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金刚玉戈欧登

宝石历129年橙月(9月)30日  日出时分  晴:朝霞伴微风  

金刚师徒四人,正赶着一大清早去西南角的绪之浜处收集一些矿物原料,之后按照萤石的计划,他们将会分开分头去采集植物类原材料。有金刚老师这个精壮的劳力,他们打算今天多整点儿黑曜石、水晶等常见矿物回去。

“奥朗琪,你这小子,今儿个走路咋晃晃悠悠的,你不会昨晚又偷偷溜出去观察蛐蛐儿或者寄居蟹啥的吧?”蕾德大哥注意到,奥朗琪今天走路像小鸡啄米,好几次差点儿摔倒或者向前磕到前面的大石头上。

“他啊,这十五年来是不斗蛐蛐儿不伤害小动物了,可是呢,新的奇怪爱好就此出现——晚上不好好睡觉,观察蛐蛐儿蝈蝈儿和寄居蟹,写了好几大本观察日志,画了好几大本画风奇特的观察速写……哎,小奥说你呢,你说你这样儿就别跟着我们去绪之浜,你还是回去补觉吧……”萤石扶了扶摇摇欲坠奥朗琪。

“啊……芙洛瑞特哥哥……谢谢……这个啊,磨刀……不误……砍柴……功,我现在必须和大家一起做事儿啊……唔……唔……呼……呼……”奥朗琪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此时他飘逸的步伐,就像一个磕了几天药的精力透支者,又像那秋风中坚持挂在树枝上不落的枯叶。

“你是放不下今早绪之滨的寄居蟹、招潮蟹和蜗牛们吧?”蕾德挑了挑眉毛。

奥朗琪没回蕾德的话,向前再次小鸡啄米时绊到了一块石头,失去重心,萤石慢了半拍没拉住他,橙刚玉向前,前空翻翻滚一周半,直接趴地上拿脸锄地后,没动静了。

“啊!老师,奥朗琪摔倒不动了!”

“芙洛特你别叫那么大声那么惊讶,这是他自己整出来的事儿!我们去看看他吧……”

在最前面“噔噔噔”走着的金刚老师,又“噔噔噔”地折返回来,抱起奥朗琪,检查完后发现他没有磨损。

“还好这次没伤着……不过他这是完全睡着了……”金刚老师的表情很是平静。

老师一把把奥朗琪扛在肩上,继续“噔噔噔”地向绪之浜进发。

大家到了绪之浜。

朝阳从海平面上升起来,把整个绪之浜和大家照得金碧辉煌。

赶到沉积岩断崖下的海滩砂地,只见一个金色的新生宝石人,把双腿并拢坐在沙堆里,双手放在膝盖上,正在面朝东方的朝阳,安静的沐浴出生以后最初的曙光。本来就是金色的他,被金色的阳光映照得更加亮丽,一片金色流光在他身上跳跃流动。

“嗯,蕾德你戴上手套,把奥朗琪扛着,我要去看看这位新人。”金刚老师把奥朗琪交给蕾德后起身朝新人走去。

蕾德和萤石此时都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

金刚老师看了看新人几眼,眼睛里闪烁了几道光。

“刚玉属,金色蓝宝石,也就是金刚玉,因为含有镍离子和铬离子而呈金黄色。我和红钻还有奥朗琪先回去。萤石你收集一下植物源材料就行。蕾德带着奥朗琪跟我回去,帮忙雕刻金刚玉。”

“这弟弟看着真可爱,感觉他很文静,可是他又是刚玉属……”蕾德说着又无奈的看了看在自己肩膀上呼呼大睡的橙刚玉。

“我觉得他呀,和奥朗琪是不一样的。不过小奥也很可爱不是吗?”萤石觉得蕾德的顾虑有些过了。

“呃……橙刚玉睡着了是很可爱……”蕾德松了口气,但愿如此吧他心想……

金刚老师戴着手套把新生宝石人抱起,又拿布袋把他包好后,起身开始往回走。

金刚玉很顺从地躺在老师的怀里,至始至终没有乱动过。

萤石和金刚老师一行人分头行动。

上午,半圆形的宝石之家里,金刚老师和红钻正在忙着雕刻金刚玉。

叮叮当当的粗雕响声此刻响彻整个小屋。

“他这部分身体内含金红石包裹体,有猫眼效应,给他拿来做双眼的瞳仁吧……”

“等等,老师,你是说,金刚玉弟弟,他以后会有一对白竖缝猫眼?”

“对的”

“他真乖!丝毫不乱动真配合!不像某人……”蕾德此时看了看在一旁木床上酣睡的橙刚玉。

“每位宝石人的性格天性都是不一样的,没有本质上的优劣之分,蕾德,你要体会到这一点。”
“老师,我只是想表达一下我的无奈,我们都是好石,奥朗琪嘛,比我们麻烦那么一丝吧……”

“蕾德你又表达对弟弟的不满了啊……”

下午,细部雕刻、装眼、上粉工作终于弄完了,红钻又拿来了衣服鞋子,金刚老师给金刚玉小心穿上。

金刚玉,Golden Sapphire,戈欧登·萨菲尔,此时正在安静地坐在凳子上,看着金刚老师和蕾德哥哥,并朝金刚老师伸出双手。

这孩子双眼都有猫眼效应,在一定角度的光照下,金色的双眼中心都会有一条白色的反光,很像猫的眼睛。金色的齐刘海,金色的两鬓剪齐至下巴的发脚,这是姬发式,金色的长直发延伸到腰部以下。

金刚老师抱起了戈欧登,“蕾德,辛苦你了,不过我还要麻烦你去给戈欧登新做一张木床,奥朗琪如果睡醒了,就叫他过来帮你。”

“好的老师!弟弟一会儿见!”蕾德朝戈欧登挥了挥手。

戈欧登居然也会回应蕾德,他也朝蕾德摆了摆手。嘴里还发出了“啊呜呜”的声音。

金刚老师带戈欧登去蘑菇树旁学说话。

蕾德熟练的弹墨线切木块做起了床。

黄昏后,采集完紫茉莉粉果和香之果实以及棉花的萤石,背了几大包东西回来了。

奥朗琪总算睡醒,迷迷糊糊地,他看见蕾德正在弹棉花,“哥哥,你这是要给我做新床垫啦?!哈哈哈!”

“这不是给你的,是给新弟弟戈欧登的!”

“你有新弟弟了,同为刚玉属,他叫戈欧登(金刚玉)!今早在绪之浜出生的。现在金刚老师正在蘑菇树下教他说话。”萤石补充到。

“啊?!弟弟……”奥朗琪揉着他迷糊脑袋上一头乱发的手突然停住了。

“弟弟!啊哈哈哈哈!我要去看他!”五秒钟后,奥朗琪突然从床上蹦起来,就要往楼梯间方向冲。

“停!奥朗琪!”蕾德喊道。

“呃……”奥朗琪一个“哧~”地急刹差点儿没让自己摔倒。

“和我一起把戈欧登的新棉絮床垫弹好。”

“呃……蕾德哥哥,能不能让我去看他一眼啊,就一眼!”

“嗯?!”蕾德凶狠地瞪了瞪奥朗琪。

“好好好,蕾哥哥,我这就来弹!您别生气!消消火啊哈哈~“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两个人一起麻溜弹棉花的声音此起彼伏。

夜渐深,金刚老师牵着戈欧登回来了,戈欧登此时已经能被金刚老师牵着蹒跚走步。

睁着一双好奇的金色大猫眼,戈欧登躲在金刚老师身后,怯生生地望着蕾德、芙洛瑞特、奥朗琪三位哥哥。

“你好啊,戈欧登!我是你大哥蕾德!红钻石蕾德。我可是这里最可靠的哥哥!”蕾德笑着给戈欧登打招呼。

“妮吼(你好)!累的鸽鸽(蕾德哥哥)!”戈欧登也笑着和蕾德哥哥打招呼。

“戈欧登弟弟你好呀!我是你二哥芙洛瑞特!你的知心知性温柔的二哥哥!”萤石也笑着朝戈欧登问好。

“妮哈(你好)!呼啰睿测格格(芙洛瑞特哥哥)!”戈欧登朝芙洛瑞特伸出手,芙洛瑞特戴着手套和他握了握手。

“弟弟好乖!没怎么用劲儿……”芙洛瑞特想起了第一次和奥朗琪握手时的不好回忆。

“噢,戈欧登弟弟,我是和你同属的哥哥,你三哥,奥朗琪就是我啦!你这小东西长得还挺别致的嘛!看起来没有我高啊,啊哈哈哈!”奥朗琪也想和戈欧登握手。

“我部……洗……和泥……卧朽~(我不想和你握手~)”戈欧登躲到金刚老师身后去了……

“唉?!这小东西还对我有意见啊?!你躲着我是吧!看我不逮住你举高高扔高高!”奥朗琪一个箭步冲上去想捉住戈欧登,不过被金刚老师的大手掌拦住了。

“奥朗琪你想干什么?你别吓着弟弟。”金刚老师叫住奥朗琪。

“略略略~卧桃言雷(我讨厌你)!”戈欧登朝着奥朗琪吐舌头。

“啊!?你小子这是要翻天啦!三哥哥我哪里惹你讨厌了……”

“行了,戈欧登奥朗琪你们都别闹了……”老师摸了摸戈欧登的头,也摸了了奥朗琪的头,戈奥两人此时的表情都像小猫咪一样享受。

“唉~二十岁的三哥果然还是……”蕾德在给戈欧登铺床单被子时摇了摇头。

“他果然还是个弟弟呀……”萤石一边写着日程计划一边叹息。

“哈?!蕾德、芙洛瑞特你们说啥呢?不带这么挤兑人儿的吧?!”奥朗琪这下子不满地扭过头。

这一夜兄弟师徒五人畅所欲言,大家轮流给戈欧登讲故事,后奥朗琪开始和戈欧登一言不合打闹起来,戈欧登一脚把奥朗琪踢倒,奥朗琪想踹回去,结果被蕾德一把摁倒在地上,磕碎了鼻子。奥朗琪差一点儿又要和蕾德扭打起来,被金刚老师制止并把他们拉开了。

金刚老师把奥朗琪的鼻子拼好给他补上了粉,大家讨论后决定今夜再次按照惯例,把奥朗琪绑在床上,让他好好睡觉,奥朗琪反对无效、逃跑失败,被金刚老师和蕾德大哥二人给捉住并合力给绑了个严实……

戈欧登在一旁围观叫好“吼吼吼(好好好)!嘻嘻嘻嘻嘻嘻~”

萤石:“老师大哥你们这是又虐待奥朗琪了吧?不过奥朗琪你确实该好好按时睡觉了哦!”

“苍天啊~来管管这些暴徒吧~我越来越没有地位了啊~啊啊啊啊~我这颗破碎的大心脏~啦啦啦~啊哈哈哈哈~”奥朗琪在床上无奈地嚎叫着。

“奥朗琪,你再这么嚎,小心我打碎你的脑袋让你强制入睡哦!?你真吵!要不我给你嘴里塞点儿布团?”蕾德发话了。

“奥朗琪好好睡觉!”老师和萤石齐声说道。

“打水泥(打碎你)!”戈欧登也在床上附和着。

“戈欧登好好睡觉,不要学奥朗琪啊!”“就是就是!”大家异口同声。

“救救(我)!我不做宝石人啦!”奥朗琪此时觉得他很委屈……

“那我让你做碎片吧!还让不让人安静睡觉啦?!小子?!”蕾德吼到。

“都给我好好睡觉别说话了!”金刚老师再次发话。

……

就这么过了一会儿,大家终于安然入睡,奥朗琪最后也一边嘀咕着去看蝈蝈儿,嘴里嘟哝着蝈蝈儿的叫声睡着了……

戈欧登睡着前发现,奥朗琪学的蝈蝈叫声,竟然还很有催眠效果……

本图片与内容无关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