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夜课


“哎~橙刚玉小弟最近还是一如既往地多动和不爱上课啊~”蕾德无奈地看着在金刚面前的椅子上时不时站起来想溜的橙刚玉。

“好像有人在他的凳子下点了一把火……”芙洛瑞特又开始在计划表上勾勾划划,开始构思明天的日程安排了。

蘑菇树下,黄昏中的奥朗琪,此时一脸无奈又强行挤出微笑地看着老师:“老师,有搬东西之类的工作我今晚也可以继续做啊,这个……那个啥……我今晚头疼……能否今晚就不用上课了……嗯?……金刚好先生?!”奥朗琪听着蛐蛐儿开始叫唤,他已经迫不及待的今晚想去抓个几只来斗一斗了。

“该死的水母灯……夜夜坏我的好兴致……明明晚上可以不看书学习的……”奥朗琪对旁边木盆子里的水母投以怨恨的眼神。

水母这下子只敢趴在盆底继续装死,反正现在太阳还有一段时间才会碰到海平线,现在水母A可不想得罪这位橙色的暴躁大爷……

“奥朗琪,今晚没有事要你做,现在对你来说,学习是第一要务,不学习你想干啥?你觉得伐木、画家具设计图、制作家具……乃至画建筑设计图和施工图,把石英巨石挖成住所。这些事儿……不学习你能胜任吗?你现在能否自己搜集原材料并制作白肤粉呢?”

“呃……我觉得不学习理论知识,直接开干,跟着老师您和哥哥们学就可以了哦……”

“得了吧,小奥你只会破坏家具……和玩儿蛐蛐儿……还有虐待水母……老师没教过你不要虐待小动物吗?”蕾德这下子看不下去了。

芙洛瑞特把视线从夕阳下的日程表上移开:“奥朗琪,好好跟老师和哥哥们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斗蛐蛐儿,还有经常踢翻水母灯,蛐蛐和水母与你有仇吗?还有,背书的时候你为啥要突然使劲儿把椅子坐坏?”

奥朗琪只觉得三双眼睛此时正在杀向自己,害得自己浑身不自在,他现在想溜到西北方的北之丘,先去抓一晚上蛐蛐蝈蝈儿再说,大不了就再夜宿草丛一次呗……

奥朗琪飞身跃起,朝着西北方向就开始狂奔……

"啊哈哈哈哈,老师哥哥,我有急事儿~先去西之高原,我想到那儿还有一块儿石头能拿回来作水母缸~”

橙色的身影飞闪而出速度极快,只见一抹红色的身影比他更快,瞬间就揪住了奥朗琪,一个翻身提着他的衣领就把他举了起来。

“哎哟哎哟,三儿,您今天是咋了如此干劲十足?有啥事儿非得大晚上的去做啊?”

“奥朗琪,你又要跑去整蛐蛐儿了吧?”萤石看着奥朗琪的双眼。

“奥朗琪,我们现在不缺养水母的水缸,前几天你想偷偷破坏那水缸,被蕾德大哥发现并阻止。水缸没坏。更早些时候,你萤石哥哥大半夜的看见你拿着大袋的海盐往水缸里倒,你想对水母们干什么?你这是要杀生吗?才学了海水、盐度以及水中生物和渗透压的课程,你就立马会学以致用了?以后你要是掌握了植物学和矿物学,那……虽然为了让你学完这几章,我也是费劲了力气……”老师终于把教材往地下一甩,开始生气了。

奥朗琪被大哥蕾德双手提着领子揪起来,双手双脚乱扑腾也找不到发力点能借力蹭一下,蕾德知道奥朗琪比他高,这下子他刻意跳到了一块大石头上举着奥朗琪。

奥朗琪呜哇乱叫并尽力挣扎,还是被金刚和蕾德师徒二人带着手套给呈坐姿绑在了蘑菇树上,蕾德坐在奥朗琪的腿上,并摁住了他乱动的逆天大长腿。

金刚老师举起了一只手掌,眼神凌厉:“罪过罪过,奥朗琪你以后还想谋害水母们吗?”

奥朗琪嘴里答应着:“不了不了,我以后不会折磨水母,撒盐以及踢翻水母灯了。”眼睛里却闪过一丝不满的凶狠戾气,尤其是他的那只有六芒星高光的左眼。——这可瞒不过金刚老师的眼睛。

“啊,罪过罪过,看来您还是有心魔啊!”金刚老师眼看一掌就要朝奥朗琪的脸上拍下来。

“啊!金刚老师!”奥朗琪的脸被吓白了,六芒星左眼立刻暗淡无光。“老师停手!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会露出这种表情,有这种想法了!水母也是生命!现在我在你的手掌下,就像在我海盐下的水母们一样无助弱小可怜啊!”

“啊?你还可怜了?你那天晚上被起夜观星看云的萤石哥哥发现,你不知是脑抽还是怎么的,一脚踢翻了萤石哥哥又跑出去了!你给我解释一下,当时你的心情和想法!”红钻石也对奥朗琪举起了拳头,金刚的手掌在奥朗琪的脸面前20公分处停住了。

“唉,老师哥哥你们别这样吓着奥朗琪了,那天晚上真的没什么,这孩子当时只是被突然出现的我吓着了,他当时只是满脸惊愕的表情,估计是受我刺激一时癔症发了,就踢了我,他当时真的没有目露凶光啥的啊……”萤石心有余悸地回忆起了当时奥朗琪先是极度惊愕害怕,后又极其凶狠朝他踢来的恐怖样子,到现在他都不敢直视奥朗琪的左眼。

“芙洛特,你还向着他护着他依着他惯着他!你那天可是躯干都被他踢裂了啊……究竟是心里面有什么想法,才会踢飞自己的亲哥哥?”红钻石终于忍不住,这些天要不是老师和萤石一直拦着,他早就想教训奥朗琪一顿了。

“哥哥,奥朗琪弟弟,金刚老师不是说了吗,他的体积比我们大一些,所以体内的微小生物也比我们要多一些,现在他体内的微小生物又还比较躁动,情绪极易出现大起伏,我们也不能全怪他不看客观因素啊……”

“够了,蕾德,你给我住手!不能因为他受惊踢萤石的事儿就殴打弟弟……不过他试图杀生谋害水母,以及已经杀生斗死了很多蛐蛐的事儿,我必须要教训一下他……”金刚老师阻止了红钻。

奥朗琪已经被吓呆了,他现在只敢低头看自己的腿。他也无法解释当时自己为何会如此惊愕后又头脑空白地给了自己哥哥一脚,他自己也为这事儿低落烦躁了好几天,现在大哥又提起这事儿,他觉得自己的心口隐隐作痛。“萤石哥哥,我有错,对不起,你们揍我吧……打碎我之后,永远不拼好我也行,就把我撒到海里去吧……对不起老师大哥二哥……我只会给您们添麻烦……”奥朗琪抬起了头,此时他的眼里已高光尽失,整张脸呈面无死灰生无可恋状,他觉得自己现在这样躁动又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状态很无解,还不如被打碎丢进海里算了——如果能做一只海蛞蝓,他至少不会对周围有那么大的破坏力吧?他也无法解释自己为啥在斗蛐蛐儿时,尤其是看到一只蛐蛐儿被另一只击杀时,心里会有无法描述的快乐兴奋的感觉——虽然事后他也会自责自己杀死致残了蛐蛐,但是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斗蛐蛐儿……

“唉,金刚老师,蕾德哥哥,你们能不这么对奥朗琪咄咄逼人找他麻烦好不?他还只是个精神不稳定的脆弱的孩子……哥哥我不怪你,我们以后可以慢慢学好慢慢改,不要再说这种话行了吗?答应哥哥!”萤石终于鼓起勇气双眼直视奥朗琪的双眼,面带微笑地带着手套抚摸着奥朗琪的脸颊。

奥朗琪不敢直视萤石,只得把视线下移盯着地面,同时嘴里嘟咙着:“萤石哥哥可以不用管我了,我没救了……我永远也成为不了你和蕾德哥哥那种宝石人的……我貌似精神不太正常……”

蕾德收了手并把手搭在了芙洛瑞特的肩上:“芙洛瑞特,你为他说话也可以,我这话确实也有些说重了。这事儿我其实不该提的,奥朗琪他确实也只是个年幼的皮孩子……不过他这破坏力……唉,奥朗琪,你以后别对哥哥们和一切生物出手就行,情绪激动你破坏桌椅板凳也可以,我还可以再做几个……你才这么小,就想被击碎以后抛在海里?这话是你该说的吗?你真的就觉得你现在有这么不快乐吗?”

金刚老师表情缓和了一些,他也早已收回了要打奥朗琪的手,“奥朗琪,你是刚玉属宝石,硬度九,韧性准一级,你真的觉得你以后会一事无成?你不是对做桌子椅子很有兴趣吗?我答应你,你一学习完相关理论知识,我和蕾德就教你做木工?如何?心性这个东西,是可以慢慢改变的,你踢了萤石以后的表现,看着确实也还有悔过愧疚之意。从明天开始我也教你静心咒,怎么样?”

“是啊,奥朗琪,哥哥这次真的不怪你,你也才五岁,别这么悲观!你这硬度和韧性,我想有还不能有呢……知错能改,未来还在等着我们呢……”萤石也开始劝他。

奥朗琪的眼睛里开始浮现出高光!抬起头来满脸笑意,欣喜若狂地看向大家:“唉,老师,蕾德哥哥,真的?!立刻就教我做木工了!?”

“首先,不是立刻就教你做木工,你还得先学完相关理论知识才能开始木工实操课。其次,还有一件事儿,你以后不准斗蛐蛐儿和斗蝈蝈儿了,哦不,一切生物你都不许抓来斗!”金刚老师表情严肃地看着奥朗琪。

“啊?!"奥朗琪的脸变成了苦瓜,神态中透露着极大的不情愿。

”啊?!丝毫不知悔改吗?那些被你斗的蛐蛐儿和蝈蝈们!比你哥萤石还有水母们更惨!“金刚和红钻又吼着围了上来,目露凶光地把手各搭在了橙刚玉奥朗琪的左右肩上。

”不是叫你们别提那件事儿伤着小奥了吗?“萤石这下子瞪着蕾德,蕾德没理他。

橙刚玉这下子终于脑瓜清醒了一些:“师父、哥哥,我知道错了,第一,我保证以后不抓任何生物来斗;第二,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祸害水母们;第三,我以后尽量不会破坏家具,这是老师和哥哥们的辛苦劳动成果,我以后会尽量试着控制我的情绪的!第四,我以后会静下心来学习,毕竟我还想快点儿整个木工试一试。哈哈!第五也是最后一条,萤石哥哥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伤着你了,大脑空白想打东西的时候,我尽量先打无机物和死去干枯的东西吧。”

“嗯嗯,不错,那我们开始继续上课,哦?天现在已经完全黑了。”金刚老师看了看天空。

“要给他解开这绳子吗?老师!“蕾德道。

“先绑着,今夜就委屈一下奥朗琪了!”“我想也是,老师遵命!”蕾德笑了。

“哈?!师父!大哥!是这样的吗?“橙刚玉又懵了。

“你们不能这么对他!”萤石表示抗议。

“这方便他的学习!”蕾德金刚此时站在同一阵线上。

“奥朗琪,开始新课之前。请你给我们说说,当年你上的第一课,宝石人的由来是怎么回事儿?”金刚老师开始发问了。

“呃……这个……唔……那个啥,从前有六个月亮,呃……”

“继续说!”

“这六个月亮曾经是现在我们居住的这个地球的一部分”

“然后呢?嗯?!”

“呃……嗯……每个月亮里……都有……一只月亮蛐蛐儿,它们……嗯……都朝地球吐出一股精元……或者说是……气血……那个……又经过千万年的地底孕育,地球上就诞生了宝石人!对不?!”

“哈?!”金刚蕾德和芙洛瑞特三人都蒙大圈儿了……

“奥朗琪你老实交待,你是不是晚上偷偷看那本我珍藏的老师给我新写的修真小说了?!”蕾德的表情很是气愤与和善。

“啊?哥哥你最近还在看那种小孩子看的书籍啊……”萤石没忍住说了出来。

“那个芙洛特弟弟……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然而萤石还是笑着看向蕾德。

“奥朗琪你给我老实交待!”蕾德扑向了奥朗琪……

“哎?!哥哥!别!有话好商量!好东西得分享!我不是……我没有……啊……老师救我……蕾德哥哥要谋害我!呃……啊啊啊啊啊啊啊!”“谁现在也救不了你!”蕾德和被绑着的奥朗琪开始摔跤……

金刚老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去拿课本:“今天我们的课得从头开始上,奥朗琪你的木工实操课还是往后延期吧!”

萤石觉得这里太吵,眉头紧锁一脸无奈,回屋里去写他的明日计划了。


此图片与本文无关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