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晚霞-诞生



宝石历109年橙月(9月)28日  晴  日落时分 天气:落霞/火烧云伴有微风

新月岛上,结束了一天的劳作,红钻石(蕾德·戴娅蒙德  Red Diamond)正在带着萤石弟弟(芙洛瑞特 Fluorite)在绪之浜的海边看日落,夕阳正在数片云朵中缓缓下落,裹挟着层云,大半个天空和部分海面都被染成橙红色,云朵们沐浴在火焰色的阳光之中,仿佛一朵朵要被烧化的棉花糖。天空另一边的东方,四个皎洁的月亮和众星星们已经开始若隐若现。

“蕾德哥哥,这夕阳真是绚烂呢!” 萤石看了看橙色夕阳的倒影在海浪中翻滚破碎,在今天的日程表上打了几个勾,同时看了看哥哥被染成橙色的疲惫侧脸和蕾德被微风吹起的发梢。

“今天天气真不错,好歹我们师徒三人今天总算是把三套新桌椅做好了,原来那几套都已被虫子蛀蚀损坏,木质也严重老化,再也无法继续长期使用。晚上我们去Happy放松一下,去找金刚老师打牌吧!”红钻看了看缓缓下沉的夕阳,似乎若有所思。

“今天辛苦老师和哥哥了,毕竟我做不了重活!”萤石笑到。

“多亏了芙洛瑞特你的家具设计图纸和详尽进度安排,还有给我递工具搬小件等帮助,我们才能如此神速啊!”红钻石隔着手套摸了摸萤石的头,萤石笑得像小猫一样甜。

“我和哥哥是最佳拍档!绿叶衬红花儿!噢~耶~”萤石比出了V的手势。

“不过,小老弟,你已经95岁,我也已经109岁了,你说我们如果能再有一个能干重活的弟弟帮忙,我们指挥他该怎么做,那该多好!”红钻石突然想魔怔了,耳边不远处草丛里的蛐蛐声似乎更加悦耳动听,红钻石已经想像出他坐在凳子上看着新小弟风风火火搞家园建设的幸福场景,他此时有些磨损弄脏的衣服则在夕阳微风中飘拂得更加欢脱。

萤石看着红钻的眼睛,被他的情绪所感染,也开始想入非非展望美好未来,此时又由于夕阳已经落下去大半,光线开始逐渐昏暗,伴着日想美梦的兴奋劲儿,萤石那绿油油的脑壳儿顶开始发出绿绿的荧光——芙洛瑞特的脑门芯儿开始亮了!

“轰~啪唦~簌簌簌~唦唦唦~”远处沉积岩断崖处突然有一重物坠落入下方厚厚的海边砂砾之中,扬起了一片沙尘。

兄弟俩儿的恍惚集体催眠美梦状态被瞬间打断。

芙洛瑞特吃那一惊,瞬间吓得呆若木鸡,他那绿色脑门芯儿里的绿色荧光竟然中断熄灭了整整三秒之久!这之后才开始恢复发光,断断续续地不稳定闪烁起来。

“有情况!芙洛特退到我身后!”蕾德握紧了自己手中的长尖木棒,这是老师以前叮嘱他夜晚外出时“防身”用的,虽然蕾德一直也没有碰到啥紧急情况。

他们向断崖处看去,只见一个人形身影在一片沙尘中若隐若现,疯狂胡乱扑腾翻滚,好似一台正在高速运转的联合收割机,沙尘越扬越多,那个人影在昏暗的光线和浓厚的沙尘下更加看不真切了。

迅速近前一看,芙洛瑞特跟(躲)在蕾德身后,只见一个长发高大、眼眶空洞的橙色新生宝石人正在沙坑里疯狂做类似托马斯回旋的动作,虽然他们哥俩儿并不知道这奇葩的动作叫做托马斯回旋……

“天啊!我们终于竟然立刻就有新弟弟了!蕾德哥!看!这是新出生的小弟弟!是弟弟!看他多元气活泼啊!不过,他这样貌似不太好吧?!唔~”萤石发出了焦急忧虑的叹息。

“芙芙小灯泡儿!你给我在边上照着亮儿!我得让他停下来!他这样非得把自己磨损在砂砾中不可!这小子是造了什么孽啊!一出生就这么能折腾!”红钻石戴好了自己的长手套,整了整理自己的长筒厚袜,拿起大块包裹布和木棒就飞身跃起,扑住并用力制服住了橙老三。

“唔~哥哥你轻点儿,你可是最硬最坚韧的红钻石啊!别伤着他!”

“这小家伙儿力气不小,唔~,小丫挺的竟然还能挣扎!它应该比我软,不过沙砾竟然没有怎么磨损他!好家伙,硬度7以上啊!”红钻向萤石讨要了大块包袱布和些许绳子,费劲制服住了橙老三,并且把他捆严实包裹好了,一把把高大壮的橙老三扛在了肩上,橙老三还在使劲儿乱动,红钻一边手上用劲儿箍紧了三弟,一边儿叫老二萤石赶紧的把绳结儿都系紧。

“芙芙!赶快看一下地上还有这家伙的碎屑没?有的话收拾完毕了赶紧走我们去找金刚老师!没有我们就立刻扯呼!晚上我感觉即使有你的萤光照着,我也不能长时间制住他!贼能动!我的木棒都被他挣扎弄断了……”

兄弟三人,大哥红钻背着背上被捆成了大粽子还在蠢蠢欲动的三弟小橙橙,一抹绿光二哥萤石费劲儿跟在大哥后面拼命跑着,时不时被大哥扬起的草皮和泥土打在脸上,后来终于选择在大哥的斜后方跟着他。三人在星月夜下飞速往圆圆的小宝石之家处驰骋……

圆圆的石英石小屋内,金刚老师点起了所有水母灯,萤石也在一旁发亮和递工具材料助阵,金刚红钻师徒二人,红钻压着不安分的橙老三,金刚老师拿着工具费力艰难地雕刻。

金刚老师的眼睛里闪烁着诡异的光芒,不过红萤二人都把它当成了老师瞳仁里反射的水母光和萤石的荧光。

“这是刚玉属的橙刚玉,橙色蓝宝石,硬度九,韧性准一级,以后就叫他 奥朗琪·萨菲尔(Orange Sapphire)吧!”金刚老师说道。

“安分点儿!别乱动!奥朗琪小弟弟!”劳累一天的红钻石已经有些快控制不住他三弟。

“噢!奥朗琪弟弟您好!”萤石开心的大叫。

“嗯?他的这一块里面有金红石包裹体……呃……星光效应?!这一小块儿部分是星光橙色蓝宝石?!”金刚老师的眼睛里诡异的光闪烁得更加高频了。

三个半小时以后~

金刚老师:“还好……这家伙,我一给他装上眼睛,摸摸他的头以后,他就安分下来不乱动,只是默默看着我!否则今晚我们就真够呛!”

水母们交替闪烁着“红绿橙”的光,小圆屋里的弧顶天花板和墙面,此时像迪斯科舞厅里一样光怪陆离,屋外的蛐蛐儿们奏响起奏鸣曲,几轮明月当空高悬,星星们和薄纱云朵交相辉映。

突然,刚被/上/完/白/色/粉/底,穿好有些不合身的衣服以及便鞋袜子的奥朗琪,一个箭步,跳上了金刚老师的肩膀,骑在金刚老师的肩膀上开始摩挲着老师的光头……

红钻:“得了,今夜无眠!小东西你给我下来!“飞身扑向奥朗琪……

萤石一脸懵逼,亮着绿萤萤的脑壳儿。之前橙刚玉那块有星光效应的部分,被老师做成了奥朗琪左眼的瞳仁,奥朗琪的左眼此时闪烁着六芒星形状的亮反光,还是对金刚老师的头很执着。穿戴好手套和长筒袜的红钻此时已经和无奈的金刚老师、行动不可理喻的奥朗琪,三人扭打角力在一起,好不闹腾,同时果然,硬度韧性略低的奥朗琪“哐~”的一声:手脚碎了……

“哎呀~”红钻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徒儿莫慌~为师来想想办法!”金刚安慰红钻石。

“哥哥师父继续加油!我给你们发光应援!”萤石也有些无奈。

一段时间后,奥朗琪被重新拼好并上粉。之后,红钻一直尽力按住奥朗琪,金刚面对面,反复盯着奥朗琪的双眼,金刚自己的眼睛里也闪烁着诡异的光,同时说话念咒念心经让他停下静下来。这样又过了一个半小时,奥朗琪总算安定下来,蛐蛐儿们都不咋叫了,水母和萤石发出的光也开始变得微弱。

奥朗琪此刻正直挺挺地站着,安心看水母灯。

红钻和萤石这下子总算能好好打量一下他们的新弟弟了,这货个子比他们都高了半个头,大概一米七五的个头儿,微曲的长发很长,发量很厚很足,头发延伸到他自己的臀部以下。

最让人感到不安的是,三弟他的表情此刻有些呆滞且魔怔,左眼的六芒星光看着甚是诡异。他不会又开始打水母们的主意了吧?红钻心想。

“我们现在就去带着奥朗琪睡觉!把奥朗琪哄睡后,三人再轮流守夜交替休息,我怕他又起来暴走……”金刚老师说道。

师徒四人的今夜注定不会平静啊……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