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里桥之战

大沽口炮台失陷,僧格林沁统率七千马队与万名步兵从天津退至通州八里桥一带,清军撤退后联军迅速占领天津,僧格林沁准备与联军进行野战。

当咸丰帝知道大沽口炮台失守后急派大学士桂良为钦差大臣到达天津,与直隶总督恒福向联军谈判,然后双方并未谈拢。联军决定向清国的首都「北京」进军,当时中国国内就有一些外国传教士,联军通过依靠这些神父得知了从北京到通州的运河沿岸都部署了大量清军,运河上有一座石桥即为八里桥。联军准备在八里桥与清军作战。

僧格林沁统率17000人驻扎在张家湾至八里桥一线,扼守通州至京师广渠门的大道;他还让副都统伊勒东阿带4000蒙古兵负责防守八里桥;另有1000名察哈尔蒙古马队由总管那马善统带,负责防守联军派人西进绕道进犯京师。直隶提督成保率4000绿营兵防守通州。副都统胜保率五千京营兵驻守齐化门至定福庄一带,且作为前线后备部队,必要时护卫京师,清军参战兵力共30000人左右。与之对垒的联军人数约8000人左右,9月18日,联军先头部队自天津出发后逼近张家湾附近,并向张家湾的清军驻地发炮攻击。蒙古骑兵向联军发起进攻,然而联军直接用数百支康格列夫火箭齐射惊扰到骑兵的坐骑,马匹乱冲冲到了后面的步兵,导致阵势混乱,纷纷后退,僧格林沁只好率部退入八里桥,扼守进入京城道路。八里桥东距通州八里,西距京城三十里,是由通州入北京城的咽喉要地。

在退守八里桥后,他和瑞麟商定,将全军分设南、东、西三路来截击联军。还将近1万名骑军部署在八里桥一带防守,还利用八里桥周围的灌木丛林,在这里构筑了土垒和战壕,以此来与联军作战。

9月21日,联军以骑兵在前方开路向八里桥方向推进,法军的三个炮兵连和部分兵员居于中军,英军则是居于后。上午7时,联军也分成东、西、南三路军队对八里桥清军阵地发起攻击。东路为法军将官雅曼指挥的法军第1旅,西路为格兰特直接指挥的英军。南路是科林诺指挥的法军第2旅,是进攻八里桥的主力。因此次作战以法军为主,所以由法国人孟托班担任此次总指挥。

八里桥之战打响后,清军马队按部署计划立即由正面冲去,企图依靠冲锋来扰乱和分割联军的战斗队形。有些骑兵冲至距联军30米处时射箭以期杀伤联军,他们有些直接持长矛冲进联军内,不过却被联军步兵用刺刀火枪放倒。清军马队被联军用步兵密集火力和榴霰弹轰击导致大量伤亡,战马因为受惊而横冲直闯,冲锋的部分骑兵因战马受惊跌落,马队被迫退却下来。随后,联军主力第2旅用重炮轰击八里桥上的胜保部,当联军主力的两个前锋连冲到桥边时,守卫石桥的清军开始冲出与联军步兵展开白刃战。

战斗开始以后,僧格林沁才知道主攻八里桥的是联军主力,僧格林沁在胜保部与联军战斗的同时,指挥马队穿插于敌人的南路与西路之间,想以此将联军分割再配合步兵歼灭联军主力。但是他没想到胜保所部溃败太快,僧格林沁只能与联军展开混战。上午9时,联军兵分两路,一部分继续与僧格林沁对抗,一部分向于家围进攻来断开僧军后路。僧格林沁面临着夹击,然而他仍然继续作战,部分马队兵甚至冲到距大炮仅有30米处,但是没能继续前进被步兵射倒。

在联军火炮轰击下,八里桥最终失陷。军官吉拉尔在《法兰西和中国》中对清军作战做了详细描述:“光荣应该属于这些好斗之士,确是应该属于他们!没有害怕,也不出怨言,他们甘愿为了大家的安全而慷慨地洒下自己的鲜血。这种牺牲精神在所有的民族那里都被看作为伟大的、尊贵的和杰出的…… 这样的英雄主义在中国军队里是经常可以看到的;而在欧洲则以误传误,竟认为中国军队是缺乏勇气的,此乃是一大谬误。”并点评说:“八里桥之役,中国军队以少有之勇敢迎头痛击联军。他们的军队是由两万五千名鞑靼兵和为数众多的民团所组成的”,“尽管他们呼喊前进,勇猛和反覆地冲杀,还是一开始就遭到惨败!然而,他们顶住了使他惨遭伤亡的强压火力”,最后,他们“还是宁愿一步不退,勇敢坚持,全体就地阵亡”。

《翻译官手记》中这样写到:“敌人已经两次被打退,却还没有认输,正准备横下一条心来争夺通道。……中国人现在可不是躲在城墙的后面或由工事掩护着来进行战斗,他们现在已挺身而出。在那里,皇帝的鞑靼禁卫军,帝国军队的精华正聚集在首都的大门口。在桥的正中央,冒着枪林弹雨,他们的一位官长骑着马站在前面;他挥舞着黄旗表示挑战,尽管隆隆的炮声盖过一切,可是他还在高声呼喊着。在这位英勇的官长的周围,桥栏的大理石块四散飞舞,我们的炮弹造成了成批的杀伤。死神一刻也没有歇手,却并没有吓倒这些不灵活,然却勇敢的斗士,他们寸步不退。”

勇敢的人战死沙场了,懦弱的人在后面苟且偷生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