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他的英法联军


同学聚会,你吊儿郎当的过来跟我砍,说球队,说游戏,绝口不提你的工作,可当你习以为常的给冲进包间的粉丝签名的时候,我知道我兄弟变了,再也不是受了欺负需要我出头的小屁孩了,我错过了许多年,你独立面对问题,渐渐变得温和的许多年。

有人说你脾气好,也许吧,可我印象里,你是敢拿笔划破别人腮帮子的主。

有人说你一天乐得呵的,可我还记得,你曾跟我说过,人活着特别没劲,想得的永远也得不到。

本来想写点回忆,捋捋我的情绪,可是再怎么动笔也写不出当初一起踢球的感觉了。

最后收句尾吧,就用当初咱俩站操场上,对着落日喊的那句:.........(b站不让写)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