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B48——光与影(37)

“那我再开一个死亡证明给你,死无对证,香川有那些东西也没用了。”加藤玲奈不置可否,她没有和香川闹翻的必要,但留着东西以备不时之需总是没错的。

“警视厅的雪女,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猎物。”

“哦?雪女是怎样寻找猎物的呢?”虽然看起来举重若轻,实际上加藤心里紧张的要死,既然指原同意了交易,于是扯点儿题外话放松放松。

“传说有一个男人在暴风雪中迷了路,误入了深山。这时一个女人出现在他面前,这人就是雪女。雪女说:‘你愿不愿意拿你最珍贵的东西与我的衣服交换?’男人经不住雪女那银白的和服之下的皮肤的诱惑,同意了。男人说:‘我最珍贵的只有这把枪了。’雪女说不是。‘那钱?这顶草帽?’雪女说都不是,她趁着男人说话的时间来到男人身后,说:‘是你那颗热乎乎滴着血的心脏。’第二天,山上发现了一具男人的尸体,而雪女的银衣变成了一堆白雪。热乎乎滴着血的心脏,你总是毫不留情的夺走。”指原指了指自己的心脏,她本来准备把这段故事带进坟墓的,可是加藤玲奈毫不留情的挖了出来,不论是泪水还是子弹,都在她的面前无效,她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在你心中是这么可怕的形象吗?不如我也给你讲一个雪女的故事吧。有一个名叫茂吉的男人在暴风雪中,看到一个女子坐在雪地上,就上前询问。那女孩用美丽的面孔,楚楚可怜的说自己迷了路,茂吉就问她家住在哪里。女孩指着前方黑洞洞的深山,一句话也没有说。茂吉就让女孩坐进自己的背篓,向深山走去。那女孩就是雪女,她在等着男人筋疲力竭放下她的时候,吸走他的灵魂。男人的脚步越来越慢,雪女的笑容越来越冷酷。终于,茂吉张开了久久紧闭的双唇,转过头来。雪女用灿烂的笑容迎接他。男人发问了:‘你冷吗?’雪女愣了,没有说话。男人继续向前走,一路上不断问她‘你冷吗?’‘饿了吗?’之类的话……雪女总是点头是应,声音越来越小,后来就不出声了。男人不放心。回头一看,发现背篓里什么也没有了,只有一筐白雪。男人茂吉用自己的爱心,融化了雪女冷漠的心灵。”加藤侧过脸笑着问指原,“你愿意温暖我冰冷的心吗?”

指原正过脸不去看她,她觉得这个世界上不论男女,还没有人可以看着这个笑容拒绝加藤玲奈。

“那么你需要我怎样温暖你的心呢?”

“你说大吉组和赤部社合作过,名字、容貌、交易的内容和银行账户,这些都没有问题吧。”

“资料被你们搜查二科拿走了,我外公还在香港,记忆力也是问题,相片之类的我可以好好找一找。”

“资料你不用担心,我会拿出来,由你外公来核实哪些是和赤部社相关。”

“你手上到底有多少颗滴着血的心脏,警视厅是你的后花园吗?”指原莉乃前些时候也打听过加藤玲奈,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世背景,只是听说她和高层关系很好,再多就是一些捕风捉影的淫言秽语了,那些人就不能好好动动脑子吗!

“你不也是受益者吗?”

“我也献上了我的心脏。”指原认命似的叹了口气,“我什么时候能拿到我想要的东西。”

“现在我给你一半,剩下的事成之后再给你。”

“成交!”

加藤搞定了指原,这是一个巨大的突破,内外夹击,赤部社只不过是俎上鱼肉。

她急需联系卧底,可是事情起了变化,两天后她得到讯息,解开密码后很简单的一句话:“我去菲律宾一到两个月。”

卧底也没有想到,她那天回到家里,京八桥坐在她的桌子上泡面,“你不要老是闯我家的空门。”

京八桥指了指泡面泡面旁的一个文件袋,“明天你去横滨港做一艘叫波塞冬的货轮,船上有人接应你,这里是你需要的证件。”说罢打开盖子开始吃面。

“大约多久?”

“一个月到两个月,视货物的准备情况而定。”

“什么货?”卧底能感觉到这次的任务不普通。

“上了船有人告诉你。”京八桥吃掉泡面扔下筷子就走了。

“把垃圾收了啊。”

于是卧底只好匆匆留下一句话就走了,第二天她找见船上自己的房间,写了一个便利签“每天起床说三次”贴在床头。

砰砰砰,有人敲门,“卫生服务”。

卧底开了门,外面是一个高挑的服务员,两个人目光一碰,就瞬间明白了。

“我是樱木柔美(さくらきじゅうみ)”

那个美女笑的很高兴,“这次任务由我负责,在下茂木忍。”

加藤这里由于有指原的帮助进展神速,已经锁定了赤部社的数名干部,转眼已经到了十一月底。指原这次说她外公在翻旧书的时候发现了一张三年前的超速罚单,当时他载着赤部社的一个叫京八桥的女干部。

那可要好好查查了!

可是加藤在电子档案里没有找见那张罚单,京八桥会不会是那个内鬼,利用接头人删去了记录。

她正无计可施的时候,一抬头看见了冈田奈奈,“奈酱,你和档案管理室的村山最近好像很熟。”

“嗯,上次同期会以后关系就熟稔了起来。”

“那你帮我去找张交通罚单。”加藤随便找了张纸把罚单号抄给她,有可能纸质的档案还在。

“没有档案提取函恐怕提不出来吧。”冈田知道加藤那里有很多盖着香川监察官公章的空白档案提取函。

“不要用公函了,用你们的私人关系,不是什么重要的文件,是我的一个亲戚需要帮忙,你懂得吧。”加藤不会什么事都告诉冈田。

“明白了。”

冈田来到档案室,村山工作时一如既往的认真,“彩希,你周末有空吗?”

“当然有,一直有,我们去哪里玩?”

“我这没什么好想法,你有什么建议吗?”

“我们去你家做饭好不好。”

“我那里不方便。”冈田可不想和村山解释她家里的那个大保险箱。“去你那里好不好?”

“我那里这不太方便,我那里比较乱。”村山面露难色。

“没事的,我可以帮你收拾。”

“那也太不好意思了,银座那里新开了一家大型商场,我们逛街好不好?”

“好,好,好。”冈田满口答应,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你平时也多收拾一下啊。”

“差不多就行了,收拾那么干净又怎样,一把大火化为乌有。”

冈田不说话了,那场大火造就了村山及时行乐的性格,但她实在没有给她讲人生哲理的资格,于是换了话题:“其实今天我是有点事想请你帮忙,我有张超速罚单,可以在这里查一下吗?”

“哦,没有问题。”村山接过纸条,“你在这里等一下。”转身进了档案室。

“好的。”冈田静静地呆在外面等她,窗外天气阴沉沉的,有些压抑。

过了十来分钟村山出来了,“没有这张罚单的记录,你为什么要它呢,都已经过去三年了。”

“三年了吗?”

“你不知道吗?”村山现在非常的疑惑。

“嗯,是加藤警视的亲戚要查的。”

“那她确定吗,我这里没有记录。”

“那也没有办法了”冈田笑了笑,“天气预报说今晚可能要下雪,你要注意保暖啊。”冈田指了指窗外。

“天气是不太好。”村山还是眉头紧皱。

“东京上一次在十一月下雪还是1962年呢。”

二十四点,冈田躺下,正在半睡半醒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把她吵醒了,给了她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是入山杏奈,“奈酱,你马上出门,我去接你,好像出大事了。”

两个人上了路,一路向神奈川的方向走,大雪已经有三五厘米厚。冈田问:“出了什么事?”“不知道,香川监察官突然通知我。”

在快出东京一个叫冬名山的山道上,聚集的警车越来越多,前面拉起了警戒带,两个人只好下车步行,冈田觉得整个警视厅的都聚在这里了。搜查一课,搜查二科,科搜研,枪支对策课……各种车辆鳞次栉比,在最中心的地方,香川监察官,刑事部长都站在雪里,甚至极少在公共场合露脸的那位公安部长也在,脸色都极其难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冈田脚步慢了下来,她不想知道更害怕知道发生了什么。

旁边有两个人说话:“到底发生了什么?”

“警视厅的雪女,死在这场大雪里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