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乐(双白)



除夕夜。天玑王宫。

蹇宾还未行至将军府大门,便有一小厮跑来,跌跪在他面前。

“王上,王上,齐将军不见了!”那小厮一把鼻涕一把泪,眼看就要滴在那莹白的鞋尖,蹇宾一蹙眉,退了一步,声音像是染了寒霜,一吼,“怎么回事?小齐怎么会不见?还不给本王说清楚!”

除了齐之侃之外,蹇宾对于一切靠近都是极其厌恶的。

但此时此刻比起厌恶,更多的是着急。他好不容易摆脱宫里那些老迂腐,就是为了来跟齐之侃过个年,怎么都到门口了,人,不见了!!!

他恨死了这种无法预料的意外。

“将军……将军今日都没用膳,一直郁郁寡欢,说什么不想给王上添麻烦……”

蹇宾眉头越皱越深,忍不住打断了那人:“小齐……可有留下什么?”他不信齐之侃会一言不发地离开,至少,还是要留封信吧!

不然他就是翻遍这天下,也要将齐之侃找出来好好惩罚一番。

真当他宠着,就恃宠而骄了吗?!

蹇宾自顾自想着,脸色连连变了几次,倒让一直跪趴在地上的那人看出了一身冷汗,手心都湿透了。

“有,有东西……”那人将手在衣服上擦了好几遍,才去袖里掏出了个剑穗,“将军一直将此物看得珍重,这次没带走,想来是想留给王上……”

话音未完,蹇宾一把抢过那剑穗。

手微颤着。

这剑穗,是他夜里睡不着,依着齐之侃的佩剑做的,想要送予他,陪他出征,伴他长夜。后来因为觉得不好看,便没有告诉齐之侃。

现在……

现在……

“啊,对了,将军还有信……”那人一个抖擞,赶紧将信掏出来——该死,一紧张差点忘记,都说王上易怒,可别……他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看了蹇宾一眼。

从他的角度,蹇宾的脸色依旧沉如水,纤长的手指捏紧了信,折出了点褶皱。

信上寥寥几句——

王上,见信如面。今之种种,未曾料及,臣惶恐,亦不悔初遇。

蹇宾笑了声,嘴角的弧度都是冷的。

见字如面?

好你个见字如面!

他颈间青筋毕露,脸上也是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小厮趴得更低了,悔恨不已又胆战心惊——都怪他,没看好齐将军,明知道将军是王上的心头肉,还……

“备马!”

咦?

小厮怀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我说,备马!”

蹇宾对这个没眼力见的小厮很不满意,再耽误下去,他可真想杀人了!

小厮赶紧牵马,还不等发问,那人已经翻身上马,片刻不停地往夜色里奔去。小厮抖了抖,觉得王上是失心疯了,怕不会真要将天下翻覆过来,找出齐将军然后……

夜色沉重。

安静得出奇。

也不知为何,原本该烟火嘈杂的这日竟然听不见一点烟火声。

蹇宾策马狂奔,疑惑一闪而过。好半晌,他才到达目的地,不顾快要累趴的马,翻身而下,趔趄着往林间小木屋奔去。

“小齐!”

他一声急切的吼,惊动了草丛边睡觉的黑狗,黑狗窜出去,往趴在草丛中忙碌的某只的屁股上一撞。

“毛毛!”

“小齐,你躲在这里做什么?”蹇宾快步走过去,抓起忿忿的某人的手,将他拉起来,又笑又气,“你什么时候也跟本王玩起文字游戏了?要来不能等本王一起来吗?”

蹇宾王当然不能承认他有被吓到。

齐之侃头上有草脸上有灰,一点不像神武的大将军,唯独那双眼睛,泛着星辰,还是那个怼天怼地怼国师的少年将军:“臣……”

“今日不准称臣。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你是小齐,我是蹇宾。”

齐之侃顿了顿,看向旁边一脸认真的人,终是在心里叹了口气:“好在……阿蹇……”第一次这样喊,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知道我的心意。”

听齐之侃这样喊,蹇宾的呼吸也有些急促,哪还记得生气和质问,只想将身边的人拉进怀中:“没有下次。”

他一把抱住齐之侃。

“嘭——”

漫天烟火盛绽。

蹇宾一惊,又看见满树银花飘落。

“王……阿蹇,新年快乐。”齐之侃笑了笑,反握住他的手——呼,总算完成了这场惊喜。

——

“小齐是如何知道我喜欢?”

“上次阿蹇睡不着,召我入宫,结果我才坐了一会儿,你就睡熟了。我听见你说,想看春节的焰火和飞雪。”

“……所以小齐才特地准备了这场惊喜?”

“他们说,喜欢一个人就要有为他做一切的决心,我只是想让阿蹇开心。”

“所以……小齐……喜欢我?”

“……王……”

“我也是。”

“我也喜欢小齐。”


=====

渣文,算是一颗小糖。

新的一年,作为天玑百姓,仅希望王上将军执手以相守,举案而齐眉。天玑上下愿为吾王将军尽心竭力,守好国土,不弃不离。

谢谢你们的出现,让我们从此有了再相信一些东西的能力。相识于微时,是吾王将军的缘分,亦是我们之福,有幸看着你们从少年风发意气飞扬到冷静沉着心有乾坤,有幸陪着你们从初遇时的生疏试探到后来的彼此信任彼此依靠,有幸守着你们携手共看江湖河海,执手共赏星辰日月。

盼往后,吾王与小齐,从此再无离分。

盼往后,岁岁年年长相守,朝朝暮暮道情浓。

盼往后,每年的除夕每年的春节每一个重要的日子,我们都能相聚在这。

最后,再次祝福吾王和小齐,除夕快乐,新年快乐。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