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等分X沙发套?!说说《五等分的新娘》第十一话的SHAFT味道


相信大家都知道了《五等分的新娘》第十一话外包给SHAFT这件事,大家也直呼画师终于不用被五等分了。一直外包一直爽!

除了在ED的staff名单上(一般称为表记)出现的摄影、仕上、制作协力等等直接出现了SHAFT名字以及大量曾参与《三月的狮子》等动画的作画制作人员之外,还有一个演出的名字值得注意———吉澤翠。

先来看看她曾经参与过什么作品吧。

吉澤翠参与的作品大多口碑良好

首先有个问题来了。演出这个职位是干什么的?

这就涉及到动画制作流程中有关工作分配的问题。演出就像一个厨师,菜谱(脚本、分镜等)、食材(原画等)、调味料(音响制作等)都摆到演出面前了,怎么把动画这道菜给做好就是他的工作。一部动画让人昏昏欲睡,除了剧本不给力、作画不好等等因素之外,演出不吸引眼球也是要背很大的锅(说的就是你,某A某3、约某3、魔某3…怎么都是第三季的动画,之前几集五等分不管作画还是演出也都是一团糟)。

具体我就不再赘述,大家可以关注b站up主AnimeTamashii和观看TV动画《白箱》来学习更多有关动画制作的知识。

而且SHAFT大家知道是一个带有非常浓烈公司风格的动画公司。新房45度,《魔法少女小圆》的魔女设计以及《Fate/Extra Last Encore》爱丽丝回的黑暗童话的艺术风格(其实是剧团狗咖喱的功劳)都是被大家当做SHAFT的演出标志。那么吉澤翠此次担任《五等分的新娘》的演出,也一定会给由恋爱漫画改编的动画染上浓重的SHAFT味道。

接下来我会以《三月的狮子》为主说说《五等分的新娘》第十一话的SHAFT味从何而来。

首先是一花的两段回忆(正片5:34和5:51)。典型的新房味路人没脸。


剧情是一花因为自认为无法兼顾学业和工作,再加之周围同样的学生演员有休学专心于工作的情况,自己也想效仿。

采用这种类似电影宽屏的画面表现SHAFT并不是第一次了。

《魔法少女小圆》第一集一开头鹿目圆旁观晓美焰大战魔女之夜

《三月的狮子》44话养母叙述自己对桐山零的心路历程时都使用了这一方式。

个人理解这样的演出语言会具有一种厚重感,以此来衬托人物内心复杂的情绪。鹿目圆的为了拯救晓美焰是否要成为魔法少女,从纠结到下定决心;养母对自己的两个孩子和丈夫以及对桐山零的棋手人生的复杂而纠结的思考;一花的事业道路慢慢地成长和周围同学都选择休学的无奈,以及对风太郎日渐加深的爱情和三玖的公平宣言的矛盾,只有在于风太郎独处才能有倾诉的地方。

然后是一花内心的“警报器”响起。


这边是背景多种颜色到全是少女粉的变化和长镜头的运用把一花内心的情感变化通过镜头语言清晰而富有感染力地表达给观众。此处无声胜有声,高级的演出语言一定是让观众自己体会到人物情感。

同样在《三月的狮子》中,因校园欺凌事件孤身一人的川本日向“意外”被桐山零找到,短短几秒的镜头内背景色从近乎白色变回彩色,暗示“仅仅是看见零”自己的心情就变好了。可见零之于日向是治愈甚至救赎的存在。



一花背后颜色类似墨水在纸上散开的效果,实际上SHAFT也时有使用。

SHAFT特别喜欢给身体的某一部位特写之后快速转换到人物正面特写。新房45度实际上也属于这一类。在五等分中体现在一花邀约风太郎跳舞,伸手的这里还有一小下效果声,如果常看物语系列的人一定不会对此陌生。

包括三狮中也有类似的分镜。

接下来是一个颜色减少对比度的运用。表达的多是人物悲观的情绪。

其实这个非常好理解,别的动画也有类似的操作。但是像沙发套这么有继承性的减色真的不多,就我列出的这两张图,抛开画风不谈,你有可能真会以为是同一个动画。


接下来是风太郎和三玖在雪洞里的情景。



以上三张图都大量使用白色等冷色反衬人物炽热的情感。

用某些不突出的颜色甚至纯色作为背景尽可能突出人物。其实就是少女漫的画法啦。

这是物语系列经常干的事,别的动画中有所收敛。

其实这里值得一提的还是嘴唇的画法,让看过三狮的一看就知道能想起来。

还有人物吃瘪之后的Q版(萌化)处理。很多动画也都有,但五等分之前貌似没怎么表现过。


还有SHAFT对头发细腻的飘动有着近乎执念的追求,只要是需要飘的时候一定是在飘的。

五月的

战场原的

川本日向的

大概能稳定看到流畅的头发作画的只有在SHAFT这里了。

还有一个SHAFT味很重的部分,但我实在找不到能对应的,欢迎补充。

笔者是第一次写这种东西,而且沙发套的动画看的也不多。所以本篇仅为抛砖引玉,有任何错误和补充欢迎提出。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