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邪秋 【主SNH48戴萌与SNH48莫寒原创同人向】



戴莫大法好

第十七章:邪心魔佛

“吼”被冰封的圭鬼身上的冰块突然出现了裂痕,像是龟纹一样的不断地裂开最后砰的一声炸成了冰碎块散落一地。滚滚黑气顺着嘴巴上的白骨倾泻而出,掩盖住了手电筒照射出的光芒。

密室之中,两人遭遇前所未见的奇闻怪事,圭鬼来袭。陈思一把护在莫寒面前,手中斩铁转动横在身前,另一只手往腰间探去。

“哇哦”一声长啸,圭鬼朝着两人冲过来,腐烂的肉随着剧烈的运动不断地掉落在地上。但这具已经快要散架的身体却快如异常,眨眼间就到了两人的面前。陈思刚刚取出手枪,面前黑影一闪,手中的枪被打落在地上,随后左脸颊产生一股剧痛,整个人倒飞出去摔在地上。

“师兄!”惊讶圭鬼的威力,更担心陈思的安危,莫寒在一瞬间失了警备。圭鬼再动,目标只有一个,莫寒手中的和田玉。白烟股股,黑影隆隆,莫寒分不清眼前的攻势,脸上挨了一拳撞在了右侧的石壁上,剧痛侵袭着大脑。圭鬼摇摇了双手,继续朝着莫寒走来。陈思艰难的爬了起来,一咬牙往前冲去,撞在圭鬼身上。一只手掐住腐尸的脖子,斩铁抬起,刺进了腐尸的大乱穴之中。要害受伤,腐尸停止一下行动。电光火石之间,陈思抓准机会,斩铁抵住脖子用力一拉,将这颗本就摇摇欲坠的头颅砍了下来。

“小寒,没事吧?”斩下腐尸人头之后,陈思本以为万事休矣,快步走到莫寒身边。就在扶起莫寒的时候,背后响起了一阵阵古怪的声音。借着地上手电的光倒映出的影子,陈思看到了一颗头颅正在慢慢的滚过去,随后一具无头尸体慢慢的站了起来。看着这一幕,陈思的脖子像是被什么控制住了一样,吧嗒吧嗒的如同机械转动般的转过身来。发现已经被自己割断了的头颅,不知道为什么又长回了圭鬼的身子上。

“我靠!”见到如此情景,陈思脱口而出一句话。自幼学艺,走南闯北,大大小小什么事都算见过,今儿这演的是哪出啊?大卫魔术?面前的圭鬼脖子的伤痕已经消失了,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手上的指甲不断地变长变黑着,脸上本来模糊的一团也出现了两排牙齿。两排像是鲨鱼一样尖锐的牙齿,不断地向外冒着黑气。

“三……三口孽魄……”看到长出来的牙齿,陈思惊叫一声。他没想到,这个鬼地方竟然会出现这种东西。道教认为,人有三魂七魄,所谓的恶鬼是拥有完整的三魂七魄的整体,虽然也没什么智商,但毕竟知道怕什么不怕什么。而在元代的洛降中,相传有一种绝顶秘术,名曰“离魄术”,就是将死者的魂魄分离;无魄之魂称为“无胪”,无魂之魄称为“伾脔”,也俗称“孽魄”,这种东西没有任何忌讳,什么都不怕,似有金刚不坏之身。而且,一旦用传统的降妖除怪的方法攻击“孽魄”一次,他便会长出一张嘴,每多一张嘴,其破坏力便增加一层。在茅山术的记载中,历代高人斗“孽魄”的最高纪录是长出了三张嘴,或者说,古今茅山,没有人能扛到“孽魄”长出四张嘴。

“师兄!这。。这下怎么办?”莫寒也深知三口孽魄的威力,语气之中已经没有了半分从容,满是惊慌。

“跟它拼了!”密室之中,两人想要全身而退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眼下也只有一同出手,破釜沉舟,方才可能有一线生机。斩铁,问天一同出手,两人身形交错,左右逢源。圭鬼虽已更上一层楼,但毕竟只是腐尸,不具备活人的高度灵性,面对快速的左右夹击犹是难以招架。

“刷”破风声起,莫寒手中问天显威,一剑斩断了腐尸的手臂。一股恶臭弥漫了整个石殿,圭鬼的身体里喷出一股黑血洒在地上,直接将那块土地开始腐蚀了起来。两个人本能的捂住鼻子,这股味道实在是太重了。众目睽睽之下,断掉的手臂不断的抖动起来,悬浮在半空与断开的伤口接碰起来。肉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交合为一处,先前才断开的手臂又好好的在腐尸的身上。模糊不堪的脸又出现了第二张嘴。黑气翻涌,双臂抖动,莫寒躲避不及被掐住脖子。腐尸狂啸一声,将莫寒举在半空之上。

“砰砰砰”火花四溅,三颗子弹呼啸而出,打穿了腐尸的手臂。剑花挽起,斩铁剑刺穿腐烂的骨头,横拉一声,拉断了手臂。一脚踹出将腐尸蹬了出去,右手不断地扣动扳机,弹夹里的四颗子弹全部泄出。甩手一扔,手枪被抛了出去,一张黄符从袖子里落在了手掌上。

“火神敕令:降天火,焚魔决!”黄符熊熊燃起,照亮整座密室。陈思将手中的黄符朝地上扔去。一股火流窜出,前方像是有路标一样指引着火焰,在圭鬼附近形成了一个火圈阻止了它的脚步。但是圭鬼丝毫没有感觉到这个火圈的危险,仿佛它的行动就只有往前进和杀戮一样继续往前走着。直接跨过了火圈,火焰不断燃烧着,腐尸身上都被火焰覆盖。踏出的身影犹如一团行走的火球。低吟一声,黑气不断扩散而出,笼罩住这些火焰。极冷的阴气覆盖而上,火焰慢慢的熄灭了下去。同时脸上出现了第三张嘴,已经是历史记载的最高峰了。

“师兄,让开。”问天出手,黄符纳灵,莫寒将黄符包住问天的剑身,锋利的剑刃割碎了黄符。蕴藏在黄符之中的天雷之力,顺势被问天剑吸纳在剑身之上。

“天雷术法:刀斩雷霆!”莫寒单手持剑,额头上的冷汗密布,一剑贯出,刺入腐尸的胸口之中。覆盖着天雷的问天剑犹如旷世神兵一样,轻松的砍进了圭鬼的身体里。剑身之中天雷扩散而出,汹涌的电流开始在圭鬼的身体里肆虐开来。圭鬼整个身体就像有一把榔头在它体内敲击一下,一会手膨胀的巨大无比,一会肩膀部位膨胀的跟肿瘤一样。最后圭鬼像是体内发生了大爆炸一样惨叫一声,全身散发出密密麻麻的电流,像是巨壁坍塌一般倒在了地上。倒下的腐尸发出声声低吟,焦黑的身体不断地颤抖着,像是装了弹簧一样又站了起来,脸上出现了第四张嘴巴。

“连天雷术法都没用吗?这到底什么怪物?”

“哈哈哈哈,怎么样,两位多管闲事的小鬼,知道自己的能耐有多么渺小了吧。”声声奸笑,回荡在这片密室之中,一颗人头狰狞而出。右眼部位腐烂,露出了森森白骨与鲜红血肉,正是前番被陈思打跑的那个降术传人。

“是你!”

“不错,你这臭小子下手可真够狠的,打瞎了我一只眼,更害得我毁容。今天,我要你们两人粉身碎骨,来偿还我的痛楚。”

“你能控制圭鬼?这不可能!古往今来从未有任何记载,降术能够控制圭鬼的异变,更没有记载三口孽魄可以受人为控制。”

“我是没有这个能耐,可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控之下。你们来到这里,也只不过是我的安排罢了。这条路我很早之前就发现了,更知道里面藏着什么东西。所以我故意把问天剑放在这里,为的就是引你们两上钩打开这个玉盒子。只要一打开,就会启动机关将圭鬼放出。不过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这具腐尸竟然还变成了三口孽魄这等极品。你们今天是别想活着离开了,哈哈哈哈。”


“小寒,快走!”四口孽魄,从未被打败过的传说。陈思明白今日两人想安全离开已经是遥不可及的奢望。心中唯一的愿望就是能让莫寒离开。

“师兄!”

“一个人死,总比大家一起死要好,快走!我和它同归于尽。”还未能拉开手雷的拉环,圭鬼早已出现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双手掐住两人,将他们抬到半空。前所未有的力量,直接将原本反抗的心理镇压下来。氧气快速的缺失,喉咙仿佛就要被挤破一般。就在此时,金光大作,照亮了整座密室,宛若白昼一般。耀光之中,一道身影踏着沉稳的步伐不断地走进。

“孽障,何敢伤人!”一声沉喝,是疑问,是怒火。四口孽魄竟出现恐惧之状,紧握的双手慢慢的松开。降术者察觉不对,转首望去。漫天金光之中但见一人披着一领破旧的僧衣,托着一钵紫色的钵盂,看不清来人容貌,但看修为必是得道高僧。陈思与莫寒捡回一条命,靠在石壁上不停的喘着粗气。

“两位施主无妨吧?”

“多谢。。。多谢。。大师。。”

“还请两位退后,小僧准备伏魔。”手一抬,金光更甚。手中钵盂同时也发出灿烂紫光,离开了僧侣的手,悬在半空之上。

“一步一罪化,一步一莲华”金光闪耀,钵盂旋转而立,照出一抹光束笼罩住腐尸。四口孽魄发出本能的怒吼,双臂一震,破开紫光。钵盂像是被重击一般,飞回僧侣的手中。

“冥顽不灵,既渡不得你,也绝不能让你祸害人世。”右手捻指,法印在手,僧侣再现惊世之招。四口孽魄怒吼一声,一跃而起将悬在半空的人头擒拿在手中,张开牙齿将其咬碎,不分骨肉一股脑的吞了下去。哀嚎声与咀嚼声充斥着整个密室,莫寒看了本能反胃,呕吐了起来。陈思也是看的头皮发麻,毕竟这种场景实在有够恶心。吞下人头,腐尸怒吼一声,长出了第五副牙齿。只见僧侣不动如山,手中法印再结,金光更盛。

“大明六字咒!”六光金字,僧侣一转腰间戒刀出鞘,闪耀出一抹寒芒。大明六字咒灌入戒刀刀身之上,原本暗而沉的刀身,闪耀出青青点光碧玉,散发出圣洁之芒。戒刀旋转飞舞,落在手中,佛门圣气喷涌而出,镇压着腐尸。腐尸虽然已达到前无古人的地步,但毕竟只是妖孽,面对如此庞大的圣气,心中久违的恐惧本能越来越重。

“大明六字剑!”戒刀耀光,凝化为一柄金光之剑,僧侣一踏风云,身如飞燕。手中戒刀旋旋破风,直逼腐尸。交锋瞬间,一刀落下,斩断了腐尸的一只手臂。断开的手臂不断的抖动,自动飞起意图再此接融起来,就在结合的那一瞬间,接合之处佛光大起,震开了断臂。腐尸低吟一声,转身再看,面前早已浮现六个大字。

“唵、嘛、呢、叭、咪、吽。六字合一,梵海修罗印!”长发飘扬,六字归一,僧侣吸纳圣气一掌轰出,轰击在腐尸身上。庞大的圣气灌入腐尸体内,腐尸死死地抓住僧侣,怒吼出它的最后一声,化为无数碎肉,散落在石洞之中。。。。。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