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猫老大住进我家这件事』#4 被损友害得留校打扫卫生却偶遇捉妖狐狸二人组的日常


作者:RK

pixiv链接: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70624664

说明:本篇基于『猫宫饲养日记』的世界观创作,男主小岛远一是一名废宅高中生,机缘巧合正与猫宫共同居住在文京区的出租屋内。作者并非up本人,是『猫宫饲养日记』的第一任作者,后来因为军训很干脆地弃坑了。这一系列着重讲述远一与猫宫的日常,并不是『猫宫饲养日记』的延续作品

上接cv2198018


正文

  “远一,我跟你商量个事呗?”

  一脸不怀好意的损友拿着扫把靠了上来,刚刚开始值**就想玩什么把戏啊。

  “那个,今晚有L○L的比赛…你懂的吧?”

  “懂个屁啦,快点扫你的地去…”

  “远一说今天他包了所有活儿!快回去看比赛吧大家!!”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厚颜无耻的家伙就背上书包和其他一干男生溜号了,等我冲到走廊上想要拦住他们时已经跑得没影了…这帮混蛋!

  看着布满尘土的地板和写满板书的黑板,顿时感觉一阵眩晕的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开始独自打扫卫生了,毕竟要是第二天被保健委员发现卫生状况不佳的话——

  “果然是小岛远一又在偷懒吧?成绩烂不说连卫生都打扫不好,社会的渣滓啊~”

  虽说其中加入了我个人的想象,但一点都没有ACG萌妹属性的保健委员说出这样的话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啊。

  一个人值日未免也太寂寞了…这夕阳映照下的放学教室场景,明明很适合来一场GALGAME里的告白约会嘛,不过至今除了和猫宫聊得来以外没什么女人缘的我也只能想想罢了。

  说起猫宫,现在她肯定在因为我没有早点回家和她一起联机玩新发售的《鬼笑Ⅴ》而大发脾气吧,回去要怎么跟她道歉解释也得好好计划一下…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几个人做的活也差不多完成了,看来我还蛮能干嘛。

  接下来只要接桶水拖拖地就能收工了,心情变得轻松了一点的我提着水桶走进了卫生间,看着水柱喷出龙头的一刹那自己也有了点尿意…

  在小便池前站定解决生理需求的我,模模糊糊听到厕所隔间传来了冲水的声音,话说这时候还有跟我一样倒霉的家伙没回家吗?

  伴随着身后隔间门被推开的声音我也恰好紧着牛仔裤皮带转过身来,在我面前正露出“解决了”的舒爽笑容的是…

  穿着蝴蝶结衬衣与套裙,发色黑白分明的狐狸小姐,而且有两条完全没有掩盖起来意思的黑白狐尾!

  “欸,原来这里是男厕吗?”

  我都准备好捂住耳朵承受高分贝尖叫了你就这点反应吗,另外一说你是怎么泰然自若地走进男厕所的啊!

  “mana酱…你进了男厕所啦!”

  从外面传来了有点熟悉的声音,视线跃过黑白狐耳的我看到了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白上吹雪…也是一只狐狸。 

  “喂,卫生间里是有油豆腐还是什么,你们怎么都聚集过来了?”

  “失礼的家伙。”

  冷哼了一声的mana甩甩尾巴就走出了卫生间,一头雾水的我当然跟了上去,也再次确认门口的是吹雪没错了。

  “虽然知道这是小岛桑的学校,没想到能这么快相遇呢,这一定是神明大人的旨意!”

  看到我吓了一跳的吹雪像巫女祷告一样开始念念有词了,她之前是在神社里修行我也是知道的。

  叫做mana的狐娘抬着头惊奇地来回看着我和吹雪,末了好像明白什么的扯了扯我的衣袖。

  “既然连吹雪都认识你,你是不是叫小岛远一?”

  欸,这么一说言外之意吹雪所认识的男生很少就有我咯,原来我这么受欢迎啊!

  “Vtuber界里流传开了,叫小岛远一的喜欢到处勾搭女性Vtuber,果然面相就好女色啊。”

  登时大受打击的我想要辩解,mana面露惋惜的摇摇头接着说道。

  “连猫宫都被蛊惑陷入魔窟了,在邪恶的方面你还真是有本事。”

  “在家里都是她欺负我…先不说这个你到底是谁啊!”

  比吹雪矮一个头显得十分小巧的mana叉着腰重新亮了亮相,两只蓬松大尾巴一晃一晃相当抢眼地开始介绍自己了“我是有栖mana,别看我好像比吹雪小可是她在同一个神社里的前辈哟!”

  “前辈一直在群马县的山里修行,今天是第一次和吹雪来东京这样的大都会哦。”

  难怪连男女卫生间的标识都有点分不清吗,不过二位为何要来东京...?

  mana凭空就拿出来了一个装饰着蜂窝图案的纸盒,这玩意我记得好像是季节限定的蜂蜜糖浆饼来着。

  “修行之余也要犒劳一下自己嘛,正好吹雪要回东京我就跟着来了,买到了超好吃的本地特产喔。”

  说了这么半天不还是没解释清楚出现在我学校的原因吗,你们两个巫女总不会是来这伏魔的吧?

  “因为路过这片区域时发现了很重的妖气,最终就摸到远一的高中来了!”

  听到吹雪一本正经的解释我要不是背后有墙撑着就摔地上了,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mana一边赞同地点着头一边又从身后奇妙的位置拿出了一块大的惊人的圆木头,上面画满了比我的字还潦草的鬼画符。

  “小岛远一,这是我第二次宽恕你的无礼了,谅你也看不出来这是定位妖物的罗盘。”

  好像会读心术的mana斜睨过来,没看出这是罗盘的我也只能尴尬地挠了挠头,原来巫女们可以用这么便利的东西定位妖怪啊。

  “不过罗盘只能给出大致的方位,现在只能和前辈凭感觉寻觅妖气了。”

  看着煞有其事说明捉妖意图的两只狐狸,我好像突然明白过来从刚刚就开始困扰我的不对劲之处是什么了。“你们两个不就是狐妖嘛!我捉我自己吗?”

  一时间脸色愠怒起来的mana跳起来就用罗盘敲了一下我的头…很痛欸!

  “这已经是你第三次出言不逊了!不知道妖也有善恶正邪之分吗…!”

  “行了行了,再说就该开花了,你们赶紧去把麻烦的妖怪都收拾干净吧。”

  我可不想掺和这种超自然事件,有这时间我还不如早点拖完地走人…于是告辞mana她们的我提着水桶老老实实去打扫卫生了,虽然多多少少还是会有点介意所谓的“妖怪”。

  学校里的确盛行着诸如“厕所的花子”“多出的台阶”“吃人妖怪”这样子的都市传说,不过传说终究只是传说,就算世界上有妖怪也是我认识的狐妖猫又之类的吧。

  于是我安心地关好教室门准备走人,正要按照惯例在自己的储物柜前换鞋的时候——

  “哐!”

  对面的女用更衣室里传出了很大一声铁器碰撞的响声,被吓了一个机灵的我回头却没有看到半个人影…难道学校里真的有妖怪现在跑来打我脸吗!

  屏息凝神了半天也没有传来第二次声响,小心翼翼把头探进标着“男性禁止入内”的女更衣室的我,环顾了一圈什么都没看见。

  【这是为了确认有没有妖怪潜伏在更衣室,可不是为了偷窥才进去的哦。】

  先在心里说服了自己的我跨入了梦想中的禁地,话说女生们散学都好久了这里还飘荡着相当不错的酸甜气息啊~看来藏在这里的妖怪也相当了解作为男人的乐趣所在呢。

  听说女生会因为游泳课的缘故在衣柜里准备备用的内衣,一下子把恐惧抛到脑后的我按捺不住兴奋地靠近了角落里的储物柜,透过换气孔会不会看到靓丽的风景呢~

  “感谢款待!”

  为了看清楚我整张脸都凑了上去,狭窄的换气孔后看到了粉红色的东西哦——

  !!!等我的眼睛逐渐适应黑暗后才辨识出来…储物柜里有一双赤瞳在盯着我…!

  “啊啊…呜呜呜!”

  登时寒毛倒竖的我刚想要叫出来就被柜门后伸出的手捂住了嘴巴,根本反抗不过对方的力量就被拖进储物柜了!

  “唔唔…放开…唔唔!”

  因为恐惧而全身战栗的我还想挣扎一番,随后下面就被粗暴地来了一拳,感觉○○都要碎裂的我疼得瞬间就发不出声音了。

  “闭嘴,要是让她们发现咱就第一个把你吃掉!”

  至少对方声音听起来还像个人,忍着疼痛抬起头的我,却看见了再熟悉不过的猫头…这不是猫宫吗!为什么她会来我们学校!?

  就在我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更衣室里好像又进了人,一时间和我挤在储物柜里的猫宫好像紧张起来了…她到底在怕什么…

  “感觉就是这附近了,你觉得呢吹雪?”

  “我也是这样想的…但不像有活物的样子呀。”

  听声音是吹雪mana她们,原来她们一直追踪的妖气——来源就是真身是猫又的猫宫!

  既然这样的话只要出面跟她们解释清楚就好了,为什么猫宫要躲着这两只狐狸啊?正疑惑着mana她们好像搜寻了一圈就出去了,一旁的猫宫也像松了一口气一样把捂住我嘴巴的手撤开了。

  …和猫宫能身体贴身体的确很幸福没错,但再在储物柜里待下去都要憋死了。想要推开柜门的我动作大了些把头顶夹层的衣物都晃了下来,最后总算是从储物柜里逃出来了。

  “喂,你头顶顶着不得了的东西哦。”

  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的我听到猫宫的话下意识地朝头上摸去,然后手指尖好像碰到了什么富有弹性的棉织物,猜不出来是什么的我拿到眼前仔细瞅了瞅…这不是胸○嘛!?而且还是蕾丝边的!为什么高中生会有穿这种类型的啊!?

  更要命的是被猫宫看到我这幅样子她肯定会涨红了脸挥拳揍过来,深知这一点的我想要抱头蹲防来着,结果耳边却响起了爽朗的大笑?

  “哈哈哈…远一你这样子也太糗了吧,果然就像传闻中一样经常犯蠢呐哈哈!”

  没有料到猫宫会这样反应的我也只能讪讪地跟着笑着,“像传闻中一样”是什么鬼啦,明明我们住在同一屋檐下都有大半年了吧…

  放学后的闹剧总算可以收场了,我和执意不肯跟mana她们说明情况的猫宫一前一后走出了校门。此时夕阳已经完全沉到地平线以下,连月亮都出来了。

  “远一,回家怎么走?”

  “当然是坐电车啊。”

  从进车站开始猫宫就一直东张西望,你又不是第一次来东京的mana,为什么也一副觉得新奇的样子…

  “咱要那个方块里的罐子!”

  “自动售货机你都不认识了?算了,我也买罐咖啡好了。”

  似乎连开易拉罐的方式都忘记了的猫宫来回晃着手里的速溶饮料,我不禁苦笑着拿出手机想要在车到站之前打发一下时间,一解锁屏幕竟看到了好几个未接来电的提示。

  最近一条在两分钟前,来电显示是…猫宫日向!?

  第二次觉得寒毛倒竖全身发凉的我,战战兢兢地确认了一下身边站着的人到底是谁…

  “远一,教教咱怎么开啊?”

  请求着将饮料罐递过来的…穿着廉价材质背心的双马尾猫耳少女…

  怎么看都是猫宫啊!?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