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梨+GK】《悠久的约定》

如果看下面这两篇夜梨的话有助理解哟。是处于同一个世界观的夜梨故事。

CV86050(建议先看这个再看下面的)

cv1530541

周末中午,沼津市区的某处老咖啡店,

这家咖啡店的历史可谓是历史悠久了,即便开店后过了将近二十年,这里依旧没有被周围的环境淘汰,反而是一直保持着一股独特的风格在这边的广场上坚挺着。

鞠莉一脸玩味地看着面前红着脸的善子和梨子。玩弄着自己的金色长发。

“so…你们就发现彼此都有回到过去相互影响了彼此对吧?”

“是……”

两人的表情都非常害羞。一起回答了鞠莉的疑问。

“哈哈哈!居然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呀,真可惜我没能看到这一幕呢。你们两位真可爱呀哈哈哈!”

在大笑一轮后,鞠莉抹了抹眼边笑出来的眼泪。看向自己的身前。

“那么,这孩子你们觉得该怎么办?这种经历果然很很奇怪呢。”

一根金色的呆毛抖了抖,其主人察觉到什么看向了鞠莉,用自己稚嫩的声音表达自己的疑惑。

“经历?”

仔细一看,这不就是鞠莉嘛?严格来说,是另一个只有五六岁的鞠莉。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会同时存在两个鞠莉?

时间回到两小时之前

“没想到这里还有一家这样的咖啡店,夜酱你挺有眼光的呢。”

环顾四周,店里的客人并不多,但梨子感觉这里气氛非常不错。仿佛待一会回归有许多的作曲灵感从中闪现。她有些惊讶于善子选择约定的地方居然会是这里。

“哼哼哼,可不要小看夜羽!堕天的力量在指引着夜羽,是命运的邂逅让夜羽发现此处魔力的源泉。”

善子有空会在这里坐一坐,思考着下次直播要做的事,或者是新衣服的设计构思。这里安静又独特的环境确实让善子从中得到许多灵感,包括前一段时间到沼津幼儿园表演的剧本就是在这里创作出来的。

两人突然沉默起来,在今天她们约出来其实有着很多话想要说的。但一时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两人就这样维持了许久相互沉默的状态。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店中就剩两人在这里了。古典的音乐从吧台上的老旧收音机上缓缓播放。老店主正在吧台悠哉悠哉地背对着两人洗漱客人使用过的杯子。两人边上的闹钟跳动的滴答声和从吧台方向传来微微的杯子撞击声不停地刺激着两人的神经,气氛陷入一片尴尬。

“不能这样了!要先开口才能化解这份尴尬!”

梨子决心要先打破尴尬的气氛了。

“那个!”

“那个!”

没想到善子也同时开口了,两人都被彼此吓了一跳。

“梨梨居然也开口了……好尴尬……让她先说吧……”

善子心想让梨子先说,自己也好有点心理准备。

“你先说…”

“你先说…”

两人再度同时开口,在发现彼此又是同样反应的时候,脸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得通红。气氛变得更加尴尬了。

“呜…夜酱居然也跟我一样……”

两人继续陷入了沉默谁都没法第一个开口。

在吧台中的店主把杯子都擦干净了,出于本职走出吧台环顾自己店里的情况。看着空无一人的店面,店主感叹了一番。

“嗯,今天也是安静的一天呢……啊,欢迎。”

从门口传来了铃声,看来有人进门触发了门边的铃铛,从而被店主注意到了。

梨子和善子两人有很多话想要对彼此要说,当年的人到底是不是她呢?

沉默和尴尬的气氛很快就被一道稚嫩又充满好奇的声音打断了。

“那个那个?姐姐们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Mary刚刚一直看着门口的呢……你们…难道是天使吗?哇!!爸爸要是听到Mary见到天使一定会吓一大跳的!”

两人表情瞬间变得惊恐万分,看向了桌子的的同一个方向。一名金发的小女孩正看着两人,而她的眼中射出了好奇与惊讶的光芒。这熟悉的稚嫩面容,不就是小时候的鞠莉吗?经常到小原家的两人自然有见过鞠莉小时候的照片了。和面前的小鞠莉完全没有一点变化。再看看墙边的日历,日历上的年份和日期都证明了现在并非是她们熟悉的年代。

“呀啊啊啊啊啊!”

两人隔着桌子吓得抱在一起尖叫。此时店中并没有其他客人,就连店主似乎也有事正在店外打电话,并没有听到两人的尖叫。

“不是吧!我们又穿越时空了吗?真是够了啦!!”

“呜呜呜!又来了吗?不要啦!梨梨!怎么办!?”

两人曾经遭遇过不可思议的穿越时空从而影响了彼此的过去。在今天,两人出来就是想要确认彼此曾经发生过的事。但奈何谁都没法第一个开口。没想到在这沉默的时候,两人似乎再次进行了时空穿越。

“姐姐你们怎么了?难道因为Mary是偷偷跑出来的坏孩子吗?所以姐姐你们讨厌Mary吗?”

小鞠莉已经快要哭出来了。两人赶紧是安抚她,看着手忙脚乱的两人,小鞠莉最后是被逗得破涕为笑。

“姐姐你们真有趣呀!呵呵呵呵……”

看着面前笑呵呵的小鞠莉,梨子和善子有些哭笑不得。

“鞠莉姐小的时候性格就那么活跃了吗?真是的……夜羽可应付不来鞠莉姐呢。无论是长大后的还是小时候的……”

善子有些汗颜,面对鞠莉的时候她总是会被鞠莉活跃的性格给压制住。关于这点梨子也是非常有感触。

“啊哈哈…毕竟是那位小原鞠莉呢……”

“唉?姐姐你们认识Mary吗?”

小鞠莉没想到两人能够叫出她的完整名字。她和这两人才第一次见面。

梨子走到小鞠莉面前蹲下来。

“我们当然认识鞠莉酱呢,未来的鞠莉酱呀,是个超级大美人哟。”

善子也走过来蹲下,向着梨子眨了一下wink,让梨子感觉心中有一头小鹿在到处乱撞。

“不仅如此,将来的鞠莉酱呢,不但是大美人,还才艺兼备的,是沼津,乃至整个日本都非常出名的学院偶像哟,几乎没有鞠莉酱做不到的。”

“真的?但是……”

小鞠莉有些半信半疑的,表情有些落寂。

“Mary不喜欢这里,这里没有Mary认识的幼儿园朋友…Mary不想去上小学……”

看着面前的小鞠莉,两人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了。这个时候的鞠莉应该是刚到沼津,而且还没有遇到果南和黛雅。

小鞠莉对于两人根本没有戒备心,说出了自己的心事。因为初到沼津,对一切都非常陌生,心生不快从而趁着父母不注意在沼津市区暂时停留的酒店中跑了出来。

“原来如此,不过离开爸爸妈妈的话爸爸妈妈会很伤心的哟。”

劝说着小鞠莉,梨子便打算拉着小鞠莉的手要去找她的父母,却被善子拉住了衣角。

“梨梨……等等!我能理解鞠莉酱那种感觉…如果没有当初的梨梨………我可能会变得更加消极……”

善子小时候就经历过转学,而在转学之前因故穿越时空的梨子是给她打起精神重新振作,让她在后来的生活中能够以堕天使的身份不断克服各种各样的困难。虽然在后来遗忘了和梨子的约定,但堕天使的身份却是被善子一直牢记着。更在之前为沼津幼儿园的孩子们表演话剧的时候回忆起来那一段记忆。

“这样嘛……那么,夜酱有什么计划?”

看着善子这幅反应,梨子也不再强求把小鞠莉先带回父母身边了。

“如果不喜欢这里的话,那就让鞠莉酱喜欢上这里吧!刚好这里附近我记得是有一家儿童游乐场的,小时候的我搬家后是经常来玩的,后来因为场地合同到期是拆掉了。在这里玩得开心的话,绝对会喜欢上这里的吧!”

善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得梨子都有些热血沸腾起来了。

……

………

游乐场售票台前

“唉唉唉?居然用不了?!”

来到游乐场门口,三人却是在售票台卡住了。原来是因为两人携带的钞票和旧时候的钞票有些不一样从而被拒收了。

“真是忘了这个了呢,我们是从未来穿越到过去的,在这十几年间,我们的钞票比起这个时候的钞票已经变化太多了…各种防伪技术都集中在上面,自然是不可能被这个时候的人认得啦。”

梨子叹了口气,看来只能认命送鞠莉回父母身边了。

“钱?Mary有钱哟。”

小鞠莉把自己带着的小包包中的一个紫色钱包递给两人。

“什么嘛,我应该要想到就算是鞠莉姐小时候也是有钱人家呢。”

“毕竟一直支持夜羽的中二……不对!堕天仪式的资金不就是鞠莉姐嘛。”

两人笑着打开了钱包,看到钱包的钱后笑容直接凝固了。手也开始像是帕金森病发一样抖个不停。

“呜哇哇哇……这这么多钱……妈妈给我的的零花钱也就一个月一万日元哇……”

“这…这这这这这能让夜羽做多多多多少次堕堕堕堕天仪式了啊啊啊啊!”

钱包中是满满的一万日元钞票,两人说起话来牙关都在不停地打颤,这孩子身上居然带着如此巨款,难道不怕有什么坏人起坏心吗?想到这里,梨子赶紧把钱包放回小鞠莉的包包中并吩咐小鞠莉不能再拿出来了。

在买票进场以后,两人都还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对于这一切小鞠莉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给两人带来了些许困扰,毕竟小鞠莉作为小孩子对于金钱还没有一个正确的认知。

“姐姐!姐姐!玩这个吧!Mary感觉这个好有趣!”

一来到游乐场,小鞠莉作为小孩子爱玩的天性就立刻被激发了。指着面前的儿童过山车一副乞求的眼神让两人根本没法拒绝。对于可爱的小鞠莉根本没有任何的抵抗力。只能被小鞠莉拉着两人的手走向儿童过山车,就像是两人带着孩子一样。周边的游客们看着三人宛如看到一道靓丽的风景。一时间都在讨论着三人。

“呵呵,姐姐你们听,大家都在说Mary可爱呢!Mary将来果然是个大美人!嗯哼!”

这副高傲的得意表情和未来的鞠莉完全一样。毕竟这就是同一个人呀,哪怕是经历了许多事情,鞠莉的性格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这里的儿童过山车考虑到有一家三口来玩的可能,是设有三人位的。善子梨子让小鞠莉坐到中间,然后分别坐着两边护着小鞠莉。在过山车启动后,梨子就有点后悔了,虽然儿童过山车的刺激程度远远没有真正的过山车强烈,但对于从来没坐过过山车的梨子来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脸色的血色逐渐消褪,神色也变得惊慌起来了。

这时候,善子拉住了梨子逐渐冰凉的手。

“梨梨,没关系的。还有我在呢。”

“还有Mary!”

小鞠莉也是跟着把小手搭到两人的手上。感受着手心的温暖,还有着两人的鼓励,梨子也是心中有些底气了。刚想说什么,过山车却是开始加速……

“呜啊啊啊啊啊!”

一阵惨叫传遍了整个儿童游乐场。某处儿童区沙地,正在堆着沙子城堡的一名橙发的小女孩和另外一名亚麻发色的小女孩抬起头来。

“千歌酱,我觉得好吵啊。”

“千歌也是这么觉得的。不过这个声音……曜酱曜酱!千歌想起了之前遇到的那个姐姐了!”

“唉?是怎样的姐姐呢?”

“嗯……一个很奇怪的姐姐………”

………

……………

某处餐饮区

梨子无力摊坐在长椅上靠着善子,她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从生死线上徘徊。而小鞠莉正在两人面前喝着果汁,一脸天真地看着两人。

“啊哈哈…梨梨对于这个果然是不行呢……”

“呜……饶了我吧。我真的接受不了这样的娱乐项目了啦。”

梨子叹了口气。她已经不想坐第二次了。第一次还只是儿童过山车就已经不行了。更别谈适合大人的过山车了。她觉得自己要是上了那种过山车,很大概率会吓晕过去。

“不过……我倒是想起了小时候的事。当初那个人…是夜酱吧?带我到水族馆里到处游览。还让我有指挥海豚的经验…那时候真的是……让我非常开心呢…”

梨子往旁边拉住了善子的手。让善子脸上染上一抹红晕。

“而且你当初给我的白色羽翼我也还留着呢。虽然已经发黄了,但在我家的杂物柜找到的时候真的是吓了一跳呢。就是那时候,我就怀疑自己的过去是遇见过夜酱了。不过现在看来,不用夜酱来解释我也是能够确认当初那个人就是夜酱你了。”

“梨梨……”

“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个了,现在的话,我们该怎么回去呢?”

见善子眼眶开始湿润,梨子赶紧转移了话题。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既然在未来的我们没有见过回到这里的我们就能证明我们应该是可以回去的。”

“这样的话我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呀。真是的,还有一大堆作业没做的呢………唉?”

“唉?”

“嗯?Mary我们怎么回到这里了。”

两人眨了眨眼睛,发现面前的景色突然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三人离开时的咖啡店。眼前店中老式的风格伴随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她们似乎再次回到原本的年代了。

“oh,真可爱呀,这难道就小时候的我嘛?啊啊啊!Mary果然很可爱呢。”

在三人身边,一道金色长发的身影是突然抱住了小鞠莉。

“鞠鞠鞠鞠鞠莉姐?!!”

“唉唉唉唉唉唉唉!!!”

金发身影自然就是鞠莉了。不过这个时候的她却穿着浦之星的制服,明明今天是周末的。

“鞠莉姐怎么会在这里的?这孩子……”

为什么鞠莉会在这里呢?桌上还有一杯喝到一半的咖啡,看样子鞠莉似乎还在这里喝了一会咖啡。梨子面对鞠莉却没法解释小鞠莉的存在。

“我嘛,这个就别管了,比起这个,你们两位是不是该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了呢?”

鞠莉笑眯眯的,眼中的神色充满着玩味。而被鞠莉这样看着的两人总觉得有点不自在,仿佛一切都被鞠莉看穿了。只能开始讲述两人曾经发生过的事和刚刚才发生过的事。在讲述完彼此发生过的故事后,两人的脸如同烧红的铁一样,鞠莉甚至感觉如果现在是冬天的话,两人脑袋上面可能会冒出白雾呢。

一脸玩味地看着面前红着脸的善子梨子。鞠莉玩弄着自己的金色长发。

“so…你们就发现彼此都有回到过去相互影响了彼此对吧?”

“是……”

两人的表情都非常害羞。一起回答了鞠莉的疑问。

“哈哈哈!居然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呀,真可惜我没能看到这一幕呢。你们两位真可爱呀哈哈哈!”

在大笑一轮后,鞠莉抹了抹眼边笑出来的眼泪。看向坐在自己大腿上的小鞠莉。

“那么,这孩子你们觉得该怎么办?这种经历果然很很奇怪呢。”

“emm现在没想好呢…也不知道这孩子会在这里待多久呢,鞠莉姐你还记得多少小时候的事呢?既然鞠莉酱是小时候的你,你应该知道这一切吧?包括什么时候回到过去的记忆。”

这两人都是同一个人,这么说的话,鞠莉应该是有过去作为小鞠莉的记忆才对。不过……

“谁知道呢,这点就别管了。Mary酱就先跟着我去玩吧。”

鞠莉的反应有点含糊,并没有表明自己是否记得过去的记忆,反而先让小鞠莉跟着她。而小鞠莉也是非常乐意。毕竟见到了未来的自己是个如此漂亮的大姐姐,自然是想要了解一下她了。

“唉?那我们呢…”

“你们两位嘛,就先回去内浦吧,给!这里是你们今天应该要买的布料。我已经买好了。去找露比酱就没错了。”

鞠莉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大纸袋,里面放着一些深色调的布料。今天两人除了是约在一起确认彼此的过去的同时,还要去买一些布料制作三人的小队即将到来的小队live演出服。没想到鞠莉倒是帮她们买了。现在拿去找露比一起制作的话倒也是时候了。

………

…………

巴士行驶中

“呼,总觉得鞠莉姐很奇怪呀?今天为什么要穿浦之星的制服呢,自己的过去来到了现在和自己见面居然可以去玩?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呀?”

善子叹了口气,在被鞠莉推上回内浦的巴士后,她还在挂念小鞠莉有没有好好地回去。现在的巴士上只有两人在。

“嘛,夜酱就别担心了啦。既然鞠莉姐有现在的未来。至少是证明了过去确实有回去啦。”

梨子反而不担心小鞠莉有没有好好回家,毕竟现在的鞠莉还是完完整整地在这里。就证明了过去并没有发生改变。

“不过,我们能够穿越时空真是很神奇呢。居然是影响了彼此的人生。如果那时候没有梨梨的话……我………”

“嗯,真的很神奇呀,如果没有夜酱你当初到来的话,我也不知道我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两人看着彼此感觉心中各种悸动的,一股奇妙的冲动从中诞生。眼神都开始有些迷离了,两人都感觉到彼此是想要做同一件事。

“要……要这样……吗?”

善子说话尾音都有些颤抖了

“嗯……嗯!”

梨子同样害羞到有些结巴。

两人逐渐把脸靠近对方,就差一点点的距离,两人就会变成最亲密的关系了。突然,巴士是开始减速了,微微的前倾让两人的思绪重新拉回到现实,原来是快到站了。

到站下车后两人走向黑泽家,路上一言不发。而且还红着脸不敢看着对方。自己在巴士上居然是想做如此轻浮的行为。

“oh!ciao~你们也要去黑泽家吗?一起去吧~”

一辆黑色的车超越了走路的两人身前停下,在后车厢的玻璃是被降了下来,露出了一身白裙的鞠莉。等下?鞠莉现在不应该是在沼津市区里陪小鞠莉玩吗?怎么会在这里?

“呜唉?鞠莉姐?你不是应该在市区的吗?唉?”

两人再次吓了一跳,梨子手中的纸袋都吓得掉在地上了。掉出了一张纸条。

“嗯?这里有一张纸条……唉?!梨梨你看!”

善子赶紧把手中的纸条给梨子一起看。

………

………

“至五年前的梨子酱和善子酱,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把过去的我送回过去了,并且是把和你们相遇的记忆隐藏起来了。只留下了对你们两人的熟悉感和喜欢沼津的那份喜爱。这就是我为什么在当初Aqours进行小组分队的时候第一个选择加入你们的原因了。在过去,我一直很奇怪于为什么对于你们会有那么强烈的熟悉感,在我得到一份神奇的力量后,我是开始试图回到过去了解这个当中的原因,在阴差阳错的情况下,我错误地把你们两位送到了彼此的过去。并造就今天你们的见面。在你们见面后,我身上过去被自己隐藏的记忆是再度浮现了出来,我是想起了一切记忆…但穿越时空并不能改变未来,我没法想象如果我改变了自己的过去,会出现什么可怕的后果,最后决定是把这一切再制造成一个循环。这些事请不要告诉五年前正在你们面前的我哟。那么,梨子酱,善子我们五年后再见吧。一定要记得这个约定哟!五年后的小原鞠莉敬上。”

…………

…………

两人看完信后是终于明白这一切了,这全部都是未来的鞠莉所做出来的。怪不得两人在咖啡店中看到的鞠莉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呢。原来那是未来的鞠莉。

“嘛,算了。这也不坏呢。”

“虽然夜羽我很不爽,但这也不坏呢。”

两人相视一笑,在鞠莉满脸疑惑下上了车。

“呐,梨子酱,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嘛…呵呵,以后鞠莉姐会知道的啦。”

“善子酱,在Aqours里Mary是不是最疼善子酱的呢?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吧?呐!”

“所以说是夜羽啦,我才不说呢,到时候鞠莉姐自己会知道的了。”

“不要嘛!告诉Mary吧!”

两人心有灵犀地看了一眼彼此。

“就不说~”

车子再次启动,带着鞠莉的满心疑惑一起远去。

………

…………

五年后

当鞠莉再次踏入熟悉的咖啡店中的时候,角落边已经是有熟悉的两人在等着自己了,店中的并没有其他的客人。坐到两人面前,看着笑嘻嘻的两人。鞠莉摆出了一副无奈的样子。

“原来是这样,居然被我自己瞒了这么多年。这几年也被你们瞒了那么久了呢。”

“毕竟这是鞠莉姐你要我们这么做的嘛。我当年居然没认出来鞠莉姐你变成了长发。还有身材什么的那么大变化居然没发现。我真的太失败了。”

“呵呵,这就作为我们两个对鞠莉姐的“回敬”吧?谁叫鞠莉姐你那时候又不亲自出面解释的。还让我们当初回到过去吃了那么多苦头。”

这两人便是梨子和善子了。在五年后,两人的样子和身材都变得更加成熟了。

“哼哼,如果没有Mary的话,你们两个会在一起?小心Mary回到过去拆散你们哦!”

“哎呀,我好怕怕哟。如果鞠莉姐真的拆散我们了,我们现在就不在一起了啦。”

善子是双手拉住了梨子的手,可以看到,两人的手上都有同一款式的戒指。

“善子酱是皮痒了嘛。哼哼,别忘了Mary可是超能力者哟。”

鞠莉轻轻隔空弹了一下善子,善子就捂住了额头,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了一下额头。

“呜呜,梨梨!鞠莉姐用超能力欺负人啦!”

“就要给点惩罚善子酱~”

“是是,两位都冷静一下吧…”

女孩们吵吵闹闹的,没有留意到从咖啡店外某处长椅上,一名坐着的女生隔着橱窗看了一眼咖啡店中打打闹闹的三人。她的身前都是一堆吃着面包屑的鸽子。

鞠莉感觉到什么视线,从而看向了长椅,可能是鞠莉的视线吓到了鸽子们,纷纷飞了起来。把在长椅上的女生完全挡住了。

“那么,管理员已经选好了,该到下一个世界了。”

当鸽子全部飞走的时候,只留下空无一人的长椅。

(完)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