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邪秋 【主SNH48戴萌与SNH48莫寒原创同人向】


戴莫大法好

第十八章:识界

密室之中,神秘的僧侣离奇出现,仅仅几招便收服了历代茅山掌教皆不敢硬碰的孽魄。陈思冷眼看着面前的僧侣,心中疑惑云云。自己虽然不问道门之中多年,但能有如此修为的人,不该自己会没有印象。五口孽魄乃是前所未有的境界,能够如此轻易收服它的人 ,别说自己的师父羽化真人再现,就是自己的祖师爷也没有这个能耐。眼前的这名僧侣究竟是何方神圣。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僧侣微微摇头,甩落手上的碎肉,朝着洞外大步而去。

“大师,且慢!”

“施主,唤住小僧可是还有何事?”

“大师救命之恩,我们师兄妹无以为报。不知大师法号为何,现居哪座古刹。告诉在下二人,日后也好有个报恩的地方。”

“小僧乃一介云游野僧,无居无地,四海为家。天为被,地为枕,何处皆为安身之地。施主之意,小僧心中已了,报恩之情便不需要。至于法号,小僧一介野鹤,并无正统法号,自唤破剑求道。施主,相见便是有缘,施主二人在此也是天命所属。我想,我们还会有再见面的机会的,至于此地三村百姓吾自会好生照料。两人还请前往深处一探,迎接属于你们的天命。”言罢,破剑求道双手合十,金光璀璨,照亮洞窟,随即身影慢慢虚空,消失在了洞窟之中。

“师兄,此人。。。。是人是鬼?”

“非人非鬼,我看他已经窥得天道,到达了羽化登仙的地步。只是这个人给我一种很危险的感觉,他的双眼之中蕴藏着一股不曾掩饰的杀意,浑身戾气更是寻常人所不能及的。若非他一直诛魔降妖,戾气加身早该落入无间地狱,永世不得为人了。真是让人恐惧的人啊,如此实力,如此的戾气。倘若日后他心魔乍生,我们就要面临一个巨大的麻烦了。”

“现在怎么办?还要继续前进吗?”

“嗯,既然大师刚才说了,让我们两个继续前进去迎接什么属于我们的天命。我们就继续前进吧。”莫寒点点头,朝着洞窟深处走去。再过一段漫长的甬道,两人在黑暗中摸索着,最后来到了一块石壁面前,没有了路的样子。陈思掏出一张黄符轻轻一抖,黄符燃烧了起来,光明再一次出现。倒不是陈思刚刚小气不拿出来,符咒所燃烧的火很快就会熄灭。而且在这种过道里面根本不能确定氧气是否充足,如果乱用符咒引火会造成氧气的缺失,大家都要交代在这里。火光冉冉,照亮着前方的石壁,石壁之上刻着一幅画像。郁郁葱葱的草原之上,站着一个身穿血色战铠的年轻人,英气勃发,昂首眺望。背后的披风上刻着北斗七星的图样,从侧脸来看此人相貌与陈思颇有几分相似。画像两侧还刻着两行小字,一边写着:天枢猛虎---,另一边则是刻着一首像是古诗一样的话语:千古江山,----,壮志----,气吞-----,-----。这两侧的小字都有着一些空缺的地方,也许想要打开这座石壁,就必须要填对上面所留下的东西。莫寒凝视着面前的这两行字,陷入了沉思之中,黄符所燃烧的火焰也在这一刻慢慢熄灭,黑暗笼罩了整个过道。就在光亮消失的那一刻,莫寒脖子上的玉坠发出一丝微不可视的光芒,戴萌从玉坠之中飞出双手合十,汇聚一身幽冥之力,以指为笔,以灵为墨。

“千古江山,烽烟群起,壮志云酬谁敌手。气吞磅礴浪,只手震九苍!天枢猛虎君陈思。”最后一字落下,石壁之上浮现了一个黑洞,一股强劲的吸力喷涌而出将戴萌吸入了黑洞之中。

识界,是由人的意识所凝聚而成的一个虚幻世界。这之中包含恶思、善念、欲望、怒意、各种妄想思考、心之所想,以及人心深层的意识等。不属天、不属地、不入三界、不入轮回。也因为识界的存在关乎人的意识,所以识界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任何境界当中,与人的连结也是在于意志。在空白的识界之中,戴萌随着波动不断的朝前方走去,最终停留在了一片草原之上。在他面前坐着一个人,一个身披北斗七星披风的人。

“好久不见了,陈思。”

“没想到会在这里相遇,王爷。千年的久别,让陈思好等啊。”

“当年诛魔一战失败,神州覆灭。我们都失去了肉体,我的魂魄随着空间不断地流转,来到了这个世界。而戴萌在这个世界一直的轮回!”

“当年最后关头,因为万丽娜被魔气冲击,失去了魂魄导致我们功亏一篑。神州覆灭之刻,江真仪前辈指点我随着波动来到这个世界,静静的等待,说迟早有一天你会来到这里。为了能让你知道这个地方的入口,我特地在进入识界之前留下了那张图与暗号。”

“可你的出现,能改变什么呢?前辈当年曾嘱咐我,一定要找到万丽娜失去的魂魄,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逆转乾坤。但以我现在的功力,肉身不存,九龙真气也只能维持在半成之能。丝毫没有威力可言。否则这个世界所谓妖魔鬼怪,又岂能让我棘手。倘若魔帝发现这里,派来强者,恐怕这个世界也会因此而覆灭。”

“并非是你的实力难继,而是当年魔帝重创你们三人的时候将你们的功体重重封印。前辈所言,你身上的封印想要突破,就只能以七星之力冲开你的封印。我想小钱他们也应该来到了这个世界。识界之中我并没有感知到他们的存在,可能他们没有发现这个奇妙的异度空间。不说了,外面似乎还有你的朋友吧,耽搁太久不太妥当。”

“如何?看到另一个自己站在你的面前?”

“也就这个样,这副样貌早就见惯了,还能有什么稀奇的吗?”

“说起来,我似乎见到了万丽娜的元神了。”

“嗯?当真?”

“嗯,方才石窟之内有点小状况,出来一个神秘的僧侣,虽然没看清面纱下的样子。但他却使出了梵海修罗印,我并不认为这个世界有谁可以使出万丽娜的名招。而且更有意思的是他腰间的那把戒刀,是他化阐提。”

“梵海修罗印,他化阐提。真想不到,万丽娜处处比我们占得便宜。哼,不过这样也好,如果他具备着万丽娜的实力,在你恢复之前也不用太担心魔界的入侵。好了,时间不等人,王爷记住一定要恢复神州,别让天下苍生再受磨难。”一手抬起,陈思将自身元功灌入戴萌体内。沉寂许久的九龙真气感受到异力加持,逐渐复苏起来,围绕周身旋转,加持天枢猛虎之力,九龙真气凝化成形,冲击百会穴。

“师兄,这幅图你看出什么究竟了吗?”密道之中,莫寒与陈思端望良久,但却没有丝毫头绪。过道之中的氧气也开始渐渐稀薄起来。陈思无奈的摇摇头暗示自己已经没有办法,莫寒努了一下嘴两人原地返回。出了洞穴,已经是天明,洞口的千魂魈早已没了踪影。两人打算返回云水村再看看情况,这时陈思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拨通接听键,对面一个怒不可遏的声音传了过来:“陈思!你死哪里去了!两天不回来,你心里还有没有这个家!”捂捂耳朵,莫寒一脸无奈的看着陈思,苦笑一声。自己的这个嫂子果然找上麻烦来了。

“马上回来”挂了电话,陈思看着莫寒,微微点头。两人改变了方向并没有进入云水村的村内,顺着村外的另一条路直接往市区而去。

“咔擦”门锁响了一声,推门而入,迎面而来的就是一枕头。陈思单手一握,轻而易举的将枕头拿在手里,看着房子里那个满脸怒容,掀着嘴的人道:“每次都来这一套,无不无聊?”

“哼!”女孩双手抱肩,怒气冲冲的摔坐在了沙发上。莫寒跟着陈思进门,一进来就看见女孩如同刀剑般的目光盯着自己。

“嫂子好。”莫寒不明白,自己这个嫂子明明是个温柔体贴,秀外慧中的贤惠儿。对谁都是和蔼可亲的,怎么每次见到自己就是一股冲天杀气,恨不得撕了自己一样。

“难怪你两天不回家,又跟她出去鬼混了?陈思,我问你,你到底是谁的丈夫?”

“小艾,有的事情你别管这么多行不行?”

“你当我爱管啊!你两天不回家连个电话都没有,我在这里急的火烧火燎的。你可倒好,回来就把她带身边,到底是我重要还是她重要!”

“嫂子,师兄跟我有些事情出去了。”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你给我坐下,现在是我们两夫妻的事情,你插什么嘴。”

“小艾!我说过多少回了,别在别人面前大声嚷嚷。”

“我管你啊,今天你给我一个答复,你是要她还是要我,你自己掂量着办。别天天说爱我,总跟她鬼混在一起。”

“嫂子,我看在我师兄的面子上叫你一声嫂子。你要是再对我出言不逊别怪我不客气了,我师兄宠着你任由你胡来。我莫寒可不怕你。”

“哟,还长本事了呢。你天天拿着我们家的生活费在那里潇洒,现在你还敢在我面前瞎叫唤?陈思,我实话跟你说,房东来了,再过三天不拿钱咱们两个就要去睡大街了。”

“这?这?这怎么回事?师兄。”莫寒一脸惊愕的转头看着陈思,陈思默默的低下头不再言语。

“你问他跟白问一样。既然今天话摊开了,我也不怕恶人做到底。我们结婚两年下来,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是靠我的工资在支撑的。你这位宝贝师兄每个月拿的那点钱全部都资助你了,前几天我在公司里因为不肯配合上层,被人扫地出门。现在我们连房租都交不起,不是我小心眼天天跟你过不去。可是莫寒,人总有不能忍的时候,为了你我们夫妻两个两年不敢要孩子,生怕有了孩子负担重不能照顾到你。但现在我们真的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这个节骨眼上你们师兄妹还出去鬼混,你说我能不生气吗?”

“嫂子,对不起。这么多年我一直不知情,那个。。那个。。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对了,嫂子你把手机给我。”莫寒伸手要了陈观慧的手机,打开自己的支付宝往她的账户上转了八千。

“我暂时就只有这么多了,应该能应付房租。嫂子你先拿着。”

“把钱还给她,小艾!”

“师兄,你这是干什么?”

“我的事,不用你来管。房租的事情我自己会想办法,你管好你自己吧。”

“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在乎你那风度呢?如果师兄帮师妹是天经地义的话,那么师妹照顾师兄也是。嫂子你把钱拿去还房租,我跟他说。”陈观慧为难的看着陈思,她也只是性急了发发脾气,也没想着从莫寒这里捞钱。现在这种情况,让她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陈思想要开口,却被莫寒一把捂住嘴,双眼挪了挪,陈观慧点点头算是谢过了她的好意。

“是不是嫂子今天不说,你打算一直瞒下去?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帮我?”坐在陈思身边,莫寒看着眼前的茶杯淡淡的说道。

“师傅临终前把你托付给我,我有责任管好你。这是老头对我最后的嘱咐,也是我能替老头完成的最后一件事。”

“但帮我的代价不应该是拿你的家庭做牺牲。你对我的恩情,莫寒一辈子还不清,但我希望你能站在嫂子的角度想想事情,你毕竟是有家室的人。师兄,不如你跟我做回老本行吧?”

“然后跟你一起饿肚子?”

“这。。。总会有办法的嘛,再说咱们暂时还不用愁生活费,我们。。。。”就在莫寒为自己分辨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了之后不断地应承着,面带笑容的挂了电话,看着陈思眉头挑了挑:“咱们来活了,大买卖。”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