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华农兄弟,他们剥夺生命成就自己!谁能救竹鼠们脱离死亡?

  冷风不断肆虐着身体,我抑制着内心不断扩散的悲鸣,大脑却弥漫起痛苦的气息!


  发小说:“等它当爸爸之前,一定要去看一次大海!”

  梦想还未达成,发小就被华农兄弟带到河边行刑,临走时和妻子的吻别,让鼠动然,它知道这一走,就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

  怀孕的大嫂哭得肝肠寸断,周遭的野花也因死亡的味道弥漫而大惊失色。

  生活,就是越走越寂寞的旅程,从亲人,再到朋友,都被华农兄弟这一对侩子手狠狠的剥夺了生命,而我的生命终结,在于今天。

  我站在鼠舍的高处,看到华农兄弟笑嘻嘻的表情,更加彻底的明白了:我是生,是死,他们全然不在意!

  以前,我曾高呼:我恨华农兄弟,他们剥夺生命成就自己!谁能救竹鼠脱离死亡?

  如今,我发不出只言片语,只寄希望于并不存在的奇迹,希望自己的一生,不过得那么憋屈!


  “你有一个机会改变命运,你愿意接受吗?”

  当我自觉四周黑暗之时,一束光照**我的内心,仿佛久旱的大地享受甘霖一般,我渴望的大喊:“我要,我要接受!”

  那束光不再发声,而是不断扩大,变成强光!摄影师小哥无法继续拍摄,刘哥赶紧遮住双眼,我突然明白了,原来奇迹!真的存在!

  仿佛过了许久,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了异样,感觉硬邦邦的,于是我探索了一下四周。

“是个山洞?”

  我找了一点微光,来到一块反光的石头面前:‘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庞大身躯,威武雄壮的怪物居然是自己!’

  我挥动着两只巨钳,轻松夹断了一根树枝,那一瞬间,我泪流满面,我终于,我终于不是一只软弱无力任人宰割的竹鼠了!

  我是一个浑身包裹着装甲的怪物!谁还能让我感到绝望?


   这时,一根异物捅了进来,我本能反应去迎击,却发现这根黑色的东西极其坚硬,根本夹不断,这是什么?

外面传来声音:“有货!等我慢慢把它夹出来!”

  我拼死往里跑,却完全不是这根东西的对手,直接被夹住拖了出去。


  “哇!发财了!两斤多的大青蟹呀!这下我的女儿晚上又有口胡了!”

嗷呜~~~我是快乐码字的小张!

如果可以的话...右上角点个关注好不好...

原创不易,创意艰难,段子难想,时间宝贵...

倘若让你感到快乐,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倘若让你不快乐,非常抱歉,打扰你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