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邪秋 【主SNH48戴萌与SNH48莫寒 原创同人向】



戴莫大法好

第十三章:夜探晔山

一夜时光,在平安之中度过,转眼旭日东升。莫寒从睡梦中醒来,发现已经不见陈思踪迹。疑惑之间,门外传来了一阵阵嘈杂的声音。莫寒将斩铁插入自己的靴子里,走出了屋子。院子之中,陈思正在救治着承受着炽热煎熬的患者。不同于莫寒所用的冰封术,陈思所用的是一种奇异的办法。以三根银针穿着红线,刺穿患者的百会,神庭,巨阙三个穴道。红线另一端同样也用银针,转嫁接到一块冰块上。随着冰块的融化,患者的温度逐渐的降低下来一些。这种办法虽然不如莫寒的冰封法来的速度,但是对患者的伤害与不稳定性都降低了最低。同时患者也不会因为极度的温度偏差导致失去意识。

“师兄”

“啊,懒虫,你现在才醒啊。”淡笑一声,陈思甩了甩手。红线抖动,牵引着三根银针从患者的身体里飞出,云水村里目前所有的患者都已经接受了治疗。体温都已经稳定了下来,但是内心中的燥热感还是无法驱逐。

“虽然暂时能让他们性命无忧,但是想要根除还是需要费一番功夫。丫头,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这种情况是我们不曾见过的东西,无法妄加定论。不过老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我们从火炽局下手的话,兴许会找到蛛丝马迹。”

“想法不错,但可惜你这个想法我早就已经去求证了。今天一大早我就去那里看过了,虽然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但是我能确定的是,云水村大旱的原因是火炽局的现世。但这些人的病状并非单一的由火炽局所引发,单单一个火炽局并不存在能够产生这么可怕的威力。毕竟这东西研发之初只是用来对付死人的三魂七魄,活人的魂魄不同于死人有着一股精气神,火炽局应当不会起这么大的效果。恐怕他们的情况另有病因。我问村里人问过了,这些人除了参加了挖掘火炽局的事情,而且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当火炽局出现的那几日里,他们都曾去过晔山。”

“晔山?三村围住的晔山,也是三村共同的禁地。他们为什么要上晔山?”

“火炽局出现的前几日并没有造成人员的伤痛。村民们之所以去晔山是为了翻过晔山的一条山路,去黄土村那里帮助村子里种地。黄土村比之两村青壮力并不是很多,往年春耕秋收也都靠两村派人去帮助。这次他们前往,并没有到达黄土村,似乎是在晔山里发生了什么事。但所有人对这块地方的记忆变得非常模糊,很多人甚至都记不清自己是不是进去过晔山。我怀疑,他们是在那里遇到了什么东西,致使魂魄被吓得有些游离。三魂七魄不稳,导致隐藏在体内先前触碰火炽局的那股燥热占据心灵。”

“你是说他们在山上丢了魂?可丢了魂不应该变得呆滞吗?”

“三魂七魄,如果只丢了一魂最多就是会感觉到异常的疲劳,变得十分想睡。放在平常如果你到这里确实会发现异样,但他们体内的燥热在魂魄丢失的时刻扩散而出。村民们虽然丢了魂但是依旧会具备人最初的本能,就是你我现在看到的被高温灼伤,生不如死的场面。乍一看他们是受火炽局高温的影响才导致这副田地,但仔细想想,火炽局绝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威力。我方才在治疗的时刻也特意查看过了,受高温煎熬的村民们无一都有阳气衰弱,魂魄不稳的情况。晔山又是三村禁地,说之不清的邪乎地方。两者串联一下,我想这个解释应该是最合理的解释。”

“一切的矛头都对准了那座山,看来我们没得选择了师兄。不论你这个假设成立不成立,晔山我们都要走一趟了。”

“丫头!此事需谨慎,绝不能胡来。你手持茅山秘志,应该知道二十年前老头子来这里的时候对这里是什么评价。你此去不但没有好处,可能会枉送性命。”

“师父的评价,只是师父的评价。我要的结果是我的双眼看到的现实。你怕死可以不去,我不勉强,但我要去你也别想阻拦。”说完莫寒转身跑出院子,朝着村外而去。陈思一把起身,看着已经消失在视线之中的师妹。摇摇头向村长讨教了晔山进出的大概地形,提着自己的小皮箱追了上去。

郁郁葱葱的树林之中,一段段若隐若现的山路盘旋在这座沉寂的深山之上。莫寒一个人走在山路上,侧耳倾听着附近的声音。方才自己负气跑出来,结果到这里才发现自己除了虎牙镇魂尺和斩铁剑之外一样东西都没带。现在别说查明真相,连哪里阴气重都无法准确的分辨。宛若一个盲人一样的在山里晃悠。如果不是现在是早上艳阳高照的时刻,自己又有斩铁护身。什么时候死都不清楚。想要回村里,但是刚才自己这么潇洒的出来,要是现在回去还不得被陈思看扁了。漫无目的的在山中晃悠着,无意中来到了一处奇怪的洞穴外。

“这个洞穴,阴气好重啊。大老远的就感觉到一股瑟瑟的凉风。莫非是?”疑惑之间,一只手从背后伸出搭在了莫寒的肩膀上。这一举动让莫寒全身的汗毛瞬间立了起来,一手抬起抓住这只手臂,反身一腿踹了出去。就在这时,抓住的手突然加力挣脱开了束缚,眼前黑影闪动躲开了攻势。没有多想,左腿踏出,纵身一跃,空翻之刻插在靴子里的斩铁剑抽出,一剑直取黑影项上人头。

“铛”一声金铁声响起,斩铁剑被一把军刀挡住去路。面前的蒙面人发生一声冷哼,手中军刀一转扯开僵局。单手舞动,左右转换,这把军刀宛若有灵性一般,光影重重,寒芒叠叠。莫寒单手持剑,抵挡来犯攻势。虽是搏命之姿,但自身并非擅长冷兵器的高手。对方又似乎对自己的习惯十分的了解,知晓自己右手是惯用的手而左手却十分的僵硬,攻势不断逼向左边。迫于无奈,斩铁剑由右转左,费力的抵挡这个人的进攻。微风瑟瑟,落叶飞舞,洞穴之外两道身影不断地交错分别。

“你是谁?为什么要针对我?”不由疑问,面前之人到底是谁,举手投足之间给了自己一种熟悉感。疑问起,杀意起,军刀再动,攻势再起。虎牙军刀横扫破风,架住斩铁剑柄,微微一顶斩铁剑脱手凌空。单手接住,黑影一把逼入,虎牙军刀架在了莫寒的脖颈上。

“你的本事一点长进都没有,都说过你几百次了,要玩刀剑双手就要会平衡。”面纱落下,陈思的容颜映入眼眶。

“我就知道是你,每次都来这一招,烦不烦啊。”

“对你的实战经验起到效果就行,怎么样?气消了吧?”

“随你怎么说,反正你不帮忙我的气就不会消。”

“行了行了,我怕你了还不行吗?帮忙就帮忙喽,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谁让我从小就受你欺凌呢。”

“哼哼,这还差不多,我就知道师兄你对我最好了。那咱们现在就开始?”

“我说你是不是气糊涂了?光天白日的,你上哪查魂魄去。要动手也要等到晚上才能动手啊。嗯?这个洞穴怎么阴气这么重?”

“刚才我就是在怀疑这里,是不是三村典籍里记载的无极冥洞。”

“无极冥洞?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地方啊。大白天的阴气就这么重,看起来是个凶恶异常的地方。我看咱们还是先回去,养精蓄锐等到晚上再来这里看看情况吧。”

“嗯”莫寒点点头,两人顺着原路返回云水村。日落西山,黑幕降临,寂静的夜晚慢慢的笼罩了这片天地。陈思将皮箱里的装备取出来,与莫寒平分了里面的东西。虎牙匕首插在腿上的绑腿袋上,腰间的皮带上,左右各别着一把银色的M1911。前后胸口分别贴着一张活符,一张五心符以防万一。莫寒将虎牙镇魂尺用绷带绑在手臂上,外面穿着披风套住。斩铁剑拿在手里,前后也是一样的符咒护身,带着一盏头灯。趁着夜色,两个人离开了村子,朝着黑压压的晔山摸索而来。为了探寻村民的异状,更为了解开这个千年古老的秘闻。

黑夜之中的晔山,再重重阴气的包裹下更显得寂静与诡异。这座被列为禁地的山脉,到底暗藏了多少的谜底与危机。踏入其中,已感觉到周围的不寻常。莫寒手持斩铁剑在前方探路,头灯散发出的光束照亮着前方断断续续的山路。陈思跟在身后,一手拿着罗盘,一手死死的扣在腰间,仔细的留意着四周的动静,随时准备出招。两人一前一后相距不到三十公分,慢慢的摸索着。走了大约半个小时,来到了早上看见的这个洞穴外面。黑洞洞的洞穴宛若一个史前秘境一般,静静的等待着来访者的到来,然后将他们与他们的好奇心与求知欲一口吞下去。

“罗盘的指针不是很稳定,看起来洞口之内不远的地方就有很厉害的家伙。你要小心点。”

“有斩铁在,一般的恶鬼奈何不了我们,走吧。”就在两人即将进入洞穴的前一刻,陈思手中的罗盘突然开始砰砰的上下跳动。指针与盘面撞击出啪啪的响声,尔后开始三百六十度无限循环起来。这种情况两人入行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突然面前狂风大起,数不清的白影穿梭在树林之中。眼前尽是白球白影,耳中全是凄厉哀鸣。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两人的心一下子紧绷了起来,狂风宛若旋转的指针一样,夹带着无数的白球将两人裹在了其中,隐藏在风中的杀机也慢慢的浮现出了水面。。。。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