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石之国》:创伤后成长的幸存者们

注意:本文内含漫画部分剧透

在动画部分完结一年多,追漫画追到最新一话的今天,我依旧无法为《宝石之国》的主旨下一个清晰的定义。

它有反抗与挣扎,有遗忘与失去,有悲伤与质疑……作品中夹杂了太多复杂的感情,我们也始终看不透魂骨肉的本心。诚然如宣传语所言,这确实是宝石们美丽而脆弱的战斗,然而他们战斗的对象却并不仅仅是月人,还有同伴、自己以及被蓄意掩盖的真相。

从纯粹到复杂,从无条件信任到挑拨猜忌,在这个围绕法斯展开的故事里,没有一方能够独善其身。


创伤与成长

不管剧情有多曲折,当我们谈及《宝石之国》时,在哀嚎“管管市川,救救法斯”之余,必然绕不开“成长”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宝石人们成长的代价实在太过惨痛——手脚折断,身体碎裂,失去同伴,亲友反目……被留下的幸存者怀抱着新鲜的仇恨,试图追寻被隐瞒的真相,却在一次又一次的碰壁之中逐渐变得孤立无援。

成长可以有很多方式,其中,经历创伤之后的成长是许多动漫作品的常见套路,《宝石之国》也不例外。

在“宝石易碎”这个特殊设定的作用下,《宝石之国》中的创伤情节显然能够给观众带来更强的冲击——闪闪发光的断面,漫天四散的璀璨碎片,伴随着月人来袭时的钟鼓之声,本该是惨痛万分的场面却让人感觉到一种奇异的美感,然而隐藏在这份感官刺激之下的伤痛又变本加厉地作用于观众的内心。

破碎与创伤息息相关。即便宝石人们已经习惯了破碎,却永远无法习惯破碎带来的创伤痛苦。

“创伤”推动剧情发展,促进角色成长,它是法斯目睹南极石惨状时的无助,是钻石长期积累的对波尔茨的复杂心绪,也是郭斯特与黑水晶被迫分离时的惶恐……倘若按照正常节奏,这些活过漫长岁月的宝石人的成长本该十分缓慢(三百岁的法斯还只是个孩子),然而那些不幸的经历加快了宝石们的成长速度,并且在他们的身体里刺入一枚名为执念的长钉,时刻作痛,提醒他们不停寻找出路。

经历创伤之后成长的幸存者并不是只有主角法斯一个人,动画和漫画部分不遗余力地刻画出了其他配角们各自的经历和心理,让我们得以从宝石人的一言一行中窥见他们的成长轨迹。

两类创伤

创伤后成长(PTG),是指一部分人在和具有高度挑战性的生命境遇抗争之后,所经历的积极的心理变化:在创伤后,个体发展出了比原先更高的适应水平、心理功能和生命意识。

经历创伤→迷茫挣扎→正视自己→奋斗磨练→获得成长,这是大多数成长型角色的必经之路。而我们的主角,磷叶石法斯法菲莱特的成长过程也同样可以如此归纳。

——这么说未免太过冷漠,实在对不起我们为宝石人们爆哭的一万吨眼泪。

那些推动角色成长的创伤背后,残留着离去同伴们的碎片、对自我的厌弃心情,以及他人的否定言语。

《宝石之国》中的创伤,既是指物理创伤,又是指心理创伤。这两者相互影响,有时候宝石人因为外界物理创伤而产生自闭情绪,有时候又会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反过来导致自己物理破碎。

物理创伤

因为设定的特殊性,宝石人遭受的物理创伤看起来总是充满猎奇的美感,伴随着清脆的破碎声响,亮晶晶的宝石碎片撒得到处都是,观众们看着晶莹剔透的断面与五彩斑斓的光芒,真实地体会到了宝石人的脆弱与月人的残忍贪婪。


物理创伤给宝石人带来的成长是十分直观的:身体的蜕变,个体机能的加强

在外界冲击下不断缺失部件,法斯被迫拥有了更强大的双腿,更靠谱的胳膊,更高智商的脑袋和更会发光的眼珠子,这是肉眼可见的成长方式,也是大家分析法斯的成长时最常见的切入点。虽然这种成长的代价太过沉重,但是对于背负了三个种族命运的法斯来说,不成长就只能固步自封,他也不可能有机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宝石之国》中破碎的场面多到数不清,但是到目前为止,真正称得上因为自身遭受的物理创伤而获得改变的却只有法斯和黑水晶。相比之下,黑水晶的改变要比法斯更为复杂,甚至引起了许多读者的不满,这里先不对小黑的变化进行过多评说,只能期待市川手下留情。

心理创伤

相比来自外部的物理冲击,心理创伤对宝石人成长的推动作用显得格外突出。这些情绪会不停地折磨着角色,至死方休,却也成为他们前行的动力。

而《宝石之国》中的心理创伤成因可以细分为两类:

1.目睹同伴离去痛恨自身无力(以法斯和亚历为代表),

2.情绪太过细腻导致自我质疑(以钻石和早期的法斯为代表)。

第一种心理创伤,“目睹同伴离去痛恨自身无力”,让亚历时刻牢记着那份新鲜的仇恨,开始疯狂研究月人拓展知识面,试图寻求找回同伴的方法;经历了安特库侧颜暴击之后性格改变的法斯,也在日复一日地磨练心智,不断接近被隐瞒的真相……那些场景如同梦魇一般不断在眼前循环播放,被留下的幸存者们想要从这种精神层面的折磨中走出来,于是用各自的方式摸索着出路,而与伤痛抗争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成长。

第二种心理创伤,“情绪太过细腻导致自我质疑”,通俗来说就是对自己的不自信而这种创伤往往来源于他人的言论。比如早期一直被轻视、弱到连编撰博物志都做不好的法斯;又比如待在波尔茨身边无限自卑,总觉得自己不配当钻石的小钻;还有因为体质原因被大家疏远,并且自我厌弃的辰砂……这一类心理创伤是持续性的,长期积累下来很容易爆发。与“不自信”抗争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稍不注意,旁人的一句话就能摧毁迄今为止努力堆砌起的信心。

举个例子,我们都对动画第一集法斯的开篇破碎印象颇深,其实这里的全身破碎代表的是同伴与老师对法斯的否定。在需要工作巡逻守护家园的大环境下,宝石人之间是很看重战斗力和工作能力的,作为易碎又没有能力还容易被月人盯上的宝石,小法斯会被轻视乃至否定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法斯自己也深知这一点,所以才不停地想要找工作证明自己。

而另一个情绪细腻的代表——小钻,虽然在和月狗大战之后,小钻难得地与波尔茨坦诚相对,但是心里的那份矛盾依旧没有消除,所以才会在后来选择离开波尔茨。


幸存者们

“幸存”与“毁灭”“死亡”的概念依偎相生,这样的侥幸并不需要我们为之欢喜。《宝石之国》中的生死其实非常讽刺,拥有漫长生命的月人和宝石想要化为虚无,可苟延残喘的肉族却渴求着活下去的方法。

罗列创伤的目的不是回顾总结剧情,而是为了切身地体会到幸存者所经历的伤痛,更深层地了解这些角色为了与创伤抗争所做出的努力——他们如何重新认知自我,寻求改变出路,调整前进方向,在漫长的岁月中逐渐消化掉身为幸存者的自责与悔恨,用不断的自我提升填补心底的空洞绝望。

创伤带来的负面与正面影响是并存的,它带来的痛苦不会消失,但是幸存者们却在与伤痛的抗争中获得了个人成长,变得更加坚强温柔,变得更加冷静慎重

让我们把目光转回到法斯身上,最新一话里他独自抱膝无助哭泣的样子令人心疼不已。肩负三个种族命运的法斯又回到了孤立无援的境地,那个天真无邪爱撒娇的小法斯一直藏在他内心深处,有时甚至会让他忘记自己所处的境地,习惯性地想去依赖老师。当他从这种潜意识中清醒过来之时,自责、追忆与孤注一掷的绝望混合在一起,化作远古生物的进化缺陷,从法斯的眼中汹涌而出。

漆黑的飞船内部,抱膝哭泣着的法斯显得格外孤独。珍珠眼的光芒亮得不合时宜,把法斯的痛苦照耀得无比清晰。回望向当初那个天真的自己,法斯一定怀疑过自己这一路走来的意义,可是即便自责懊悔,也绝对不能回头。



经历了太多玻璃渣和神展开之后,时至今日,我们已经不敢妄加判断宝石之国的后续发展,以及整个故事所要表达的主旨。这个尚未完结的故事里,有失去与成长,有破碎与挣扎,有羁绊与情感,却唯独没有“真相”,而我们的主角磷叶石,在寻找真相的道路上磕碰得遍体鳞伤。

创伤后成长的幸存者们,继续这美丽而脆弱的战斗,而他们从未停止过寻找出路,从伤痛中拨云见雾,直至看见真相。


除了每月的漫画分析之外,梨野还会不定期掉落小宝石相关专栏,敬请期待!

更多关于宝石之国的内容,请移步梨野的专栏文集【宝石之国分析】~

如果你有什么关于宝石之国的看法,也请说给我听吧!

以上,感谢阅读。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