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要怎样才能离得开你

涉及剧透内容


“颤抖的睫毛真漂亮”

“我到底要怎样才能离得开你。”

在第十一集,润润带有哭腔的这句话,是看这部剧第一次流泪的地方。

这部番前部分还比较轻松,但是在岛尾离世的背景下,总是有朦朦胧胧的悲伤笼罩着。到了中部,岛尾借用了叶月的身体之后,氛围变得阴郁压抑起来,三个人纠结复杂的感情像一把钝刀,慢慢的磨着作为观众的我的心。

直到最后一集,岛尾君用自己借来的身体,轻轻抵着自己妻子的头,含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把钝刀好像终于磨开了一道口子,所有的难过不舍都伴随着润润完美的哭腔倾泻出来。这个时候眼泪再也拦不住了。

2012年刚出这部番的时候,因为润润的原因我开始一集一集的追。那个时候完全喜欢的是岛尾君,以至于会有“啊,男主这个死鱼眼还有这个海草发型真的难看”“哇,不要把身体还给他,你把他的身体占为己有好了。”这样的想法(可能是因为总悟而对棕色头发的男性角色有好感,再加上对junjun的欲罢不能)。那个时候我最期待的就是看到女主的回忆,看到可以去远足的岛尾,跑步姿势诡异的岛尾,女主眼里闪闪发光的岛尾,久卧病榻但是起码还活着的岛尾

请收下我的少女心谢谢!~~


其实看到这一幕就瞬间难过了,照片还在,可是天人永隔了

到了19年再看这部剧,虽然天平还是倾向于岛尾,但是我发现自己开始慢慢把自己代入女主的角度去感受这部番。我有想过如果女主已经知道了岛尾的存在并且岛尾没有选择离开,而同时叶月君也拿回了自己的身体,那这个天平的两端都是痛苦的死局:女主在知道岛尾在自己身边的情况下应该是没有办法坦然的和叶月在一起,然而仍然为幽灵的岛尾仍然还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状态,我觉得六花可能会疯掉。

所以女主劝丈夫把身体还给叶月,自己则一同赴死。她在选择要去岛尾那一边的时候,我好像被拉回了天平中间,可以先放下岛尾和叶月,好好的看看这个被两个人深爱着的女人。如果岛尾不走的话,她的死也许真的是对于她来说最适合的结局。

六花酱,真的是一个可爱的女人。她从岛尾的创作里,看到了这个表面有些高冷的园艺宅男色彩缤纷的内心。在知道了岛尾的情况后还是毫不犹豫的相恋甚至结婚,在他缠绵病榻的时候悉心的照顾。也许就是这样强烈的爱意,六花的一句话就让岛尾留了下来。

即使丈夫去世了三年,她仍然保留着丈夫所有的东西,甚至把他的骨头留在自己的身边,一个人继续经营着丈夫留下的花店。她似乎关上了恋爱的门,没有人可以走进去。更令人难过的是,她并不知道自己挚爱的丈夫三年来其实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她感受不到他的触摸,听不到他的叮咛,她只能一个人抱紧回忆孤独的生活着。

然而叶月,这个表面凶悍实则内心温柔的男人,用自己的执着一点一点打开了六花的心。

动画表达的很清楚,虽然六花对叶月动了心,但是岛尾的影子是挥之不去的。她并不知道幽灵的存在,她完全可以大步的走向叶月,但是她做不到,对于丈夫的爱以及对于“背叛”丈夫的自责,让她没有办法走出去。

然而,当她发现叶月身上的岛尾君的时候,重逢的喜悦下,也仍然记得叶月这个人的存在。

“我喜欢的叶月君在哪里呢?”

六花真的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在知道了岛尾留下的原因之后,她把三个人的痛苦都归咎到自己的身上,勇敢的选择在丈夫的怀抱里死去,去给他们三个人一个她觉得最好的结局。

其实真的不怪你的,六花酱。

重新看这部番的时候,对于六花就是心疼,心疼,加心疼。

最后丈夫的成全,叶月愿意做第二位的告白,让六花可以告别过去,开始新的人生,她和叶月有了孩子。直到死,叶月大概也是深爱着她,所以她走之后,不久就追了过去。两个人在活着的时候,仍然经营着岛尾留下的花店,保存了岛尾的房间。

这也许是三个人,最好的结局了。

我想着,也许有一天小孙子如果有机会看到了岛尾的照片,想起了那天给他开门的幽灵“爷爷”,会怎么想呢~

(所以骂女主三心二意,渣,请你们善良,谢谢)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