯。也是如此昏暗又安静的夜晚,心里浮起一丝嗤笑。自己也不过是他看过的一盏灯而已,天亮了就需得灭了。可她竟然傻到将他当成了月亮,以往他夜夜都能出现在自己眼前。

她使使劲想要站起来,可也许是跑了太久,腿竟然使不上力气。一把伞撑到自己眼前,她头也不抬:“吴锦你找我时间可真够长的,还不赶紧将我扶起来,没看见我都淋湿了吗?”

没得到回答,只一双手迅速将自己搀了起来。吴杏米想也没想,起来以后转身便走,那手迅速捉住她,有力地将自己扯到伞下。

她便不躲了,眼睛盯着地面看。

他一手打着伞,一手将手里拿的披风披到自己身上,可腾不出手来系上,他抓着披风半晌开口:“系上,会冷。”

声音还是那么湿润好听,她猛地伸手,啪地一下将披风扯下扔到地上,眼里的凉意迅速收了回去:“田将军这是做什么?”

他低着的眸抬起来盯着自己,眼里的清澈不似那晚的迷离,这才是他,是那个高高在上冷傲的将军,是不属于她的田柾国。

她终于能拿出自己坚硬的铠甲,将那段被雨水打湿的红线伸到他眼前:“这不是保平安的红线,这叫情人结,你用它来偷听我,为什么?田小将军在算计我什么?”

耳朵里只有越来越大的雨声,他不回答,只盯着她。她就去捉他的手腕,果然那段红线已经不见了。

她忍不住冷笑:“看来田小将军对这一套已经是熟悉的很。”说罢,便去扯自己手腕上那段红线,一只手伸过来用力握住自己的手。

她低声骂:“你放开!给我解开!”

对面的人依然一声不吭,手上的力道却愈发大了起来,握着她的手纹丝不动。

她手上使不上劲,便拿脚去踢他,谁知道他的腿硬的跟石头似的,一脚踢上去,疼的她都快出来,她气急,用头狠狠地朝他撞过去,握他手那人终于忍不住哎呦一声,伞也打不住了,捂着鼻子往后退了几步。

雨水哗啦啦淋了吴杏米一身,她终于忍不住了:“你干什么啊?我让你把它解开你没听见啊?”

那人似是吓了一跳,捂着鼻子,几步就走到自己面前,低头迅速将自己手上的红线解开了。只低着头,也不敢看自己的眼睛。

吴杏米气冲冲地转身就走,身后一阵脚步声,一把伞又撑到自己头上,她怒吼:“你别跟着我!”

副将又在客栈里绕了一圈,无忧终于忍不住了:“这位大哥,我头都快被你绕晕了。你这么急怎么不出去找找?”

谁知那副将也没有好脸色:“我倒是想,您没听见将军让我滚回来吗?”他心里有气,若不是这位公主非要去看那个什么情人结,还非要让将军给他系上,还非让看似将军的心上人捉了个正着,自己至于被吼滚回来吗?将军的脸绿了,自己的升职也没戏了。

他正东想西想的厉害,客栈门啪地一下被打开了,自己将军屁颠屁颠地跟着一位怒气冲冲的女子走了进来,只见那女子三步并作两步的就往楼上客房走,而自家将军淋地跟个落汤鸡,他正想上前去看看,那无忧公主却已经扑了上去:“田将军,你怎么了?怎么淋成这样了,你鼻子怎么了,快让我看看。”

正在上楼的女子似是脚步一顿,自家将军立马把那扑上来的女子一拦:“无事。”又对自己说道:“要点热水。”

他赶紧答应,心里打着小鼓:“看来不是看似,是就是将军的心上人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